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380章节 会杀了她
  上杉谦和大笑一声,道:“合作愉快!”

  事情商讨到这里,已经差不多了,可我的内心中还有几个疑问。

  这几个疑问都是关于狐妖的。

  遂即,我便问道:“前辈,想必你应该知道,有一头白面金毛九尾狐伪装成你族族人,潜伏在了土御门家族人身边。”

  既然昨日是上杉雅柔来找的我,显然,安倍樱木玲真正的母亲此刻就在上杉家族中,而安倍介山身边由狐妖伪装的上杉雅柔,上杉谦和也肯定是洞悉的。

  “当然知道。”上杉谦和点了点头。

  “这只狐妖潜伏在安倍介山身边的目的是什么?”我眯着眼睛问。

  目前为止,说实话,我还并不知晓狐妖确切的意图。

  比如她为什么假扮成上杉雅柔,真的只是为了接近土御门家的祠堂吗?

  上杉谦和的脸色微微凝重了下来,她道:“白面金毛九尾狐顶替我族族人上杉雅柔的身份,潜伏在土御门家族人的身边,这件事并不是我的意思,而是当初另外三家岐蛇家族的意思。”

  “上衫雅柔只是上杉氏的旁氏,也并没有阴阳师的实力,在我们族内并不受到重视,当初我便想都没有想的答应了他们,更没有询问他们要做什么。”

  我眉头微皱,询问道:“所以说,你也不知道那头狐妖想要干什么1?”

  “可以这么说……”上杉谦和言语不详的又道:“但她应该是准备谋划对土御门家的不利。”

  这点不用上杉谦和说,我也是明白的。

  上衫谦和思忖了一会后,他道:“对了,当初我从橘氏家主的口中听到,这次对付土御门家,还有一件变数!”

  “还有一件变数?什么变数?”我疑惑的道。

  “不清楚,橘氏家主说,如果这变数真的发生了,那么八岐大蛇就算复活了,也没有用。”上杉谦和的道。

  我一笑,开口:“那就祈祷这变数出现吧。”

  上杉谦和也与我微微一笑。

  既然是变数,那么发生的几率必定是不高的。

  所以我也没有往心里去。

  这会,见到从上杉谦和这里也问不出什么,我便起身告辞。

  我也看出来了,上杉家族尽管是一同对付土御门家的四家之一,但他们似乎给边缘化了,被其他三家边缘化,有很多信息上杉谦和都不知道。

  告别上杉谦和,从枫叶林的深处走出来后,雪中书正在外头的枫叶林等着我。

  跟上杉谦和一番攀谈,时间也不早了。

  雪中书看见我后,上前一步,没有询问我去上杉家族干什么,而是道:“陈老弟,我们得赶紧走了,再不回土御门家恐怕你会有被发现的危险!”

  我点了点头,便随着雪中书,立刻返回土御门家。

  好在,一切顺利,我短暂的离开,并没有被任何一个人发现。

  而我也以为,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我都将会平静的度过,一直到五盟会晤那天。

  可事与愿违,当我回到破旧小木屋的时候,我发现狐妖又不见了!

  听安倍介山说,她回娘家上杉家族有点事,今天一大早就走了。

  先不说狐妖是假扮的上杉雅柔,怎么可能回的去上杉家族。

  关键是,就算狐妖真的是回上杉家,我才从那里出来,又为什么没有看见她?

  显然,狐妖欺骗了安倍介山。

  而狐妖真正的去向,怕是又去找那位神秘的高大男子了。

  经过与上杉谦和的对话之后,我明白,狐妖就是妖物精怪阵营里的成员,她们帮助岐蛇家族复活八岐大蛇,定是别有所图,狐妖这个时候消失不见,肯定没好事!

  “陈先生,我女儿的状况一天不如一天了,你看这该如何是好啊。”安倍介山坐在安倍樱木玲的旁边,忧心忡忡的对我道。

  我看向床上的安倍樱木玲。

  她原本白皙滑嫩的脸蛋,此刻已然没有了一点光泽,印堂处还有死气环绕,这是将死之状。

  她已经好几天没有苏醒过来了。

  眼下,我没有回应安倍介山,而是沉默了下来。

  该如何是好,我也没有办法!

  我根本看不出安倍樱木玲的病症,也就更别提救她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答应狐妖,收服她作为式神。

  “陈先生,如果实在没办法,我斗胆去找我的父亲,我想她不会坐视不管的,樱木玲也是他的孙女,现在樱木玲已经病成这样了,父亲再不认我们一家,我相信他也会出手救我女儿。”

  安倍介山叹了一口气道。

  我琢磨了一会,觉得这也未尝不是一种选择。

  安倍荣主说不准是东瀛阴阳师界中最强的一人,他很有可能可以救治安倍樱木玲的病。

  另外,还有安倍樱木玲背后的那把剑型图案,安倍荣主应该也是能够认得的。

  当初,狐妖说,剑回来了,想来,这里的剑应该就是当初安倍介山身为守剑人而丢掉的那把剑。

  “可以,我马上去找安倍荣主,让他来看看。”我点头道。

  而安倍介山却是马上摆了摆手,道:“不用不用,哪里用的着麻烦陈先生,我背着樱木玲去找父亲大人吧。”

  说着,安倍介山就准备将安倍樱木玲从床上扶起来。

  可就在这时,一道厉声从屋外传来,“放下!”

  我一愣。

  安倍介山的动作也停滞了下来。

  我们两人一同将目光看向了门口。

  是狐妖,狐妖这个时候回来了。

  “夫人,你来的正好,你帮忙扶一下樱木玲,我带她去找父亲大人,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我怕再过几日,樱木玲就要撑不住了。”

  安倍介山对狐妖说道。

  “不行!不能带女儿去见大家长!”狐妖的语速急促,她不容置疑的对安倍介山道。

  “为……为什么啊?”安倍介山奇怪的道。

  狐妖却是道:“你先出去,我有点事要跟陈先生商量,方才我回家族,已经从我父亲大人那里得到了救治樱木玲的方法,不需要再去麻烦大家长了。”

  “这样吗?那太好了!”

  安倍介山没有丝毫怀疑的相信了。

  我有些无语,但我没有揭穿狐妖的谎言,而是道:“你先出去吧,我听听贵夫人究竟得到了什么好方法。”

  说完,我看向了突然归来的狐妖。

  “好,我去外面等你们!”安倍介山点了点头,便走出了房间。

  随后,我凝神看着狐妖,开门见山的直接质问道:“说吧,为什么不能带安倍樱木玲去见安倍荣主?”

  狐妖媚眼一沉,用极度冰冷的声音对我道:“陈年,我告诉你,如果你带她去见安倍荣主,安倍荣主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