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337章节 百万分之一
  一如姜灵说的那般,上京的各个出城关口处,都有一大批的人在守着,整个上京完全封锁。

  好在,姜灵身为姜家嫡长女,在这上京的能量也极大,一路上,我们坐在姜灵的车中,没人敢阻拦,我们也顺利的从上京离开。

  十来个小时,我们再度抵达长白山脚下的镇上,二道白河镇!

  为时两天的北逃长白山,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然而,我的内心依旧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因为我明白,虽然离开了上京,但只要还在炎夏,我们的位置都还会被拥有天眼的姜家家主发现。

  “陈年,我父亲每动用一次天眼都有极大的消耗,每个人的命理不同,消耗的量也不同,恰好,你的命理特殊到可以说是诡异!我父亲用天眼寻找你一次后,至少两天之内都没办法再打开天眼。”

  姜灵开口对我道。

  “也就是说至少今天我是安全的?”我问。

  “对,你只要离开上京,今天你就是安全的,但明天,我父亲再用天眼,你如果还在炎夏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会被他所找到!”姜灵继续道。

  “一天……应该够了,姜灵,你能再帮我准备两张机票吗?我见了师兄姜难后,就带心淮离开炎夏。”

  我思忖了一会后,看来还是得去东瀛避难。

  “没问题。”姜灵点头道。

  我看了眼素心淮,道:“心淮,我们得去东瀛了……”

  素心淮一言不发的站在边上,柔弱的令人心疼,她只是轻轻的点了下头,什么话都没说。

  我叹了一口气,自从先前姜灵的那些话被素心淮听到后,她的神情就一直很低落,像是失了魂一样。

  现如今,我只希望我能帮素心淮逃过一劫,再找到无心欲火,铲除她身上的西梁妖后。

  紧接着,我们三人便上了长白山。

  师兄用纸人告诉我,他在隐墓,可长白山却有三座隐墓。

  一座是王青的隐墓。

  另外两座则是我跟王茗茗的隐墓。

  并且这三座隐墓的位置还不同,我跟王茗茗的隐墓在一个方向,而王青的隐墓则在另外一个方向。

  我思索了一番,决定先去王青的隐墓。

  因为我有种预感,师兄姜难所在的地方就在王青的隐墓!

  可能是因为姜难的失踪跟王青有关,所以才令我有了这种预感……

  就当我再次来到王青的隐墓前时,我却有些错愕。

  我分明记得,王青的隐墓是在一处无人的山地,山地边则是一条瀑布。

  而如今,这条瀑布却已经干涸,露出了一个两米高的山洞!

  “陈年,姜难就在这洞口里面吗?”姜灵问道。

  “不清楚,进去看看。”我道。

  眼下,这个洞口是突然冒出来的,我也不确定姜难是不是在里面。

  但洞口外的隐墓依旧如常,没有什么改变,唯有这里的瀑布突然消失,出现洞口,姜难在里面的可能性并不小。

  随后,我率先走进了洞口。

  洞口黑漆漆的,但似乎并不是很深,就在我们走了十来米后,突然光线大亮,而我的瞳孔猛的一缩。

  前方有一处空地,盘坐着一个人,他闭着双眼,抿着嘴,双手作辑,一如古佛打坐!

  这个人,正是我的师兄姜难!

  姜难真的在王青隐墓边的洞口中!

  我怔住了,姜灵也同样怔住了,就连素心淮的美目都微微放大。

  因为在这处空地上,在我师兄姜难的周围,则摆放着无数的佛门燃灯,青铜古灯之上火光袅袅。

  燃灯围成了一个圆形,而在圆形的最中间,则坐着姜难。

  此时的姜难被万灯环绕,使得眼前的景象过于震撼。

  “师弟,你来了……”姜难睁开了眼睛,他的声音变的极为沧桑,极为沙哑,仿佛年迈的老者在低吟。

  “师兄,我来了。”

  我有些凝重的看着他。

  尽管我暂时不清楚为什么这里有如此多的燃灯,可我明白这些燃灯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对姜难而言绝对不是什么有利的东西!

  “哥!”

  也就在此刻,姜灵突然激动的喊道。

  姜难看了眼姜灵,面色平静的开口道:“我早已被逐出姜家,也早被姜家除名,姜灵,我不是你哥。”

  “哥,你的气脉寻到了!当年你被人挖走的气脉寻到了!”姜灵突然捂着嘴,强忍哭意的道。

  姜难的眼神终于有了变化,可他还是沉默了良久,才道:“姜灵,你来找我不仅是因为这件事吧?你先站边上,我先解决我师门之事!”

  姜灵看着姜难不断哽咽,但还是站在了一边。

  我则向前一步。

  姜难继续出声道:“如今我被王青的燃灯古阵所禁锢,无法离开此地半步,所以只好托梦让当初那位逃脱火鬼地狱的老人让你来寻我,在我的纸人感应到你北上后,便又派纸人让你速来,好在,你终于来了!”

  燃灯古阵!

