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434章节 清清楚楚
  “怎、怎么是你?”

  我出声问道,目光复杂的看着上官瑾。

  当日的分别历历在目,没想到才过去几日的时间,我就又遇到了上官瑾。

  然而,我却没有任何一点喜悦。

  我分不清,上官瑾是以九阴会前会长的身份来此的,还是以太一洞天弟子的身份来找我的。

  如果是前者,我很开心。

  可如果是后者,我该怎么办?

  与上官瑾为敌吗?我根本做不到。

  “怎么不能是我呢?陈年,想我了吗?”上官瑾眉眼一挑,似笑非笑的对我道。

  也就在上官瑾说出这句话时,我突然发现了一丝奇怪的地方。

  随后,我皱起了眉头。

  “好你个陈年,这么快就忘记我了?你好没良心。”上官瑾走到我的面前,目光娇嗔的幽怨看我。

  说完,上官瑾伸出手,在我的胸前拍了一下。

  可我直接抓住了上官瑾的纤细手臂,玩味的道:“我哪里会忘记老师?我每个日夜都想着老师啊。”

  紧接着,我揽住上官瑾滑嫩的腰,抱紧了她。

  “陈年,你干什么?”上官瑾的眼神出现了一丝慌乱。

  我慢慢的贴近了她的俏脸,我们两人的气息交织在一起,会议厅中顿时暧昧了起来。

  过了数秒,我道:“你的人,你的上上下下,我都很想,上官瑾,这么多天没见,我的身体都快要想疯了,这里没人会进来,我们赶紧干点正事吧,我实在忍不住了!”

  “你——”上官瑾彻底的慌了,她的呼吸不稳,似乎很意外,我会有如此的举动。

  我则慢慢的贴近她的红唇,欲要一口亲下去。

  然而,此时此刻,上官瑾的身上突然爆发出了一股极其恐怖的威压。

  她的身后出现了七颗明亮的星辰。

  七颗星辰,仿佛蕴藏了无上的大道,仿佛暗藏着无尽的神秘。

  法相、北斗七星!

  化相上境的万物气从面前的上官瑾身上爆发而出,直接扑面而来。

  我赶紧松开了她,引动三把神剑抵挡在了面前。

  三把神剑护体,才堪堪的抵挡住这些压迫十足的万物气。

  “说吧,你是谁?”

  随即,我目光冰冷的看着上官瑾。

  或者说,看着这位伪装成上官瑾的人!

  “不愧是陈道灵的儿子,不愧是拥有佛眼、圣人气双神通的玄奘转世,连我太一上官家的伪装都能看穿。”

  女子的脸上依然有着方才被我占便宜后的羞意,此刻的语气中还带着一丝愠怒。

  我冷笑一声,大道源流可不是吃素的,上官瑾身上的气息,我熟悉的不能够再熟悉,因为她闯鬼佛塔的缘故,上官瑾的身上会有一股若有若无的阴气,而此人身上,正气浩然,仙韵缭绕,没有任何阴邪的味道。

  在东瀛时,白面金毛九尾狐的易容我都见识过了,如今我怎么可能还会被这等手段所欺骗。

  “你到底是谁!”我又问了一遍。

  只见女子的面容悄然变幻,露出了她原本的面貌,长的很漂亮,是跟上官瑾一种级别的美女。

  女子的五官很柔和,带着一股淡淡的仙气,如超脱凡俗的仙子,不食人间烟火。

  “太一洞天,上官凝。”女子出声。

  我细细的打量着她,内心不由多想,这上官凝的年纪,从外貌看最多三十,如果这是她真实年龄的话,那这太一洞天的实力也太恐怖了。

  “上官小姐来找我有何事?”我出声问道。

  上官凝淡笑道:“你不是应该猜到了吗?”

  “你们也要从我的手中夺走宝脉之物?”我平静的道。

  “没错,长白山宝脉之物,交出来吧。”上官凝道。

  “我如果不呢?”我回了句。

  上官凝突然嫣然一笑,道:“当初雪堂宴也是这么嘴硬,可被大哥揍了一顿后,还是乖乖的将尸体送到了雁荡山。”

  “那就动手吧。”我直言。

  如今我也想看看,气脉上境的我,跟化相上境的差距有多少。

  然而,上官凝摇了摇头,道:“你跟雪堂宴不一样,听说你跟我妹妹的关系很好,我给你一日的时间考虑,今日,看在妹妹的面子上,我不对你动手。”

  “不必了,雪家主顾及雪家,迫不得已才妥协,而我陈年孤身一人,要么生,要么死,不过是一念之间。”

  我冷笑道。

  “你确定?陈年,王家的那个小女儿因为王青,我们不好动手,可金家的那个蛊师,跟你没关系吗?甚至,你在云城大学的朋友蓝洁,就在这里养伤的姜家嫡长女,还有扎纸店的姜难,都跟你没有关系吗?”上官凝出声。

  我眉头一皱,寒声道:“你们调查过我?”

  除非有心调查,否则不可能对我的人脉这么清楚,甚至查到了蓝洁这位普通人身上!

  “我们太一洞天可是有着你从出生到现在的所有资料,可以说我们太一洞天比你还要了解你!”

  上官凝轻笑一声,对我道。

  我没有怀疑她的话,从她方才说的可以看出,太一洞天确实掌握了我的资料。

  让我有些意外的是,目前看来,大道归隐,并不是真正的归隐,恐怕,这些道门镇国级势力的眼睛都在关注着炎夏上的一举一动!

  我也没有忘记,上官瑾说过,上官一族中掌握着恐怖的神通,大预言!

  以镇国级势力的能量,再加上大预言的诡谲之力,了解我的所有经历,似乎是一件很简单的事。

  “不仅是这些,你的前世,你的灵魂所经历的一切,我们太一洞天都掌握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上官凝运筹帷幄的继续道。

  我目光紧紧的看着上官凝,道:“所以,你要用这些与我亲近之人来威胁我?这就堂堂镇国级势力太一洞天的做事方法?”

  上官凝笑着摇摇头道:“不到万不得已,我们自然不会用这些下作的手段,我之所说这些,是为了告诉你,苗疆一事,在我们眼中不过是小孩打闹,你处在我们太一洞天的掌控之中,你在这炎夏根本无法翻天!”

  “是吗?”我眯着眼道。

  “你是个聪明人,既然能够一眼看出我的伪装,那么心里自然清楚,是与不是,你应该有答案。”

  上官凝用上位者的语气对我道。

  说实话,我很看不惯这女人高高在上的态度。

  早知道,方才我就果断点一口亲下去了。

  我倒是想要看看,这种不染尘埃的高贵仙女,被男人强吻,又会变成什么野兽猛虎。

  “可惜,我还是不准备交出宝脉之物。”我冷冷的说了一声。

  上官凝也不恼,她道:“没事,我说过了,给你一天的时间思考,明日正午,我还会再来。”

  说完,上官凝修长的手附在身后,朝门口走去。

  不过,走到一半,她又停了下来,扭头道:“对了,提醒你一声,明日正午再来,可就不我上官凝一人了,届时,我太一洞天四大护法都会到,总共四位化相上境。”

  这句话,说完,上官凝才离开。

  我沉神的看着她的背影。

  四大护法,四位化相上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