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401章节 他对不起我!
  “他怎们了!”

  我猛的抓住了上官瑾的手臂,语气加重的问道。

  上官瑾越是这样遮遮掩掩,我的内心便是越是焦虑无比!

  此刻,上官瑾再三犹豫后,终于开口说道:“他死了!”

  听到这话,我双目完全呆滞。

  整个人傻在了原地!

  死……死了!?

  魏宽死了?

  魏宽怎么可能死了?

  “你开玩笑的是不是?上官瑾,你是不是在开玩笑?”我激动的问道,我实在无法接受魏宽死的事实!

  “陈年!你冷静一点好吗?我上官瑾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几个月前,魏宽的死震惊了整个云城大学,所有人师生都有所耳闻,你不信我的话,去问其他人。”

  上官瑾正色的道,语气中带着不满。

  是啊,上官瑾是个很知道分寸的女人,她睿智,她成熟,她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

  “魏……魏宽是怎么死的?”我有些无力的说道。

  “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我只听说,当初这小胖子失踪了好几天,他们寝室的人以为他请假,任课老师也没有在意,后来发现不对劲后,整个学校都在找他,最后在云城大学的未名湖,找到了魏宽的尸体。”

  上官瑾继续说道。

  我手脚有些冰冷。

  原来当初我发现魏宽不在学校的时候,他就可能已经死了!

  未名湖……魏宽死在未名湖吗?

  这是我们云城的爱情圣地,他怎么死在那里了呢?

  “他是跳湖自杀的吗?”我问。

  “据说,八九不离十了,跳湖自杀!”上官瑾点头道。

  好端端的,魏宽为什么会跳湖自杀?

  他心态很好的,这世界上又没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魏宽不可能会自杀的啊!

  我的鼻尖泛起了酸楚,到现在为止,我还是不相信魏宽已经死了!

  “尸体呢?他尸体在哪!”

  我突然又激动了起来,捏着上官瑾柔嫩的手臂,问道。

  “当然是火化了,人都死了,尸体不可能还留着。”上官瑾道。

  “不行,他的坟墓在哪?我要去看看!魏宽不会自杀的,他的死肯定有隐情!我一定要到他!就算是骨灰也要见到!”

  我始终无法冷静,魏宽的死给我的冲击太大了,甚至比王晴儿的复活,更为巨大!

  从小我就没朋友……

  学习风水的缘故,从小我就孤僻。

  没人愿意跟我玩,我也同样没有时间去跟别人玩。

  而魏宽,这位憨厚的小胖子,却是我唯一的朋友!甚至,今后可能我再也交不到比他更纯粹的朋友了。

  “他的坟墓在哪我不清楚,我方才跟你说的这些,也是在学校听别人说的。”上官瑾道。

  我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很快,我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女人。

  蓝洁!

  我的朋友之一,金九儿的舍友!

  她是魏宽的女朋友!

  她肯定知道魏宽的坟墓在哪!

  说不准,她可能还知道魏宽的真正死因。

  甚至……

  我的眼神眯了起来,蓝洁说不准跟魏宽的死有关!

  “你先回去吧,我去找一个人。”我对上官瑾道。

  “不行,我要跟着你。”上官瑾扶了扶白皙鼻梁上的金丝眼镜,认真的说道。

  我犹豫了一下后,道:“那好,我们一起去。”

  上官瑾不是普通人,眼下她的实力我甚至都有些看不透,当初我将鬼佛塔交到了她的手中,上官瑾很有可能从中得到了机遇。

  鬼佛塔可是帮助阴宗成为镇国级势力的宝贝,它虽然不是先天灵宝,甚至不是法宝,可从中是能够得到二等神通,以及先天灵宝的神秘之物!

  上官瑾从鬼佛塔得到的机遇,说不准能够帮上我!

  女生宿舍,我轻车熟路,很快我就到了蓝洁宿舍的门口。

  眼下,金九儿有很大的可能也不在学校,所以,我没有多想,敲了两下门。

  门开了,是蓝洁开的。

  数个月没有见到蓝洁,她似乎瘦了不少。

  “陈年?这几个月你去哪了呀?怎么都联系不上你?”蓝洁见到我后,有些诧异。

  “这段时间有点事。”我简单的回了道。

  “上……上官老师!”

