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325章节 女儿咒
  这是我一直很好奇的一个问题。

  也是我一直认为素心淮跟素德耀关系并不好的一个重要原因。

  坐在我对面的素心淮眉眼却是低了下来,她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也没有立刻回答我。

  我又继续开口道:“心淮,难道你已经知道你父亲所作所为了?”

  既然素心淮没有将小黄毛的事情告诉她父亲,那么很有可能是因为素心淮猜到小黄毛是她父亲所指使的。

  “什么所作所为啊?我爸爸做了什么事?”素心淮抬头不解的看着我。

  见她这迷惑的样子,我明白了,看来素心淮应该是不知道的。

  也是,如果素心淮知道她父亲指使小黄毛跟她上床的话,刚刚哪里还会说素德耀是对她最好的人。

  “没什么,我随口乱说的。”我打了一个哈哈,然后又道:“你还没有回答我刚刚的问题呢,为什么不把中午的事情告诉你父亲?”

  素心淮看了我一眼,她的声音中似乎带了一点羞涩,道:“因……因为说了也没用……并且如果让爸爸知道大门是你弄坏的,他可能会责怪你……”

  “什么叫说了也没用?他是你爸爸,告诉他那个小黄毛对你动手动脚,让你爸爸帮你出头啊。”

  她说的后半句我暂且能够理解,毕竟我无缘无故的将人家别墅大门劈成两半,别人肯定会不爽,可素心淮前半句是什么意思?

  我的话问出口,素心淮脸上的羞意更浓了。

  她甚至连手上吃的肉串都放了下来,似乎很不好意思。

  只听,极其细微的声音从素心淮的口中传了出来:

  “我爸爸前段时间说我年龄不小了,可以谈个男朋友,他还说跟其他男同学发生点什么事也没关系,只要做好安全措施……我能够看的出来爸爸很想让我谈男朋友,所以我认为把中午王强对我做的事告诉爸爸也没什么用,他本来就想要我谈男朋友,也想我跟其他男同学发生关系……”

  我完全都听呆了!

  不可思议的看着素心淮!

  素心淮满打满算也才十八岁吧,她更是正在读高三,马上就要面临人生中最重要的高考,素德耀竟然以她年龄不小为由,让她谈恋爱?

  高三谈恋爱,这不完全是早恋吗?正常的家长都恨不得自己孩子在高三不要跟异性接触,免的早恋影响学习,素德耀竟还生怕自己美若天仙的女儿没人要?让她赶紧找男朋友?

  还说可以跟其他男同学发生点什么?

  这是一个父亲能说的话吗?任何一个正常的父亲都恨不得自己女儿永远不要嫁出去,永远不要便宜其他男人才对吧?

  “陈年哥,你别误会我爸了,除了这点,他哪里都对我很好的。”素心淮又道。

  素心淮一直说素德耀的好,很显然,素德耀并不是我想的那般禽兽不如。

  可既然这样,为什么素德耀非得素心淮跟其他男人上床?

  难不成素德耀有某种怪癖?

  不对。

  我震惊之后,慢慢的缓了过来。

  跟素德耀短暂的接触下来,我能够感觉到,他不像是有这种怪癖的人。

  我不由思索着,素德耀既然会用大佛炼顶经,他肯定是玄学圈子的人,这么说的话,会不会有某种不可告人的意图?

  当然,无论素德耀有什么目的,也不能让素心淮莫名其妙的丢失贞操吧。

  琢磨了一会后,我拿出了一张符箓递给了素心淮,道:“下次再遇到有人对你动手动脚,你就把这张符箓贴到那人的身上。”

  符箓名为凝血符,可以引动周围的阴气,让人身体的血液放慢流动,从而达到麻痹人的效果。

  此符在玄学界中难等大雅之堂,可对付普通人应该不成问题。

  我也只能够尽可能的保护素心淮不受到他人的侵犯了。

  “嗯,谢谢哥哥。”素心淮接了过去,点头对我笑道。

  这会,我脑海中的念头收了回来,眼下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也是我来找素心淮真正的目的。

  我问道:“心淮,我有件事想要问你,你父亲跟你爷爷一直都在一起吗?有没有分开的时候?”

