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309章节 还在担心什么
  金九儿跟柳丝蕴站在一块,她们两女也有说有笑。

  我不由心慌了起来。

  我还真没有想过在这种情况下,跟金九儿见面。

  不过看情况,今日跟金九儿碰面是在所难免了。

  敖妍带着这群人走到了晚宴的门口,她看见了我,眼中瞬间闪过一丝不解,紧接着,她那奇特的竖瞳被担忧、焦急所占据。

  我清楚敖妍肯定在想我为什么不听她的话,但我此刻没办法跟她交流,我的注意力也在另外一位女孩的身上。

  我看向了人群中的金九儿。

  我们的双眼真正的对视上了!

  然而,金九儿似乎平静的很,那双如宝石般漂亮的双眸,也没有任何一丝波动。

  我有些失落。

  她……她这样,好像真的将我当成陌生人了……

  不过很快,我想了想,在柳丝蕴的嘴巴中,她早就知道我来这里了,此刻见到我,是这种模样应该也算正常的。

  “敖妍,没有怠慢玄学界的朋友吧?”鹏金询问道敖妍。

  敖妍强自微笑道:“会长放心。”

  “那好,众位请进吧,今夜我们不醉不归!”鹏金大笑,他率先进入了晚宴大厅。

  我方才一门心思都在金九儿的身上,所以没怎么注意其他玄学势力的人。

  可进入晚宴大厅,准备入座时,我才发现。

  有几人看我的眼神很不善!

  我心中咯噔一下,不会里头有上京姜、宋两家的人吧!

  就在此刻,鹏金趁着晚宴开始,率先出声说道:

  “我先各位介绍一下,我边上的这位小友算是这次拍卖会的第一位买家,因为他已经提前跟我交换了拍卖会的一样物品绝仙剑!在这里,我跟大家说声抱歉,小友给我的东西我实在拒绝不了!”

  拍卖之物提前交易是大忌,可令我意外的是,其他玄学势力的人并没有太多的不满。

  然而,很快我就想明白了,拍卖玄学界宝贝的拍卖会恐怕全天下都没有几场,我想可能也只有沪城的花水商会,跟上京的几家商会有这种实力。

  如此的话,卖家的话语权也就相应提高,鹏金说什么就是什么。

  另外,这些人大部分应该都是为了本根气脉而来的,只要本根气脉没有提前给人买走,那他们也就无所谓。

  “但我有权让各位知道我用绝仙剑换了什么,今晚的宴会,同时也是给各位赔礼的。”鹏金笑了笑,随后他又道:“小友,我先给你介绍下这些朋友吧。”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我微微颔首。

  我也蛮想知道都是哪些势力的人。

  “这位是上京宋家的宋礼重。”鹏金伸出手。

  我心直接一跳,看向了这位看起来四、五十岁的宋礼重。

  他也就是眼神看我不善的人之一。

  不曾想,还真是姜、宋两家的人。

  “幸会。”

  宋礼重显然认出了我,他冷笑一声,语气怪异的道。

  “这位则是上京姜家的姜修明。”鹏金继续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千年老妖故意的,一上来,他就率先给我介绍了姜宋两家的人。

  姜修明此刻没有出声,只是冷冷的看着我。

  来自姜家的姜修明也是四、五十岁的模样,我算是发现了,除了金九儿跟柳丝蕴之外,来此的人都是这个年纪的,显然他们应该是各大玄学势力的中坚人物。

  也极有可能是开辟了气脉,也就是所谓气脉境的玄学之人。

  宋礼重、姜修明对我冷漠,我倒是不在意,毕竟我也看他们不爽,不过,这会我还真有点怕他们现在来找我麻烦。

  有一个鹏金我就不好对付了,再来两个很有可能是气脉境的人,如果起冲突,我只能逃。

  “这位是上京白云观的问水道长……”

  “这位是沪城联合玄学会的会长……”

  “这位是黄氏一族狐主的女儿……”

  “……”

  随后,鹏金将在场二十来位玄学势力的人都给我介绍了一遍。

  大多都是上京的玄学势力,并且都是有名有姓,至少都是如九阴会一般出世级的玄学势力。

  当然也有不少玄门级的势力,如上京一带最大的道教道观,白云观。

  等所有人都介绍一圈了,鹏金才看向了金九儿。

  他是最后介绍金九儿的。

  只听他道:“小友,这位的来历就厉害了,她是来自苗疆五大家族之一,金家的传人。”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金九儿,只能够尴尬的对她笑了笑。

  金九儿却没有任何的表示,只是安静的看着我。

  “苗疆五大家族,各个都是玄门级的势力,并且我听说,很有可能苗疆五大家族中排名第一的月家跟金家有望联姻合并,很有可能成为半只脚踏入镇国级的势力之一!”

