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360章节 式神
  因为……

  你是陈年!

  这短短的一句话,不断回荡在我的耳畔,我瞳孔一缩,紧进的看着雪堂宴。

  他知道我是陈年!

  他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是陈年!

  他看穿了白面金毛九尾狐的易容之术!

  但此刻,我并没有引动绝仙剑,同样,也没有对雪堂宴出手。

  尽管他是追捕我的六方势力之一,雪家的家主。

  可他今日做的一些事,实在让我有些摸不着头,也分不清他是敌是友。

  我冷静的说道:“雪家主你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懂?我是陈年?陈年是谁?我的名字叫陈记灵啊。”

  这会,我还是害怕雪堂宴想要诈出我的身份,我的表情很快变的迷糊不已,疑惑不解盯着雪堂宴。

  雪堂宴却是轻笑了一声,说道:“你不用装了,尽管我不清楚你为何会变成这副模样,但宝粹的味道错不了,别说你就只是换了一张脸,就算你变成一只虫,变成一片叶子,我也能够轻易的找到你。”

  听到他如此肯定的语气,我也没有再装傻充愣了,而是耸了耸肩,道:“既然雪家主认出了我,是不是要对我动手了?”

  哪知,雪堂宴笑了笑,说道:“我们都是一类人,我又怎么会对你动手呢?”

  “你什么意思?”我皱眉问道。

  都是一类人?

  难道他口中的一类人,是指我跟他都获得了宝脉中的宝贝?

  要不然我想不出我跟他哪里是一类人。

  “这些你还不需要知道,你现在只要明白,我是站在你这边的人。”雪堂宴出声。

  “那你为何要参加密宗的捕蝉计划?”我盯着雪堂宴问道。

  他微微一笑道:“因为我们是一类人,所以我自然要帮助,唯有参加捕蝉计划,充当卧底,不是才能更好的帮助你吗?”

  我还真的是万万没有想到,姜灵让我着重要注意的上京雪家,眼前这位当年大道归隐血案的最终得利者雪堂宴竟然是我这一边的人!竟然是我的卧底!

  但我还是开口道:“我又怎么才能相信你说的这些话。”

  “我没有对你出手,我今日甚至还帮你,这些已经足以证明我说的话了。”

  雪堂宴平和的对我解释道。

  我的心中此刻其实对于雪堂宴的话已经相信了七七八八,就凭他知道我的身份是陈年,却没有对我动手,已经完全表明他不是我的敌人。

  毕竟雪家的主要成员应该都来到了东瀛,这些人如果一起出手,是有很大机会活活生擒我的。

  甚至,如果雪堂宴阴险点的话,他今日可以等安倍和泰对我出手完,再坐收渔翁之利,这可是一个绝佳的好机会。

  但他都没有做。

  “既然如此,雪家主这次来东瀛的目的是什么呢?”我的声音客气了起来,好奇的问道。

  我不认为,雪堂宴领着一大批雪家的人来东瀛,仅仅是为了告诉我,他是我的朋友,他是卧底在六方捕蝉势力中的一方。

  雪堂宴顿了顿,他继续道::“这次六方势力,其中三方势力在炎夏搜寻你,另外三方势力则远出海外,前往各个地区,而原本来东瀛的势力是苗疆的月家。”

  “月家的蛊术恐怖无比,整合了金家的势力后,更是有了半步镇国的层次,他们要是来东瀛,你很有可能会被寻到。我早已得知你就在东瀛,所以提前跟月家交换了前往的地区,他们去天竺,我们雪家来东瀛!”

  “另外,为了不让其余五方捕蝉势力的人怀疑我们雪家,这次我才带了几乎七成的人。”

  闻言,我有些意外。

  不过,听着雪堂宴真挚的话,我的心中差不多也完全相信了雪堂宴是我朋友,而不是我的敌人。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多谢雪家主,这次在下要是侥幸活命,我定重谢雪家主!”

  我开口认真的说道。

  雪堂宴却是冷哼一声,用长辈教训晚辈的语气说道:“炎夏要追捕你的势力短时间应该不会来东瀛,你还是先应付眼前的事吧,我想不通你怎么成为土御门家的女婿了?”

  “安倍和泰的实力可是不弱,你在他手中,基本没有什么胜算,而如果你到时候动用绝仙剑,保不准会被安倍荣主认出,如果他们认出你是陈年,那可就麻烦大了。”

  “所以,我还是那句话,明日的斗法,你千万不要参加!”

  我苦笑一声,回道:“雪家主,事情有些复杂,明日的斗法我是非参加不可。”

  见我态度坚决,雪堂宴沉声问道:“非参加不可?”

