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432章节 谁杀死的妖后
  徐达的这则消息,乍一听是好消息。

  可细细一想,却是未必,宝脉中的宝贝越多,也就可能吸引更多的人,我不会天真的认为全天下只有寥寥几个人知道宝脉在泰山。

  回看前两次的宝脉出世,一次造成了炎夏玄学界的大动荡,第二次长白山宝脉,虽有着几方玄门级势力的会议制约,可仍旧有着不少人出现在了长白山。

  这次泰山宝脉,已知的宝贝就有先天灵宝洛书河图了,再加其它的一些宝贝,恐怕,这这一回宝脉出世,足以轰动整个炎夏!

  我不是一个贪心的人,先天灵宝洛书河图对我的诱惑倒不是特别的大,倒是眼下我担心起了吴三姑,吴蔓竹。

  我跟吴蔓竹已经断了很久的联系,我甚至都不清楚她此刻在哪,但想来她定是在为泰山宝脉做准备,这次要是所有玄学界的目光都放在泰山宝脉上,对她而言是最不利的!

  最关键的是,我丝毫没有忘记先前上官瑾说的话。

  四家道门镇国级势力的出世!

  他们会不会也将目光放在泰山宝脉上呢?

  谁也不清楚。

  片刻,徐达起身道:“我先回上清派了。”

  我点了点头,既然他跟我交易了,我自然会信守承诺的放过他。

  等徐达走后,我也准备离开颜家。

  颜敢当再三留我住下,可我却得去金家了。

  金九儿在等我,今夜我要不去,她肯定会多想!

  金家老宅前。

  我一眼看见了站在门前的金婆婆。

  “来了?”金婆婆平静的看着我出声。

  “九儿呢?”我问。

  “楼上。”金婆婆道。

  我点了点头,准备上去。

  可金婆婆却是拦着我道:“等等。”

  “怎么了?”我道。

  “告诉我,你能对九儿负责吗?”金婆婆正色道。

  我沉默了下来。

  其实,到目前为止,我的内心仍然没有一个坚定的选择。

  我不想负金九儿,我也不愿意对不起王茗茗。

  今晚来此,我想要找到一个答案,结局如何,任凭天定。

  “如果你能,点头,我不阻拦你们,如果不能,现在离开。”金婆婆盯着我说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

  内心摇摆不定。

  金婆婆的门前问话,提前让我面临了抉择。

  当然,这样也好,此刻决定了,等会见到金九儿,也就不用再犹豫。

  是继续我当初选择,今夜跟金九儿彻底断去关系。

  还是追寻我的本心,成为金九儿想要的那道光?

  我看向了天空,夜晚过去了,蒙蒙亮的天空雾色浓浓,腊尔山的清晨,很美,尽管经历了昨晚的大战,也如仙境一般。

  片刻之后,我掏出了一块硬币。

  我始终无法抉择,面对感情,我并不是一个果断的人,既然如此,就让天决定……

  正面,追寻本心。

  反面,断去关系。

  我闭上双眼,投掷硬币。

  当硬币落下,当清脆的声响渐渐消失,我睁开了眼睛,是……正面!

  我怔在了原地,全身都彻底的放松了下来,脸上不由露出了微笑,可能老天也觉得我欠九儿的太多了,需要用我的身体,我的灵魂,我的一辈子来偿还。

  紧接着,我没有说话,走进了金家老宅,用行动回答了金婆婆的话。

  金九儿的闺房中,我推开了房门。

  “你总算没有骗我了。”金九儿在房间里面,她看见我后,声音欣喜中带着一丝幽怨。

  我走到金九儿的面前。

  可这一次,看着她的娇颜,我的心脏狂跳,我……我好紧张。

  我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

  我决定摊牌,在这么下去,我的心脏就跳出来了,紧接着我用出我所有的勇气开口了。

  “九儿,我——”

  然而,我还没有开口说话,金九儿便伸出手,按在了我的唇间,她制止住了我,道:“陈年,你不用说,我都明白。”

  我愣了下。

  明白?

