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355章节 假男友
  安倍樱木玲的话音未定,我便已经惊住了。

  我一直再想该怎么跟她开口,没想到,安倍樱木玲竟然主动的让我当她的男朋友!

  当然,很快,我就明白。

  恐怕安倍樱木玲让我充当她的假男朋友,不仅仅是为了我不被安倍介山赶走,更主要的原因应该是她不想去相亲。

  不过这些并不重要,为了能够得到陷仙剑,都是小事!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惊喜来的太过于突然,以至于让我一时出神。

  “陈先生,其实,我还有另外一个目的,你要是成了我的男朋友,说不定我父亲就不会逼我去相亲了,当然,如果你不能接受的话就算了,你就当我没说过这句话。”

  安倍樱木玲见我没说话,小声的补了一句。

  我见状,赶紧回道:“没事,我可以接受的,完全可以接受!”

  这回,倒是安倍樱木玲被我吓了一跳。

  我生怕安倍樱木玲反倒误会我饥渴难耐,有什么其它的心思,便忙的解释道:“樱木玲小姐,我明白你的意思,在你父亲面前,我们假装是情侣,私下还是朋友关系,我不会多想的,另外,你帮我有个安身之所,我帮你不去参加相亲,我们互帮互助,这样挺好!”

  “陈先生,那实在是太谢谢你了!”

  安倍樱木玲感激的看着我。

  我摆了摆手道:“你是姜灵的朋友,我也是姜灵的朋友,那我们俩同样也是朋友,既然都是朋友,就不用说谢谢的。”

  安倍樱木玲点了点头头,随后,她小声的道:“如果陈先生没有意见的话,我还有一个提议,今晚我睡在你的房间,明天早上故意让我父亲看见我们共居一室,然后我再坦言你其实就是我的男朋友。”

  我没有拒绝,欣然答应了下来。

  为了能够更加的逼真,我跟安倍樱木玲共睡在一张床上。

  我也不是当初那个初出茅庐的男生,除了王茗茗之外,我跟那绝世美人吴蔓竹也一起睡过,再加上我明白我们是演戏,所以我可以保持平常心。

  倒是安倍樱木玲,她显得很拘束,躺在我边上一动不动,仿佛被下了定身术。

  我内心不由想笑。

  不过很快,我就安稳的睡着了。

  清晨,当我看见安倍樱木玲那厚重的黑眼眶,我不由愣住了。

  我错愕的出声道:“樱木玲小姐,你该不会是……”

  “这是我第一次跟男人睡在一张床上,所以有点睡不着,不过没事的。”安倍樱木玲揉了揉秀发,低着红润的脸说道。

  也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道毫不客气的声音:

  “陈先生,一个星期的时间已到,你赶紧这里,否则,我并不介意帮你离开!”

  话音未落,门就被打开了。

  安倍介山满脸阴沉的出现,可当他看见我跟安倍樱木玲都坐在床上时,他的脸瞬间凝固,紧接着双眼瞪的堪比铜铃一般!

  很快,他勃然大怒的道:“你、你、你们俩在干什么!你怎么在他的房间里?”

  安倍樱木玲莞尔一笑,然后突然抱住了我的手臂,娇躯倚靠在我的身边,她柔声道:“父亲,因为我昨晚跟他一起睡觉了呀。”

  “你怎么能跟他一起睡?”

  安倍介山听了这句话仿佛要爆炸了,他不断喘着气道。

  “他是我的男朋友,我怎么不能跟他一起睡觉?”安倍樱木玲回道。

  “他什么时候成了你男朋友了?”安倍介山这时候冲了过来,他杀气冲冲的看着我,抓着我的衣服咆哮道:“小畜生,你为了能够继续待在这里还真的是煞费苦心啊!你到底对我女儿做了什么?”

  “你要动手就对我动手,是我先喜欢的他!先前瞒着你,我才说是朋友,其实我们俩早就在一起了,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给他住在我家?反正男女之事我们已经做过了,并且还不止一次,说不准孩子我都有了,你要是赶走陈记灵,就是想让你的外孙或者外孙女没有父亲!”

  安倍樱木玲挡在我的面前,她抬着头,视死如归的说道。

  “你说什么!”安倍介山一愣,紧接着的嘶吼的咆哮道:“造孽啊,造孽啊,你这不孝女,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傻事?为了能让岐蛇四家的人帮我们渡过难关,你知不知道我又费了多少的心血?你怎么能跟一个炎夏的畜牲在一起呢!”

  “费了多少心血?你的心血难道就是让你卖女儿吗?为了不被爷爷赶出土御门家,你就不惜将你唯一的女儿卖给橘氏家族?”

  安倍樱木玲毫不示弱的道。

  “你是我的女儿,你有义务帮你父亲!你知不知道为了能让你那几个叔叔伯伯看的起我,我又付出了多少!”

  安倍介山吼道。

  此刻,狐妖走了进来,她挽住安倍介山,诧异的开口道:“怎么了?”

  “你自己问问你的好女儿!”安倍介山怒道。

  “女儿……你怎么在陈先生的床上……”狐妖的眼中闪过一丝喜色,不过很快就转变成了震惊。

  “母亲,陈记灵其实就是我的男朋友。”安倍樱木玲开口道。

  狐妖坐在了床边,她温柔的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你这老头子发这么大脾气干什么?不就是女儿谈了个恋爱吗?”

  “你不懂!”安倍介山气道。

  “反正我已经跟他在一起了,这是事实,你安排的相亲我不会去,他也是这间房屋的男主人,你更不能赶走他!”安倍樱木玲的声音坚决无比。

  “不孝女啊、不孝女,要是以往,你爱跟谁在一起,我并不阻扰,但如今,你的式神源脉消失,要想继留在土御门家,只能够仰赖他人!你跟他在一起,橘氏家族如何还会帮我们?”

  安倍介山脾气不减的道。

  就这会,我站了起来。

  也该轮到我说话了,并且这个时候,将我真正的目的表明出来,似乎再好不过,时机已然成熟!

  “叔叔,家里的事情我都听樱木玲说过了,不需要别人,我可以帮助你不被驱逐出土御门家。”

  我的话说完,安倍樱木玲倒是先愣了下。

  而安倍介山则突然冷笑了起来,他不屑的道:

  “就凭你?就凭你一个只会算命看相的小畜生?你有个屁能耐帮我?你知不知道土御门家是什么概念?你知不知道土御门家中有多少你完全想象不到的高手?”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我道。

  安倍介山还想要出声嘲讽,可这时,狐妖看戏看的差不多了,终于拉住安倍介山,出声道:“你先出去冷静一下,事情已经发生了,争吵解决不了问题,既然陈先生有把握帮助我们,我们也不是不可以相信他一回。”

  安倍介山见到事已至此,知道无法改变我是安倍樱木玲男朋友的身份,他只能够冷脸对我道:“好,既然如此,我倒要看看你这小畜生是怎么帮我的,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