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542章节 尽失
  欲望,在房间中彻底蔓延。

  悸动,在我内心中无限滋生。

  敖妍不仅身材傲人,容颜绝美,那双灵动奇特的竖瞳,更是让她韵味十足。

  “敖妍,你、你喝醉了!”

  我脑子有些空白,胡言乱语的崩出了这句话。

  “敖妍没喝酒……”

  敖妍的丰腴尽数展现在我的面前,滚烫的娇躯直接贴上了我。

  “不行!”

  我猛的一咬舌尖,强行让自己清醒。

  我不能对不起茗茗,我不能够对不起九儿,我绝对不能再多一份孽缘!

  一念至此,我将敖妍推到了床上,而我则直接跑出房间!

  离开房间,吹着外头的冷风,我身上的火热才慢慢冷却。

  我长舒一口气。

  真难顶。

  敖妍的诱惑真不是一般男人能够抵抗住的,更何况我正值血气方刚。

  眼下我也得正视一个问题了。

  一如敖妍方才说的那般,其实敖鼎天从让她跟着我时,我便隐隐感觉到了,敖鼎天想要撮合我跟敖妍。

  这也无可厚非,毕竟在敖鼎天眼中,我是敖氏一族的主公,敖妍成为我的女人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但眼下,敖妍的摊牌,让我今后难以处理我跟她之间的关系。

  “主公,你怎么在外面?”

  而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我定神一看,竟是敖鼎天!

  我微微有些意外,干笑一声道:“老族长,我出来吹吹风。”

  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我才逃离房间,便遇到了敖鼎天。

  “主公,敖妍在你房间吗?”

  敖鼎天突然问道。

  “在。”

  我下意识的回道。可说完之后,我就后悔了。

  敖妍在我房间,我在外面吹风,这怎么看都像是发生事情的啊。

  “老奴明白了,主公,不打扰你了。”

  敖鼎天眼神微动,他的语气似乎有其他的意味。

  说完之后,敖鼎天便要转身离开。

  “等等!老族长!”我赶紧喊住他,眼下房间我是不敢再回去了,也不好意思让敖鼎天再给我准备一间住处,既然如此,不如直接干正事吧。

  “主公,还有何吩咐?”敖鼎天问。

  “老族长,守龙疆的将士,老族知道是什么吗?”

  我盯着敖鼎天询问道。

  “守龙疆的将士?老奴不知。”

  敖鼎天的脸色露出了疑惑,他摇了摇头,回我。

  他的脸色、眼神,都并不像是装的。

  “那祖龙脉呢?老族长知道多少?”我询问道。

  “老奴只知长白山一条,东海一条。”敖鼎天回我。

  一如我之前猜测那般,敖鼎天一无所知。

  不论是对于守护祖龙脉的人,还是最后一条祖龙脉,敖鼎天皆没有任何的了解。

  当然,眼下还并不能确定,敖鼎天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如果没有之前那些事情发生,我会毫不怀疑的信任他,可上官凝口中的尸体,庄园内的衣冠冢,这两件事,却成为我心中的芥蒂。

  “我明白了,老族长,敖氏一族族谱你有吗?”

  我问道敖鼎天。

  “有。”

  敖鼎天回我。

  “走,去看看!”

  既然如此,我便只能够从敖氏一族的族谱中寻找,看看有谁可能会是最后一条龙疆的守护者!

  很快,花水庄园的会议室内,敖鼎天就拿出了一本不算厚的族谱出来。

  “敖启。”

  我翻开了第一页。

  这是敖氏一族族谱的第一个名字。

  “敖启是我敖氏一族的老祖宗,也是当年人、龙结合诞下的第一位龙人!”

  敖鼎天为我介绍道。

  我点了点头。

  随后,我与敖鼎天一直商谈了数个小时,基本上大部分的历代族长,敖鼎天都为我详细的介绍过。

  整本族谱分析下来,根本找不到任何一位有可能是守护祖龙脉的将士!

