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349章节 香味
  听到敖妍这句话,我的内心瞬间被愤怒所占据。

  然而很快,我心中的愤怒又全都消失不见,我想到了什么。

  紧接着,我死死的盯着敖妍,开口问道:“你为什么要引爆那些符箓?”

  敖妍继续开口,她道:“主公,因为那个人是假的!他根本不是你的大伯!”

  轰……

  敖妍的声音不大,可落在我耳朵中,却如平地惊雷。

  我抬头看向了满天繁星。

  我的双目发怔。

  那个人不是我大伯!

  既然如此,那么我大伯没有死!

  “主公,那天也正是因为我知道那个陈道言是假的,所以我才主动请缨跟随鹏金一同前往鹿村,鹏金用假的陈道言来威胁你跟妖后时,为了让你们摆脱困局,我一狠心,就引爆了那些符箓。”

  敖妍柔声的又道。

  我深吸一口气,无疑,敖妍说的这些话,让我整个人像是重生一般!

  我询问道:“敖妍,既然那个人不是我大伯,为什么他那么逼真?”

  鹏金如果是用幻阵幻化出来的大伯,那么我肯定是能够发觉的,可事实是,那天我根本没有发现异样。

  另外,就算我没办法发现,妖后肯定能够发现,但她当时的反应,也是没有察觉。

  “因为那个假的陈道言,是鹏金背后的人用死士伪装的。”敖妍回道。

  “死士伪装?也就是说鹏金背后的那个神秘的宗主,找来了一位跟我大伯身材一样,带上我大伯的人皮面具,伪装而成的?”我道。

  “对。”敖妍点头。

  我瞬间明白了,为什么当天那人没有说过一句话,唯有喊破喉咙的痛苦呻吟,怕是这位伪装的人只有身材跟脸一模一样,而他的声音却跟我大伯不一样。

  然而很快,我又想到了一个极为关键的一点。

  我跟大伯生活了十多年,也才勉勉强强的记住大伯的长相跟身材,可鹏金背后的那个人凭什么能够如此清楚的知道我大伯的长相跟身材?

  人皮面具想要制作的逼真,那么是必须要本人亲自去当模特制作的!

  那天死的不是我大伯,可我大伯会不会真的还是被抓走了?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也就在此刻,我又逐渐的皱起眉头。

  当初大伯离开鹿村,并且不知去向,他还托鹿村的刘大爷告诉我不要去找他,我一直以为大伯是自愿离开鹿村的。

  但眼下,我不禁想到大伯会不会是被迫离开鹿村!

  我越想越觉得大伯离开鹿村,这件事有点蹊跷。

  而鹏金背后的那位神秘的宗主想来绝对跟我大伯有瓜葛!就算他没有真的抓到我的大伯,就凭他对我大伯的长相、身材如此的了解,此人说不准知道我大伯如今在哪里!

  看来有一天如果我回到了炎夏,还得去登门拜访下这位想要害我的神秘宗主!

  “主公,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跟你说这件事,我怕你因为你大伯的死太伤心,所以才来打扰你的,不过主公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现在我就不碍你的眼了,我马上回炎夏……”

  敖妍细声细语的道。

  “等等。”我抓住敖妍,拦住了她。

  “怎么了主公?”敖妍抬起她那有着别样韵味的眸子,对我道。

  我犹豫了一会后,还是对敖妍:“此次谢谢你了,如果这一次劫难我能够活下来,我会救你们敖氏一族的。”

  无论如何,敖妍引爆符箓,让我跟妖后不会受到鹏金威胁,都算是帮了我大忙。

  这次她远赴东瀛来找我,告诉我这件事,更是对我的心境帮助极大,否则,大伯如果真死了,我可能很久都走不出那种悲伤的情绪。

  有仇报仇,有恩报恩,我陈年可不是寡情之人。

  再加上,我现在也明白敖妍是真心待我的了,所以如果有机会,我可以去救敖氏一族。

  “主公……真的吗?”敖妍不敢置信的道。

  “当然。”我认真的道。

  敖妍喜极而泣,她的娇颜在东瀛的月光下绽放出了久违的笑靥。

  片刻,敖妍突然跪在了地上。

  她捧起我脚,在我的鞋尖上,亲了一口。

  我人傻了,赶紧把她扶了起来,尴尬的道:“敖妍你疯了?”

