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390章节 遗仙蛊
  场中不论是来自于炎夏的玄学师,还是东瀛的阴阳师皆因为月君临的一番话而愣住了。

  密宗号令、道家传承,他都不在乎!

  他只为了取一物!

  此刻,就算宋神侯,就算是姜无双都不解的看着月君临,他们显然也都不清楚月君临的目的。

  我凝神开口了:“你说的是哪一样东西?你也想要贪图我身上的法宝。”

  而我的话说完,月君临闻言后,不屑的笑了。

  他那双侵略性十足的双眼看着我道:“要是说先天灵宝诛仙剑阵,倒还能够勾起我的兴趣,可就凭这些零碎的散件,我月君临还真不在乎!”

  我内心更好奇了,不是为了我的法宝。

  这月家少主都这么说了,显然也不是为金蝉神木而来。

  那既然这样,他到底要取的是何物?

  莫非是我父母留下的上古纳气之法,大道源流?

  想到这里,我出声道:“你想要上古纳气之法?”

  这段时间,我已经彻底的体会到大道源流的恐怖之处,仅仅是第一层万气同源,对我的帮助就已经是无比巨大,月君临想要我的大道源流,也算是正常。

  可大道源流无法传授,这是我父母刻印在我血液中的法门。

  然而,月君临依旧是摇了摇头,道:“上古纳气之法确实举世无双,天下珍宝,可并不适合我苗疆之人。”

  也不是?

  我惊疑的皱起了眉头。

  这些是我身上所有的宝贝了,都不是我的话,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吸引人的东西。

  我猜不到,所幸不猜了,直接出声问道:“那你所要何物?”

  月君临邪魅的笑了笑,眼中此刻竟然闪过了一丝冰冷!

  那是如毒蛇一般的冷血瞳孔!

  只听,月君临道:“我要拿回属于我的嫁妆!”

  随着月君临的话落下,沙漠沸腾。

  嫁妆!

  东瀛的阴阳师讨论了起来,而炎夏的玄学师也都好奇的议论纷纷!

  我的瞳孔却是一缩……嫁妆,这位月家少所取之物竟然是嫁妆!

  是九儿的嫁妆吗?

  “吾妻的嫁妆在你的身上!陈年,交出此物!”

  月君临的声音低沉且幽怨。

  轰——

  这下,沙漠中的所有人彻底的惊住了,议论声也更加的剧烈。

  我的眼底出现疑惑之色,我真的记不起来九儿有什么作为嫁妆的东西落在我的身上。

  我明白九儿对我一往情深,我更加明白我们之间仍旧藕断丝连。

  可她的嫁妆……什么时候给了我?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所谓的嫁妆,我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看着月君临说道。

  月君临冷笑道:“你不知道,我来告诉你!苗疆五家,每一家都有本家之蛊,此蛊乃是独一无二之物,此次,我们月家跟金家联姻,我月家的遮天蛊为彩礼,而金家则需要将本家之蛊遗仙蛊作为彩礼给我,然而,它现在却在你的身上!”

  遗仙蛊!

  金家的本家之蛊!

  “什么!遗仙蛊!”

  此刻姜无双诧异的惊呼。

  “金家的女娃竟将遗仙蛊给这陈家孽畜了?”而宋神侯听了,也露出了震惊:“那女娃真不识大体,怎么能将遗仙蛊给其他男人?怪不得月君临不惜远渡重洋也要寻回此物!”

  我皱起了眉头,心中无比疑惑。

  九儿在我身上下蛊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我为什么一点都没有察觉?

  随后,我看向月君临,开口道:“我身上并没有什么遗仙蛊,你要找的彩礼,也不在我身上。”

  而月君临一步步的走到我面前,天空的皓月似乎受到了他的指引,光线也全都映照在了我的面孔上。

  只听他道:“遗仙蛊,从耳入,到心尖,陈年,你既然说没有,你敢不敢取心口血?”

