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315章节 敖妍倒戈
  当姜天的话落地之后,整个拍卖场瞬间炸开了锅!

  再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我之前说的一切了!

  此刻,我是杀害四位气脉境的凶手,似乎已经板上钉钉!

  然而,姜天好像还没有说完。

  他继续朝我走了一步,又开口道:“你的手上有杀人的凶器,你的心里也有杀人的动机,陈年,现在你还有什么话想说!”

  我凝神看着他,出声说道:“这四人都是开辟气脉的强者,我尽管拥有绝仙剑,尽管有动手的目的,但我怎么也不可能在短短一晚上的时间杀了他们吧?”

  鹏金的脸上依然是不变的神色,姜家的人,宋家的人也仍旧没有因为我的这句话而有什么波动。

  我的心再凉了半截。

  恐怕他们早预料到了我的这句话,也早就想好了应对的方式!

  “在这数百玄学界的同僚面前,我今天就让你死个明明白白!”只见姜家的副族长姜客仙冷笑一声,遂即他看向了鹏金,继续说道:“不介意我向你借一个人吧?”

  “不介意,姜副族长,请便。”

  鹏金淡笑的回道。

  “敖小姐,你可以进来了。”

  姜客仙朝外头看去。

  而此刻,听到“敖小姐”这三个字的我,愣住了。

  在当我看见敖妍从大门外走进拍卖会场时……

  我整个人傻了!

  敖妍没有看我一眼,她低着头!

  “敖小姐,你是昨晚的目击证人,还请你将昨晚此人的恶行公之于众!”姜客仙继续出声。

  他的这句话,就像是一颗炸弹,将我的身心轰的四分五裂!

  我不解的看着敖妍。

  这位当初喊我少主的女人。

  这位费尽心机提醒我有危险,并且让我离开庄园的女人!

  敖妍还是没有看我,或者说……她不敢看我!

  只听敖妍低着头说道:“昨天晚宴进行到一半,我去上厕所,正好看见了同样出来上厕所的他,可他并没有来上厕所,而是离开了私人山庄!”

  敖妍的话才说到一半,可我的脸已经毫无血色!

  为什么……

  敖妍这是为什么啊!

  “我心有疑惑他干嘛晚宴进行到一半要离开山庄呢?我始终想不通,可直到昨天晚上,我再次看见他出现在庄园,并且杀了四位气脉境时,我才终于明白。”

  “原来他是趁着酉时,前往了这四人的住处,利用酉鸡归元,百鸟奏歌的手段,封存了绝仙剑的剑气,布下了百鸟藏剑阵!他用百鸟藏剑阵杀了四位气脉境,然后又夺走了本根气脉,我看的清清楚楚!”

  敖妍低着头,将话说完。

  我倒退了数步,死死的盯着敖妍!

  可敖妍始终没有抬头,我看不见她的神情!

  “酉鸡归元,百鸟藏剑!好你个陈年,果然不愧是鹿村陈家的后人,手段着实了得!你还有什么话想说?百鸟藏剑阵,足够杀死毫无防备的气脉境了。”

  此刻,宋学理指着我大喊。

  “幸亏敖小姐找到了我们,将此子的恶行主动交待了出来,要不然我等连族人是怎么死的都不清楚!酉鸡归元,百鸟藏剑,好狠的手断,好一个视人命如草芥的杀人狂魔,今日,我上京姜家姜客仙定要替天行道!杀了此子,给天下玄学界一个交待!”

  姜客仙的声音大放,他的气息如同猛虎下山一般使人窒息!

  我的心情无法平静,我不知道为什么敖妍要站在鹏金的那一边,并且诬陷我!

  可眼下,我算是知道鹏金为什么要在酉时举行宴会了,我也总算明白鹏金是怎么杀死那四位气脉境的了。

  敖妍诬陷我的话,其实根本就是昨日鹏金所做的那些事!

  鹏金在酉时举行宴会,并且邀请我,他的目的不是对付我,而是对付那四位气脉境!他也不是想用酉时增加他的一成实力,而是想用酉时布下绝世杀阵百鸟藏剑阵!

