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559章节 上大明山
  大伯叹了一口气,喃声道:“小年你变了,你不听大伯话了。”

  我身上沾满了大伯鲜血的味道。

  这些味道,不断的刺激我的灵魂。

  我擦了擦脸上的泪水,道:“大伯,我什么都听你的,唯独此事……不行!”

  一声说完,我身披鎏金甲胄,背着大伯,一跃跳上了太一洞天的祠堂!

  我身上无尽的怒意,夹杂着鎏金甲胄的璀璨金光辉映着祠堂内部。

  这里有着太一洞天所有先祖的灵位。

  我真的很想毁去这些灵魂,让这座祠堂化为乌有。

  但仅存的理智告诉我,要复仇去大明山找上官化羽!

  此刻,动手毁灭这座祠堂毫无意义!

  一念至此,我推开门,走出了祠堂。

  祠堂外,以上官军为首的数位化相境高手都还在外面。

  当他们看见我之后,全都愣住,意外的看着我身后模样惨烈的大伯,还有我披金甲,如不世战神的身躯!

  “陈年,你、你、”

  上官军有些说不出话来,他支吾两声,紧接着,后退了数步。

  我冰冷的扫了一眼上官军等人,眼眸中掠过杀意。

  都是太一洞天的人!

  数日前,我救他们于水火,让他们成为炎夏唯一一家镇国级势力,可他们就是这么对我的?

  掠走我的大伯,吸干我大伯的鲜血,吸干我大伯的寿命,用五根骨钉洞穿我大伯的身躯!他们还是不是人!还是不是人啊!

  这一刻,我几乎入魔!

  我身体所散发的杀意几乎凝练为实质,彻骨的冰冷无情的蔓延。

  我的心中,不断有一道声音在呼喊,杀光太一洞天的人!

  包括上官军在内的所有太一洞天化相此刻也似乎都感受到了不对劲,他们干咽了一声,所有人再度后退了数步,有些畏惧的看着我。

  “小年,冷静啊……”

  就在这时,我身后的大伯咳出了两口血,小声的说道。

  我的瞳孔稍稍的清明了些。

  还是先去大明山!先去找上官化羽!

  上官军这些人应该与我大伯这件事没什么关联,杀了他们不过是一时泄愤,同样毫无意义。

  此刻,最重要的是治好我大伯!

  我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随着鲜血一点一滴的从骨钉中渗出,我大伯的生命也在一点一滴的流逝。

  流逝的速度虽然不快,但如沙漏,迟早会流完,并且,时间不会长了!

  “诸位,从此以后,我与太一,不死不休!”

  我冷声开口。

  这声落地,上官军脸色大变。

  数位化相,已是骇然遍布满脸。

  而我,不再去理会这些人,而是身如鬼魅,朝远方掠去,目标大明山!

  ……

  大明山。

  太一洞天的宗内张灯结彩,喜庆无比。

  与当初圣堂、乾坤密宗两宗攻上山后的血流成河,形成鲜明对比!

  再有两日,便是太一洞天改名道门,炎夏千宗万族来此朝拜的日子,他们如何不欣喜!

  “大伯,坚持住。”

  我一步一步的上山而去。

  大伯的血,也一点一点的流了满路!

  我的气息太过于显露,以至于很快,太一洞天不少的弟子发现了我。

  他们有的认识我,也有的不认识我,但毫无例外,没人敢阻拦我。

  “陈年,你来了?”

  片刻,我的面前,上官凝出现了。

  我冷漠的看了她一眼,没有理会,继续上山,我看着大明山最高处的宫殿,那里是太一洞天的主殿太一神宫,上官化羽就在那里!

  很快,上官凝美眸瞪大,惊道:“陈年!你、你怎么了?你后面的人是……”

  我停下脚步。

  我冷笑,杀意必露道:“让上官化羽滚出来!!!”

  这一声响彻大明山!

  这一声惊住所有太一洞天弟子!

  这一声落下,死一般的寂静!

  上官凝脸色猛的一变,她道:“陈年,有什么事好好说,你之前不是答应我的吗?坐下来好好谈。”

  “哈哈哈哈!”

  我大笑,笑声中充斥着无尽阴森,“好好说?好好谈?上官化羽不给我一个交代,我杀光你太一洞天所有弟子!也包括你上官凝!”

  上官凝俏脸瞬间面无血色。

  片刻,她哀求的看着我,小声道:“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你告诉我,就算死也让我死个明白。”

  我瞥了一眼上官凝,没有回话,继续背着大伯上山!

  当我来到太一神宫前时,只见上官化羽早已站在那,脸色平静。

  他的身后,是东皇太一的神像。

  “陈年,你来了。”

  上官化羽眼眸深邃,声音毫无波澜的对我道。

  我死死的盯着上官化羽,他似乎越来越年轻了,老态已经不显,如今看起来最多只有四十岁的模样。

  数秒后,我身上的气息大涨,杀意沸腾,诛仙剑阵布于大明山顶,太一神宫上。

  无尽的剑意肆虐,狂暴的杀意仿佛要吞噬这太一洞天的一切。

  鎏金甲胄无匹之势,让我一人有敌万人之威!

  “我来了!我来取你命了!”

  我毫不犹豫的出手,身形变幻,眨眼间便来到了上官化羽的面前,裹挟鎏金甲胄之力的一掌,就欲打在上官化羽的身上!

  然而,上官化羽面色依旧平静,动也不动的站在原地,更没有施展所有的手段,似乎任由我施为!

  “陈年,别冲动!”

  上官凝此刻大喊,她突然冲到上官化羽的面前,似乎想要替他抗下这一掌。

  我皱了皱眉头,将力收住,手掌停在上官凝胸前不足一公分的距离。

  这一掌打在上官化羽身上,他可能不死,可要是落在上官凝身上,她必死无疑。

  我不想上官凝代替上官化羽去承受我这一掌。

  “你真当我不敢杀你?”

  我冷漠无比的对上官凝道。

  “你敢,我相信你敢,可陈年,先别动手,可能有什么误会!”

  上官凝双眼通红,隐有泪珠,她似乎很不想见到我跟太一洞天决裂。

  “让开。”我懒的跟上官凝多说什么,我看向上官化羽,紧紧的盯着他道:“上官化羽你什么时候只会躲在女人后面了?”

  而当我这句话说完,我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

  刚刚上官凝跑过来挡在上官化羽面前,明显是突发状况,上官化羽的大预言再神也绝对料不到这事。

  那么既然如此,上官化羽方才是真的不准备抵抗了?真的准备想要抗下我这愤怒一掌?

  他凭什么敢的?我这一掌,就算是显圣中境吃下,也得五脏俱废!

  只见上官化羽神色如常,没有因为我这一句话而有什么愤怒,他缓缓的走到上官凝的前面,似乎洞穿了我的想法,道:“陈年,我上官化羽再不堪也不会躲在我宗弟子后面,我没有抵抗是我知道你这一掌不会真的落在我身上。”

  “是吗?那上官洞主要不再受我一掌?看我陈年敢还是不敢!”

  我怒极反笑。

  上官化羽毫无波动,他看了眼我背后的大伯,淡淡道:“你可以再给我一掌,但我告诉你,我死了,没人能救你大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