  此刻蓝洁又看到了上官瑾,她有些意外的道。

  上官瑾算是云城大学最出名的女教师了,她不仅是大部分男同学的梦中情人,更是许多男老师暗恋的对象,她的知名度,在学校基本很少有人不知道。

  “你好同学。”上官瑾含笑回道。

  “陈年,你是来找九儿的吗?她请假回家了,不在宿舍。”蓝洁看向我,开口道。

  我紧紧的看着蓝洁,摇了摇头道:“不、我不是来找九儿的,我是来找你的。”

  “你是来找我的?”蓝洁有些错愕,不过很快,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蓝洁的脸色瞬间大变!

  我见状,声音不由沉了些,道:“魏宽死了,魏宽死在了未名湖,蓝洁你老实告诉我,魏宽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

  由不得我多想啊……

  未名湖在我们学校可是象征着爱情的圣地。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如果魏宽真的在未名湖自杀,他会不会是为情所困呢?

  蓝洁是魏宽的女友,魏宽对蓝洁的痴心程度,我是知道的,如果他是为情所困,那绝对跟蓝洁有关啊!

  另外,最重要的一点,我没有忘记,当初我在酒吧外,看见蓝洁跟其他男人勾勾搭搭,那个时候,蓝洁可是早就跟魏宽在一起了!

  尽管我跟蓝洁也是好朋友,但不可否认,蓝洁的私生活,不敢恭维!

  只见,蓝洁的娇躯一震,脸色瞬间煞白了下来。

  “蓝洁,你知道的,魏宽是我最好的朋友,他的死我陈年定要一查到底,给人害,我杀人!给鬼害,我灭鬼!你坦白跟我说,他的死到底有没有关系?”

  我无比正色的再次询问。

  蓝洁的双眼先是有些涣散,可随后她却毫不畏惧的看着我道:“陈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觉得魏宽是我害死的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语气软了下来。

  魏宽是我最好的朋友,可蓝洁同样是我的朋友。

  “陈年,我告诉你!我蓝洁确实不是个好女人,可他魏宽更对不起我!他的死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蓝洁有些激动的吼道。

  “什么意思?”我错愕的道。

  “既然他死了,而你回来问我了,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是夜夜笙歌,我是还跟其他男人有联系,可我始终没有做对不起他的事,而他……呵呵……”蓝洁冷笑的道。

  我皱了皱眉头。

  魏宽做了对不起蓝洁的事了?

  难道他跟别的女人不三不四了吗?

  我半信半疑。

  “你爱信就信,不信我也没有办法,你要觉得魏宽的死跟我有关,你要报仇,好,你现在杀了我,我不反抗。”蓝洁寒声的道。

  “我相信你,方才是我激动了,抱歉。”我看着蓝洁最终说道。

  我选择相信她,或者我选择,相信我们之间的友情。

  片刻,我心平气和的问道:“魏宽真的是跳湖自杀吗?他为什么要跳湖?”

  “我也不清楚,在他自杀时的很久之前,我们便分手了。”蓝洁道。

  “分手了,为什么?”我问。

  “我刚刚说的很明白了,他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他有其她女人了。”蓝洁冷声的道。

  看蓝洁这带着几分愤怒,带着几分怨恨的语气,我知道,她没有骗人,很有可能魏宽真的做了对不起蓝洁的事。

  男人总是最清楚男人的,魏宽尽管很爱蓝洁,但他不一定经受得住诱惑。

  “那个女人是谁?”我问。

  “找来的小姐。”蓝洁道。

  我一愣。

  这……

  蓝洁此刻又笑了起来,可她却是无比怨毒的笑着,她道:“陈年,他死的好!死的活该!”

  我不自觉的身体微冷,后退了半步。

  蓝洁并不是玄学中人,她只是普通人,可她此刻的笑,却仿佛有着发自灵魂的冷意!

  “蓝洁,魏宽也死了,过去的也就过去了,我代替他对你说声对不起。”我叹了一口气道。

  “不需要。”蓝洁冷漠的道。

  “那……蓝洁,你知道魏宽的墓地在哪吗?我想去看看。”我犹豫再三,问道。

  蓝洁顿了顿,半响后,她出声道:

  “八宝鸡墓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