  素心淮想了想后,回答我道:“自从爷爷得了怪病给爸爸从乡下接回来后,好像他们一直都在一起的,就连睡觉都在一起,这段时间爸爸连公司都很少去了,就算迫不得已要去工作也是带着爷爷的。”

  闻言,我皱了皱眉头。

  我没想到素德耀竟跟素四头完全没有分开的间隙。

  这可就难办了。

  如果找不到机会偷偷摸摸的除去素四头脑袋中的炼狱火鬼,我就只剩下最后的一个办法了——直接跟素德耀摊牌,用硬实力制服素德耀之后,强行除去火鬼。

  “怎么了?”素心淮疑惑的看着我。

  “我就问问。”

  我笑了笑后道。

  “对了,陈年哥,下个星期一是我们学校的高考冲刺家长会,爸爸应该会一个人过来,那天爷爷说不定会单独在家。”

  素心淮突然又开口道。

  我瞬间一喜,道:“真的吗?”

  素心淮轻轻的点了一下头,道:“当然是真的啦,不过那天有可能爸爸会找他的下属替他来开家长会……哥哥是想要单独跟爷爷见面吗?如果是的话,我可以跟爸爸说,让他一定要自己一个人来。”

  素心淮马上猜到了我的意图。

  “那就太谢谢你了,心淮,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

  我喜不自胜,如果不是素心淮只跟我差了一岁,并且男女有别,我真的想要在她的脸上亲一口!

  “你救了我两次,要报答也是我报答你呀……”

  素心淮柔声的道。

  有了素心淮的这番话,我的心情大好,看来除去炼狱火鬼的任务算是完全了一大半!

  随后,我跟素心淮吃完了桌上的烧烤后我就将其送回了她家,当然,九成的烧烤都是我吃的,素心淮胃口很小。

  我也回到了旅馆,休息了两天后,很快就到了星期一。

  素心淮跟我说过,她是早上八点开家长会的,我差不多在八点十分的时候来到了素心淮的家中。

  看着面前的大别墅,我打开了新装好的大门。

  大门没有锁,是素心淮给我留的,客厅中的墙壁上,依然四面八方都摆着佛龛,室内还有残留的燃香味。

  我没有犹豫,直接来到了二楼。

  片刻后,我就找到了素四头的房间。

  见到素四头一个人躺在床上,我心中松下了一口气。

  我还真怕出现什么变故。

  紧接着,我拿出了手中玄奘法师的法宝金蝉神木。

  小木锤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这几天我研究了一下,却发现这金蝉神木不简单,它内蕴佛音,夜晚阴气重的时辰还会散发佛光。

  金蝉神木似乎自带了一种类似佛华的特性。

  无疑,这小木锤样的金蝉神木是驱邪崇的绝佳利器!

  走进素四头的房间后,我不清楚素四头是还在睡觉的缘故,还是耳朵不好使的缘故,它始终没有发现我。

  这样正好,我来到素四头的边上,准备在他的脑门敲上九九八十一下!

  可就在这时,我突然看见房间门口处竟然有一条红外线!

  不好!

  我的心瞬间咯噔一下!

  方才我进来的着急,忽视了这条红外线!

  素德耀在这房间中竟然还有这种高科技的手段!

  科幻电影我也是看过的,不出意外的话,这条红外线应该是防止其他人进入这个房间的报警器!

  也就是说,素德耀此刻已经知道有人闯入了素四头的房间中!

  我有点慌,但我明白,我现在必须要冷静!

  只不过是素德耀知道有人闯入素四头的房间罢了,他并不知道是谁,并且他赶回来需要时间!