  百鸟藏剑阵唯有在酉鸡归元的酉时才能布置。

  此阵布阵难度极大,不仅需要特定的时间,还要拥有足够强悍的利剑辅助。

  酉时,鸡归巢,灵气出现,百鸟上天奏鸣歌。

  在风水上,又称呼为酉鸡归元。

  灵气是这个时间段天地间产生的一种玄妙能量,鸟类生物之所以在酉时实力大增,也是因为这个时间点出现的灵气。

  同时,灵气也是布置百鸟藏剑阵的关键,或者说是基础,有了灵气,此阵才有了布置的先决条件!

  百鸟会在酉时上天唱最后一首歌,意味着一天结束,万物开始休息。

  而百鸟藏剑阵,也就是利用百鸟奏鸣歌,刻下法阵,将百鸟的歌声记录,将利剑的剑气暗藏其中,形成绝世杀阵!

  我已经想象到那四人是怎么死的了。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此阵只要启动,阵内的人会听到一声声动听的鸟鸣,可这些鸟鸣虽愉悦了你的听觉,它其中暗藏的剑气,却切割你的血脉,要了你的性命!

  这就是所谓的百鸟藏剑阵!

  不过有一些疑惑我没有想明白。

  如果鹏金是在晚宴时布置的百鸟藏剑阵,那么是谁帮助他布置的?据我所知,昨晚的宴会他全程都待在私人山庄!

  另外,他们是用什么剑来布置的百鸟藏剑阵?要知道,宴会开始后,绝仙剑就一直在我的手中,难不成,鹏金真的还有一把不逊色于绝仙剑的神剑?

  当然,这两点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我此刻的处境!

  敖妍的临时倒戈,她说出的话,已经完全将我的罪名锁死!

  我如今是人证物证杀人动机样样齐全!

  可谓是真正的跳入黄河也洗不清!

  我看着眼前的敖妍,我突然笑了起来,我还真是可悲,为了救敖氏一族,我费尽心机的想要扳倒鹏金,冒着巨大的危险来参加拍卖会,可倒头来,却被敖氏一族族长的女人大摆了一道!

  我真的不明白敖妍为什么要这样害我!

  “你从宝脉中得到的东西赶紧交出来,另外我姜家的六耳猕猴妖魂也赶紧还回来!说不准我等还能给你一个痛快!”

  姜客仙开口说道。

  我听到这句话,又看向了姜家、宋家等人。

  我突然又明白了一件事。

  有可能陷害我的不仅仅是鹏金!

  姜家的人、宋家的人,他们也许清楚,杀了四位气脉境的凶手不是我!

  可为了让我成为众矢之的,他们联合在了一起!

  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出现在了我的心中。

  一道荒唐的念头缓缓出现。

  会不会,姜家、宋家,他们明明知道是鹏金杀了这四人,但却硬要将这罪名安在我的头上?

  鹏金拥有了五条气脉,他的实力可以恢复到五成,与他交恶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可如果将罪名安在我的头上,姜、宋两家的人便能够名正言顺的杀我,并且拿回宝脉中的东西!

  为了宝脉中的至宝,他们不是没有可能放过真正的杀人凶手鹏金!

  “杀了他!”

  此刻,场下拍卖会中突然冒出了一句呼喊。

  这声呼喊,如石子般落入了平静的湖面,激起了荡漾的涟漪!

  “杀了他!”

  “杀了此子!”

  “还望姜家、宋家的赶紧出手!”

  义愤填膺的声音此起彼伏,无数张愤怒的眼神盯着我!

  我明白,今天很有可能是我这辈子遇到过最危险的时刻,不说我前面这些实力深不可测的姜客仙、宋学理等人,边上的那头千年鹏鸟也还在一旁压阵!

  最关键的是,拍卖场中那两百位玄学界的人也都虎视眈眈的望着我。

  我插翅难逃!

  来沪城之前,我有预感得到绝仙剑没有那么简单,但我真的没有想到,会让我陷入如此的境地!

  “姜副族长稍等。”

  就在姜客仙要对我动手的时候,宋学理开口了。

  “怎么了宋老?”

