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328章节 啊?
  离开灵隐寺,我没有直接将惊魂未定的素心淮带回她家。

  “心淮,要不我先带你找个地方住下来?”我询问道素心淮。

  “我想要回家。”素心淮坐在副驾驶上,轻声的说道。

  我有些意外的看着她,道:“回家?”

  难道素心淮不知道是素德耀将她送到灵隐寺的吗?

  她此刻还能够平静的去见素德耀?

  “嗯,我想回家。”

  素心淮轻轻的点了下头。

  “心淮,你能将早上的经过说给我听吗?”我寻思,今天发生的事可能跟我想的有些不一样。

  素心淮出声道:“早上,我爸爸送我去学校,他离开后,我还没有进校门,我的后背就突然一疼,然后身体感觉就没办法动了,之后,我就被一群和尚绑架了,他们将我送到了灵隐寺,硬逼我穿上这身奇怪的衣服,还将我用铁链绑在空中,我很害怕,然后慢慢的就睡着了。”

  我听后,恍然了。

  怪不得素心淮现在还想回家,原来她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素德耀所为。

  我内心有些纠结,不知道要不要将素德耀做的事告诉素心淮。

  思忖了一会后,我还是决定暂时先不说,素德耀虽然愚昧,毕竟初心是好的,他也是真的爱素心淮,如果我现在说,那么无疑是让这对父女有了芥蒂。

  我不介意观察一段时间,如果素德耀还是想对素心淮不利的话,我再将他做的所有事告诉素心淮。

  “好吧,我现在送你回家。”

  紧接着,我发动车子。

  别墅内,素德耀双目无神的坐在沙发上,他满脸疲倦的在发呆。

  “爸爸!”

  我跟素心淮来到了大门口,她出声喊了一句。

  素德耀机械的将头转了过来,可当他看见素心淮之后,素德耀猛的站了起来!

  他跑到了素心淮的面前,抓住了素心淮的肩膀,激动的道:“女儿!你回来了?爸爸对不起你,爸爸对不起你!你没事吗?你、你你……”

  “爸,我没事,多亏陈年哥哥救我,你放心。”素心淮甜甜的笑了笑道。

  素德耀诧异的看向了我。

  此刻,我道:“素大叔,我有话想要单独跟你说。”

  说着,我率先走了出去。

  素德耀愣在原地。

  “爸,你快去吧。”素心淮道。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随后,素德耀便跟着我走出了别墅。

  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说实话,我很想将他暴揍一顿。

  可我还是按耐住了。

  素德耀脸色复杂,他仍旧有些担忧,开口问道:“心淮真没事吗?”

  “她没事,我去的及时,心淮完完整整的给我带回来了。”我道。

  “那就好、那就好,既然诅咒解不了,那今后我让心淮一辈子不生子就是了,大不了以后去领养一个。”

  素德耀完全的放松了。

  此刻,我却是冷笑一声,开口骂道:“好?好个屁!灵隐寺的忘机要的可不是心淮的身子,他要的是心淮的命!”

  我不清楚忘机说的那些话跟素心淮身上的女儿咒有没有关系,然而眼下的问题却不是她的诅咒,而是素心淮的安全!

  谁也不能保证,忘机口中的佛门四山,乃至藏区的镇国级势力密宗,他们会不会来找素心淮。

  我不怕他们来找我,我孤身一人,现在又不在学校,行踪不定,就算是镇国级势力也不是那么好找我的,并且我手中有诛仙图、绝仙剑,就算他们找到我了,我也可以逃。

  此刻真正需要担心的是素心淮今后的安危该怎么办!

  “你说什么?”素德耀一愣。

  我深吸一口气,用最严肃的口吻道:

  “我现在不管你信不信我的话,首先我告诉你,灵隐寺的忘机让你驯养火鬼,并且让你破了心淮的处子之身,都不是在帮助你解除她的诅咒,他是在图谋素心淮这个人!令外,今天如果我没有去灵隐寺将心淮救回来,她可不是仅仅破身那么简单,而是你永远都见不到素心淮!”

  素德耀呆滞的看着我。

  我继续开口:“现在心淮尽管被我从灵隐寺中带回来了,可接下来,想要抢走心淮的就不是灵隐寺了,你也是玄学界的人,也听说过佛门四山,他们都想要心淮的命,甚至,藏区的镇国级势力都要心淮的命!”

  “佛门四山!镇国级势力!”素德耀惊呼道,他胸膛起伏不断,又问道我:“你是说,灵隐寺的首座忘机,名义上是救我女儿,其实是想要害她!”

  “对!”我斩钉截铁的道。

  素德耀喃喃出声:“怎么会这样呢?我又没得罪过他们,心淮更是普通人,她虽然知道一些玄学之术,可我从来也没有教过她,她更不可能得罪这些人啊,他们为什么要害心淮,为什么……”

  我内心倒是舒了口气。

  我真怕素德耀不相信我的话,还认为灵隐寺忘机是好人。

  所幸,见素德耀这样,看起来像是相信我几分了。

  “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佛门的人要心淮的命,但我想应该跟她身上的诅咒有关。”

  我开口道。

  我想到了灵隐寺给素心淮穿上的衣服,那嵌满了珠宝琉璃的大红长袍,还有忘机喊过素心淮“妖后”的称呼。

  我有种感觉,很有可能,佛门将素心淮列为首敌,跟她身上的女儿咒有关。

  “跟女儿咒有关?但这是心淮母亲那一脉传承下来的诅咒啊,我女儿独受此咒困扰,没碍着他们吧?他们为什么要害我女儿?”

  素德耀疑惑的道。

  我看着素德耀,认真的道:“如今,你必须对我开诚布公,我不想心淮死,你也不想心淮死,要想助心淮逃过此劫,我得知道为什么整个佛门都要擒拿心淮,所以你现在必须将心淮身上诅咒的来历,还有你们这一家所有关于玄学界的事情都说于我听!”

  我不希望如此纯净的少女受到迫害。

  我也不希望我什么都不清楚,就得罪了整个佛门。

  素德耀沉吟了半响,他认真的看着我,也认真的对我说道:

  “你冒着危险也要去救她,我看的出来你喜欢我女儿,所以尽管之前我们有冲突,但现在,我相信你,你既然想要知道这些,那我都说给你听,如果心淮真的度过了此劫,并且你真有能力解开她的女儿咒,说不定我会考虑让心淮跟你在一起的。”

  他的话说完,本来严肃的我,表情瞬间凝固,我怔住了。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素德耀。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