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341章节 依我之见
  姜无双的声音落地,我家大门缓缓打开。

  人群让开了一条道,只见一位竖瞳女子推着一辆轮椅走了出来!

  我看见这位竖瞳女子时候,短暂的愣了下。

  敖妍!

  是敖氏一族的敖妍!

  她也在这里,她怎么也在这里!

  上回她说的话果然是狗屁,她仍然在为鹏金卖命!

  不过很快,我的注意力就不在她的身上了,我看向了轮椅上的那个人。

  而当我看清他的面貌时,我的脑袋轰的一声,灵魂都要炸开!

  是我的大伯!

  真是我的大伯陈道言!

  姜无双不是只用我大伯的名字来引诱我,他的手上真的有我的大伯!

  大伯面容憔悴,头发已经白了一半,目光极其萎靡的看着我。

  他的身上贴着数不清的符箓,他的四肢被铁链绑在了轮椅上!

  我一直幻想我再次跟大伯相见时是何种场景,但我怎么也想不到,时隔将近一年了,我跟大伯会以这种方式再见!

  “多亏了鹏会长助我们寻到陈道言,还贡献出了一条法宝人囚鬼链困住他。”姜无双笑道。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大伯!”我的眼眶红了,我想要朝大伯冲过去,我想要解开他身上的符箓,他身上的铁链!

  大伯的年纪已经很大了,这些符箓贴在他身上,这些铁链绑在他四肢,他肯定很疼,他肯定很难受!

  听到姜无双的话,我现在明白为什么我大伯会这么虚弱了。

  他身上绑的竟然是人囚鬼链!传言只要绑在人的身上,便能无时无刻折磨人之灵魂的法宝!

  我愤怒的看向了同样是坐在轮椅上,只不过神色却是悠闲的鹏金!

  这千年老妖该死!

  然而就在我朝大伯冲过去时,宋家的宋子,也就是当初来九阴会耀武扬威的年轻人挡在了我的面前。

  他不屑的笑着,说道:“谁允许你走过来了?当初我说你是一条废狗,今日你依旧是一条废狗,没经过允许,你要再动一步试试!”

  我冷眼盯着宋子。

  当初要不是因为我顾及九阴会的人,我早就对他出手!

  那日他说一个月之后来宋家找他,给他为奴为仆双手奉上宝脉之物,现如今,正巧也差不多是一个月的时间了,既然又见到这位宋子,为奴为仆不可能,奉上宝脉之物更不可能,但我并不介意再帮宋家废掉一具冥胎鬼身!

  让这宋子跟之前在长白山的宋易一样!

  我继续朝我大伯走了一步,我倒要看看此刻宋子能耐我何。

  “很好,我就喜欢你这头铁的废狗。”宋子笑了笑,紧接着他出声道:“五雷符箓,引雷!”

  只见,我大伯身上的几道符箓突然化作了一缕青烟,一道细微的霹雳声传出。

  我双目一怔,想到了什么,我大喊:“住手!”

  但五雷符箓已经被宋子引动!

  “啊啊啊啊啊啊!”

  一道尖锐的痛苦嘶吼从我大伯的口中发出,震响整个鹿村!

  我大伯本就憔悴的脸,此刻更是虚弱的面若金箔,他的手还在不断的抽搐!

  “宋子,你混蛋!”

  我愤怒的瞪着宋子。

  “走啊,你再给我走一步啊。”宋子大笑,随后他又道:“你每走一步,我就引动一张五雷符箓,我看你的大伯能够抗下几张!”

  我胸口剧烈的起伏,我满眼杀意的看着宋子,但我不敢走了,我真的不敢走了!

  “阿弥陀佛,宋家道友住手吧。”

  此刻,五台山万宗佛国的国主开口了。

  他向前一步道:“你已见到你的大伯,现在该交出妖后了,只要你交出妖后,我们佛门立刻退走!”

  对于佛门的人而言,我一点都不重要,他们只想要见到素心淮。

  可惜,现在素心淮说不准已经到东瀛了。

  “放了我的大伯,我便交出素心淮,如果不放我大伯的话,你们就算把我杀了,也别想见到她!”

  我出声说道。

  佛门的人脸色一沉。

  “哈哈哈!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讲条件!”宋子笑道。

  姜无双也笑了,他道:“尽管妖后的命理特殊,使得我不能够轻易对其动用天眼,可我要是硬开天眼,也不是不能寻到西梁妖后,所以,你没资格威胁我们,我们今日也不是跟你来讲条件的!”

  我同样笑了,我道:“那我如果将她送出炎夏呢?你的天眼还能够查到吗?”

  姜无双的笑容戛然而止!

  佛门的众人全都瞪大了双眼!

  “孽障!你将妖后送出炎夏了?”五台山的国主厉喝道。

  我毫不畏惧的回道:“如果你们不放了我的大伯,我有办法现在就让素心淮离开炎夏!你们谁也找不到!”

  佛门的人听了我的话后,他们全都紧紧的盯着我。

  半响,五台山的佛国国主开口对姜无双道:“姜家家主,既然他是有备而来的,那就遂了他的愿,将他的大伯放走好了。”

  看见佛门的人妥协,我心中算是松了一口气。

  从我踏上回家的路后,我就已经报着必死的决心,眼下只要能够救出我的大伯,等会就算遇到任何的折磨,我也没有遗憾。

  而姜无双没有立刻答应下佛门的人,他凝神看着我。

  “姜家家主,还望你卖我佛门一个人情,密宗的人已经在路上,你们放了他的大伯,让他赶紧交出妖后,否则,密宗的人来了,我等也不好交待。”

  五台山国主继续出声。

  此刻,他甚至都将密宗抬了出来。

  眼下我倒是不担心他们不会放了我的大伯,我现在思考的是,该怎么让我大伯逃离此地,以及等会佛门的人知道我耍了他们之后,我又该如何承受他们的怒火。

  然而,就在这时,坐在轮椅上的鹏金大笑一声,他开口了:

  “三位国主,万万不可先放了陈道言!此子知道今日他必死,如果先交了陈道言,他绝对不会交出妖后!我敢拿性命担保!此子巴不得妖后苏醒祸乱整个玄学界,三位国主可不要上了他的当啊!”

  鹏金的话说完,佛门的人脸色变了。

  而我的心也咯噔了一下。

  “那鹏会长的意思是?”五台山国主眯着眼道。

  鹏金的脸上充斥着笑意,可他的语气却森然阴冷:

  “依我之见,如果此子一炷香之内不交出妖后,我等就扒下他大伯的一块肉!半个时辰之内不交出妖后,就脱去他大伯一层皮!而如果一个时辰之内见不到妖后,就直接引动他大伯身上的符箓,让他大伯形神俱灭!”

  “我倒要看看,在此子的眼中,是他大伯重要,还是那所谓的妖后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