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558章节 惨状
  进入祠堂后,我径直走到了当初东皇太一的铜像前。

  然而,令我有些意外的是,那座没有眼睛的神祇铜像,此刻竟然消失不见了。

  “奇怪,这座东皇神祇的铜像被搬到哪去了?”

  我略微有些疑惑。

  不过很快,我便猜测到东皇太一的铜像可能是被上官化羽带到大明山去了。

  对于那座铜像消失我并没有多在意,下方的地下密室还在就行,毕竟藏人之所并不是东皇太一的铜像,而是下方的密室。

  随即,我走到通道前,直接跳了下去。

  整座祠堂也就是这下面能够藏人,如果我大伯被藏在这座祠堂中的话,最大的可能只有这下面!

  黑漆漆的地下密室中,上官瑾的躯体已经消失不见,所剩下的只有当初上官瑾躺在上面的冰床!

  之前,因为上官瑾整个人都压在冰床上,我没有特别注意这张冰床。

  然而这会不同,我不想注意都不行了!

  只见这张冰床的下方是红色的!仿佛有血液从冰床底下流出来,流进冰床里!

  我脸色瞬间大变。

  一股不好的预感出现在了我的心头。

  冰床下面有东西!

  这张当初躺着上官瑾的冰床下方,绝对有东西!

  我想都没想,唤出鎏金甲胄,一拳朝这张冰床砸去!

  可令我意外的是,这张冰床竟然纹丝不动!更没有出现任何一丝的裂缝。

  “这是什么玩意?冰块哪能坚固到这种程度?”

  我骇然无比,要知道我方才的那一拳可是身披鎏金甲胄的一拳!

  就算是显圣境也抗不下我这一拳啊,眼下竟被这张小小的冰床给抗了下来!

  没办法,我只能暂时压下毁坏这张冰床的念头,转而将这冰床给抬走,放到一边。

  冰床不仅坚硬无比,同样重量不小,废了极大的功夫将冰床抬走后,我定神看去。

  冰床下有一张木板,这张木板被鲜血给完全浸润,扑鼻的血腥味难闻至极,像是数十年都未干涸的老血。

  此时此刻,我身子僵硬在了原地,我不敢去掀开这张木板。

  鲜血是人的鲜血。

  那么这个人是谁……我真的不敢去想!

  我害怕当我看见木板下方的惨状后,我会彻底入魔,我会克制不住也成为王青口中的杀戮机器,将上方太一洞天所有的弟子给杀的一干二净!

  久久之后,我深吸一口气,该面对的无论如何都要面对,我还是伸出手,掀开了这片木板!

  木板很重,有一个人被钉在木板的下方!

  当我将木板翻了过来,看清楚这人的模样后,瞬间怔住。

  是我大伯陈道言!

  轰——

  我的脑海似乎被炸开,我软到在地,满脸煞白的看着被钉在木板下方的大伯!

  有整整五根胳膊粗细的铁钉将我大伯钉在了这张木板下!

  两根铁钉钉在我大伯的手腕处。

  两根铁钉钉在我大伯的脚踝处。

  而这最后一根铁钉,则钉在我大伯的脑门中心!

  大伯的鲜血,顺着铁钉浸润木板,通过木板流入冰床!

  “上、官、化、羽!!!”

  我撕心裂肺的大喊!

  我浑身发抖,我虽有心理准备知道我大伯的情况不会太好,但我还是低估了上官化羽的心狠手辣!

  整整五根大铁钉钉在我大伯四肢上啊!

  更是有一根直接刺穿我大伯的脑门!

  大伯全身都是血,都是他自己的血!他的四肢都是拳头大的血窟窿,他额头上的血窟窿更是触目惊心!

  鲜血一点一滴的从我大伯的五个血窟中流出……

  大伯被人逼成了一台造血机器!不断的滋养着他背后的木板!

  此刻,我宁愿我大伯死了,我真的希望我大伯灵魂消散,不在眼前的这具身躯中!我所看到的只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

  要是我大伯没死,他该承受多大的折磨,多大的痛苦!

  “是……是小年吗……”

  只听,虚弱道恍若蚊蝇的声音从大伯口中发出。

  我精神一震,急忙道:“是我!大伯,是我!”

  大伯睁开了双目,他的眼珠子没有任何的光彩,也是血!

  “能在死之前,见到你一面,大伯……心满意足了……”

  大伯勉强的微笑,他想要抬起手抚摸我,可铁钉的束缚,让他根本举不起来!甚至,剧烈的疼痛让大伯本就无神的双眼闪过痛苦!

