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374章节 臣服
  我的话说完,狐妖眼神剧烈颤动!

  不过很快,她又恢复了正常。

  紧接着,她对我含有深意的笑了笑,什么话也没说,离开了房间。

  我盯着狐妖的背影,脸色逐渐凝重。

  不出意外的话,我的猜测应该是对的了。

  守剑人,守剑人,没想到,守的竟然是安倍樱木玲这把剑!

  当然,我也仅仅只能够猜到这里,至于安倍樱木玲背后出现的柳叶剑图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还是一头雾水。

  我也不清楚这把剑是以一种什么形式存在。

  压下心中的疑惑,我看向了安倍樱木玲。

  她仍旧处在痛苦当中,身体甚至有寒气冒出来。

  我叹了一口气,安倍樱木玲收留我,她眼下遇到了危险,我自然不会不管,可收服狐妖作为式神,却是一件危机四伏的事。

  此刻,束缚我留在东瀛的,其实真正只有关于玄奘的这件事,可我相信,如果我收服狐妖作为式神,我定会彻底卷入东瀛阴阳师界当中,无法轻易脱身!

  那个时候,就真正如雪堂宴说的一般,我不仅要应付炎夏势力的追捕,还要受制于东瀛阴阳师界。

  所以我没办法轻易的答应狐妖,我必须要好好的思考一会。

  只是,眼下只能委屈安倍樱木玲了……

  一个晚上,我都在她的身边,守着安倍樱木玲。

  期间,安倍介山也来过几回,这个男人虽然品行不怎么样,至少还是有些当父亲的样子。

  狐妖同样假模假样的也来了几回,整整一晚,我们三人轮流照顾着安倍樱木玲。

  次日,我们四人本来需要一同前去领取那所谓的最高奖励。

  可安倍樱木玲卧病在床,必须有人来照顾。

  本来安倍介山是让狐妖照顾安倍樱木玲的,但狐妖毕竟是心怀鬼胎潜伏在安倍介山身边的,我有些害怕狐妖独自一人会对樱木玲做些什么,我便让安倍介山也留下来。

  我自己一个人前去见安倍荣主!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反正,安倍荣主真正的意图也是在我身上,安倍介山三人去不去,想来问题不大。

  很快土御门家的仆人来接我了。

  我上了车,在仆人的带领下,片刻就到。

  可当我被仆人接到领奖地点时,我愣住了。

  宽敞的广场上,只有一人。

  安倍荣主!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一人,就连获得第二名的安倍和泰一家,获得第三名的安倍义一家都没有来此领奖。

  “晚辈陈记灵,见过大家长。”

  我不卑不吭的说道。

  这次也算是我跟这位东瀛阴阳师界级别最高的大佬,正式见面。

  安倍荣主面庞毫无波动,他慢慢的看向了我,道:“就你一人?”

  我点了点头,道:“就我一人。”

  安倍荣主突然笑了起来,他道:“一个人也好,跟我来吧。”

  说着,安倍荣主就径直往前走去。

  我眼神微凝,也不清楚安倍荣主此刻想的是什么,但眼下可以确定的一件事是,安倍荣主果然目标是我,而不在安倍介山等其他人的身上。

  随后,我跟在了安倍荣主的身后,朝一个木屋走去。

  这间木屋,有些与众不同,看起来不像是人住的。

  当我走进去后,发现还真是如此。

  屋内白烟袅袅,屋内密密麻麻的摆放着数十张灵位!

  这是土御门家的祠堂!

  在我最前方,也是摆放在最高地方的灵位上,写着一个名字……安倍晴明!

  这间祠堂仿佛有种神秘的力量,它的肃穆,它那厚重的气息,能够令人的心情不自觉的沉重下来。

  “你可知,成为我土御门家族内斗法的第一名,都有什么奖励?”

  安倍荣主看着我,似笑非笑的道。

  “代表土御门家参与五盟会晤?”我直言道。

  “不错,这是奖励的一样。”安倍荣主颔首道,“但这只不过是为了家族出力而已,并不是什么奖励,还有一样奖励,才是我土御门家最高的奖赏!”

  “哦?前辈还请明示。”我意外的道。

  安倍没有立刻出声,而是转向了这数十张灵位,他的声音突然激昂澎湃了起来,道:“那便是有资格为我土御门家的祖先三叩九拜,为我土御门家的神……安倍晴明焚香燃血!”

  我瞳孔一缩。

  身子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安倍荣主这是什么意思?