  “对。”我坚定道。

  无论如何,陷仙剑我是一定要得到的,所以这次斗法我一定是要参加,再凶险也得参加,至少要完成跟狐妖的合作。

  “算了,我也只能提醒你到这个地步,你硬要参加我也没有办法阻拦。”雪堂宴叹了口气,他又道:“你知道斗法的规则吗?”

  “不清楚。”我摇了摇头,并露出了一幅愿闻其详的表情。

  雪堂宴的沉吟片刻,道:“土御门家的武斗并不是以一对一的方式进行,而是将所有人放进土御门家的式神幽林中,谁在式神老林中待的时间越久谁的排名越高。”

  “斗法期间,允许对其它分支的族人动手,但一般而言,土御门家的六个分支,都不会自相残杀,所以在式神幽林中遇到的主要危险,就是东瀛的式神!”

  闻言,我有些意外,武斗竟然是以这种方式进行的。

  雪堂宴看了我几眼,继续道:“然而,你今日得罪了土御门家的长子安倍和泰,他极有可能会在明日的武斗中直接对你动手,式幽老林,生死不论,他就算下杀手,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见到雪堂宴还想要劝说我不要参加斗法,我便转移了话体,道“雪家主,对于这东瀛的式神,我了解的比较少,你能说说吗?”

  雪堂宴点了点头,道:“东瀛的式神其实就是精怪妖物,跟我们炎夏的精怪妖物差别不大,但我们炎夏的精怪妖物并不可以能够跟我们人类签订契约,缔结主仆关系。”

  “而东瀛的却可以,只要是东瀛土生土长的精怪妖物,在特殊的方法下都能够与阴阳师缔结契约,成为阴阳师最忠实的奴隶。”

  “当然,想要获得式神,不仅需要特殊的奴役之法,还需要二转下阶段的境界,特殊的奴役之法如今只有土御门家跟岐蛇四家掌握,而东瀛的二转下阶的境界相当于我们炎夏的化相境。”

  “所以,在东瀛能够奴役式神的人极少,甚至两个巴掌就能够数的过来!”

  我有些意外,怪不得只有东瀛才有所谓的式神。

  可很快,我不由想到,如果只有东瀛的阴阳师能够奴役式神,那么岂不是说东瀛的高手天然就比炎夏玄学界的高手多一种手段?

  雪堂宴似乎看出了我此刻的想法,他继续道:“可能是血脉的缘故,东瀛的阴阳师从来没有出现过类似于我炎夏的天赋神通,我炎夏的化相境,因为有法相的存在,丝毫不弱于拥有式神的阴阳师,另外东瀛的法宝数量也稀少的可怜,东瀛阴阳师界更是没有一件先天灵宝,所以总体来说,他们比我们还是要弱不少。”

  原来是这样,东瀛没有神通,也没有法相!

  这时,我的脑海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询问道:“雪家主,如果我炎夏的化相境高手,学会了那奴役式神的方法,能不能在东瀛俘获一只式神?”

  雪堂宴一愣,他惊讶的看着我。

  片刻,他古怪的道:

  “目前为止,还从未有过炎夏高手奴役东瀛式神的例子,不过我东瀛的式神源脉跟我炎夏的气脉本质相同,都是靠着领悟万物气来在体内开辟一条经脉,我认为,如果真有本事从土御门家跟岐蛇四家的手中得到奴役式神的办法,我炎夏玄学师也不是不可以奴役式神。”

  我心中不由想到,狐妖玉面奴也是式神,那么岂不是说这只白面金毛九尾狐也可以被收做式神?

  那么我如果得到了这所谓的奴役之法,是不是可以降伏这只狐狸精?

  狐妖虽然战斗力还不是特别强,但她尾巴变态,如果能够为我所用,对于我的提升可是丝毫不小!

  当然,我也只是在脑海中幻想一下罢了,毕竟奴役式神的方法不好得,以及还需要更重要的一个条件,那就是化相境的实力!

  眼下,我才气脉下境,离化相境,还差十万八千里呢。

  “雪家主,那我先告辞了。”

  谈完这些,时间也差不多了。

  雪堂宴点了点头,又交待了我几句明日小心的话后,我才离开了雪家住的木屋。

  我回到了后山残破的房子。

  可就当我正准备回去休息时,我突然看见不远处的后山有两道身影钻了进去。

  从背影看,其中有一个女人,看起来像是狐妖玉面奴。

  而另外一位则是身材极为宽厚的男人,明显不是安倍介山。

  我疑惑不解,这狐妖跟一个男人去后山干什么?

  她不会是把男人带到后山去吸食元阳之气吧?

  我摇了摇头,不准备去管这骚狐狸了,她爱勾引谁也不关我的事,毕竟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但就在这时,我的身子却又突然僵硬住了!

  我的脑海中冒出了一个恐怖的念头……

  会不会……狐妖玉面奴……

  她已经是别人的式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