  鹏金微笑着道。

  他说完,场中不少的人都善意的看向了金九儿,流露出结交的意图。

  我很早很早就知道金九儿订婚了,事到如今,按理说我应该为她感到高兴才对,可这会,听到鹏金的话,我的心中出现了我不愿意承认的难受之情。

  介绍完场中的人后,鹏金看向了我道:“好了,小友可以将你手中方光大师的泪舍利拿出来了!”

  就在此刻,远处走来一位仆人,他的手中拿着一个长方形的盒子。

  我收回了心神,看向了这位仆人,以及……他手中的长方形盒子!

  遂即,瞳孔一缩。

  这盒子中是什么东西根本不用猜了,肯定是我梦寐以求的绝仙剑!

  但鹏金真的要跟我换?

  他真的舍得?

  “这具剑匣是用上好的藏兵木所制,里面放着的,就是先天灵宝诛仙剑阵的一部分,四把神剑之一的绝仙剑,小友你拿去吧。”

  就在此刻,鹏金亲手将剑匣递给了我。

  绝仙剑已经在我的面前,我根本没办法拒绝,就将这沉甸甸的剑匣接了过来。

  剑匣入手后,我身体中的诛仙图像是受到了感应,它剧烈的颤抖着,极为激动,同时,我的血液也受其影响,彻底沸腾了起来。

  剑匣中就是绝仙剑,根本造不了假,否则我身体中的诛仙图不可能会产生这么剧烈的反应。

  此时,我更加的纳闷了,鹏金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他还真的拿出绝仙剑跟我交换!?

  我看了一圈周围,发现大部分的人都目光火热的看着我手中的剑匣。

  “小友,不将剑匣打开看看?”鹏金问道我。

  我摇了摇头回道:“不用了。”

  我已经能够确定里面的是绝仙剑,也就没必要再打开确认,怀璧其罪的道理我懂,如果再让边上这些目光本就火热的人看见绝仙剑的真面目,恐怕会再度激起他们的贪念。

  眼下,该到我拿出泪舍利了。

  绝仙剑已到我的手里,我必须得拿出方光大师给我的泪舍利。

  随后,我将放着泪舍利的盒子拿了出来,交给了鹏金。

  鹏金直接将盒子打开。

  盒子打开的一瞬间,原本金碧辉煌的晚宴大厅,却被这滴泪舍利散发的金光完全压了下去。

  金光逐渐收拢,只见盒子是一滴晶莹剔透伴有金色纹路的水珠。

  “果然不愧是方光大师的泪舍利,其中蕴含的佛理大道,足够使人受益匪浅!”鹏金赞叹道。

  相比于绝仙剑,边上这些玄学势力看泪舍利的目光倒没有特别的炙热。

  这东西对于修佛的人来说是至宝,可对于不修佛的人来说,并没有特别大的用途。

  最关键的是,场中没有一个是佛门的人!

  在我跟鹏金交换了手中的东西后,晚宴开始。

  这场晚宴平静的让我觉得诡异。

  宋家的人没来找我麻烦,姜家的人没来找我麻烦,其余所有玄学势力都没弄出一些什么幺蛾子,鹏金更是在活跃场中的气氛,没有对我动手!

  我看向了敖妍。

  我一度怀疑我是不是搞错了,鹏金对我没有坏心思,他真的只是想用绝仙剑来跟我交换泪舍利。

  然而,整场敖妍都心不在蔫,一对竖瞳中是肉眼可见的担忧。

  此时此刻,宴会快要结束了,敖妍依然还在担忧我!

  尤其是当我不经意间跟她对视的时候。

  敖妍的眼中,有幽怨,有焦急、还有不解!

  她还在责怪我为什么要来参加这场宴会!

  绝仙剑就在我的手中,我应该很踏实才对,拥有绝仙剑的诛仙图,对我的实力可谓是爆发式的增长,但看着敖妍的眼神,我心慌了!

  宴会都快结束了呀!

  敖妍究竟还在担心什么?

  就在这会,敖妍突然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