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379章节 斗争
  是一个人。

  我看见了一个人!

  他身披五彩袈裟,盘腿而坐,单手化印。

  在他的身边,摆放着数不清的金莲古灯,每一盏金莲古灯都极尽精致,上面纹路繁杂,栩栩如生。

  古黄色的灯火映照在这处房间内,简陋的房间,使人有种金碧辉煌的错觉。

  当然,这些并不是最关键的!

  灯火还映照在了那个人的身上。

  照亮了他的袈裟。

  也同时照亮了他的容颜。

  金莲古灯簇拥的这个僧人,他的容颜,他的五官,他的长相,竟然跟我一模一样!

  没有任何差别!

  跟我陈年的相貌分毫不差!

  眼下,我的内心生出了一种玄妙的感觉,仿佛我就是面前的他,而面前的他就是我陈年!

  与此同时,我的口袋中的一件物品滚烫无比。

  这件物品不断的剧烈颤动着!

  是金蝉神木!

  这个身披袈裟的人是谁?

  此时此刻,已经根本不用思考了。

  “陈年小友,你看他可熟悉?”上杉谦和含笑说道。

  我内心久久无法平静,看向了上杉谦和。

  只听上杉谦和继续道:“他就是玄奘,他就是当年来东瀛传法被杀的玄奘,眼前你所看到的,就是玄奘的肉身舍利,亘古不灭的肉身舍利!”

  肉身舍利是佛门至高无上的宝贝。

  古往今来,能够以肉身化作舍利的佛门大师,绝对不超过一个巴掌!

  而令我没有想到的是,玄奘的肉身舍利不在东瀛的佛门寺庙中,竟然是在上杉家族内!

  “玄奘的肉身舍利怎么会在你们上杉氏的手中?”

  我盯着上杉谦和说道。

  “当年玄奘在东瀛被杀时,我上杉家族是唯一出手帮助他的东瀛阴阳师势力,玄奘法师为了报答我们上杉一家,他死后,以无上佛法为念,化成了肉身舍利坐镇在了我上杉家族。”

  上衫谦和走到玄奘的面前躬身一拜。

  此刻,我带着一些疑惑的道:“你是如何靠着玄奘的肉身舍利认出我的?”

  “玄奘法师告知的。”上杉谦和道。

  “什么!”我惊住了,无法相信的指着玄奘的肉身舍利道:“他……他告诉你的?”

  “对,玄奘法师告诉我,他的转世已经降临东瀛,他名陈年,眼下正在土御门家!”上杉谦和继续道。

  我的身子不由后退一步,惊惧的道:“他还活着!?”

  上杉谦和摇了摇头,道:“玄奘法师早在一千多年前就死了,如今的他只剩下由万千佛法裹挟的一丝残念,靠着玄奘法师的这一丝残念,我们上杉家族在这一千多年的时间里,熬过了无数的劫难,甚至,当初的我,要不是有着玄奘法师的残念提醒,就不是实力尽废那么简单了,说不准,没有玄奘法师,我已经死了!”

  原来眼前的玄奘肉身舍利中,还有当年玄奘的一丝残念!

  听完上杉谦和的话,我赶忙问道:“如何才能见到这一丝的残念!”

  我心中有些激动。

  我明白,要想苏醒前世记忆,跟前世实力,绝对跟眼前的这一抹残念有关!

  我迫切的需要提升实力。

  不仅仅是面对眼下东瀛的危险,还有炎夏那数家玄门级实力,以及佛门带给我的压力!

  但此刻上杉谦和摇了摇头,说道:“抱歉陈年小友,玄奘法师的残念,现如今无法唤醒,每一次玄奘法师的残念苏醒,都需要耗费储藏在其肉身舍利中大量的天地之气。”

  闻言,我皱起了眉头。

  我看向了眼前这位跟我长相一模一样的玄奘法师。

  “那我要等到什么时候,他的残念才会再次苏醒?”我询问道上杉谦和。

  “距离玄奘法师上一次的残念苏醒,才过了区区几天的时间,要想等到玄奘法师肉身舍利中的天地之气恢复到可以苏醒残念的程度,大概……大概需要五年的时间吧。”

  上衫谦和出声道。

  “五年!”