  我的心一紧,怪不得姜难的周围有这么多的燃灯,原来是被王青布了燃灯古阵!

  此阵我仅仅有耳闻,传言是佛门几大古阵之一,困术极强。

  要想解此阵,非佛法大能不可为!

  “师兄,扎纸店的那场火灾是王青所为吗?还有我鹿村发生的劫难,也应该是王青所为的吧?”

  我拧着眉头询问姜难。

  “没错,那场火灾是王青打开火鬼地狱造成的,而我鹿村发生的劫难也是王青报复师傅师娘所为,王青已经变了,他报复完鹿村的村民,报复完我,最后的目标则是你!我这么着急的让你见我,也是想要告诉你,小心王青!”

  姜难正色的道。

  火鬼地狱乃是佛门的地狱,里面圈养的正是炼狱火鬼,怪不得王青能够让四十多个人身中火鬼上顶。

  “我的父母跟王青究竟有什么仇?”

  我开口询问道姜难。

  然而姜难摇了摇头,道:“不清楚,师傅师娘跟王青之间的恩怨,世上只有他们三个人知道,你只需要明白,王青最恨的人,就是你的父母!”

  我深吸了一口气。

  紧接着,我又问道:“师兄,我的父母他们是什么层次的人,还有王青,他又是什么层次的人?”

  自从我得知了气脉境、化相境、以及神通这些东西后,我心中一直有这么一个疑惑,我的父母他们的实力到底如何?

  “关于师傅师娘是什么层次的人,我知道的也不多,但你可以问姜灵。”

  姜难却是轻笑道。

  姜灵看着我,说道:“陈年,我只知道鹿村陈家的陈道灵夫妇,跟你口中的王青,是我们姜家接触不到的人物,他们当年横空出世,又突然消失不见,就算是玄门级的势力,对他们了解也很少,可能唯有镇国级,方能够对他们有更多的了解。”

  闻言,我完全愣住了。

  连玄门级势力都接触不到我父母!

  只有镇国级才知道更多关于我父母的消息!

  也就是这时,我想起了通天教主的一句话,他说希望我有我父母十分之一的能耐!

  通天教主的语气中充斥着对我父母的推崇,要知道通天教主是什么人物啊,连他都如此推崇我的父母,那他们的实力到底是什么层次?

  既然我父母这么强悍,他们又是怎么死的?真的是因为帮我续命,帮我拖延所谓小天道的引爆才死的吗?

  “等等,姜灵,那为何姜家、宋家都知道我身具所谓的小天道?都知道我父母是因为帮我续命而死的?”

  眼下,我突然又冒出了一个疑惑。

  既然我父母的层次高到连玄门级都无法接触,那么当初姜天在那拍卖会上,为何又一口说出了我的身份?为何对我又这么了解。

  当初裘伟峰知道我的小天道,我尚可以理解为他跟王青之间的关系不一般,所以知晓很多关于我的事情,可这姜家又怎么知道这么多的,这岂不是跟姜灵说的话互相违背了吗?

  “至于你身上有小天道的消息,是我告诉他们的,小天道是一种很奇怪的体质,据记载,如果小天道体质出现了,那么在人八岁前,完全拥有了独立思考的意识后,就会引爆,从而生机断绝。”

  “这种体质的人,谁要杀了,那么将会面临大灾大劫,想要让小天道体质的人继续活命,那么唯一的方法则是用人之气脉去喂养小天道,一条气脉,多活一年!”

  “而你却活到了十八岁,当我告诉族中长老后,他们推断,鹿村陈家的陈道灵夫妇在十年前去世,很有可能是因为用大神通阻止了小天道的爆发,用他们的性命为代价,才让你活了这么长的时间。”

  姜灵开口道。

  我听后,一切都明白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姜灵用法眼看出了我的命理,看出了我的小天道,是她告诉姜家的。

  不过也就在这时,姜难诧异的看向了姜灵,他道:“谁告诉你们师傅师娘是因为小天道而死?”

  “啊?”

  姜灵意外不已。

  我也同时愣住了。

  “我虽然不知道你父母应该什么原因而死的,但我可以确定的是绝不是因为小天道!并且你父母在你出生的那一刻,就解决了你小天道的体质!”

  姜难的继续说道。

  而他的话让我人傻了。

  那为什么当初我大伯也说我十年的平安是我父母用命换来的?

  并且如果我父母早就解决了我小天道体质,为什么当初姜灵用法眼尽废为代价,还是看出了我只剩下一年好活?

  当初的景象历历在目,姜灵的眼睛都瞎成那样了,显然不可能是假的啊,我身上的小天道肯定也是没有解决的。

  只听,姜难继续道:

  “小天道又称噩运灾体,这种体质是伴随着影响极为复杂的命理而出现的,小天道体质如果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那么也就意味着,这个人拥有改天换代的能力!”