  “既然你是我土御门家的女婿,既然你代替我那逆子安倍介山来领取这最高奖励,那么我破例允许你这异族祭奠我土御门家祖先,上前吧。”

  安倍荣主玩味笑了笑,继续道。

  我的身子再次后退了一步!

  让我给土御门家的祖先三叩九拜?

  这是级别最高的祭奠之礼,非先祖及帝皇不可受的最高祭奠之礼!

  别说我不是土御门家的后人了,我连东瀛人都不是,我堂堂炎夏后人,怎么可能给一个东瀛先祖三叩九拜?

  我要是真如此了,我的脊梁骨都会被我的大伯给戳碎!

  至于为安倍晴明焚香燃血,更是绝无可能!

  滴出自己的手心之血,用焚香燃尽,这已经不仅仅是祭奠之礼,这更是效忠之礼!

  我要真这么做了,那就代表着,我今后要为土御门家肝脑涂地,安倍晴明就将会是我的神,我要永远的效忠于他!

  不可否认,安倍晴明的实力强悍,是东瀛历史上无可争议的第一阴阳师,我确实很倾佩他,但远没有到让我效忠的程度!

  “怎么,不愿意?”

  安倍荣主阴冷的笑着,询问道我。

  “绝无可能。”

  我直视着安倍荣主,声音坚决。

  “哈哈哈哈!”

  安倍荣主放声大笑,他的笑中带着无与伦比的杀意,半响之后,只听他道:“祭奠之礼,焚血之誓,由的得你吗?”

  说完,这间不大不小的祠堂温度瞬间降低。

  阴冷到窒息的压力,让我几乎无法呼吸!

  只见祠堂的灵位上爬出了一条犹如水桶粗的黑蛇!

  不、不是黑蛇!

  它有脚,有两只爪,每一只爪上都具有三个锋锐的脚趾!

  它的脖颈上有着白色的花纹,尾巴光秃秃的,鳞片闪着妖异的光彩,隐隐有水汽缭绕在它的身躯上!

  最慑人的是它的头上,有两束蓝色的烛火。

  烛火飘荡,却拥有着令人陷入其中的妖力!

  似龙非龙,似蛇非蛇!

  这是一头蛟!

  “这是老夫的式神,烛阴龙蛟!”安倍荣主出声说道,与此同时,这头黑蛟悬在了安倍荣主身后。

  我死死的盯着烛阴龙蛟。

  这头无限接近于龙的生物,其散发的气息比当初在式神幽林遇见的姑获鸟还要恐怖!

  我有种感觉,这头龙蛟的实力,怕有着化相中境的实力!

  连一头式神都有着化相中境的实力,那么我眼前的土御门家大家长又是什么实力……

  化相上境?

  亦或者是化相之上,我所不知的更强境界?

  安倍荣主走到了我的面前,他一只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只那一瞬,仿佛千斤砸在了我的肩头!

  我的双腿不受控制的欲要跪下!

  我赶紧引动气脉中的万物气,以及大道源流。

  周围的气强行定住了我的双腿,才令我不至于跪在东瀛人的祠堂之中!

  “噗——”

  然而,我还是喷出了一口逆血!

  安倍荣主的实力太恐怖了,仅仅一只手就差点带走我的尊严!

  这就是东瀛第一家族的族长安倍荣主吗?

  见我没有跪下,安倍荣主也没有继续施加力道,而是冷笑一声,开口:“你陈记灵现在有两个选择……”

  “第一,彻底臣服我土御门家,代表我土御门家参与此次的五盟会晤,五盟会晤之后,如果你能够在岐蛇四家的针对下,侥幸活着回来,我正式承认你为我土御门家之人!”

  “第二,此刻便死在我家族祠堂之中!用你炎夏之人的血,来洗脱此次我族族人在斗法中的耻辱!”

  我死死的看着安倍荣主,我明白了,我彻底明白了。

  原来安倍荣主让我代表土御门家参与五盟会晤是去送死啊!

  不出意外的话,岐蛇四家应该联合在了一起,共同针对土御门家,而安倍荣主就是想将我推到前方,做这个替死鬼!

  不过,眼下,倒是有一件事令我安了安心。

  看这情形,安倍荣主应该还未发现我的真实身份。

  要不然他就不会喊我陈记灵,说不准也会用我的真实身份来威胁我。

  “我数三秒,三秒之后答应下来,否则,人头落地,尸身为食!”安倍荣主不容置疑的道。

  我眼神一动,还没有等安倍荣主念出声,便立刻出声道:

  “我答应!我答应臣服土御门家,我答应代表土御门家参与五盟会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