  我眉头皱的更紧了。

  我可等不了五年啊!

  上杉谦和眼珠子一转,他低着头,小声的说道:“不过,我们上杉氏与玄奘法师的肉身舍利相伴了千年的时间,也逐渐得到了另外一种方法,靠着此方法,能够不用等五年之久,便可以直接恢复玄奘法师肉身舍利中的天地之气。”

  “什么方法!”

  我瞬间来了精神,赶忙询问道。

  然而此刻的上杉谦和却是朝我淡笑一声,笑容中饱含着意味深长,他道:“这……”

  我神情微凝,心眼一动,也明白了什么,我同样朝着上杉谦和微笑,随后开口道:“啊!前辈先请,我们先回方才的那个房间,再好好的商谈商谈,有什么事,我们慢慢说,不着急。”

  “是极!”

  上衫谦和笑容灿烂无比。

  我虚伪的表情下,内心却腹诽起了这个老头。

  果然不愧是上杉家族的大家长,纵然没有实力了,却还是那么老谋深算。

  怪不得他一定要带我来看玄奘的肉身舍利,想必上杉谦和肯定是猜到了我迫切想要跟玄奘残念见面。

  如此一来,为了不等五年之久,我便要有求于上杉谦和!

  再之后,我只能够乖乖的跟他商议拯救东瀛的“要事”了!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随后,我便与上杉谦和重新回到了先前的小屋子,我们二人盘腿而坐。

  “前辈,你先说说,为何只有我才能够拯救东瀛?我一个炎夏之人凭什么拯救东瀛?”不等上杉谦和开口,我便率先出声。

  “当年玄奘传法东瀛,那时的东瀛百姓正处在水深火热当中,朝堂时局不稳,战争频频繁,每一任掌权者又大兴土木,修建楼阁,是玄奘法师的佛法给了百姓希望以及光明!”

  “而那时候的东瀛阴阳师界,也正处在混沌初开的阶段,安倍晴明还未降生,唯有我岐蛇四家掌握了一些祭祀、占卜、堪舆等技巧,是玄奘法师的出现,是玄奘法师的教化,才让我们东瀛阴阳界,走上正轨!”

  说道这里,上杉谦和叹了一口气,恨恨的道:“可惜,当年玄奘法师受难,另外三家都是白眼狼,唯有我上杉家族不惧炎夏佛门,出手相助玄奘法师!否则,我们四家上下一心,说不准能够助玄奘法师摆脱困境!”

  对于上杉谦和的话,我并没有完全相信,仍旧保持了几分怀疑。

  “而陈年小友,是玄奘法师的转世,你定能够再救一次我东瀛大地!”上杉谦和真挚的看着我说道。

  我凝神看着上杉谦和,半响后,我对他说道:“土御门家这些势力究竟要如何毁了东瀛?”

  上杉谦和语气沉了下来,他出声道:“橘氏、贺茂氏、行马氏,想灭了土御门家,重新掌管东瀛阴阳师界的秩序!而土御门家借此机会,同样想彻底灭了岐蛇四家,成为东瀛阴阳师界说一不二的存在!双方大战,必将影响整个东瀛的气运,最后两败俱伤,我东瀛亡矣!”

  听着上杉谦和的话,我陷入沉思。

  岐蛇四家,作为东瀛最古老的家族,被土御门家这后起之秀一直压制,确实是极有可能生出不满的情绪。

  不过我倒是奇怪的看着上杉谦和,问道:“这么说的话,你们上杉氏不想当这个老大?”

  “不想!就算最后我们岐蛇四家赢了,也是惨胜!实力也绝对会大打折扣,再者,陈年小友也看见了,我一身境界全失,以如今我上杉氏的实力,如何去跟土御门家争?我明面上答应一同对付土御门家,也不过是被其它三家势力所逼迫的!”