  敖妍目光灼灼的看着我道:“我没疯,当初因为我的过错,你放弃了敖氏一族,父亲得知后告诫我,如果你不能回心转意,那么我就会被逐出敖氏一族,如今,你愿意再统领我们敖氏一族,不亚于救了我一命!”

  我的内心嘀咕道,我仅仅只说救敖氏一族,可没说什么统领敖氏一族啊。

  当然,看见敖妍这么激动,也正处在欣喜中,我便没有将内心的想法说出来。

  我只好道:“下次不要做这么轻贱自己的事了,你回炎夏吧,在花水商会好好保护自己。”

  敖妍重重的点了下头。

  随后,她三步一回头,最终消失在了夜色中。

  告别了敖妍,得知了大伯未死的消息,我也算是能够完全静下心的一边逃脱玄门级势力的追捕,一边去寻找关于我前世的记忆跟实力。

  在东瀛的第一个夜晚,很快就过去了。

  第二日,安倍樱木玲一天都在家里打扫卫生,为了迎接傍晚她父母的探望,这位东瀛女将整个两层楼带院子的房屋都给打扫了一遍。

  我也不好什么也不做,便帮助安倍樱木玲收拾了一下。

  “陈先生,多谢你了,如果没有你,樱木玲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清理完呢。”

  安倍樱木玲给我递上了一杯水,温柔的笑着道。

  “没事,也不能白住你家。”

  我笑着回道,其实我的本意是跟安倍樱木玲打好关系,时机成熟后,询问下她关于玄奘传法东瀛的事情。

  不过此刻,见到安倍樱木玲通红的小脸,以及大量运动后,额头上香汗沾染发丝的勾人媚态,我不禁多看了几眼。

  这位东瀛女的姿色确实出众。

  笑起来时的酒窝,跟两颗小虎牙,让她既勾人又不失灵动的可爱。

  这种复杂的结合体,可能只有在东瀛才能见到。

  当然,很快,我就收回了目光。

  安倍樱木玲捂嘴笑了笑道:“陈先生,有了你的帮忙,我相信今晚母亲跟父亲,肯定会表扬我的。”

  “但愿如此。”我道,其实我还是想先回避一下,毕竟一男一女同居一个房子里,就算是朋友也会给误会,但安倍樱木玲的热情,让我不好开口。

  很快,夜幕降临,安倍樱木玲的父母也如约而至。

  这是两位衣冠楚楚的男女,不论从外貌保养上来看,还是从他们的打扮来看,安倍樱木玲的父母都像是商业精英。

  尤其是她的母亲,很年轻,很漂亮,跟安倍樱木玲有七分相似,如一朵成熟的红玫瑰,眉眼之间,仿佛天生带着秋波。

  其实从安倍樱木玲住的地方也能看的出来,她们家不差钱。

  当然,相比于这些,我更好奇她们一家的来历背景。

  从安倍樱木玲的身上,我就能够感受到一种特别的气息,我总感觉她跟我应该都是同道中人。

  我来自于炎夏玄学界,这安倍樱木玲说不准是东瀛玄学界的人。

  她的父母外表看起来像是商业精英,背地里很有可能也是东瀛玄学界的。

  “母亲大人,你们终于来了。”安倍樱木玲像是乳燕一般扑到了那位美妇身边。

  二人站在一起,根本不像是母女,倒像是一朵姐妹花。

  然而此刻,美妇跟安倍樱木玲的父亲却都将目光看向了我。

  美妇还比较平静,而安倍樱木玲的父亲眉头紧紧皱了起来,看着我的眼神极为不善。

  但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毕竟看见自己女儿的家中突然多了一个男人,任何父亲都会戒备起来。

