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502章节 活命之路
  我的声音微弱到恍若蚊蝇。

  可这已经是我能发出的最大音量了。

  所幸,金九儿听到了……

  她不敢相信的怔怔回头,她的俏脸逐渐呆滞。

  “陈年!”

  很快,金九儿激动的抱住了我,紧紧的将脸贴在我的身躯上。

  “你、你还能说话?”

  金家婆婆有些意外,开口说了句。

  我没有理会金家婆婆,而是用微弱的声音对金九儿道:“九儿,听你婆婆的话,等下找个隐秘的地方将我葬了,别让圣堂他们发现……”

  如今的我,已然是个废物,还是一个全身装满炸弹的废物。

  方才,金家婆婆的那句话,虽有些冷漠,但却字字句句都没有说错,要是那三家道门镇国级势力发现我在金家,确实会给金家带来灭顶之灾。

  我活命已经无望,我也无法再保护身边的女子,将死之际,我不能再给她带来任何一丝的危险!

  “不要!陈年!你没死!你还活着!我会想办法救你,你相信我,你相信我好不好!”

  金九儿哽咽,她死死的抱着我残破的躯体,坚定的说道。

  我想要抬起手最后去抚摸金九儿,可我发现我做不到,我只能叹道:“救不活了……九儿,听你婆婆的话,忘了我……”

  我的心中本有许多话想要对金九儿说,但话到嘴边,却又全部咽下。

  最后,只说出了这句话。

  可能这个世界上真有办法救活我,可能金九儿的决心真能让我有一线生机,但……我如今的内心早已充满了死志。

  就算我这条命救活了,我的身躯还有几分实力?我已无力对付强大的敌人。

  反而,变成累赘的我,还会给金家,给金九儿带来巨大的危险!

  与其这样,我不如去死,成为孤魂野鬼,默默的守护着她。

  哪知道,当我这句话说完,金九儿动人的双眼空洞了下来。

  只听,她喃喃道:“你真的忍心抛下我们母女吗……”

  我一怔。

  这句话,让我的大脑出现了短路,我愣住了。

  我以为我听错了,在这弥留之际,我的耳朵出现了幻觉。

  我皱着眉头,问道:“九儿,你说什么?”

  金九儿的娇躯颤抖,她那张精致娇艳的脸颊充满泪水!

  她哭腔的看着我道:“陈年,你不能死,你可以抛下我,但你的女儿不能没有父亲!”

  轰——

  我的脑海仿佛炸裂开。

  我瞬间呆滞。

  我……我的女儿?

  我什么时候有女儿了?

  我的心脏骤然加快,我用询问的眼神看向了一旁的金家婆婆。

  “哎,九儿,你要早些说就好了……”金家婆婆脸色复杂,叹了一口气,确认道。

  见此,我彻底崩不住,发抖的看着金九儿。

  只听,金家婆婆继续道:“当初你大闹苗疆灭了月家,之后的几天都住在我金家,我用欲蛊强行让你每晚跟九儿发生关系,九儿顺利怀胎,我又用蛊术探测,得知是个女胎。”

  金家婆婆简单的为我解释。

  我再一次的如遭电击!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怪不得那几晚我都感觉怪异无比……

  前段时间在金家发生的种种怪事,都有答案了。

  金九儿怀了我陈年孩子!

  我闭上了双眼,两行泪从我眼角而出,我笑了,幸福的笑了。

  大概这是我临死前,上天送我的礼物。

  “婆婆!你有方法救陈年的!你肯定有方法救陈年的!你告诉我,孩子不能没有父亲!”

  就在此刻,金九儿突然抓住金家婆婆的衣服,说道。

  金家婆婆伸出手放在金九儿的秀发上,道:“婆婆要有方法救他,早就告诉你了,何必等你来求我……”

  金九儿的俏脸彻底绝望。

  她软在地上,喃喃道:“为什么……”

  而就在这时,金家婆婆看着金九儿的眼神充满了不忍,她叹了一口气。

  紧接着,金家婆婆话锋一转,道:“老婆子我没这本事救他,可苗疆之中,说不准他有这能耐,如果真能找到他的话。”

  金家婆婆的这句话落下,我错愕的看向了她。

  而金九儿反应过来后,她压抑着心中的激动,发颤的说到:“是……是谁……”

  金家婆婆将金九儿从地上扶了起来,她看向窗外,那茫茫的苗疆大山深处,出声道:“苗疆蛊神。”

  苗疆蛊神!

