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504章节 八片金甲
  我的视线又望向了碧游宫的方向。

  想到通天教主,我内心有一丝不安。

  就是不知道我吸收这绿色液体的事,那通天教主有没有得知……

  思忖半响后,我还是压下念头,赶紧前往另外一处宝脉。

  长白山通天密林,有两处宝脉,一处湖,一处山。

  很快,凭借着我当初的记忆,我再次来到了那座山前。

  也是我获得诛仙图的那座山。

  诛仙图不过诛仙剑阵的五分之一,威力仅是法宝的程度,显然这座山内,不仅仅只有诛仙图这一件宝贝。

  我将手放在了这座山上,数秒之后,我如上回那般,进入到了宝脉中,一片漆黑的空间。

  伸手不见拇指。

  我按照上回的经验,不断的往前走。

  我一直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前方突然出现了几行字。

  “天一生水,地六成之。”

  “东岳封禅,洛书河图。”

  “……”

  这是当初长白山宝脉给我泰山宝脉的线索!

  也就是洛书河图的线索。

  每一位得到宝脉之物的人,都能够获得下一处宝脉的线索,同时,一个人只能进入一次宝脉!

  这是宝脉的天地规则。

  此刻,我却是停下了脚步,皱起了眉头。

  心中渐渐生起了疑惑。

  上回泰山宝脉,我之所以能够进入,是因为徐达给我混沌气。

  使我能够无视一人一生只能进一次宝脉的规则。

  可我现在奇怪的是,为什么当我获得了洛书河图之后,我并没有得到下一处宝脉的消息呢?

  之前我一直都没有注意这件事,可眼下当我再来通天密林之后,我猛的想了起来!

  对啊,泰山宝脉之后,下一处宝脉的消息呢?

  我为什么没有得到?

  是因为我二入宝脉的原因?

  还是说,下一处宝脉的消息已经被人所得,不是我,而是洛书河图最后掌控者……吴蔓竹!

  我眼神微眯,都有可能……

  我琢磨了一会后,继续向前走。

  很快,我的前方突然亮起了光!

  我精神一震。

  赶紧集中注意力看去!

  只见,在不远处,有数片闪闪发光的金片……

  我登时瞪大了双眼,这、这不是鎏金甲胄的金甲吗!

  果然这长白山宝脉中还有它物!

  看着眼前那数片金甲,我干咽了下。

  我没想到,这座山中,竟有鎏金甲胄的金甲!

  不过很快,我就想明白了,我父母的死跟鎏金甲胄有着一些关系,而长白山宝脉,跟我父母以及王青都有关。

  所以间接的,长白山宝脉出现鎏金甲胄的金甲,似乎并不难理解。

  我如今依旧没有忘记当初通天教主的那句话……希望有你父母十分之一的能耐!

  片刻,我赶紧凑近,细数了起来,总共八片!

  整整八片的金甲……

  我没有犹豫,直接将这八片金甲占为己有!

  三十金甲浑天成,四方将士守龙疆……

  加上我身上的两片,如今我身上有整整十片的金甲!

  鎏金甲胄的金甲我已然得到了三分之一!

  我赶紧又看向了这新的八片金甲。

  不过很快,我脸色不由失望了起来,我发现这八片金甲跟方光大师给我的一模一样,也就是没办法像大伯给我的那片一般,唤出鎏金甲胄。

  简单而言,这八片金甲,短期看来无比鸡肋。

  我皱了皱眉头,为什么除了大伯给我的金甲之外,其余的金甲都跟死物一般呢?

  我陷入了疑惑。

  然而没过多久,我眼前光亮再现,拿到这八片金甲之后,宝脉自动将我送回了通天密林。

  至此,这长白山两条宝脉之物,算是彻底被我所得!

  一湖泊的绿色液体,八片鎏金甲胄的金甲……

  两条宝脉分开来看,也算是勉勉强强能够跟泰山宝脉相比了。

  不过眼下,我第三次将目光看向了碧游宫的方向。

  一湖泊的绿色液体,还有八片金甲,这些东西会不会是通天教主的东西?

  毕竟,通天教主很有可能是这长白山宝脉的主人。

  如果是的话,我既吸收了一大半的绿色液体,又将这八片金甲占为己有,通天教主会不会恼怒?

  我依旧有些惴惴不安。

  “赶紧离开通天密林吧,不管是不是,现在还是先走为妙。”

  我暗道。

  随即,二话不说,直接念出离开通天密林的咒语。

  “通天彻地,乘云而下,我为仙客,尽兴而归!”

