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422章节 八门齐开
  红色的情蛊在我的手中烟消云散。

  每一位苗疆蛊师都有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情蛊,单只情蛊并没有什么作用,必须要一男一女双方互吞下对方的情蛊,这天下第一蛊的蛊毒才会发作。

  尽管我没有任何的实力,可情蛊本身是没有攻击性的,更没有防御力,我轻而易举的捏碎了这只情蛊……来自月君临的情蛊。

  金九儿的美目不敢置信的瞪大,她痴痴的看着我,眼中闪烁着如钻石般好看的晶莹光彩。

  而全场早已鸦雀无声,时间仿佛禁止,我公然将情蛊捏碎,惊住了场中所有的人!

  “找死!找死!陈家孽畜,你找死啊!”

  因为他的情蛊被我毁了的缘故,月君临的脸色有些苍白,率先反应过来后,他猛的朝我暴喝道。

  “你、你、你、”月老太君也被气的话都说不出来,她大口的喘着气,紧接着道:“陈小子,你毁我孙儿情蛊,我今日必屠了你!”

  说完,我头顶上的那黑压压的虫蛊,便朝我而来。

  月老太君是月家之主,而月家则是苗疆之主,月老太君完全可以说是苗疆第一蛊师!

  这些虫蛊威势惊天,只要落下,我的这身由纸人所化的身躯将会瞬间消失。

  “老太君,慢!”

  而这会,姜客仙等几位捕蝉势力的魁首异口同声喊道。

  月老太君停手,看向了这些人,问道:“诸位,还有何话想说?”

  “老太君,此子扰乱大婚,该死!可他现在不能死,密宗要活擒他……”姜客仙走前一步,开口道。

  天师派、金鼎派的宗主连声附和。

  而宋神侯,则是一言不发。

  对于姜家等捕蝉势力,跟我的仇并不大,他们只想要完成密宗的任务,得到密宗给的好处。

  至于宋家,那这仇就不共戴天了……

  月老太君毒蛇般的双眼猛的锐利了起来,她突然阴笑道:“毁我苗疆大婚,我杀不了他,好,那老婆子我便用毒蛊入其体,让其感受万蛊钻身的痛苦!!”

  姜客仙等人闻言,互相看了一眼,便没有再多言,或者说,他们不敢再多言。

  “君临!交给你了。”

  月老太君看向了极力克制滔天怒火的月君临出声道。

  “祖母,孩儿等你这句话很久了!”

  月君临嘶哑的出声,紧接着他的气势如决堤江水般炸裂而出!

  又是无数恐怖的蛊虫降临,月君临背后法相显现,虫蛊化作大手朝我抓来。

  “陈年,你还真不知好歹,乖乖的等大婚结束,再由我们将你交由密宗多好?如今,你非要找死,那我成全你!”

  月君临杀意滔天,冰冷的看着我道。

  月老太君的虫蛊压在我的头顶,月君临的虫蛊化作大手朝我抓来,两股压迫十足的气息,仿佛要将我挤成肉泥!

  我平静的看着虫蛊,古井无波。

  也就在此刻,我面前的金九儿突然抱住了我!

  将我揽在了她那胸前,金九儿的头抵着我,无数虫蛊也被金九儿召唤而来,化作了保护伞,挡在了我的身上!

  两方虫蛊势力,形成对峙!月老太君、月君临一方,金九儿一方!

  此刻,我同时一愣。

  半响之后,我赶忙喝道:“学姐让开!”

  金九儿这是想要用她的肉身、她的虫蛊保护我不被月君临的虫蛊吞噬!

  可眼下的我,不过是纸人所化的分身罢了,就算给杀了又有何妨?

  其实,我一直克制自己没有大闹婚礼,一直在拖延时间,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也是因为金九儿!

  我害怕,月家会迁怒金九儿,我害怕捕蝉势力会迁怒金九儿,而我没有任何实力,根本无法保护她!我这分身死了就死了,可金九儿不能受伤啊!

  要不是因为吞了情蛊,金九儿的命运就将尘埃落地,说不准我还会再等等,甚至可能等到拜堂结束。

  此刻,月君临的虫蛊在前,月老太君的虫蛊还在压阵,金九儿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

  “九儿!”

