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449章节 麒麟病椅
  说完这句话,我率先朝这个沙尘风暴中走去。

  我其实很早就看出来了,这个沙尘风暴只不过是类似于幻阵一般的障眼法,也就是说,这是假的沙尘风暴,只是为了掩盖宝贝而存在的幻觉。

  “我没有实力,你先进去看看。”吴蔓竹对我道。

  我点了点头,没有一点怀疑的走进了沙尘风暴当中。

  进入沙尘风暴当中后,我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眼前这一切也果然是障眼法,眼前有一扇门,进入门后,我来到了一个恢弘庞大的宫殿。

  我好奇的打量着这间大殿,大殿的一切都保存的极为完好,这像是明、清的宫殿制式,各处间雅致无比,却又不失大气。

  而在我的前方,则是刚刚入内的年轻道士,以及小和尚神藏!

  他们二人很快就发现了我,随后,看着我的眼神中露出了意外,尤其是天水福地的年轻道士。

  半响后,他道:“你进来找死?先前放你一命,你这藏头露尾见不得人的东西,不乖乖的滚远点,竟还敢入内?”

  年轻道士的眼中凶气必露,说话声中毫不客气。

  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他,而是环顾了一圈大殿,很快,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一如我当初想的那般,这里面根本没有先天灵宝洛书河图。

  唯有几件法器,还有最前方的一件法宝。

  看起来,尽管都是一些不错的宝贝,可对于如今的我而言,根本没有诱惑力。

  想罢,我就准备退出此地,也不准备跟面前的年轻道士争斗。

  “进来了就永远留在这里!”

  可天水福地的道士不想放我离开,他似乎已经对我起了杀意。

  只见,他手中的法宝级紫光拂尘脱手而出,朝我飞来。

  我赶紧引动气脉中的万物气,避开这紫光拂尘。

  紫光拂尘看似轻飘飘的朝人而来,可当这拂尘砸到我身后的地面上,随着一声震天动地的声音响起,直接砸出了一个大窟窿。

  我眼神微动,不愧是化相上境,还未完全显露境界,便能够造成如此夸张的破坏力。

  “气脉上境?呵呵。”

  年轻道士大掌一开,紫光拂尘回到了他的手中,随即,他一眼看出了我的境界,不屑的出声道。

  然而,紧接着,他却又不再出手,而是道:“念在你修行不易的份上,我给你一条生路。”

  我有些诧异,给我一条生路?

  “坐上那把椅子,如果你能够活下来,我放了你!”天水福地的道士指着最前面的一把铭刻着麒麟子的木椅。

  这麒麟木椅看似浩瀚大气,可要是凝神看,却是能够感受的到这木椅上散发着若有若无的邪意。

  我尽管不知道坐上这麒麟木椅会发生什么,可用脚趾头想也能够知道,必是没有什么好处的。

  “还不过来!?”年轻道士又盛气凌人的对我说道。

  我心中有些好奇远处那把麒麟木椅,便走了过去。

  离近了些,我的眼皮瞬间一抖!

  这把看似正气的麒麟木椅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上面铭刻的麒麟竟唯有一只血淋淋的大眼,四只脚全都没有脚掌!最关键的是,麒麟的尾巴上爬满了一只只形态诡异的黑虫!

  仿佛像是一只黑化变异的麒麟!

  “给我坐下!”

  年轻道士嘴角咧开邪笑,再度对我出手,想要一招让我失去行动力。

  见势,这年轻道士看起来要认真了,我也赶紧引动体内的神剑,准备跟这镇国级的天之骄子打上一场。

  然而,就在此刻,只见一道金光亮起,无尽威严的浩然之气凭空出现,一串由上百颗金色佛珠构成的佛串出现。

  这根佛串,直接朝年轻道士的头上而去,束缚在了年轻道士的身体上。

  极致的压迫感伴随着佛串的收缩,在大殿中释放开来,在我的瞠目结舌之下,年轻道士直接被佛串镇压。

  佛串是神藏释放出来的,神藏对年轻道士动手了!