  尤其是在东瀛这比较注重规矩礼节的地方。

  “叔叔阿姨好,我是樱木玲的朋友,暂时寄居在她家。”

  此刻,我只好硬着头皮上去打招呼。

  但在我近距离的看见樱木玲父亲的脸时,我瞳孔微微一缩。

  他的面相颧骨内凹明显,眼袋发黑,瞳孔略微发紫。

  简单的来说,就是肾虚。

  不过,我一想到樱木玲的母亲,我又释然了。

  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妻子,肾虚也正常。

  这会,樱木玲站在我们中间,对她父母介绍道:“爸妈,这是我的朋友,来自炎夏,暂时没地方住,就在我这里先落脚了,他的名字叫陈记灵。”

  “原来是来自炎夏的朋友,你好,我是樱木玲的母亲,上衫雅柔。”

  樱木玲的母亲率先伸出手,对我微笑着道。

  相较于樱木玲的父亲,这位风韵犹存的美妇,对我和善不少。

  我也伸了出去,出于礼貌,我只想用手指轻轻的触碰下,可美妇直接亲密的跟我握在了一起。

  甚至,还捏了捏我的手掌。

  这带有一点挑逗的动作,让我有些意外,但很快,我赶紧主动松开。

  “我是樱木玲的父亲,安倍介山。”

  樱木玲的父亲没有一点要跟我握手的意图,安倍介山说完这句后,他继续对我不冷不热的道:

  “虽然是朋友,但还是要避嫌,陈先生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心中苦笑了一声,该来的还是来了。

  随后,我回道:“叔叔放心,我会马上就走的。”

  人家父亲都赶人了,我也总不能厚着脸皮待下去。

  “爸爸!你这是什么意思!他是我的朋友,又不是你的朋友,你凭什么赶走他!”

  此刻,安倍樱木玲却是无比生气的瞪着她父亲。

  “你一个女孩住在这里我已经很不放心了,现在还多了一个男人像什么话!她毕竟不是你的男朋友,就算是男朋友,没有结婚住在一起也是不好的”

  安倍介山冷声道。

  “我可不管,这是我的房子,我想让谁住,就让谁住!”安倍樱木玲依旧倔强的道。

  “你——”

  安倍介山听了,指着安倍樱木玲吹胡子瞪眼。

  而安倍樱木玲则不服气的回看着她父亲。

  场面一时僵硬住了。

  我更是有点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

  就在这会,美妇开口了,她道:“算了,先吃饭吧,刚见面就吵架,像什么话呀。”

  有着美妇的居中调和,安倍介山跟安倍樱木玲才两相无言的走进了屋内。

  饭桌上,安倍介山继续直接不留情的说道:“陈先生,你明天就必须走!”

  “父亲!”安倍樱木玲则站了起来,不满的看着安倍介山。

  “坐下!”安倍介山不容置疑的对樱木玲道。

  此刻,樱木玲的母亲,那位美妇含有深意的看着我,出声说道:“算了吧,让他再留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安倍介山似乎不满意。

  上衫雅柔开口道:“至少也得给他一点准备的时间,人家一个炎夏的异乡小伙子,你明天就赶他走,不好……”

  我没有想到这位年轻的美妇会为我说话,不过我此刻倒是对她生出了不少的好感。

  “一个星期就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我就待在这里了,直到陈先生离开为止。”