  明白什么?

  不过,金九儿的制止,却使我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所有的勇气烟消云散。

  “陈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其实,我现在很开心,真的很开心,我希望我们的关系,永远像这样一直下去,好吗?”金九儿柔声的说道。

  我脑子依旧有些乱,金九儿希望我们的关系像这样一直下去?

  数秒,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那你在我们金家住几天再走吧。”金九儿莞尔一笑,邀请道。

  我又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片刻之后,我满脑子懵懵的从金九儿的房间中走了出来。

  短短时间里发生的事,跟我预想的有些不一样,我已经做好的抉择,可金九儿的内心想法却跟我想的有些不一样。

  我也不知道这样是对还是错,但毋庸置疑的是,本该掌握在我手中的结局,似乎发生了变化。

  好像,老天爷又开玩笑了,好像,今夜并不是结局。

  世事难料,我本已经做好了选择,可金九儿却阻止了我。

  最终,我暂时的在金家住了下来。

  毕竟方才答应过金九儿的,我不能食言,我准备在金家住个几天再离开。

  这些天,我都跟金九儿待在一起,她带我玩遍了苗疆,她很开心,我看的出来,她是真正发自内心的喜悦,我也放下了所有念头,无忧无虑的陪着金九儿。

  渐渐的,我也明白了,既然这样能够让金九儿开心,那隔在我们之间的那层窗纸未必要挑明,我们之间也未必要有个结局,保持着原先的关系,也未尝不是一个选择。

  但……

  住在金家的这几天里,我发现了一件古怪的事!

  我不是一个嗜睡的人,但在金家老宅居住的这几天,我每天晚上很早就睡了,要一直睡到第二天的中午,并且我睡的特别香。

  还有,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起来之后,我感觉身体怪怪的。

  不过,除此之外,倒没有其余古怪的事了,所以我没有特别往心里去,将这归结于可能是我水土不服,毕竟苗疆之地,阴气、湿气都比较重。

  在金家住的第四天,我也是该离开了。

  我得去上京一趟,去找雪家!

  姜灵还在雪家,另外,我得弄清楚妖后是真死,还是假死,以及密宗当初金佛拉棺,是去做什么。

  我相信雪堂宴那里肯定有消息。

  “陈年,你要走了吗?”金九儿不舍的看着我道。

  腊尔山的山口处,金九儿一人送我。

  “我得去上京,学姐,你应该也得回学校了吧?”我看着金九儿得说道,我的双眼在她那美艳的脸上,也不舍得挪开。

  这些天,金九儿的脸上不仅笑容多了,脸色也更加红润了,她那本就祸国殃民的脸蛋,也多了些特别的韵味,像是熟透的苹果,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我过几天再回去。”金九儿轻轻的说道。

  此刻,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马上心神一动,引导体内的万物气,逼出了体内的一样东西。

  “对了学姐,这是你偷偷给我下的遗仙蛊吧?”我将米粒般大小的虫蛊从耳朵内拿了出来。

  金九儿一愣,紧接目光有些闪躲,道:“你原来知道了啊……”

  “要不是当初月家的月君临,我可能这辈子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给我下的?”我好奇的道。

  金九儿小声道:“那天晚上。”

  “哪天晚上?”我疑惑。

  “就是你从云城的知味观背我回学校的那天晚上。”金九儿开口道。

  听她一提醒,我马上想起来。

  原来是那天晚上!

  我第一次拒绝金九儿,告诉她我们做回朋友的那天晚上。

  我说那次背金九儿的时候,怎么耳朵痒痒的,当初我没当一回事,原来她偷偷的给我下蛊了!