  我只要用最快的速度将素四头的火鬼消灭,然后逃之夭夭就行了!

  一念至此,我一点时间都不敢耽搁,用手上的金蝉神木在素四头的脑袋上敲了第一下!

  这一锤子下去,一串玄妙的佛音响起,同时房间内突然燥热无比,温度仿佛直接上升了十几度!

  我赶紧敲第二下。

  可我没想到的是,这第二下敲的极为艰难,似乎有一张无形的大手在阻拦我。

  我明白,这是素四头脑门中的火鬼在反抗!

  同时,素四头睁开了双目,他有些痛苦的喊道:“热、热、疼、疼……”

  我咬了咬牙,加快速度在素四头的脑袋上连续敲了四十下!

  每敲一下,炼狱火鬼反抗的就越激烈,到了后面,数分钟我才能够艰难的敲一下!

  我万万没想到,过程会这么艰难,还有一半没有敲,可时间已经过了大半个小时。

  再过一会,说不准素德耀就将赶回来了!

  最关键的是,我现在唯有继续敲下去,如果半途而废,我明白此刻被金蝉神木弄暴躁的炼狱火鬼可能会直接毁了素四头的身躯!

  我赶紧继续敲,第五十下、第六十下、第七十下、第七十一下、第七十二下……

  到了最后十下,炼狱火鬼几乎拿出所有实力来反抗,我也愈发的吃力了。

  第八十下……

  “住手!!!赶紧给我住手!”

  就在我马上要敲最后一下之时,门口处传来了一声暴喝!

  与此同时,一颗核桃大小的佛珠打在了我的手上,极重的力道让我疼的倒吸冷气!

  可我紧紧的握着金蝉神木,让其没有脱离我的手掌,并且我咬紧牙关在素四头的脑袋上敲下了最后一记!

  这次是我唯一铲除炼狱火鬼的机会!

  就如方光大师所言,炼狱火鬼绝不能被驯养,它必须要被毁灭,必须要扼死在胎中,如果它离体而出,那么作为八大地狱中头号邪崇,炼狱火鬼是真的能够在杭城掀起腥风血雨!

  不论素德耀出于什么目的,我今天也必须除了炼狱火鬼。

  还好最后我成功了!

  房间内的温度慢慢的回归到了正常的范围。

  我则大口喘着气,直面着门口满脸惊恐的素德耀。

  “为什么!混账小子!我素德耀自认为没有得罪过你吧?”

  素德耀手中还拿着两颗核桃大小的佛珠,他死死的盯着我,声音愤怒无比。

  我看着素德耀手中的佛珠,佛珠仅仅是法器级的武器,但方才打在我手中的那一下,直接将我的手骨都要打断了,这素德耀明显是练过的。

  随后我不甘示弱的回道:“我倒是想要问问你,为什么拿着你父亲的身体来驯养炼狱火鬼!”

  素德耀一愣。

  紧接着他道:“我不清楚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可我就算我拿我父亲的身体养鬼也没碍着你!”

  “是没有碍着我,但你驯养火鬼,你有把握完全控制住它吗?如果它出来为祸四方怎么办?杭城的市民又该怎么办?”我义正言辞的回道。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素德耀冷眼看着我,他没有再回答,也没有再对我出手,而是来到了素四头的边上。

  此刻的素四头因为方才的高温,他的气息比较微弱,但还有是生机的。

  金蝉神木除了炼狱火鬼,同时也将素四头的邪病火鬼上顶彻底的根治。

  “我虽然除了火鬼,但也治了他的病。”

  我开口对素德耀道。

  “治了他的病?对,你是用金蝉神木治好了我父亲的火鬼上顶,但你让心淮怎么办!你让我女儿今后怎么办!”

  这时,素德耀怨恨的看向了我,他朝我怒吼道。

  我一愣。

  素德耀认出我手中的金蝉神木我不意外,毕竟从他的身上可以看出来,他跟佛门关系匪浅。

  让我诧异的是素德耀最后的一句话。

  我除去炼狱火鬼,治好素四头的火鬼上顶,怎么扯到了素心淮的身上了?