  月君临的虫蛊猛的停滞住,他不敢相信的看着金九儿。

  “让开九儿!你在干什么!”金家婆婆的身躯一颤,她瞪大眼睛的看着金九儿。

  金九儿的俏脸闪动着幸福的微笑,她看向了我。

  此刻,生死一瞬,可我从他的眼睛中,却看不见绝望、也看不见痛苦,唯有光,幸福的光。

  她没有理会月君临,也没有理会金家婆婆,她的眼睛中好像全部都是我。

  只听她柔声的道:“陈年,你不来找我,我还以为你真的不要我了呢。”

  “学姐……”

  看着装扮精致的金九儿,我再度看痴了。

  原来,此刻的金九儿才是最美的……

  “陈年,你知道吗,我等你好久了,我没日没夜的都在等你,我幻想着你带我私奔,我幻想着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生活一辈子,但好像,我幻想的一切都不现实,也都不能够实现。”

  说着,金九儿的脸上流出两行泪,可她的美眸却如月牙儿般弯着。

  金九儿继续道:“但没关系,你来了,你来了我就很开心,因为这样我就能问你一个问题了。”

  “什、什么问题?”我呼吸颤抖的问。

  金九儿开口:“你想我跟他结婚吗?陈年,你想我嫁给别人吗?”

  我下意识的摇头。

  也就是在此刻,我才猛的明白我真正的内心想法。

  什么金九儿遇到她爱的人,我会祝福,什么金九儿遇到爱她的人,我会开心,都是狗屁,我心中就是不想金九儿嫁给任何一个人!

  而听到我这话的金九儿,她的脸上散发出无比明媚的微笑,好像跌落凡间的星辰,也好像夜晚盛开的昙花。

  也就在这时,金九儿握住了我的手,目光似水般的看着我道:“陈年,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今天我就是你的新娘。”

  我呆滞住了。

  金九儿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全场都能够听见。

  也就在她的告白一出,苗疆的月家彻底暴动!

  月君临的眼球充斥着血丝,他死死的盯着我跟金九儿,如同入魔!

  月老太君气的几乎要癫狂,一道道比我头顶上的蛊海更为恐怖的气息出现了。

  颜面尽失!

  而金家婆婆,则满脸煞白,她喃喃的道:“完了,全完了,金家完了。”

  今日的局面,随着金九儿的这句话,彻底的不可收拾。

  “贱人!!!”

  月君临怒吼,他那法相境的气息彻底弥漫。

  无数虫蛊席卷而来。

  月君临的实力,可是有着化相下境的层次,顷刻间,就吞灭了金九儿的虫蛊。

  “陈年,今天谁也动不了你,我发誓。”

  金九儿看着我,她喃喃的道。

  说完之后,金九儿的眼神猛的坚定了起来。

  紧接着,我从金九儿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极端危险的气息。

  像是引爆前的炸弹。

  “别,学姐!”

  我见后,暗道不好,我明白金九儿又想要牺牲自己,而保护我。

  “陈年,今日你为我而来,我怎么可能会让你受到伤害,余生再见,希望我能够快一步,快一步遇见你。”

  金九儿诀别的笑道。

  说完,金九儿的身后出现了八扇门。

  拘蛊奇门,蛊开八门!

  金九儿直接开了八扇门!

  “孙女!不要!八门齐开,你这是悖逆之举,要入恶鬼道的啊!”

  金家婆婆大喊。

  全场都愣愣的看着金九儿身后的八扇蛊门。

  愤怒到极致的月君临看愣了,苗疆之主月老太君也看愣!

  八扇蛊门如通往地狱的门一般,耸立在天空!

  我鼻头一酸,痴痴的看着八扇蛊门。

  “陈年,我用七门挡住他们,你入生门!生门能够将你送出苗疆!”金九儿出声道。

  我能够感受的道,八扇门源源不断的吸走金九儿的生机,抽干她所有的力量。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拘蛊奇门,苗疆绝学,从没有人开过八门,连开八门的代价太大,甚至比形神俱灭的代价还要大!

  在沪城的花水商会,金九儿为了救我脱困,她以自爆遮天蛊为代价,威胁鹏金等人。

  那一次,金九儿将要承受的代价仅仅是形神俱灭。

  对,仅仅是形神俱灭。

  可这一次,八门齐开,代价却要远超形神俱灭!

  她的灵魂将会进入恶鬼道,百世不能出,成为恶鬼,受尽人间、地狱的永远折磨!

  一直以来,金九儿总是不计任何代价的帮我……

  “拦住他!拘蛊奇门,八门齐开!这陈家孽畜真有可能逃走!”

  宋神侯大喊!

  拘蛊奇门的大名可是玄学界人人皆知的,也同样都知道,尽管金九儿的境界不强,但她不计任何代价的连开八门,真的能够助我逃出生天。

  “陈年,快呀!”

  金九儿见我不为所动,她泪眼婆娑,催促着我道。

  “学姐,你让我怎么还你的情啊……”

  我叹了一口气,抬头望天。

  我没有进任何一个门,而是抱住了金九儿,紧紧的抱住了她。

  终于!

  也就在此刻,八扇蛊门的前方,出现了一扇巨大的纸门!

  如同通往天庭的神圣纸门!

  纸开天门!

  扎纸术已知的最高境界,纸开天门。

  天门中走出了两个人。

  两个风尘仆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