  “谁叫你那天这么坏?你说好了要跟我一起吃饭的,最后却骗我,让我一个女孩坐在餐厅门口,餐厅打烊了你才来……”

  金九儿嗔怒的对我道,风情万种的白了我一眼。

  我尴尬的笑了笑,道:“可这遗仙蛊不是没有攻击性的吗?”

  “当初,我本来想用虫蛊毒死你,可最后我不忍心,但不给你这坏蛋下只虫蛊,我又不甘心,就给你下了遗仙蛊。”金九儿小声的道。

  “那你现在还要回去吗?”我问。

  “不要了,它已经死了。”金九儿道。

  我一愣。

  紧接着马上看向手中的虫蛊,只见这只遗仙蛊毫无生机的躺在我的手掌上,死的不能再死!

  我瞬间奇了怪,什么情况?这只虫蛊怎么突然死了。

  “学姐,这只虫蛊死了,对你没有影响吧?”我关心的道。

  金九儿不知道在想什么,她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好了陈年,你快走吧。”金九儿的突然出声赶我。

  “我过段时间来金家看你。”我道。

  “别、别……”金九儿却道。

  “啊?”我有些奇怪。

  “我是说,你不用担心我的,不是有电话吗?不一定要来找我。”金九儿忙的解释了一声。

  原来是这样。

  我也没多想,笑了笑道:“那好。”

  ……

  告别金九儿之后,我便赶到了上京。

  目前,我的当务之急,不是从黑衣人的手中得到最后一把诛仙剑,也不是谋划泰山宝脉,而是弄清楚关于密宗的一切事情。

  相比于那神秘的王青,我还是认为现阶段,我最大的敌人是密宗。

  雪家身为玄门级的势力,其在上京的世俗界能量不小,雪堂宴掌握着整个上京一大半的拍卖行。

  我很轻易的联系上了雪堂宴。

  可令我有些意外的是,当我见到雪堂宴时,我看见了他脸上的憔悴、虚弱!

  雪堂宴受伤了!还是不轻的伤!

  “陈年小兄弟,你终于来找我,你再不来找我,我也得去找你了。”雪堂宴见到我的第一句,便是用极为严峻得口吻说出的。

  “发生什么事了?”我问。

  “你看看这张请柬。”雪堂宴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一张黑色的请柬。

  请柬?

  我眉头一皱,打开一看。

  请柬上的内容,有两种文字,梵文以及汉字!

  是密宗的请柬!

  内容很简单,只有区区一行字——“诚邀上京雪家,端午佳节,泰山之巅,参加分尸大会!”

  我眉头拧的更深了。

  分尸大会?

  这是什么活动?

  我不解的抬头看向了雪堂宴。

  只听雪堂宴沉声说道:“分尸大会……妖后的分尸大会!”

  “什么!”

  我又惊又怒的出声。

  紧接着,我险些克制不住心头的怒火,满目杀意!

  “密宗要在泰山之巅,分尸妖后,不仅是为了给当初佛门的人报仇,据我推测,还有一个原因是密宗想要从妖后的身上探索一等神通!”

  雪堂宴继续出声。

  我呼吸不稳,心头依旧无法冷静,我道:“妖后真的死了吗?雪家主,妖后确定死了吗?”

  “基本可以确定了,如今妖后的棺材就停在泰山之巅,按照我们雪家探子所获得的情报,水晶棺材中就是妖后本人,已经没任何的生机!”雪堂宴点头道。

  我的力气仿佛被瞬间抽了一空。

  真正得到确切的消息,我还是禁受不住。

  人心都是肉长的,我前世玄奘的记忆历历在目,再加上妖后对我的好,我岂能对她没有任何感情?

  “善、无、言!”

  我嘶声怒道。

  不行,我得去将妖后的尸体救出来,那具尸体不仅是西梁妖后的,也是素心淮的!

  当初那位一口一句哥哥的纯真少女,随着妖后的死亡,如今还不知道她的灵魂有没有跟着一同消失,我必须要去看看!