  “你什么意思?”

  我开口问道。

  素德耀冷眼看着我,他继续道:“心淮母亲一脉留下的诅咒,必须要用到炼狱火鬼!不仅是心淮,她的孩子,她孩子的孩子,如果没有这只炼狱火鬼,都将无止尽的被诅咒!”

  诅……诅咒!

  这两个字让我错愕的瞪大了眼睛,我没想到素心淮的身上有诅咒!

  诅咒可比什么邪病之类的东西恐怖十倍百倍!

  你如果得了邪病,最多无非死了一了百了,可诅咒却不同,你死了,它还会顺着你的血脉流传给你的下一代!

  只要你有孩子,只要你没有解决掉它,诅咒将会永远存在!

  “心淮母亲这一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染上了这种女儿咒,她们这一脉只要嫁人生子,必生的是女婴,生出女婴后,十年内母亲必亡!”

  “幸好心淮的母亲嫁给了我,也幸好我的父亲碰到了炼狱火鬼,我才有机会消除她们这一脉的诅咒,如果借助炼狱火鬼的地狱火,说不定我可以消除心淮血脉中的诅咒!但你却将这只火鬼杀了!”

  素德耀满眼都是恨意的看着我。

  眼下,我算是彻底明白了素德耀驯养火鬼的目的了。

  我此刻心情复杂。

  但我并没有特别的后悔。

  再给我选择一次,我还是会毫不犹豫的灭了炼狱火鬼。

  因为,素德耀不一定能够完全驯服炼狱火鬼。

  最关键的是,炼狱火鬼的地狱火,也并不能够消除素心淮血脉中的诅咒。

  玄学界中是有这么一句话,水灭火,火灭咒。

  大伯当初跟我说过,这里的火指的却是无心欲火,只有所谓的无心欲火才能够消除天下一切诅咒。

  而不是炼狱火鬼的地狱火。

  但这会我也没有跟素德耀解释,因为我知道,就算我解释了,素德耀也不一定会相信。

  我叹了一口气,对素德耀道:“心淮的诅咒交给我,我会帮她破解的。”

  “交给你,你拿什么破解?你能再找来得了火鬼上顶的人吗?你能用大佛炼顶经驯养火鬼吗?你不能!”素德耀怒道。

  我皱了皱眉头道:“不一定非要用炼狱火鬼的地狱火,我有其它的办法。”

  素德耀冷笑连连,他破口大骂的道:

  “放你妈的狗屁!你从方光大师那里借来了金蝉神木,你就以为你很有能耐了?忘机大师说过,只有用炼狱火鬼的地狱火才能够破解心淮的女儿咒!”

  我瞳孔一缩。

  紧接着,我马上道:“你说什么!这个方法是灵隐寺忘机教给你的?”

  “要不然呢?我可没有能耐在我父亲脸上印下大佛炼顶经。”素德耀直言道。

  我的心脏猛的加速。

  我还以为大佛炼顶经是素德耀印下的,以及想用地狱火来消除诅咒的错误方法是素德耀自己想出来的,而没想到的是,一切都是灵隐寺的首座忘机所为!

  我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天要让我女儿受苦!天要让我女儿遭此罪!”素德耀悲愤的道:“忘机大师还说过,想要解咒,一定要破了心淮的处子之身,可现在火鬼已经没了,心淮的处子之身就算破了,又有什么用……又有什么用啊!!!”

  我身子再次一僵。

  我呼吸急促的质问道素德耀,“你说什么?什么叫心淮的处子之身就算破了?”

  素德耀脸色也突然狰狞了起来,他猛的抓住了我的衣领,他大喊道:

  “都怪你!我将心淮送到了忘机大师的手中,让他帮心淮破身!现在我女儿诅咒解不开了,身子也没了!都怪你这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