  “蛊神江百千……他……他不是几十年前就失踪了吗?”金九儿道。

  金家婆婆点头道:“蛊神江百千是苗疆的神,一手蛊术巅峰造极,他的境界至少显圣之上,具体多少,无人知晓,数十年前,他深入苗疆大山,去我苗疆虫蛊的发源之地,探寻更高的境界。”

  “我们苗疆几位家族的高手一开始也以为江百千死在了大山深处,可十年前,石家的一位族人,在大山深处却再度见到了江百千!活着的江百千!”

  “如今,十年过去,江百千如果没死,如果还能寻到,说不准还有一线生机。”

  金家婆婆的话刚说完,金九儿就毫不犹豫的道:“我去找蛊神!我去找江百千,婆婆,我现在就带陈年去找江百千!”

  “九儿,你就别去了,如今你怀有身孕,我让族人去找。”

  金家婆婆道。

  “不,我要跟陈年在一起。”金九儿却是坚定的道。

  “那我让族人跟着你。”金家婆婆见状,道。

  “不行,我听过江百千的传说,他无门无派独身一人,旁人寻他,只能单独求见,否则,必无法见到他!”金九儿还是一口回绝。

  “可这样,要是遇到危险……”金家婆婆不放心的道。

  “我带陈年两人去找江百千已经破了规矩了,江百千要尚在人世,念在陈年受创,命悬一线,他可能破戒见一面,但再多一位,江百千定不会相见!更不会救人!”

  金九儿继续道。

  屋内彻底的沉默。

  我一言不发,默默的看着为我而努力的金九儿。

  此时此刻,因为得知九儿怀有身孕的消息,我再度对活着充满了渴望。

  我想活着,就算成为一个普通人,我也想活着,我想见到我的女儿!

  久久之后,金家婆婆点头,道:“好!既然如此,我让石家给我一份当年那人寻到江百千时的路线!虽十年过去,可能出现变化,但终归是个参考。”

  金九儿重重的点了下头,她的美眸中充满了决绝!

  ……

  苗疆大山,崎岖难走的无人小道,金九儿背着我,朝山中而去。

  金家婆婆在我身上用了一些治疗创伤的苗疆药物,皮外伤倒是好了些。

  当然,我的内伤,几乎无药可救,我的骨头也依旧全断!

  我强行消耗圣人气吊着命,金家婆婆又用蛊术强行让我回光返照,续了三天命。

  三天,我只剩下最后三天,三天一过,如果寻不到江百千,如果江百千没有救我的方法,那我必死,神仙来了也活不成!

  “陈年,我们一定会找到蛊神的……”

  金九儿柔声的对我道。

  我靠在金九儿温软的后背,闻着她身上的体香,我轻轻的点头,内心无比的安定。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能够感受到金九儿的速度慢了下来。

  她仅仅气脉境,背着我这个男人走了这么长的路,如何抗的下来。

  “九儿,休息一下……”我出声。

  可金九儿摇了摇头,微微喘着气道:“不行,只有三天,不能浪费时间,陈年,你要累了,就趴在我肩膀上睡一会。”

  我能够发现,她刻意压制喘息,尽量表现的不是那么累,但她那逐渐无力的双手,却根本掩饰不了。

  我逐渐鼻子一酸,热泪滚在我的眼眶。

  要知道,如今金九儿是怀着孩子的……

  两天两夜过去。

  金九儿背着我,在这茫茫苗疆大山中,走了两天两夜。

  两天两夜,没有一刻休息,也没有一刻停下脚步,她一直朝苗疆深山中走去。

  “马上就到当初石家族人见到蛊神的地方了,陈年,你再坚持一下……”