  “神藏,你干什么!”年轻道士不敢置信的看向神藏,又惊又诧的道,他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施主,你不能对他动手。”神藏露出了一抹憨憨的微笑。

  “不能对他动手?神藏你什么意思?密宗让你进来,是协助我天水福地的,我处处给你面子,你为何用不空金刚珠捆我!”

  年轻道士喊道。

  而神藏此刻则看向了我,跪了下去。

  我眼神一动,年轻道士更是直接惊的张大了嘴,下巴仿佛都要掉了!

  神藏略有些激动的说道:“神藏来报恩了!”

  说完后,神藏直接朝我拜下。

  我走向前去,扶了起来,没想到,就算我带着面具,神藏也早就认出了我,也没想到,这小和尚还记得当初的种种。

  他那身患重病的母亲,当初我让姜灵去救了,以当初姜灵的势力,显然已经治好了神藏的母亲,我一直以为小和尚当初说过的“十世报”是玩笑话,可如今看来,他并不是在开玩笑。

  当初我的妇人之仁,竟成了如今无心插柳柳成荫。

  “小和尚,实力大涨啊。”我摘下了面具,显露出了真容,笑着对小和尚说道。

  “陈年哥!”

  小和尚双眼有些泛红。

  “都得了不空传承,你这佛心怎么还如此不稳,修为不到家啊。”我笑道,给小和尚擦了擦眼泪。

  小和尚如今实力暴涨,个子却还是矮的很,最多一米六,面孔也稚嫩无比,说实话,小和尚的俗家名字也姓陈,我当初就拿他当成弟弟看的,如今,这种感觉还在,可能这就是缘分。

  “陈年!你是陈年!”

  此刻,天水福地的年轻道士马上惊诧的出声。

  “敢问阁下贵姓?”我看向这道士问道。

  年轻道士身上的佛串威势惊人,是一件不折不扣的顶级法宝,也不知道是小和尚从哪里弄来的,可以看的出来,这串佛珠虽不能一直束缚住眼前这位化相上境的人,但短时间内禁锢住他还是没问题的。

  “神藏!你可是密宗的佛子!你怎么跟此人有瓜葛?”

  年轻道士没有回我话,而是质问神藏。

  “萧修施主,不论我是何身份,陈年哥永远都是我的恩人,于我恩情,佛祖也比不了,我将要拿十世去偿还。”

  神藏出声道。

  “好你个神藏,你竟敢跟陈年勾结在一起,密宗善无言知道了,不把你皮扒了?”这名叫萧修的年轻道士冷笑道。

  神藏的小脸平静,没有应承。

  “赶紧松开不空金刚珠!你困不了我多久的!待我出去,将你勾结陈年的事情告知密宗,神藏你佛子之名不保事小,可别到时候被善无言扔下油锅!密宗可没有正统炎夏佛门中念叨的仁慈!这些你神藏应该是知道的!”

  萧修继续道。

  “陈年哥,快将这人放在麒麟病椅上,以我目前的实力确实困不住他多久,最迟半炷香,他就能够挣脱开。”

  神藏赶紧对我道。

  我好奇的问:“将他放在这把椅子上,会发生什么事?”

  神藏迟疑了一下,道:“今后,永生永世,他都离不开这里!”

  我一愣,这么诡异的椅子?

  不过很快,我坏笑了一声道:“那确实是个好主意,善无言这老贼心思狠毒,我们之间的关系目前还是不要给他知道,此人确实不能够让他出去。”

  萧修惊住了,眼神中冒出了骇然,他身上的强悍的气息开始涌动,只听他吼道:

  “神藏!陈年!你们两人找死?我是天水福地的道子!你们敢如此害我,天水福地能把尔等十八代祖坟都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