  上杉谦和开口为我解释。

  我问道:“土御门家为半步镇国级,而你们岐蛇四家的实力,以我们炎夏的标准,都为玄门级,你们斗的过土御门家?”

  “安倍荣主的实力恐怖,在顶尖实力面前,我们确实比不过土御门家,但要论族人的综合实力,我们四家相加在一起,是完全不逊色于土御门家的!”上杉谦和回道。

  他这句话说完,又停了数秒,继续道:“另外,岐蛇家族还有秘密武器!这样东西同样是岐蛇家族敢挑战土御门家真正的凭借!”

  “哦?秘密武器?是什么?”我好奇的道。

  上杉谦和反问我道:“你知道我们四家为何称之为岐蛇四家吗?”

  “不知。”我摇了摇头,我还确实没有深入的了解过。

  上杉谦和出声:“几千年前,东瀛出现一头惊世妖物,他有万丈之高,八个头颅共生于一个蛇身,他从海中而来,带起凶浪涛涛,所过之处河川泛滥,生机尽失!他名八岐大蛇!”

  八岐大蛇!

  我心神一动。

  在东瀛妖物的排行中,这是毋庸置疑的第一大妖。

  比大天狗、酒吞、玉藻前还要恐怖的妖物!

  “东瀛天神须佐之男最终降服了这头惊世妖物,而我岐蛇四家的先祖,则是须佐之男当年身边的勇士!”

  “然而八岐大蛇终归实力太强,纵然是须佐之男也仅仅是砍下了它的七个头,八岐大蛇的最后一个头以及他的妖魂却无法毁灭!”

  “我岐蛇四家的祖先最终在须佐之男的指引下,肩负起了镇压八岐大蛇最后一个头颅跟妖魂的任务,世世代代!”

  “所以,我们四家被称呼为岐蛇四家!”

  上杉谦开口道。

  我若有所思的看着上杉谦和,半响,我问道:“这跟你们的秘密武器有什么关系?”

  上杉谦和深吸了一口气道:“因为这件秘密武器,就是八岐大蛇!他们欲复活八岐大蛇!用八岐大蛇来对付土御门家,来对付安倍荣主!”

  我心神再次一震。

  八岐大蛇的威名,就算是身为炎夏人的我,都振耳发聩,这些岐蛇家族的胆子太大了,也怪不得上杉谦和说会毁了东瀛。

  复活八岐大蛇来发动大战,还真有可能将这小小的东瀛毁了!

  另外,如果届时岐蛇家族控制不住这头妖物,那么后果更是无法估量!

  东瀛大地身处小岛,四面都是茫茫大海,简直就是八岐大蛇最好的战场!

  此刻,我想起了一件事,忙的问道:“你先前说妖物精怪也想毁了东瀛,它们也跟这件事有关?”

  “对,另外三家已经被权利懵逼了双眼,竟然想跟那些居心叵测的妖物合作!也正是因为有了那些妖物的帮助,所以他们才能够复活八岐大蛇!”

  上杉谦和声音沉重。

  我微微错愕。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够想的到,妖物精怪复活八岐大蛇,定是有所图谋!

  人妖殊途,异族毕竟是异族。

  我相信,岐蛇家族肯定也都明白这一点的,但他们既然还是选择跟妖物精怪合作,不外乎认为自己能够掌控的住局面,也不外乎他们太想要取代土御门家!

  如今,只有上杉氏保持了冷静。

  或者说,因为实力所以才让上衫氏保持了冷静。

  我相信,如果上杉谦和的式神源脉还在,他还有着二转的实力,他便绝对不会让我拯救东瀛。

  因为他肯定会跟另外的三家一起,图谋土御门家的地位!

  如今,上杉家族实力乏弱,又被逼参与这次对土御门家的行动,就算真的成功了,上杉氏也会损失惨重,最后他们得到的东西,也远比他们失去的要少,所以上杉氏才想要我帮忙!

  “你是想要让我阻止他们?可你认为,仅凭我气脉下境的实力,能够阻止的了他们吗?”

