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415章节 贺礼
  腊尔山。

  喜庆的红灯笼高挂在山间每一处角落。

  一位位身着苗族传统服饰的苗人在腊尔山载歌载舞。

  篝火在山头热情的燃烧着,一曲曲动听的民歌在腊尔山回荡。

  这是苗疆最热闹的一天,同时,也是苗疆玄学界最引人瞩目的一夜!

  苗疆最大的部族月家与苗疆的金家即将联姻,而月家也将成为密宗之后,唯一跟镇国级沾上边的势力!

  半步镇国级!

  “陈年,至少五十位气脉境的高手盯上我们!”

  走在腊尔山喜庆的山间小路上,上官瑾警觉的对我道。

  “嗯。”

  我平静的回了一句。

  “九阴会所有成员已经在腊尔山外,只要有危险,他们马上就能够赶进来支援。”上官瑾低声继续道。

  我继续点了点了头。

  上官瑾手中拿着的一个长盒子,问道我:“陈年,你给我的这个木盒子中藏着什么东西?”

  我要摇了摇头,没有回应她。

  这会,上官瑾带着一丝诧异的看着我,询问道:“陈年,我怎么感觉从旅馆出来之后,你有些不一样了?感觉变呆了一些?”

  我笑了笑,还是没有回应。

  见我没说话,上官瑾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她叹了一口气,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道:“马上就要到月家老宅了,那里应该就是婚礼的现场了吧”

  月家的老宅就在不远处,是一片精美的吊脚鼓楼群,此刻,因为大婚,也被一团团大红花所带点缀。

  我与上官瑾两人,很快就到了月家的老宅。

  老宅前该来的人也都来了,都是熟悉的老朋友!

  “陈家孽畜,你真有胆!说来还真的敢来,老夫佩服,哈哈哈哈!”

  就在此刻,一道阴阳怪气声音响起。

  是宋家、宋神侯!

  他领着宋家的大部分的族人到了苗疆!

  我一言不发,淡淡的看着他。

  “当日东瀛一别,我真的是做梦都在想你,今夜,我们可要好好的喝上一杯!”

  宋神侯走到我的面前,玩味的对我道。

  “宋老家主,你怕是没机会跟此子喝酒了。”

  又是一位熟人走到了我的面前。

  姜家副族长,姜客仙!

  姜无双没有来,姜家由姜客仙统领!

  “喝他的血酒也是一样的!今夜,良人喜结连理,我畅饮血酒!”

  宋神侯阴森的对我笑了笑,冷厉道。

  “哈哈哈哈,好!我也同样喜欢喝血酒,待会我跟宋老家主,不醉不归!”姜客仙大笑。

  很快,所有人势力都将目光看向了我们这里。

  天师派、金鼎派、白云观……等玄门级势力,无论是参与到捕蝉计划的,还是没有参与捕蝉计划的,全都将注意力汇聚在我的身上!

  然而,无论是宋家、姜家,亦或者是天师派金鼎派,此刻全都没有着急对我动手。

  他们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此刻,月家的老宅中走下了一位身着喜袍的年轻人。

  月君临!

  今夜,他一身红艳艳新郎服,他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微笑。

  他很快与我对视上了,然而,他只是看了我一眼,便将目光收了回去。

  只听他放声道:“从各地赶来的玄学界朋友、前辈们,在下很感谢各位来参加我与爱人金九儿之间的大婚,今夜,不醉不归!”

  月君临说完,全场开始欢呼,载歌载舞的苗女同时欢庆了起来。

  如果没有方才宋神侯那火药味十足的一句话,以及姜客仙之前的言语,仿佛今日真的只是苗疆大婚。

  至于捕蝉计划,好像大部分人都忘了一般。

  但我很清楚,苗疆大婚不过是次要的,拿下我陈年,才是今日真正的主题曲。

  按照今晚的流程,待客、送礼、接亲、拜堂,礼成。

  以月君临目前的架势,恐怕他是想让我眼睁睁的看到大婚礼成之后,才会对我动手。

  娶了金九儿,羞辱我一遍,之后擒下我,再羞辱我一遍!

  “上京宋家,贺礼十八冥鬼幡一对!”

  此刻,宋家的一人突然放声道。

  送贺礼的时间到了!