  姜客仙回道。

  宋学理将满是杀意的目光看向了我,他冷笑道:“姜副族长亲自动手,未免有些杀鸡用了牛刀,不如将此子交给我。”

  “也好,听说此子杀了你宋家的一位旁系子弟,还废了你家一位族人的冥胎鬼身,如此大仇,确实唯有亲手取其性命,方能够解恨,就交给你吧。”

  姜客仙点了一下头回到。

  宋学理看向他身后的年轻人,道:“宋祭,前些时候,族里让宋子来取这孽畜的命,他没有奉命而行,今日,我让你来为天下玄学界的人讨个公道。”

  而叫宋祭的年轻人似乎有些忌惮我手中的绝仙剑,他的脸上露出了迟疑。

  宋学理笑了笑,道:“此子能用绝仙剑的剑气布阵,但却无法用此剑来对敌,这把剑不是他能够掌握的,所以你无需担心,他要用绝仙剑,遭殃的是他自己。”

  宋祭听后恍然,他放松的道:

  “遵命!”

  话才说完,他当即使用出了宋家的冥胎鬼身,他的冥胎鬼身有着淡淡绿色光华,跟当初的长白山上被我所废的宋易一样,都是拥有着六等的神通。

  这宋祭二话不说,直接朝我喉咙抓来,似乎想要一招就要了我的命!

  我能够感受到这位年轻人的杀意。

  我明白我跟宋家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所以,我二话没说,直接打开剑匣,拿出了绝仙剑,刺向了朝我而来的宋祭!

  我的身上有诛仙图的气息,绝仙剑感受到了亲近,自然不会将剑气攻击我,此刻,这把绝仙剑,所有变化无穷的剑气直接朝宋祭杀去!

  “轰……”

  巨响再次出现。

  不过是从宋祭的身体中发出的。

  他直接……爆体而亡!

  六等的冥胎鬼身,在绝仙剑的剑气下如同豆腐切块!

  寂静!

  拍卖现场又是死一般的寂静!

  包括姜客仙、鹏金、宋学理在内的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不可能!”

  宋学理大喊。

  “谁告诉你我无法掌握绝仙剑的?”

  我冷冷的看着宋学理。

  宋学理的脸上是极度的震惊。

  “宋老、法辰道长,一同出手吧,此子从宝脉中获得了天大的机遇,所以极有可能得到了掌控绝仙剑的手段。”

  姜客仙站了出来道,他沉声道。

  “好!”

  白云观的法辰厉喝一声!

  “我用八宝琉璃剑硬扛绝仙剑,你们动手将其拿下!”

  姜客仙声音寒的刺骨,紧接着他的手中也出现了一柄长剑!

  我看着这把长剑,竟是一把法宝!

  姜客仙手持法宝长剑,朝我杀来。

  我知道今日恐怕凶多吉少,但我还是要奋力一搏!

  在我用绝仙剑作为抵抗时,我的绝仙剑直接处在下风,那变幻无穷的剑气,被这柄长剑直接压制!

  我皱起了眉头。

  尽管绝仙剑远没有到先天灵宝的程度,但至少也是顶级的法宝,比这姜客仙的八宝琉璃剑肯定是强上不少,但为什么我却处在下风?

  似乎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加持在了对方的八宝琉璃剑上!

  似乎无论是力量还是反应速度,面前这位姜客仙都比我快了不止一筹!

  “放下手中的绝仙剑,不要再做无谓的反抗,我虽没有神通,但开辟了气脉,更是气脉中境!你仅靠一把绝仙剑,是敌不过我的!”

  很快,姜客仙给我解惑了。

  原来他是靠着气脉才压制我的。

  “你杀我族人,今日你必死!”

  也就在此时,拥有五等神通的宋学理朝我左边而来。

  他的冥胎鬼身给了我巨大的压力。

  我现在只恨我的圣人气无法使用,要不然我可以少去很多的压力。

  与此同时,白云观的法辰也手持着一件武器朝我杀来。

  这位白云观法辰道长手中的武器并不是法宝,只不过稍微锋利一些的法器,但他本人似乎是一位气脉境,所以他也给我巨大的威胁压力。

  绝仙剑很强,可仅仅靠它似乎并不能够解决眼前的困境,甚至连姜客仙我都无法敌过。

  我不再犹豫,直接用出了我最后的杀手锏!