  沉默了一会后,我对上杉谦和说道。

  上杉谦和笑了笑,他道:“陈年小友,暂时的你确实没有这个能耐,但你别忘记了你的身份,你是玄奘转世!而如今玄奘的肉身舍利就在我上杉氏的手中,他的肉身舍利更是有着他的残念!”

  “你真正想要的是玄奘出手?”我问道。

  “不全是,小友是玄奘转世,届时只要玄奘的残念苏醒,那抹残念最终会回到小友的身体,凭借这抹记残念,小友便能够驾驭玄奘的肉身舍利,靠着玄奘的肉身舍利帮助我东瀛,所以归根究底还是需要小友帮忙!”

  上杉谦和摇了摇头回复我。

  “也就是说,你助我得到玄奘的残念,而我帮助你阻止他们?”我心神一动的道。

  “可以这么说!”上衫谦和点头。

  我陷入了沉思,思索起了利弊。

  我并不介意跟上杉家族合作,毕竟眼下我清楚的知道上杉氏的意图,我也不会担心上杉谦和还有其他什么心思。

  “要想避免争斗,首先要阻止八岐大蛇的复活?”我目光深邃的看着上杉谦和开口道。

  “对,八岐大蛇是关键!橘氏、贺茂氏还有行马氏,才是掀起这次斗争的罪魁祸首,土御门家只是反击,至于那些妖物精怪,不过是煽风点火的小鬼而已!”

  上衫谦和回复我道。

  “八岐大蛇什么时候复活?在哪里复活?”我问道。

  “五盟会晤!大荒古地!”上衫谦和道。

  “什么!”我错愕不已。

  上衫谦和开口道:“五盟会晤的目的,本来是岐蛇四家跟土御门家一同商讨东瀛阴阳师界今后发展的例行会晤,并且最终由岐蛇四家一同给土御门家献上红盒!”

  “红盒又称血盒,是由鲜血浇灌而成的红色盒子,这是一种臣服之礼,献上红盒,代表着岐蛇四家以土御门家为尊,土御门家执我东瀛的牛耳!”

  “然而,这次五盟会晤则是岐蛇家族正式向土御门家宣战的信号,到时候,我们不会献上红盒,并且会杀了土御门家所派遣的人!”

  我一惊。

  怪不得我去参与这五盟会晤是必死的结局,这竟是岐蛇家族争夺权力所打响的第一枪!

  “大荒古地下封印着八岐大蛇,届时,岐蛇家族也会乘机复活这头惊世大妖!”上杉谦和继续说道。

  “五盟会晤应该很快开始,这么说的话,那时间可不多了,另外,你可能还不知道,我就是代替土御门家参与这次五盟会晤的人!”

  我若有所指的道。

  “什么!”上杉谦和一惊。

  不过很快,他便了然,“土御门家想让陈年小友去死?”

  “没错。”我点了点头。

  上杉谦和沉默了一会,道:“这不一定是坏事,至少陈年小友可以名正言顺的进入大荒古地。”

  他说的没错。

  这么一看,成为安倍荣主的替死鬼,似乎不是一件坏事。

  “我如果答应你,那唤醒玄奘残念的方法……”我看着上杉谦和道。

  “陈年小友放心,这个方法是我上杉家摸索多年才发现的,只要你答应,唤醒玄奘残念的任务,就交给我了!不过……”上杉谦和拍着胸脯保证。

  “不过什么?”我问。

  “唤醒玄奘残念,需要一点时间,预计可能会在五盟会晤期间完成,到时候,陈年小友可能得先去五盟会晤!”上杉谦和面露难色的道。

  “哦?”

  我眉头一挑。

  是真的需要时间。

  还是这上杉谦和害怕我得到残念后,便不去阻止八岐大蛇复活?

  两者都有可能。

  不过这也无伤大雅,换位思考,我要是上杉谦和,为了保险起见,我也会用此手段,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

  一念至此,我就不再犹豫了,说道:“好!祝我们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