  “宋家主客气了,十八件法器级的冥鬼幡,足以匹敌法宝!”月君临含笑着对宋神侯道。

  “区区一点心意,不足挂齿。”宋神侯摆了摆手,道。

  “上京姜家,本命气脉一条!”

  姜家的人群中,发出了一道声音。

  本命气脉四个字一出,全场几乎所有人都震动!

  在如今的炎夏界,杀气脉境再取本根气脉的方法是绝对禁止的,谁要是敢这么做,必将引起整个玄学界的愤怒。

  所以姜家此刻敢拿出来的本根气脉,绝对是来历合法的本根气脉!

  一条本根气脉,真的是财大气粗!

  “我姜家家主身体有恙,无法来此庆贺月、金两家大婚,特送上本根气脉,以表歉意!”

  姜客仙笑了笑道。

  “既然是姜家主的一番心意,那晚辈就厚颜收下了!”月君临笑了笑,示意边上的人收下了姜家的贺礼。

  “天师派,五雷镇象符十枚!”

  “金鼎派,六合回神丹五枚!”

  “白云观,百年天香豆蔻一枚!”

  “全真教,金仙道袍一件!”

  “……”

  紧接着,所有受邀前来参与婚礼的势力都献上了贺礼,不论是玄门级的势力,还是出世级的势力,无一例外,都将贺礼送上。

  不过,除了宋家、姜家之外,其余的贺礼大多都只是名字威武一些罢了,实际上,都是些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当然,月君临也不会在意,无论礼大礼小,只要送了,就是一片心意,他都收走了。

  “咦……陈家后人,大家都送礼了,为何就你跟九阴会没有送礼?”

  站在月君临身边,为他收礼的一个老人摸着胡须,笑眯眯的看着我跟上官瑾。

  “抱歉诸位,我九阴会只不过是出世级的势力,没有什么好东西,就算拿出来,也入不了月家的眼,所幸就不丢人现眼了。”

  上官瑾站了出来,说道。

  “哈哈哈,滑天下之大稽,没有贺礼,你九阴会来参加什么婚礼?”月家收礼老人大笑一声道,“陈家后人,你的贺礼呢?”

  我默不作声,没有开口。

  这月家收礼老人应该是故意来找茬。

  “听闻,陈家后人是云城九阴会的实际掌控者,不如这样,陈家后人,你将你身边的这位眼镜美人拿出来当贺礼送给月少主好了!”

  这会,一道玩味的声音响起。

  这话落地,上官瑾的眼神瞬间冷了下来。

  她捏着拳头,险些暴走。

  我看了一眼说话的人,眼神微动,竟然也是老熟人。

  上清派徐达!

  这老头,许久不见,还是一如既往的阴险。

  那日,我只是废了这老头,没有取他命,没想到,今夜来此当起了跳梁小丑!

  我的仇人还真的基本全到齐了啊……

  “倒是可以,我月家正好缺仆人。”

  月君临看了眼上官瑾,笑着点了点头。

  此时此刻,我面无表情,心里也没什么波动,我清楚,在这场大婚完成之前,可能在场的人不会对我动手,但该有的刁难绝对不会少。

  所以,我早有准备。

  “该到的礼数,我们九阴会自然不会少,木盒之物就是我们九阴会的贺礼。”

  我平淡的道,又示意了下上官瑾。

  上官瑾有些意外,她没想到我让她拿了一路的木盒就是我们今天的贺礼。

  “哦?这长长的木盒中放的是何物?”月君临好奇,随后,他吩咐先前那位收礼老人,开口道:“大舅公,你是收礼的,还请为我打开看看,里面的是何物。”

  “是。”月家收礼老人点了点头道。

  随后,上官瑾将手中的木盒子递给了他。

  月家收礼老人打开了手中的木盒。

  然而,就在他打开的一刹那,如同打开了魔盒一般,浓郁到实质的杀气如潮水般炸开!

  一道银光冲天而出,直接刺穿了这月家收礼老人的心脏!

  鲜血喷洒而出,与地面喜庆的红毯交织在一起!

  一朵朵由月家族人所化的血色花朵将天空染红!

  死了……月家的收礼老人死了……

  数秒之后,一柄饱含杀意的狰狞神剑插在了月君临的面前!

  大婚现场瞬间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我不紧不慢的平淡开口:

  “九阴会贺礼……先天灵宝其一,戮仙剑一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