  金九儿咬着牙,吃力的说道。

  她早已力竭,却还安慰我。

  在这短短的两天两夜里,我那脆弱的内心,因为她,不断被温暖所滋润……。

  过了没多久,前方的山路愈发的狭窄,愈发的险峻,同时,一股股的阴森凉风不断的往我衣服钻。

  我皱了皱眉头,发现了异样。

  “到蛊林了,这里是我苗疆的发源地,也是世界上虫蛊最多的地方,当初石家族人就是在这里遇见的蛊神。”金九儿的身子紧了紧,她带着一丝祈祷的口吻,呢喃道:“老天保佑,希望蛊神还在这里……”

  我的万物气早就枯竭,我的气脉也跟被挖走没什么区别,我如今靠着将要消散的圣人气强行吊着命,以及靠着还有不多余力的佛眼看着世界,所以我根本感受不到虫蛊的气息。

  此刻,我只感觉冷,好冷好冷……

  可能金九儿发现了我的状态,她小心翼翼的将我放了下来,将我的身体揽入她怀中,抱着我。

  借助她的体温,我渐渐没那么冷了,身体也不再发抖。

  金九儿细声对我道:“好点了吗?”

  我轻点下巴。

  金九儿再度背上我,温柔的道:“陈年,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冷的话就抱紧我……”

  说到后面,金九儿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

  我缩在金九儿的后背,一言不发。

  可双眼再度模糊。

  随后,我们深入了苗疆的蛊林,周围的寒气也愈发的噬人。

  我本就不行的身体,被冻的几乎没有知觉。

  但我咬着牙硬撑,撑不住也得撑!

  我的脑海无比清醒,我不断告诫自己,我再难撑,有我身下的金九儿难撑吗?

  她怀有身孕,背着我不吃不喝的走了两天两夜!

  只为了寻找我的一线生机……

  “蛊神、蛊神。”

  金九儿喃喃道,她看着安静的蛊林,眼中充满了期冀。

  我的双目亦然如此,我也希望能够见到蛊神,我也希望在他的帮助下能够活命。

  如今,我的命早就不属于我。

  我的命是属于金九儿的,是属于她肚中孩子的。

  可又过了半天,我们在蛊林一无所获!

  我们逐渐从满心期望,到焦虑,到恐慌,最后到绝望!

  根本找不到蛊神!

  找不到能救我命的蛊神!

  “陈年,我们去别处找!十年过去了,蛊神肯定离开蛊林,我们再去找找,一定能找到的!”

  金九儿突然语气再度坚决,她背着我,准备离开蛊林,再去他处!

  我的时日已经不多了,三日期限将至,只剩最后几个时辰了,已经没有时间再去其他地方寻找。

  我明白,蛊神要是不在蛊林,那也就宣判了我的死刑。

  “算了,九儿,再走下去,你的身体吃不消……”

  我气若游丝的说道。

  金九儿没有说话,而是继续背着我走。

  可就在她没走几步时,她的脚步突然踉跄,身子一软,与我一同倒在了地上。

  她力竭,已经背不动我了……

  “陈年!”

  金九儿艰难起身,朝我而来。

  她抱着我,想要站起来,可她无论如何使力,却始终无法站着。

  我伸出手,按住了她,道:“不找了,找不到了,九儿,就让我死在这里吧,我想抱着你死,我想闻着你的味道死……”

  “能找到的,绝对能找到的!相信我陈年!”

  金九儿抱着我,痴痴的道。

  我伸出手,放在金九儿的小腹上,吃力的笑道:“九儿,她应该有你那么好看吧……但我不想她的性子像你,你太傻了,爱上我,我配不上你……”

  “别说了陈年,我背你去找蛊神!”