  最关键的一点,基本上大部分的敖氏一族族长都寿终正寝,尸骨火化,人生经历,要么蜗居在龙岛,过着原始生活,要么是在沪城,经营花水商会。

  守护祖龙脉的人,以及这条祖龙脉在哪,如今皆是一头雾水。

  我有些心生无力,天色也不早了,还是先回去休息,明日再找。

  想着,我告别敖鼎天,回到了房间。

  屋内,敖妍坐在地上。

  我一愣。

  “敖妍,你还没走啊。”我出声的道,语气有些不自然。

  只见敖妍的俏脸上有些落寞,她的眼眶更是红红的。

  片刻,敖妍出声道:“主公,你跟我去一个地方。”

  我有些迟疑,没有回应她。

  跟敖妍去一个地方,我还真有些怕。

  敖妍看我迟疑,她眼中的神色愈发伤心。

  可随后,她还是出声道:“跟衣冠冢有关。”

  听到这话,我松口气的同时,来了精神。

  我问:“你发现什么了,是吗?”

  敖妍点了点头。

  “走,你赶紧带我去!”

  我有些激动。

  衣冠冢看起来果然没之前敖鼎天说的那么简单。

  紧接着,敖妍再度带我来到了苍山!

  也就是当初鹏金关押敖氏一族的地方。

  “这里跟衣冠冢有关?”

  我疑惑的问道敖妍。

  “主公,等会你就知道了。”

  敖妍走在前面,回复我道。

  一路上,其实我感觉敖妍对我的态度有些变了。

  变的没有以往那么亲昵,与我的距离变的有些远了。

  但这也正常,敖妍虽有龙的血脉,可终归她还是人,还是一个女人,被我拒绝,难免会难受,会怪我无情。

  在我看来,也并不是什么坏事,保持一点距离也好……

  上了苍山之后,敖妍又带我下了当初的那口井,走过那条像是龙身一般的黄砖道,来到了苍山的内部,也就是真正关押敖氏一族的地方!

  当我跟敖妍走进这里后,那扇龙头石门自动的关闭。

  “敖妍,你在这里发现了什么啊?”

  我忍不住的又问道。

  此地看起来没什么特殊的,唯有墙壁上几幅当初预言我经历的壁画看起来颇有些神秘。

  敖妍没有回应我,她不知道碰到什么机关,头顶上突然打开了一个洞。

  这个洞直通山外,此刻,只见一束月光照了进来!

  我瞬间一愣。

  这束月光格外的亮,亮的极为不寻常,甚至无比妖异。

  同时,我被这束月光照的很是不舒服!

  “这月光,有何特殊?”

  我忍耐着浑身的不舒服,疑惑的问到敖妍。

  也就是这会,我想起来了之前敖鼎天对月叩拜的景象。

  而我这句话问出后,敖妍依旧没有回答我。

  我的心中突然生出一股危险的感觉!

  我看向敖妍,这股危险的感觉愈发清晰……

  数秒之后,冷意降临到了我的头上,紧接着,我体内的万物气瞬间蒸发!

  不仅如此,我浑身发软,手脚无力,脑袋昏昏沉沉!

  “敖妍!你————”

  我不敢相信的惊呼了出来。

  此刻,敖妍终于回我话了,她的语气变了,变的我完全不认识!

  “主公啊……现在你知道哪里特殊了吗?”

  她的语气,冷漠中带着一丝热烈,无情中又带着眷恋,完全冲突的情绪,在她的这句话中展现的淋漓尽致!

  “敖妍,你想干什么?”

  我无力的倒在地上,万分不解的询问敖妍。

  她是我最信任的人,我对敖妍的忠诚更没有任何的怀疑!

  我怀疑敖鼎天,我都没有怀疑她,可今夜,敖妍却将我引诱到苍山,令我实力尽失!

  头顶那束月光,让我不仅化相上境的实力无法动用,我的神通,我的诛仙剑阵,也无法施展!

  甚至,我手脚无力,只要来一个普通人,便足以杀死我!

  此时此刻,我就如任人宰割的牛羊!

  敖妍这么做,难道,仅仅是因为我拒绝她,她心中有怨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