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393章节 有资格反抗吗
  只听玄奘用最后的能量开口了:“动乱降至,珍重!”

  动乱降至?

  听到这四个字时,我愣了下。

  什么动乱?

  不过,我还是将其深深的刻印在了脑海中。

  玄奘继续出声:“困妖捕蝉之局,需由你亲自解开,万事终章,不在今日,不在东瀛,眼下困境,解者不在你我……”

  最后一个字说完,玄奘闭上了双目,他的身躯尽数化为了金光。

  金光缓缓消散于天地之间,为云、为沙、为世间万物。

  我凝神,玄奘前面一句话,倒是很好理解,我与炎夏密宗、玄门势力的仇恨,玄奘没有办法帮我解决,需由我亲自解开!而时间不在今天,也不在东瀛!

  至于玄奘后面的那句话,倒是令我有些疑惑。

  此刻我所面临的危险,化解的人不是玄奘,也不是我?

  那会是谁?

  金光最终完全消失,周围无数人也再次出现在了我的视野当中。

  玄奘复苏了我的一切后,他功成身退,完成了身为我前世所有的使命,此刻,我将再次面临眼前的困局危险。

  不过,眼下我的内心没有丝毫的慌乱。

  佛眼、圣人气的出现,对我的帮助是巨大的。

  尤其是佛眼!

  这会,就算我敌不过这么多的人,但我有把握逃离此地!

  只要围剿我的人没有先天灵宝,没有二等以上的神通,或者没有十位以上的化相境,我都有把握离开!

  佛眼奥妙,带给我巨大的信心!

  “陈家孽畜!玄奘复生不过是昙花一现,此刻,我看谁还能救你!”

  宋神侯恢复了之前的状态,没有玄奘佛光,他的冥胎鬼身也重新恢复!

  “宋老家主,月家少主,张天师还有钱掌教,我等一同出手吧,此子得了玄奘机遇,单独一人出手,怕是要给他逃了。”

  姜无双拥有天眼,洞悉力非凡,他直接出声。

  月君临眼下不敢托大,也没有再狂妄的要独自杀我,也准备随同众人一道出手。

  所有炎夏玄门势力的魁首都暗自点头,赞成姜无双的这个提议。

  而此刻,一旁的安倍荣主开口了,他道:“炎夏诸位朋友,我土御门家助你们擒拿贼子!”

  宋神侯听见,喜道:“好!安倍家主的情谊,在下记住了,炎夏所有玄门势力都记住了!”

  “我橘氏,助炎夏诸位朋友!”

  “我贺茂氏,也助炎夏朋友擒贼!”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我行马氏,也愿尽一份力!”

  除了上衫氏之外的所有东瀛阴阳师势力都开口了,而此刻,倒也没人去理会上杉氏。

  “东瀛诸位的相助,我等都记住了!那么此刻,一同出手,擒拿陈家孽畜!”宋神侯厉喝一声。

  紧接着,沙漠中所有人高手,都准备对我动手。

  而我也准备先退一步,毕竟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在场的所有人我都记住了!尤其是我面前的月君临!

  要不是眼下对方人多势众,我一拳难敌四手,不然我今日定要杀了他。

  不为我,也为了九儿!

  但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滔滔的乌云顿时凭空的沸腾了。

  众人皆是一愣。

  一把横空出世的长剑自天空落在!

  长剑横插在了我的面前,这把长剑出现,无数锋锐到了极致的剑意护佑在了我的身边。

  一股丝毫不逊于方才玄奘降临的气息出现了!

  我微微有些错愕,我震惊的看着面前这把古朴的长剑。

  这把剑的形状有些特别,不同于炎夏的剑,倒像是琉璃塔一般。

  而真正令我震惊的是,这把剑是……

  是先天灵宝!

  唯有先天灵宝,才能够发挥出这般无可匹敌的气息!

  长剑、先天灵宝……

  这是天丛云剑!

  “陈先生,我来晚了。”

  一道熟悉甜美的声音响起,一位清纯中又不失妩媚的女子落在了我的身边。

  安倍樱木玲!

  她站在我身边,将天丛云剑拔出。

  霎那间,无数由剑意化作的气息炸裂开来,逼的所有人倒退了数步!

  我看着精气神都极好的安倍樱木玲,此时此刻,她一手持着天丛云剑,一手拿着通体如玉的剑鞘。

  而我整个人都是懵的。

  玄奘口中的解我今日之局的人是她!是安倍樱木玲!