  我沉默了半响,紧接着道:“有何不敢。”

  说完,我手持金蝉神木扎进了我的胸口当中。

  伴随着一阵刺痛,我的胸口中,一滴红色的血落在了金蝉神木上。

  “把血给我!”月君临用不容抗拒的声音说道。

  我犹豫了一番后,将这滴血给了月君临。

  这滴血悬浮在了我与月君临的面前,他身后的法相皓月,照穿了我的这滴血。

  与此同时,我的心口仿佛有什么东西开始复苏!

  酥麻的感觉从我的心口出现,很快,一股暖意充斥了我的全身!

  我的心神不由舒展了开来,我仿佛置身于温暖的泉水中。

  好舒服!

  似乎有一道暖流自我的心脏流遍我的所有经脉!

  这道暖流是什么?

  莫非就是月君临口中的遗仙蛊?

  而在最后,这股暖流从我的耳朵中钻了出来!

  是一只如米粒般漂亮的的虫蛊!

  我愣住了。

  我的身体中还真的有一只虫蛊,九儿还真的将他的本家之蛊,她的嫁妆给了我!

  我内心更加的疑惑了,这只虫蛊是我耳朵中进入我的身体,那么就意味着金九儿给我下蛊时,我肯定可以感觉到的,比如虫蛊钻进来时,我的耳朵会痒痒的。

  可为什么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九儿到底是什么时候给我下的蛊!?

  只见这只虫蛊落在了我的手上,它安静的躺在上面,我能够感觉的到,他似乎对我极尽亲密,似乎根本无法离开我。

  此刻,我抬头看向了月君临,只见这位月家少主满脸的阴沉。

  月君临阴沉的看着我,看着我手上的虫蛊!

  半响,他的声音突然极尽冰冷了下来,他嘶哑的道:“一年!竟然一年了!遗仙蛊在你身体中,竟然有了一年的时间!”

  一……一年!

  我再度愣住了,这只虫蛊在我身体中竟然有一年的时间了?

  这么说的话,这只虫蛊是在很早之前就进入到我身体中的?

  在金九儿跳江自杀之前,在她毁容之前,甚至时间可能追溯到很早很早……

  “将虫蛊给我!”月君临压低声音对我说道。

  这会,他身上恐怖的气息涌动,如蛰伏的猛兽,仿佛随时都要爆发。

  我却并没有按照他的话将虫蛊给他,甚至,我并不打算将这只虫蛊给月君临。

  没有为什么,我就是不想。

  尽管可能惹怒月家,尽管可能让我今日的处境更加的糟糕,我都不会将这只虫蛊交给月君临。

  我要将虫蛊亲手还给金九儿。

  “陈家孽畜,你可能还不知这遗仙蛊代表什么吧?”

  这时,一旁的宋神侯戏谑的看着我,说道。

  “代表什么?”

  我问道,我还真不清楚这只虫蛊代表什么,我也不知道它进入我的身体,我会有什么影响。

  当然,既然是九儿下的蛊,肯定是对我没有任何危害的。

  宋神侯继续开口道:“金家遗仙蛊,只传女,不传男!得此蛊的金家女性传人,皆会将此蛊当作嫁妆给男方,其中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得此蛊者,方才能够与金家之女传宗接代!”

  姜无双接了一句道:“遗仙、遗仙,遗仙蛊的名字也因此而来,未得此蛊的男方,终身无法与金家女诞下子嗣!”

  宋神侯的声音落下,我瞪大了双目。

  得了此蛊,方才能够跟金九儿诞下子嗣?

  怪不得月家少主远渡重洋来找我,不为了密宗的奖励,也不为我身上的法宝,而是一定要得到这只蛊。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联姻要是连孩子都生不出,那还叫什么联姻?

  只是不曾想,金九儿竟悄悄的将这只对她至关重要的虫蛊给了我。

  月君临双拳尽握,仿佛受到了天大的侮辱,随着宋神侯跟姜无双的话,他清秀的面目逐渐狰狞!

  片刻,只听他道:“我再说一遍,将虫蛊给我!否则,我月君临必杀你!谁也拦不住!密宗也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