  金九儿想要将我扶起来。

  可她连自己都站不起来,怎么扶起我……

  我抱着金九儿,轻声道:“九儿,你放心,我死后,会保佑你、保佑我们的女儿,平平安安,余生再无伤痛。”

  “我只想你活着啊……”

  金九儿似乎也认命了,她虚弱无比的俏脸,也被绝望所笼罩。

  绝望真是世间最残忍的东西。

  天上的月亮,照在我们的身上,我的眼神逐渐涣散,意识也开始模糊。

  但就在这时,我们的前方突然出现了一道通天阶梯!

  这道阶梯凭空出现,直入云霄!

  而在那高空上,隐约站着一个人影。

  我那涣散的瞳孔猛的一凝,我精神一震,我道:“九儿、那、那是……”

  金九儿抬头,很快,她的双目绽放出光彩,她激动的不可思议道:“蛊神!那是蛊神!陈年,有救了!那是蛊神!”

  一股力量似乎再度出现在了金九儿的身体上,她站了起来,也将我重新背在身后。

  金九儿的脚步坚定,纤细的手臂,爆发出惊人的力气,她背着我朝那通天阶梯而去。

  “蛊神,我是苗疆金家后人,求你救我爱人!”

  金九儿抬头出声。

  她的声音无比真挚。

  “我江百千不问苗疆事,若有人欲见我,只能独身。女娃,你们二人已经过了规矩,走吧,离开此地。”

  高空的那道身影开口了。

  “求蛊神开恩!我爱人筋骨寸断,无法行动,迫不得已才两人前来!”

  金九儿急切的道。

  “我也正是念你等如此才现身,否则,你们也见不到我。”

  高空身影再度出声。

  金九儿闻言,柔和的脸颊闪过坚毅。

  她突然背我下跪!

  她道:“蛊神!只要你救我爱人,我金九儿甘愿为奴为婢!”

  听到这句话的我心神一震。

  高空久久无声。

  许久过后,才道:“你不过气脉,我收你为奴,有何用?”

  金九儿凄厉苦涩的道:“只要蛊神救人,我什么都愿意干。”

  高空人影又是沉默。

  再次过了许久,人影才道:“罢了,念你为我苗疆蛊师,这样,如若你能够背着她上我这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层阶梯,我便救他!”

  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层阶梯!

  如此高的阶梯,就算是一个人上都费劲,何况是眼下精疲力尽的金九儿还要背着我!

  “不要、不要去了……”我想要阻止金九儿。

  可金九儿毫不犹豫的踏上这通天阶梯,她欣喜的道:“还望蛊神不要食言!”

  “上来再说吧,如今你的状况,能不能上百道阶梯都是问号。”

  高人人影继续道。

  金九儿不再说话,而是背着我一步一步的朝上而去。

  十个阶梯!

  二十个阶梯!

  三十个阶梯!

  四十个阶梯!

  金九儿坚定的向上而去,可速度已经越来越慢了下来。

  这才第四十个阶梯,而上面,却还有九万九千九百五十九层!

  根本上不去。

  五十个!

  六十个!

  七十个!

  八十个!

  八十一、八十二、八十三!

  到了第八十四层,金九儿身子摇晃,直接倒在了阶梯上!

  这一次,金九儿彻底没有力气!

  看着金九儿这样,我心如刀绞!

  “陈年……我没用,我走不动了……”金九儿无力道。

  “走不动就不走了,我们不见蛊神了,好吗。”我看着金九儿柔声道。

  “可……可是……陈年,我的肚子突然好痛……”

  金九儿眼神恍惚,断断续续的道。

  这一声落下,我如五雷轰顶!

  我惊恐的瞪大双眼,我喃喃道:“不、不、不会的!”

  “陈年,干脆我们一家三口死在这里吧……你说,好吗?”

  金九儿的眼神逐渐迷离。

  我呼吸凌乱。

  我拼了命的抓住金九儿的手。

  我怕了,此刻,我真怕了!

  “圣堂!天水福地!乾坤秘境!我陈年就算化作厉鬼!也必要找你们复仇!”

  我的内心满是仇恨的大喊!

  而就在此刻……

  高空的人影突然开口了:“咦,竟不是两人,而是三人……这胎儿的气息,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