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359章节 因为你是
  安倍介山发泄完了之后,他喘着气,狠狠的看了我一眼,随后在狐妖的搀扶下,先一步的离开了。

  安倍樱木玲还在独自伤心,我走了过去,正想要安慰她,可安倍樱木玲马上握住了我的手,她道:“陈先生,你赶紧离开这里,你得罪了大伯,明天的武斗他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我摇了摇头,道:“没事,相信我。”

  “陈先生,方才的那位炎夏人就算想要保你,也保不住的,武斗中的规则一直都是生死不论,他更没办法前往斗法的场所,到时候他肯定是不能出手的!”

  安倍樱木玲以为我的凭借是雪家的家主雪堂宴,她仍旧着急的说道。

  “我不用他保。”我回了句。

  雪堂宴方才出手帮我,蹊跷无比,我目前还不知道他是为何出手的。

  另外我真实的身份他有没有看出来更是未知数,如果看出来了,怕是不用安倍和泰出手,这位雪堂宴都会第一对我动手。

  镇国级势力的传承,这种诱惑程度,我还真不相信哪个玄门级势力能够抵挡的主。

  所以,我怎么可能会寄望于雪堂宴在明日出手帮我呢。

  “陈先生,你要是出事了,我怎么跟姜姐姐交代啊。”

  安倍樱木玲显然不相信我,她再次出声道。

  “樱木玲小姐,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我不准备再继续这个话题,我扶起她纤细的手臂。

  “可是……”

  安倍樱木玲欲言又止。

  随后,我跟安倍樱木玲便回到了后山那残破的木屋中。

  就在我们回到屋中没多久,突然一道敲门声响了起来。

  我以为是狐妖找我们,便去开了门。

  但当我看见门外的人穿着一袭白衣时,我瞳孔猛的一缩。

  是一位年轻人,白衣的胸口上印着这个黑色的雪字!

  是炎夏玄门级势力雪家的人!

  “你是?”

  我尽量保持平静,出声道。

  “上京雪家雪中书,陈先生,我们父亲有请。”雪家的人笑了笑对我道。

  “父亲?”

  年轻人笑了笑道:“也就是我雪家家主雪堂宴。”

  我身子一紧,雪堂宴要见我?

  片刻后,我也跟着笑了笑道:“不知道雪家主找我何事?”

  “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在这东瀛之地,遇到同为炎夏的朋友,我父亲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雪中书随口说道。

  我沉默了下来,雪堂宴真的只是想跟我交个朋友?

  我真的要去吗?

  如果他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怎么办?我去了,岂不是羊入虎口?

  可面前这雪中书说的话,令我也根本无法拒绝,雪堂宴方才帮了我,眼下又热情的邀我一聚,我如果不去,岂不是不识抬举?

  另外,如果雪堂宴只是猜测我是陈年,但他还并不确定,我如果此刻拒绝,也会显的我很心虚,原本他的怀疑说不准就将变成笃定!

  思考了片刻后,我认为我还是要去见见雪堂宴。

  “陈先生考虑得如何?”雪中书温和的道。

  人如其名,这位雪家家主的儿子,气质儒雅,说话仿佛自带暖意,让人很舒服,从他的口气中,更是根本听不出任何的敌意。

  “雪大哥带路吧。”我回道。

  紧接着。我对屋内的安倍樱木玲说了几声,就跟在雪中书的身后,去见雪堂宴。

  雪家之人所住的同样为木屋,可比我们住的好太多了,里头不仅干净整洁,还有种淡淡的清香。

  “父亲就在里面,陈先生你进去吧,父亲想要单独见你。”雪中书客气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今日跟雪堂宴父子短暂的接触下来,说实话,我对他们还是生出了不少的好感。

  如果不是因为雪家也是追杀我的六方玄门级势力之一,那么我说不准还会有交好的意图。

  在我接触的玄门级势力的人中,基本上都是极有傲气,对其他人根本不屑一顾,而从雪堂宴跟雪中书这父子的身上,我并没有感受到那股盛气凌人的傲气。

  连一门的大小主人都这样,雪家其余众人的品性也能可见一斑。

  当然,因为密宗的“捕蝉”计划,我们之间注定是生死相见的敌人。

  推开了门后,我看见雪堂宴独自坐在屋内。

  “你终于来了?”

  雪堂宴起身,走到我面前,他伸出了手。

  我跟其相握,开口道:“方才多谢雪家主出手帮忙。”

  “应该的。”雪堂宴笑容满是深意,他继续道:“坐吧。”

  “好。”

  我按照他的意思坐在了他的对面。

  当然,眼下我仍旧没有放下任何的戒备,毕竟我还无法确定雪堂宴是不是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他所做的一切又是不是在我面前演的一场戏。

  另外,我有种预感雪堂宴绝对不是来跟我交朋友那么简单,我可不相信,仅仅就因为我是炎夏人,雪堂宴出手帮我就算好了,还邀请我到他这里,要知道雪堂宴可是玄门级势力的魁首!

  也果然不出我的猜测,雪堂宴直接进入了正题,他开口询问我道:“你明日也要参加土御门家的斗法吗?”

  我没有犹豫,回道:“在下现在是安倍介山的女婿,也是他的一家人,是要参加明日的斗法。”

  雪堂宴脸上的笑容稍微凝固,他开口道:“你听我一句劝,明日千万不要参加土御门家族的斗法!”

  我有些惊诧的看向雪堂宴,疑惑的问道:“为什么?”

  “反正你听我的,不要参加!”雪堂宴的声音突然变的不容置疑了起来。

  我心中更是古怪了。

  此刻的雪堂宴似乎不像是跟我初次见面的陌生人,反倒像是我的长辈一般。

  “抱歉雪家主,土御门家的这次斗法我是一定要参加的,你方才出手帮我,我很感激,可眼下你如果让我不参加斗法,也总得给我一个理由。”

  我不卑不吭的出声说道。

  而当我的话音落地,雪堂宴忽然沉默了下来。

  过了良久,他才语气诡异的道:“你真的要听原因吗?”

  “当然。”

  雪堂宴的剑眉星目猛的闪过了一丝异色,他的声音缓缓而来:

  “因为……你是陈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