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442章节 濒死
  我的脑海一片空白!

  我呼吸开始有些凌乱。

  吴蔓竹不是在岱庙禅房吗?她不是活的好好的吗?

  她怎么会在黑棺材里?

  不仅穿着唐朝时的衣服,还带着女娲面具!

  也就在此刻,只见黑棺里的吴蔓竹睁开了双眼……

  我直接停滞了呼吸!

  她的目光深邃、空灵,仿佛穿越千年时空而来!

  当我们两人的视线相撞一起时,如钥匙撞进了门锁,无数的记忆纷至沓来,来自千年前的那段古老记忆如泉涌般,出现了。

  原来,我的前世跟吴蔓竹,或者说,唐玄奘跟吴蔓竹……

  与此同时,我的心脏再也崩不住,猛烈的跳动,打乱了我气脉中的万物气,也闭塞了我对神通的感应,我的眼前一黑,彻底的昏阙了过去。

  最后的画面定格在那双眼睛,吴蔓竹的那双眼睛!

  ——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费力的睁开了双眼。

  我的脑壳很沉重,像是里面塞满了铅球,视力逐渐恢复,我的面前逐渐清晰。

  “陈老弟。”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我定神一看,是雪堂宴的儿子,雪中书。

  “我、我这是在哪?”我吃力的从床上想要爬起来了。

  可数秒之后,身体的疼痛,由内而外的疼痛,让我咬紧了牙关,我也才发现,我在一个病房中,我的身上插满了各种各样的仪器。

  “陈老弟你先别动!你才刚脱离危险期!这里是上京雪家,我们家族最好的治疗室,你先等等,我去喊我父亲!”

  雪中书忙的扶助我,回了我一句话后,便吩咐仆人去喊雪堂宴。

  我又再度闭上了眼睛。

  我实在没有多少力气,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能够感受的到,我气脉中的万物气,完全枯竭,一丝一毫都没有剩下,圣人气、佛眼,仿佛跟我断开了联系,过于虚弱的身体,让我根本无法引动这两样神通。

  就像是刚从鬼门关前走过一遭。

  这比之前的车祸,比之前任何一次受伤,身上的伤势都要惨烈!

  “陈年!你怎么样了!”雪堂宴从门外急冲冲的走来,担忧的问我。

  “应该死不了。”我的声音如若蚊蝇。

  我苦涩的笑了笑,吴蔓竹没有欺骗我啊,好奇那口黑棺材,将要付出的代价,就是性命。

  那种超越了人所能够承受的心脏跳动,并且由此引发的血压、血管、六腑,穴脉病变,真的是连显圣境都不一定能够抵抗住。

  至于,我为什么没有死,皆是因为徐达给我的那团混沌气。

  这道混沌气护住了我的心脏,保留了一丝生机……

  再加上雪家最好的医疗辅助,我才堪堪的保下了一条命!

  “究竟是怎么回事?那晚你怎么突然倒在棺材里了?”雪堂宴皱眉问我。

  我没有回答雪堂宴的话,而是反问道:“雪家主,你说那口黑棺材跟宝脉有关,也跟妖后有关,可为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发现?”

  吴蔓竹没有欺骗我。

  至少,目前为止,她说的话,都是对的。

  黑棺材跟宝脉没有关系,也跟妖后没有关系。

  那么,问题就来了,雪堂宴那晚为什么这么笃定的说黑棺材跟宝脉、妖后有关?

  “你什么都没发现吗?”雪堂宴问。

  我摇了摇头。

  我的目光直直的看着雪堂宴,等待着他的回答。

  当然,我心里自然不会怀疑雪堂宴要害我,他要害我也不会等到现在,早在东瀛就对我下手了,眼下也更不会带我回上京治疗。

  我单纯的只是好奇。

  “因为密宗在将水晶棺材放在泰山之前,曾与四大道门镇国级势力前往探查过那口黑棺材,而黑棺出现在泰山的时间点,是太一洞天用大预言知晓宝脉位于泰山,并且不日将要开启的时候。”