  我心中有万种疑问,安倍樱木玲为什么有控制天丛云间的剑鞘?她身体竟然好了!她怎么能控制天丛云剑?还有……是谁救的她!?

  无数的疑问让我怔在了原地。

  当然,这会,更加震撼的人当属东瀛阴阳师界的众人。

  橘氏家族的橘游谷里直接大喊:“天丛云剑!这……这……这是三圣器之一的天丛云剑!我族剑鞘怎么会在你的手中!”

  姜无双与宋神侯相视一眼,二人的双目中尽皆都是震撼,只听姜无双道:“老家主,那把剑可是先天灵宝?”

  宋神侯点头,骇道:“错不了,东瀛第一剑……天丛云剑!这女娃是什么来头?怪不得这陈家孽畜要逃亡东瀛,还有人能助他!”

  而土御门家所有人,包括安倍荣主在内的所有人,随着天丛云剑的出现,他们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了出来!

  “陈先生,走吧。”

  安倍樱木玲看向我,微笑的道。

  尽管凭借着此刻我的实力也有机会逃出去,可这会,既然安倍樱木玲手持先天灵宝来助我,那便更是再好不过。

  “多谢。”我感谢的对安倍樱木玲道。

  说完,安倍樱木玲持着天丛云剑,就欲带走我。

  “不孝女,放肆!”

  而这会,安倍荣主惊怒的大喊,式神烛阴龙蛟从其身后窜出,阻拦在了我的面前。

  安倍樱木玲停下脚步,她手中的天丛云剑瞬间卷起无边的云浪拍向了烛阴龙蛟!

  剑意云浪撕裂了烛阴龙蛟身上的鳞片,直接将这只强悍的式神给轰了回去!

  我再次错愕。

  而场中的所有也都怔住。

  “抱歉爷爷。”

  安倍樱木玲收剑,她平淡的对安倍荣主道。

  “不可能!你只是炉鼎,你只是圣器的工具人!你怎么可以能够掌控天丛云剑!”安倍荣主不敢置信的吼道。

  “万事皆有可能,不是吗?爷爷。”同时,安倍樱木玲将天丛云剑指向天空,她再次出声道:“谁挡我去路,我便杀谁!谁要不怕死,可以试试!我与圣器一体,在东瀛,没有我杀不了的人!”

  说完,天空黑压压的乌云化作高悬在头顶上的杀机利刃,这一瞬,仿佛杀机落下时,就连大地都会颤抖!

  先天灵宝,夺天地造化,亦能使天地失色!

  再一次,全场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不论是东瀛的人,还是炎夏人。

  圣器威名深入东瀛阴阳师的内心。

  而先天灵宝的强悍,也是所有炎夏玄学师共知的。

  都不是傻子,除了方才惊怒的安倍荣主之外,谁也不想做天丛云剑下的第二个出头鸟!

  随后,我与安倍樱木玲堂而皇之的走出了包围圈中!

  “陈年!有人帮你一次,有人帮你第二次,但我不信,还有人帮你第三次!你逃的了这一次,逃不了下一次!”

  此刻,姜无双开口道。

  我冷笑一声,扫了一圈炎夏的所有人,道:“说不定第三次,就是我找你们了……”

  “是吗?”

  月君临闻言,他怒容再现,准备出手杀我。

  而此刻,宋神侯及时的抓住了月君临,道:“慢着!今后有的是机会,我不信这陈家孽畜能够一直躲在东瀛,我也不信,他一直有先天灵宝相助!”

  与此同时,安倍樱木玲也将天丛云剑指向了月君临!

  而月君临很快冷静,他突然笑了起来,后退了一步,没有再打算对我动手。

  他声音则泛着阴森,对我道:“陈年,十日后,将是我大婚之日,你不是要来找我们吗?好!我在苗疆等你!我跟我的妻子在苗疆等你!”

  宋神侯有些意外,可随后,他也冰冷的大笑道:“月家少主大婚,请的人可不多,月家与金家联姻,也算的上是玄学界一大盛世,陈家孽畜,月家少主已下请帖,我看你收还是不收!”

  我脸色顿时一变,十日后大婚?

  时间没有这么快的啊!

  随即,我沉声道:“我没记错的话,九儿可没有那么早嫁给你。”

  月君临邪笑,他挑衅的看着我道:“我是他的丈夫,我说什么时候完婚就什么时候完婚!她身为我的女人,有资格反抗吗?今后我就是她的天!我让她做什么,她就要做什么!”

  月君临的话说完,我的面庞彻底寒了下来!

  我死死的捏着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