  一阵清风吹过,面前团团柔软的白云将我包裹……

  眼前的场景变幻,白云清风载着我回到了长白山的山顶。

  温度的极剧下降,让我有些不适应,我看了眼白雪皑皑的四周,琢磨着要不要去镇压大伯的地方看看。

  大伯被困在那座铭刻着王青的青铜门之后,当初姜难师兄说过,大伯已无可能再出来,但我的内心总存在一些侥幸……

  这次大劫,我险象还生,要不是有酆都鬼帝,要不是九儿,要不是有通天教主,我已经死的不能再死!

  虽然三家镇国级势力是对我下手的人,但……

  血鸦后背,那座谷瑞玉夫妻的坟墓,很有可能是我这次大难的罪魁祸首。

  “谷瑞玉到底是谁?与我父母究竟有何干系,还有这块令牌,又是什么东西?”

  我拿出那块写着一个“西”字的银色令牌,喃喃出声。

  这一切,天底下可能唯有两个人知道。

  一个是王青……还有一个就是我大伯!

  想到这里,我不再犹豫,马不停蹄的前往那座我与王茗茗的隐墓。

  这两座隐墓,大伯让我毁去,可姜难师兄却说,这有可能是王青女儿,也就是王茗茗所建造的,让我先不要着急毁去,待问清楚为何要建隐墓后,再毁去也不迟,我便将其留了下来。

  如今,我依旧没有见到王茗茗,所以,建造隐墓的秘密如今依旧没有解开。

  那扇青铜门就在这两座隐墓边上,当初是用我的大道源流才能够引出那扇青铜大门。

  “大道源流,第二层……”

  我喃喃出声,引动大道源流,去感受前方的气。

  那股古老、沧桑、又充满了血腥的肃杀之气再度被我所感知,我用大道源流去拨开了这股仿佛从千年之前,尸堆之中而来的气息。

  一座四、五米之高的青铜门再现长白山!

  青铜门上,雕刻的依旧是王青身披战铠,如不世统帅引领百万雄狮浴血奋战!

  我瞳孔剧烈一缩!

  青铜门还能出现,那么是不是意味着,我还能进入其中?

  我心脏开始跳动,我伸出手,去推开这扇青铜门。

  青铜门开了!

  真的出现变数了!

  我呼吸急促,我二话不说,直接走了进去。

  满天的黄沙飞扬,沙场再现我的面前。

  “大伯!”

  我激动的出声喊道。

  广袤无际的战场回荡着我的声音,然而……却无人应答!

  我看向前方的数十米高的点兵台,上方空无一人!

  没有我那身披金甲,魁梧高大的大伯!

  我的脸色瞬间暗淡了下来!

  怎么回事?

  大伯怎么不在这青铜门后了?

  我紧紧的皱起眉头。

  很快,我明白了,我喃喃道:“大伯离开这里了。”

  我相信大伯绝对不是自愿离开的,他应该是走不出这青铜门。

  所以,是有人将大伯带走了。

  至于这个人是谁,也根本不需要思考……

  王青!

  除了王青,除了这位将大伯困于此的王青之外,没有人能够再开青铜门,带走大伯!

  我明白了……并没有出现变数,而是王青动手了!

  我深吸一口气,退出了青铜门。

  我脸色有些难看。

  大伯从这里出来了,只要大伯出来,世界虽大,总能再见。

  更何况,也可以确定,大伯是被王青带出来的……

  但一切的前提是,王青没有对我大伯动杀心!

  “王青……王青……”我声音泛冷。

  眼下,龙岛在哪还不清楚,我只能祈祷王青没有杀害我的大伯!

  离开青铜门后,我也没有在长白山多留。

  我前往了我的下一个目的地——上京!

  前往雪家拿回五方旗还给太一洞天,继续与太一洞天合作!

  如今,我的目标很明确……复仇!

  圣堂,天水福地,乾坤秘境。我将用我所有的力量去报仇!

  依靠诛仙剑阵重塑身躯后,我的实力虽有提升,但仅凭我个人依旧无法对付这三家势力,所以我只能继续跟太一洞天联手!

  没有永远的仇人,我与太一洞天之前的恩怨本就没有特别大,所以如今,我可以接受与太一洞天进一步的联手!

  眼下,我必须得先将五方旗还给太一洞天,以表诚意。

  上京。

  炎夏中心,一如既往的繁华。

  我走在前往雪家的路上。

  “命途测算,姻缘占卜,千元一次,一次千元……”

  繁华的上京街道上,突然传来了一声吆喝。

  我猛的停下了脚步,眼神突然凝固了下来。

  我想起了一件事、一个人。

  我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算命摊前。

  很普通的一个上京算命摊,摊子四四方方,算命的人带着一幅墨镜,以及一个口罩,脸上显露出来的部分少的可怜,根本看不清此人的样貌。

  这人的吆喝声有些尖锐,似乎像是女声压着嗓门喊出来的。

  我见了此人后,脸上露出了一抹了冷笑,随后,径直朝此人的算命摊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