  雪堂宴出声回道。

  听雪堂宴这么一说,似乎这口黑棺材还真跟宝脉、妖后有关。

  可然而,我探查那口黑棺材,却只看到了吴蔓竹的尸体,只得到了一串来自千年前的记忆,以及差点丢了性命。

  “雪家主,你是从黑棺材那里救出我的,是吗?”我问。

  “对,我将你用绳子背在身后,救出来的。”雪堂宴道。

  别人无法从那万丈之高的铁链上救人,雪堂宴却是有这本事,我现在还清楚的记得,雪堂宴如履平地般在那铁链上行走的场景。

  “那你应该也看到了那具尸体,发现什么了吗?”我继续问。

  雪堂宴摇了摇头,他道:“那具带着青面女娲相的尸体,我看不出任何东西,我原以为,你身为上一任宝脉的获得者,又是妖后所爱之人玄奘的转世,应该能够看出些端倪,却不曾想,你直接昏阙在黑棺材中,生机差点断绝。”

  我无力的点了点头。

  原来一切是这样。

  而很快,我突然惊讶的问道:“雪家主,你看见那具尸体的面貌了吗?”

  “没有,你半死不活,我来不及摘下她脸上的面具,那晚得先救你。”雪堂宴摇了摇头。

  “雪家主又一次的救命之恩,陈年没齿难忘!”

  我感激的说道,心中却是迷惑。

  在我垂死之前,我分明摘下了吴蔓竹的面具啊,可为什么雪堂宴来救我时,面具又是带在吴蔓竹的脸上呢?

  眼下,我对于那口黑棺,那具吴蔓竹的尸体,以及那个青面女娲相,还是有着疑惑。

  我以差点殒命为代价,换来的仅仅是关于前世没有复苏的记忆,这段记忆,是关于玄奘以及吴蔓竹的!

  “不必了,你我还需要客气这些。”雪堂宴摆了摆手。

  此刻,我突然又问:“雪家主,我昏睡了几天!?”

  “整整五天。”雪中书代替雪堂宴回道。

  闻言,我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还好只是五天,我没有错过宝脉的开启。

  随即,我目光复杂的说道:“我得赶紧回泰山……”

  眼下,我必须要去岱庙找到吴蔓竹!

  我要问清楚,那口黑棺材是怎么回事!

  “陈老弟,你说什么胡话呢,就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来个十岁小孩都能揍你,你好不容易脱离危险期,怎么可以去泰山!”

  雪中书严厉的阻止了我。

  听了他的话,我无奈的闭上了双眼。

  也是,我现在的情况,连床都下不了,怎么去泰山,怎么去找吴蔓竹。

  “你再修养几天,等有所好转,再去泰山也不迟。”雪堂宴安慰我道。

  我对雪堂宴点了点头,只能先等等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留在雪家接受炎夏最好的治疗,雪堂宴没有任何一丝保留,用最好的医疗助我恢复身体。

  终于又过了五天,我的万物气开始复苏,两大神通也能够再度使用,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

  浪费了十天的时间,离宝脉开启,也只剩下区区几日了,我立刻动身前往泰山。

  泰山岱庙。

  一如我想的那般,整个玄学界,并不是我跟徐达知道宝脉将要开启的消息,据雪堂宴说,太一洞天用了惊世的大预言,也得到了这则消息,并且公之于众。

  这也使得,泰山区域内的玄学界之人越来越多。

  当然,这些人的实力普遍没有开辟气脉,他们都是一些想着能不能够走运成为下一个雪堂宴!

  我站在吴蔓竹的居住的禅房前,敲下了门。

  数秒之后,门打开了。

  吴蔓竹站在我的面前,目光平静的看着我。

  半响,她好奇的问道:“陈年?这些天你去哪了?”

  我没有说话,目光极为复杂的看着她。

  “进来吧。”吴蔓竹又说了一句话。

  而我依然没有动。

  吴蔓竹见我像个石头人一样,她那精致的黛眉微皱,道:“你发什么神经?要进来就赶紧死进来,不进来,就别站在我门口。”

  说完,吴蔓竹不再理我,管自己回屋。

  我后一步跟了进去。

  进屋后,我依然是目光灼灼的盯着吴蔓竹看。

  随后,我道:“吴蔓竹,关于那口黑棺材,你真没什么要跟我说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