  “总而言之老天爷不想让他继续活着,苍天也容不下此人,此人如果不死,就如另外一个天道,影响世界,所以,它又叫小天道体质。”

  “可你的父母,我的师傅师娘,他们手段通天,解决这种体质简直轻易,根本就不用付出生命的代价,他们早就在你身上留下了上古纳气之法,将你的小天道体质解决了。”

  “他们将上古纳气之法留在了你的血液中,完全压制了你小天道的爆发,只等你成年之后彻底的掌握了这上古纳气之法,便能够终身不被小天道体质影响。”

  姜难的话说完,姜灵愣住了。

  紧接着,我马上把无字天书、以及父母留下的第一条遗嘱的事情告诉姜难。

  姜难听后,他瞬间哑然失笑,说道:

  “那本大道源流,正是所谓的上古纳气之法,书上没有字,是因为字都在你的血液中,师傅师娘让你用陈家绝学帮助的第一个人一定要是男人,是因为唯有如此,方才能够初气遇阳,以阳活血,让隐藏在你血液中的字重新苏醒。”

  此刻,我才恍然。

  可与此同时,我想不明白,如果我父母不是因为我小天道而死,那他们是因为什么而死的。

  不过既然师兄也不知道,那我只能将这件事先压在心底。

  随后,我赶紧问道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师兄,那现在该怎么办?我帮的第一个人不是男人,是女人!此次我来找你,也就是想要向你询问这件事。”

  姜难此刻的脸色却有点难看,他紧紧的皱着眉头道:

  “师父师娘留下的方法是最简单,也是最快速的方法,并且不用任何人帮助,便可以激发你血液中的大道源流,我还知道另外一种方法,但这个方法,条件极其刻薄,还需要一位女子配合你,短时间内,我不确定能不能够成功。”

  我的心一沉。

  不过很快,我就调整好了心态,我舍弃了简单的方法为代价去救王茗茗,那么自然不会再有轻易激发大道源流的方法,如今,只要有办法,便很不错了。

  想着,我就对姜难道:“师兄,你说吧,是什么方法?”

  “你坐下,将血滴在我的本命纸人上,我现在为你先试一试,尽管成功的可能性不足百万分之一。”姜难一边说着,他手中就出现了一张纸人。

  姜难身前的本命纸人,是他比性命还要重要的东西。

  他竟然直接动用了这件命根!

  本命纸人飘到我的面前,我则毫不犹豫的滴下了我的血。

  “师傅师娘用的是以阳活血的方法,帮你重新苏醒纳气之法大道源流,此法的阳气,必须要初阳,也就是你所沾然的第一道气,必须要阳气!”

  “可如今,此法已经没用,我现在帮你的这个方法,用我的本命纸人,强行给你开辟出一道气脉,如果你达到了气脉境,大道源流则会自行开启!”

  姜难师兄继续道。

  “什么!强行开辟气脉!哥,你的扎纸术达到最巅峰的纸开天门了?”

  姜难的话说完,姜灵倒是先震撼的出声。

  “扎纸一行,看似纸开天门为巅峰,但真正达到了这个境界,才能发现这只不过是扎纸术的开始。”

  姜难回了一句。

  他的这句话等于变相的承认。

  我虽然惊讶于师兄的扎纸水平达到了传说中最高的层次,但我却更惊讶于,师兄想要强行帮我开辟气脉!

  “气脉,是感悟天下万气才会形成之物,一般而言,三十五岁以下的风水师,接触的各种气太少,是不可能在体内开辟气脉!”

  “而我踏入纸开天门的境界后,可以让你的阳气,跟与你相契合的阴气结合,形成天地间的本源之气,本源之气是所有气的始祖,有了这本源之气,我能强行开辟你的气脉。”

  “只不过,相契合的阴阳气极难寻找,几百万个人里面才有一对男女的阴阳气相契合,眼下此地只有两个女子,所以师弟,你做好心里准备,今日很有可能是失败的。”

  姜难看了一眼姜灵,又看了一眼素心淮。

  此刻,我的心瞬间一凉!

  方才,当师兄说成功的可能性只有百万分之一的时候,我还以为我听错了!

  不过转念一想,强行帮助别人开辟气脉,就算姜难的实力非同凡响,可需要的条件也必定是很苛刻的。

  “你们二位谁先过来试一试?”姜难看向了姜灵,还有素心淮。

  “我先。”

  “我吧……”

  然而,两道声音异口同声的响起。

  姜灵脸上不自觉的闪过一丝红晕,而素心淮则低下了头。

  “都别争,谁先都一样,姜灵你先。”姜难古怪的看了眼两女,他开口道。

  姜灵点了点头,然后走前一步,将血滴在了姜难的本命纸人上。

  血落在纸人上的一刹那,两道若隐若现的黑白气出现,本命纸人动了,它的手操控了这两道气,似乎想要将其交汇融合。

  可随着一道巨响,两道气砰的一声消失不见。

  “不行,姜灵,你的不行。”姜难皱了皱眉头道。

  尽管这是早有预料的事,但洞中的气氛还是低沉了几分。

  姜难看向了最后的素心淮,说道:

  “小姑娘,你来试一试,将血滴在这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