  我引动了身体中的诛仙图!

  当诛仙图出现在了我的手上时,我另外一只手上的绝仙剑如同见到母亲的孩童,它的剑气瞬间大放,竟一时反超了姜客仙的八宝琉璃剑!

  此刻,绝仙剑直接悬空立在了诛仙图上,一种极度锋锐、磅礴的剑气从这柄剑、这张图上传开!

  绝仙剑的剑气有了诛仙图的加持后,仿佛更加的完整了,也仿佛拥有了生命力!

  “诛仙图!”

  “他手中的那张卷轴是诛仙图!”

  “诛仙剑阵的根基诛仙图,我知道为什么他可以掌控绝仙剑了!”

  ……

  拍卖场中瞬间响起了惊骇的声音。

  诛仙图跟绝仙剑相加,可不是简单的两件法宝相加那么简单!

  拥有诛仙图的绝仙剑,才算是真正拥有打开这把神剑的钥匙!

  姜客仙、宋学理、法辰,乃至远处的姜天、鹏金等人,在见到我手中的诛仙图后,都面露震惊。

  “想要杀我,你们没这本事!”

  我大喊一声,手中的绝仙剑的剑气如同漫天飞雨。

  这是我迄今为止用过威力最大的手段了!

  同时绝仙剑散发的这些剑气,将我身体中所有的力气与精神都给抽干!

  这一招必须要击退姜客仙等人,否则我今天就危险了!

  可就在这时,一道遮天蔽日的身影出现。

  整个礼堂因为承受不住他的身躯,而轰然倒塌。

  那巨大的翅膀足足有几十米!

  那一根根如同长剑一般的羽毛,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光彩。

  还有他那双眼珠子,如铜铃一般!

  是一只足有一栋高楼那么大的巨鸟!

  这只巨鸟跟鹰隼有着七八分的相像,是鹏金的本体,鲲鹏!

  绝仙剑在诛仙图的控制下,散发的剑气被鹏金的本体完完全全的抵抗了下来,而姜客仙等人,毫发无损!

  我的心一沉。

  我差点忘记了这只千年鹏鸟!

  他此刻虽没有使用气脉,双足虽没有恢复,可抵挡我一招还是没有问题的!

  “混账!还不束手就擒?”

  这只遮天蔽日的鹏鸟口吐人言!

  他没有双足,但他在这偌大的庄园上空翱翔,那股来自千年精怪的气势丝毫不减!

  我已经没有力气了。

  我死死的看着在头顶盘旋,将太阳都给遮蔽的鹏鸟!

  还有前方的姜客仙等人!

  我所有手段都用尽了。

  而敌人却毫发无损。

  “玄学界的各位同僚!还请诸位与我等一同出手,将此子降伏!”

  姜客仙在此刻又大喊一声!

  “此子生性残暴,在所有同僚前杀我宋家族人!还望诸位与我等一同出手,还天下玄学界一个清净!”

  宋学理的怒目圆睁的喊道。

  我看着天空上的千年鹏鸟,我看着煽动其他人的姜家副族长姜客仙,还有宋学理,我的心中暗下决心,如果还有来世,我定要他们血债血偿!

  此刻,面对马上就要到来的死亡,我的心反而逐渐平静。

  我想起了我的大伯。

  我许久未曾见过的大伯。

  可能要让我的大伯失望了,我没办法好好的活下去。

  “所有玄学界的朋友们,随我诛杀此子!”

  天空中,千年鹏鸟的声音大放,响彻了整个花水庄园,乃至整个沪城西郊!

  这句话落下,几乎所有的玄学界之人手中都拿出了武器,上百件法器、符箓,清一色的对准了我的身躯。

  在天空中的巨大鹏鸟带领下,两百号人蓄势待发。

  我看着眼前这一幕,露出了一抹苦涩。

  好熟悉,好熟悉啊……

  不正是当初那第五张壁画的场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