  “不会死的!大伯,你不会死的!”我将手放在大伯的手指上,激动道:“大伯,我有鎏金甲胄!小年能救你!小年拼死也会救你!”

  “鎏金甲胄……哎……”大伯的眼中没有出现任何的自豪,反而叹了一口气。

  “大伯,我先将你把这五根铁钉拔了!”

  我看着这五根铁钉道。

  “小年,这五根钉子可不是什么铁钉,而是用一等神通尸体的骨头打造而成的骨钉……”大伯喃声道。

  一等神通尸体锻造的骨钉!

  上官化羽还真是有手段!

  “都一样,我先将其拔了。”

  我忍受不住眼前大伯的惨状,我想要尽快帮助大伯脱离这五根胳膊粗细的骨钉。

  “五根骨钉如今与我已如一体,骨钉就如瓶子的塞口,它们虽无时无刻的不在吸食我的寿元,但如果拔去,我的寿元将瞬间泄去,命死当场……”

  大伯却是继续虚弱的出声道。

  我脸色微变。

  “大伯!我带着你杀上大明山,上官化羽肯定有办法,他要是没有,那我便取那上官化羽狗贼的头!让他跪在你面前,永生永世!”

  我的声音充斥着仇恨!此刻,我心中对上官化羽的仇恨,甚至超过了当初杀了我的圣堂、乾坤还有天水!

  “小年,趁我现在还有几口气,我想对你说几句话……”

  大伯却是出声。

  “您、您说、”

  我已泪流满面,话声中满是哭腔。

  “有很多事,关于你、关于你父母,甚至关于我,大伯当初都没有跟你说,一来,大伯不想让你卷入我们当年的纷争,二来,当初你也没能力承担。”

  大伯目光柔和的看我,说道。

  当初在长白山的青铜门后,大伯确实是说过,等我彻底的掌握了一件先天灵宝,或者拥有二等神通之后,便将事情都告诉我。

  如今我除了神通还没有到达二等之外,先天灵宝早已掌握在手,更是拥有了一件鎏金甲胄,早已达到了大伯期望我具备的实力。

  “今天,我都说给你听……咳咳咳……”

  说到这里,大伯愈发的痛苦了,他剧烈的咳嗽着,五个血窟窿中冒出更多的鲜血。

  “别说了大伯!”

  见此,我心如刀绞。

  当年的那些事,王青说的也差不多了,我现在根本不想听这些,我只想救大伯!杀向上官化羽!

  随即,我出声道:“我带你去找上官化羽!我要让上官化羽十倍百倍的还回来!”

  “小年……万不可为我复仇……”大伯艰难开口。

  我如何不报?此仇不报,我如何对得起大伯对我的养育之恩!

  我陈年立誓,不论上官化羽是因为什么原因从而对我大伯动手的,都必要让他付出代价!

  倾尽一切、也在所不惜!

  大伯那双浑浊无光的眼神看着我,道:“大伯虽早已经没有了任何实力跟境界,但大伯的血沾染了不少当年修炼的先圣气机,谁用我的鲜血滋养九九八十一天,借助万年玄冰便能吸收我的先圣气机,强行提升实力,虽然提升的不会太夸张,也足以达到显圣中境!小年,太一洞天有显圣中境,万不可鲁莽!”

  我眼神睁大。

  上官瑾躺在冰床上原来是为了吸收我大伯鲜血中的先圣气机!

  上官化羽是想要用我大伯的为代价,凭空造出一位显圣中境!

  好一位上官化羽!

  “另外,那位显圣中境,似乎靠着一具一等神通的尸体,强行换来了双神通,而且还是双二等神通!”大伯继续又道。

  显圣中境!双二等神通!

  上官化羽借助我大伯的鲜血,借助雪堂宴的一等神通尸体,借助祖传的道眼,硬生生的将上官瑾打造成了巅峰高手!

  不过,我虽意外,但丝毫没有什么惧怕的。

  就算上官瑾要与我反目成仇,我也还有鎏金甲胄!

  当初,同样是显圣中境的赢太虚都被我打的抱头鼠窜,就算多给上官瑾两个二等神通又如何!

  “大伯,小年不怕,我背你去大明山,找他太一洞天讨回一个公道!上官化羽有方法救你最好,要是没有,我陈年……”

  我声音停断,我连带着木板将大伯抱了起来,绑在身后。

  片刻,我眼神冰冷刺骨,继续道:“要让他上官化羽血债血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