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357章节 跪
  我默默的看着外头的雪家之人,逐渐拧起了眉头。

  雪家之人来土御门家的具体意图还无法确定,不过九成九的几率应该是跟我有关。

  目前看来,暂时我无法使用绝仙剑等法宝了,雪家肯定掌握了我所有的信息,如果我使用这些法宝,定是会轻易的被他们认出来。

  当然就算没有这些法宝,我也无惧土御门家的这次斗法,我开辟了气脉,不仅拥有气脉下境的实力,还拥有上古纳气之法大道源流,这些足以令我傲视绝大一部分人。

  雪家之人被进了最大的一座木屋,身影消失在了我的视线当中。

  我也收回了目光,准备休息。

  可就在这时,那已经全部走进屋中的雪家之人,突然再次的走出来了一位!

  我有些意外,有些好奇。

  然而,出来的这位雪家之人站在了原地,他那低下去的头猛的抬了起来!

  我的目光瞬间一缩。

  他的视线准确无疑的跟我对视上了!

  他的眼神深邃,如蕴藏了无上的大道,他的嘴角在此刻弯起了一道耐人寻味的弧度!

  此人正是方才站在雪家众人最前方的那个男人。

  不出意外,他就是雪家的家主!

  不过很快,他便收回了目光,低下头再次走进了屋中。

  我被他的眼神、他的表情惊的后背直冒冷汗!

  雪家家主故意从屋内走出来,只是为了看我一眼!

  那他是什么意思呢?

  是我偷窥被他发现,所以给我的警告……

  还是他认出了我真正的身份!?

  如果是前者,倒还在情理之中,我偷看他们时并没有故意隐藏,雪家家主身为玄门级势力的魁首,他的实力无需多言,能够发现我的目光也算是情理之中。

  可如果是后者,我实在想不清楚他是如何认出我的身份!

  我有些揣揣不安,尽管他认出我就是陈年的可能性并不大,但也不是没有。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逃、还是继续留下?

  短短片刻,无数的念头从我脑海中划过,最后,我还是选择留下来。

  我准备赌一把,就赌雪家家主没有认出我,赌狐妖的易容之术能够欺骗所有人!

  “陈先生,你怎么了?”

  坐在床上的安倍樱木玲奇怪的问道我。

  “没事。”

  我勉强对她露出了一个微笑。

  “陈先生,明天就要去斗法了,今天早点休息吧。”

  安倍樱木玲柔声的说了句。

  “你先睡,我现在还不困。”

  此刻,见到雪家的人,并且还跟雪家家主对视了一眼,我哪里有心情睡觉啊。

  安倍樱木玲轻轻的哼了一声,就靠在床上闭起了双眼。

  我心绪不宁,根本没有睡觉的念头。

  熬了一夜,终于到了白天。

  在安倍介山的带领下,我们四人来到了土御门家的大堂。

  在此期间,我一直高度集中精神,毕竟不出意外的话,雪家的人肯定还在土御门家里。

  眼前是一座类似于上京四合院的房屋,只不过面积更大,安倍介山走到房屋前的小院落时,便停了下来,默默的站在院落中。

  土御门家族中的所有人都还没来,眼下不过才早上六点钟,安倍介山便早早的领着我们来此等候了。

  一直站了许久,大概有一个小时,陆陆续续的终于有人来了。

  有成年人,也有年轻人,有男也有女,各个气势都极为不凡,都是土御门家的直系子弟。

  他们以一家为单位,三两成群的站在一起,不过都是站在左边。

  唯有我们四人是站在右边的。

  我心里清楚,在东瀛奉行的是以左为尊,安倍介山自知身份低微,也不敢跟其他六个分支的人站在一起,就率先站在了右边。

  这就是东瀛大家大族中的等级分化,已经到了变态的程度。

  又过来了一会,安倍和泰出现了。

  他从一个偏屋中走了出来,淡淡的扫了安倍介山一眼,开口道:“父亲大人昨日接待来自炎夏的贵客到了很晚的时间,所以今早他得稍后才能够来此,这会由我代父亲暂时主持本次斗法!”

  “本次斗法跟以往的规则没有什么不同,分两日进行,今日斗阴阳五行学知识,明日斗符阵法身,也就是今日斗文,明日斗武。但唯有一点变了,那就是奖惩制度比以往更极端。”

  “获得前三甲的分家,得到的奖励更丰厚,而最后一名采取的则是末尾淘汰!简单而言,就是谁最后一名,谁滚出土御门家,我们家族不需要废物!”

  安倍和泰说完,左边所有的土御门家的人都朝我们这里看了过来,他们神情放松,不时还交头接耳的嘲笑几声。

  所有人都知道,这次安倍介山一家绝对垫底,而末尾淘汰的规则完全就是冲着安倍介山一家而来。

  至于他们,只需要安心的争夺前三甲就可以了,只需享受着更加丰厚的奖励便行了。

  没人会在意安倍介山这位连庶出都算不上的仆人之子。

  “另外,按照父亲的要求,此次斗法破例加上安倍介山一家,你虽是家仆所生,但归根究底也是我土御门家之人,父亲大发慈悲让你也参与进来,还望你们一家不要辜负了父亲的期待!取得好名次!”

  安倍和泰义正言辞的道。

  而安倍介山身子发抖,紧闭着嘴一言不发。

  安倍和泰冷哼一声,沉声道:“安倍介山,还不谢父亲大恩!”

  只见,安倍介山慢慢的跪在了地上,伏声道:“五子安倍介山谢土御门家大家长之恩!”

  阵阵嘲讽的笑声从左边的人群中传来。

  我内心叹道,做到安倍介山这份上的人可真是不多了,自己家族的人给你一巴掌,你还得屁颠屁颠的跪在地上谢恩。

  安倍和泰淡淡的道:“你们母女为何不跪?”

  他的话才落地,安倍介山吓的一哆嗦,赶紧看向了狐妖跟安倍樱木玲,用眼神催促她们赶紧跪下。

  狐妖以及安倍樱木玲只能跪了下来。

  就在此刻,我一人站着,马上成为了鹤立鸡群的存在。

  安倍和泰疑惑的看着我,说道:“炎夏人?你又是谁?我记得安倍介山一家三口,似乎没有你这个人吧。”

  我淡笑一声,回道:“我是安倍樱木玲的男人!”

  “哦,原来你是她的男人,我姑且将你算成安倍介山这一家,既然如此,他们都跪了,你为何不跪!”安倍和泰并没有过于纠结我的身份。

  “我为何要跪?”

  我失笑一声,反问道。

  这会,安倍介山听到我的话,满眼瞬间惊恐了起来,他不断的拉扯着我的裤子,想让我跪下来。

  我却如青松一般站着,直视着安倍和泰。

  当初,我没有开辟气脉,没有获得大道源流,我就敢面对普陀山国主神德,更别说今日了。

  安倍和泰先是一愣,紧接着他的脸猛的乍变,声音仿佛从他的牙齿缝中挤出来般,道:“你、说、什、么!”

  “我凭什么要跪?”我再次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