  “冷静!陈年!密宗善无言的所作所为,确实人神共愤,你跟妖后的事,我也了解,陈年,你有没有想过妖后是谁杀死的!?”

  雪堂宴对我厉喝一声,继续道。

  “谁杀死的?”

  听到雪堂宴这句话,我很快的镇定下来,问道他。

  “苗疆大婚那天,其实我也收到了请帖,但我没有去,因为大婚前几天我去了另外一个地方,耽误了时间。”雪堂宴沉声道:“而我在那里,发现了一件事!”

  我紧紧的盯着雪堂宴,等待着他继续出声。

  “我去了浙省的雁荡山,看见了善无言!”雪堂宴开口。

  我瞳孔猛的放大。

  浙省雁荡山……

  道门镇国级势力,太一洞天的隐世之所!

  “陈年,炎夏玄学界的历史你应该清楚,而雁荡山则是道门四家镇国级势力之一,太一洞天的大道归隐之地!”雪堂宴继续道。

  我的胸口仿佛被巨石压住一般,我马上明白了雪堂宴想要表达的意思,我声音颤抖的道:“你的意思是?”

  “就是你心中所想的那般,妖后的死,跟四家道门镇国级势力有关!”

  雪堂宴无比肯定,加重语气的回道。

  轰——

  我的脑海瞬间像是炸开一般。

  道门四家镇国级势力跟妖后的死有关!

  是了……

  密宗一家镇国级势力没有能耐杀死妖后,可要是再加上四家镇国级呢?

  当初全盛时的妖后都敌不过三家镇国级,更遑论现在?

  也只有道门四家镇国级势力出手,才能够彻底的杀死妖后啊!

  我久久无法平静。

  当初上官瑾跟我说这四家镇国级势力要出世的消息时,我仅只震惊,我并不认为他们出世跟我有什么关系。

  然而,我万万想不到,我跟这四家势力的梁子已经结了下来!

  他们很有可能是杀死妖后的罪魁祸首!

  “至于他们为什么要帮密宗,我无法得知,至于有几家参与到了其中,我也还不清楚,可我能够确定,妖后的死,必定跟这四家大道归隐的镇国级势力有关!”雪堂宴又补充了一句。

  我点了点头,根本无需怀疑了,除了这四家,炎夏再没有哪家势力能够参与到杀死妖后的事情里。

  雪堂宴顿了顿,又继续道:“不过……妖后的事只是次要的,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跟你有关!”

  “何事?”我一愣,还有更重要的事!?

  “我受伤了。”雪堂宴先是道。

  “看出来了。”我点头。

  “是被镇国级势力,太一洞天的人打伤的!”雪堂宴又道。

  “他们为什么对你动手?”我惊疑无比的道。

  “他们让我交出当年从宝脉中得到的东西,我一开始宁死不交,可他们直接将我废了半条命,告诉我,给我一日的时间考虑,如果不将当年宝脉之物交到雁荡山,雪家……灭门!”雪堂宴的声音中满是仇恨。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我顿时一惊。

  紧接着,我很快的想到了什么,出声道:“所以,你最后前往了雁荡山将宝脉之物上交,并且发现了善无言!?”

  “对。”雪堂宴点头。

  我紧紧的皱着眉头。

  而雪堂宴继续道:“依我推测,他们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你!四家道门镇国级势力绝对会派人找你,让你交出从长白山宝脉中获得之物!”

  我沉默了片刻问道:“雪家主,打伤你的人是什么境界?”

  “化相上境!太一洞天四大护法之一!”

  雪堂宴回道。

  闻言,我冷汗瞬间直冒。

  化相上境!四大护法?

  也就是说,太一洞天最少有四位化相上境!?

  这实力,还真如上官瑾所言,比密宗有过之而无不及!

  甚至,远超了密宗!

  我深吸一口气问道:“雪家主,恕我冒昧,当初你从宝脉中得到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只见,我的话音落下,雪堂宴露出了神秘无比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