  安倍介山最后说道。

  安倍樱木玲还想要说些什么,可被美妇拉住了。

  这次的晚饭,在不欢而散中结束,我也很快回到了我房间。

  没过多久,安倍樱木玲来找我了。

  “陈先生,抱歉,发生这种事情实在太不好意思了,但这一个星期,我会尽量说服我的父亲,让你住下来的。”安倍樱木玲愧疚的看着我。

  “没事,不用的,你父亲这么做也是人之常情。”我安慰的说道。

  虽然在樱木玲母亲的帮助下,安倍介山让我多待一个星期,可我已经打算明天就走了,我可不想因为我,而让这对父女生出什么矛盾。

  “实在不行,陈先生你先在外面住一段时间,到时候等我父母走了以后,你再回来。”

  安倍樱木玲咬了咬红唇,出声道。

  这确实是个好办法,可我不想再给安倍樱木玲惹麻烦了,她是姜灵的闺蜜,又不是我的朋友,我也不至于硬要住在这里。

  “樱木玲小姐,你先回去休息吧,到时候再说。”我笑着回她。

  安倍樱木玲微微颔首,随后她便离开了房间。

  我此刻,也要开始盘算离开樱木玲的家后,该去哪里了,东瀛不大,要找到关于玄奘一切,貌似可以去东瀛的寺庙看看。

  还好姜灵给了我一张东瀛的银行卡,里面的钱还不少,就算被安倍樱木玲的父亲赶走,我也能够很好的在东瀛生活下去。

  躺在床上,想着想着我就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我似乎闻到了一股香味。

  一种类似沐浴乳的味道。

  细细簌簌的水声,也传到了我的脑海中。

  我被这股香味唤醒了,我拿起手机一看,发现已经凌晨两点了!

  我依旧有些困意的脑中出现了疑惑,谁在洗澡啊?

  除非做了剧烈的运动,流了很多的汗,要不然谁会在凌晨两点洗澡?

  然而此刻,我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我想到了之前安倍介山的面相……

  不会吧,这安倍介山如此老当益壮?真的能够运动到这么晚?

  我失笑了一声,但也只有这种可能了,要不然谁没事这么晚洗澡。

  这个小插曲,并没有让我想太长时间,很快我又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可没过多久,朦胧之中,水声似乎消失了,香味却愈发的浓郁。

  我揉了揉鼻子,再次被香味弄醒。

  我内心嘀咕,这东瀛的沐浴乳是什么牌子的?香味为什么能够这么持久?并且还能够传这么远。

  我睁开双眼,准备打开窗户,透透气,要不然我根本无法入睡。

  但就这时,我突然发现我睡觉的房间里多了一个女人!

  “你是谁?”

  我疑惑的开口道。

  要是普通人可能会吓一大跳,但我可不是普通人。

  我还是比较平静的。

  莫非是安倍樱木玲?

  “陈先生,你怎么不认识我了……”

  此刻,勾人无比的声音从她的嘴中传出,只见其走到了我的床边,打开了一盏昏暗的床头灯。

  在淡黄色的微弱灯光下,我看清楚了女人的模样,我直接瞪大了双眼。

  大晚上来我房间的人不是安倍樱木玲,而是她的母亲,那位风韵犹存的美妇上杉雅柔!

  当然,让我惊住的是她的穿着。

  她……她她穿了跟没穿一样!

  上衫雅柔只披了一件极为宽松的东瀛和服,仅仅只遮挡住了关键的部分,她的娇躯若隐若现、修长浑圆的双腿交叉的站着,极具诱惑性。

  美妇那白皙的肌肤,仿佛能够掐出水来!

  我差点以为自己是不是在做什么不可描述的美梦!

  “阿姨,你这么晚来这里做什么?”

  我镇定下来,出声询问道上衫雅柔。

  “陈先生,你说我来这里做什么……”

  上衫雅柔的嘴角微微上扬,她那成熟的脸上,无不散发着勾人的气息,她朝我越来越近。

  我沉默不言,在这极度暧昧的气氛下,我身子往床里面缩了缩。

  可就在这时,上杉柔雅突然倒在了我的身上,她伸出手指放在我的脸上,千娇百媚的说道:

  “陈先生,我刚刚淋完花浴呢,身体很香的,你要不要闻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