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304章节 敖氏一族
  我从没有这么压抑过。

  走在这条路上,仿佛有一座山压在我的胸腔上。

  让我难以呼吸,让我的心头无时无刻都弥漫着一种极致的悲伤。

  这条通道的黄砖我分不清材质,不过踩在上面我总感觉软软的,是一种很特别的软,硬中带软,就像人的指甲一样。

  因为身处在地牢连山阵之中,所以我时刻保持着警觉,也一直在心中计算着时间,约莫半个小时后,我终于看到了尽头!

  在黄砖路的尽头是一扇石门!

  可当我头上的强光照在这扇石门,我清晰的看见它时,我愣住了。

  石门上雕刻着一颗龙头!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石门上有两根向外突出的龙角!

  我不确定这两根龙角是不是真的龙角,但因为有它的装饰,龙头石门显得极为栩栩如生,仪态威严!

  也就在此刻,我忽地回头,看向了我走了半个小时的黄砖路。

  我惊了。

  从石门处再看黄砖路,可以清楚的看见,每一块黄砖上都有一片片排列整齐的鳞片雕文,这些鳞片如祥云,庄重大气!

  不过好像只有从里往外的这个角度才可以看见龙鳞,所以我之前走进来时,没有发现。

  我干咽了下,黄砖上的祥云鳞片,恐怕就是龙鳞了,这条黄砖路此刻在我的面前就像是一具龙身!

  我背脊有些发凉,踩在黄砖上的感觉软软的,我先前没有多想,但现在看见黄砖上的龙鳞,让我不免冒出了一个念头。

  这种感觉,不正像是踩在鳞片上吗!?

  这些雕刻着龙鳞的黄砖,不会真是由龙鳞制成的吧?

  龙头石门、龙身黄砖路,二者结合,就是一条完完整整的龙!

  我回首再看那扇龙头石门。

  突然,我想起了一件事。

  敖妍跟我八个字中,最后那个“龙头”二字,莫非指的就是这扇龙头石门?

  现在还无法确定。

  不过,我可以确定的是,打开这扇石门,我就能够看见地牢连山阵中关的人究竟是谁,是人还是鬼!

  我有点紧张,我越看眼前的龙头石门越觉得它逼真,好像不是一座门,而是真正的龙头!

  最后,我将手放在了龙头石门上,准备将其推开。

  石门很厚重,可推开并不困难。

  就当龙头石门打开,里面的世界向我展示出来时。

  我的双眼逐渐瞪大,浑身竖起了鸡皮疙瘩!

  我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我不敢相信此刻我所见到的一幕!

  好多人!

  龙头石门的后面关着好多人!地牢连山阵中关着数不清的人!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他们全都被关在了前方这偌大的空间,像是小广场一般的地方!

  龙头石门打开,我出现后,他们也齐刷刷的看向了我。

  当我看见他们每个人的眼睛时,我的脑海再度炸响!

  竖瞳!

  里面关的每一个人都是竖瞳!

  跟敖妍一模一样的竖瞳!

  那一双双诡异的竖瞳盯着我,让我的灵魂都开始颤抖了起来。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因为职业的关系,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吓到我了,可此刻,我真的被眼前的这一幕吓的快要窒息。

  我想过地牢连山阵中可能关着一些体质特殊能够发出龙吟的人,可怎么也想不到这座苍山中,关着上百位拥有竖瞳的男女老少!

  我怔在原地,脑袋一片空白。

  就在此刻,人群中走出来了一位拄着拐杖的老人!

  老人同样是一对竖瞳。

  让我意外的是,老人的神情极为激动,激动到握着拐杖的手都有些颤抖。

  只听他道:“您终于来了!”

  我还没有从震骇中走出来,老人的这句话,让我再度一惊。

  我终于来了?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人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还有你们是谁?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

  我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就在此刻,让我意外的一幕又出现了。

  只见老人将拐杖放在了地上,他直接朝我跪了下去!

  紧接着,他身后那上百位男女老少也直接朝我跪了下去。

  场面之震撼,让我永生难忘!

  “少主,老奴是敖鼎天,我们是敖氏一族啊!”

  就在我呆滞的时,老人开口了。

  “你、你你喊我什么?”

  我傻眼的看着老人敖鼎天。

  而当我说完后,我前方上百号人直接朝我拜了下来,只听他们异口同声的道:

  “敖氏一族,拜见少主!”

  我彻彻底底的傻了!

  就像是做梦一样。

  我狠狠的掐了一下我的肉,我怀疑我是不是陷入了什么幻阵当中。

  我什么时候成为这些竖瞳人的少主了?

  “你们认错人了,我不过是误入此地的游客而已,不是你们的少主。”

  我开口说道。

  “不,我们不会认错的,少主如果不信,可以看这里。”

  敖鼎天起身,随后他指向了不远处的一面墙壁。

  我顺着他的方向看了过去。

  墙壁离我有点远,我依稀看见墙壁上有几张的壁画。

  为了能够看的更加清楚些,我只好走了过去。

  可很快,我的内心又不平静了。

  自从推开龙头石门后,我的心境就像是坐过山车一般,一次又一次的被推上高点!

  墙壁上一共有五张壁画。

  第一张壁画上,画着一座庄园,庄园的面前有三个人,其中两个人带着帽子穿着一身保安服,正在围攻一位少年。

  我内心一紧。

  这第一张画上的内容不就是我初入庄园时,跟那两位保安交手的画面吗?

  我看向了第二张壁画。

  这张壁画上是一条古风长廊,其中有一位少年表情惊恐的趴在地上,而在这长廊上,还画着一片星空,有二十四颗明亮的星辰,其中九颗星辰为正方形排列,另外十五颗星辰为长方形排列。

  我呼吸加重,这张壁画上的内容就是我昨晚分辨地牢连山阵的场景!

  我又看向了第三张的壁画!

  这张壁画只有一条龙、一位少年!但画的很是诡异,少年竟然是站在龙的身躯当中,似乎漫步其中!

  画的虽诡异,可我却能够轻易的看出来,这应该就是我方才行走在黄砖路上的场景!

  里面的这条龙,应该就是外面的龙头石门跟黄砖路!

  我赶紧看向了第四张壁画。

  当我看见这张壁画时,扑面而来的是强烈视觉冲击!

  上百号人跪在地上,而在他们面前的则是一位只有背影的少年!

  画面极尽凸显了少年的存在感,他就是这张壁画绝对的核心!他仿佛就是王!就是绝对的主宰!

  我喉咙发干,第四张壁画不就是刚刚这些竖瞳人跪在我面前的画面吗?

  紧接着,我看向了最后一张壁画。

  这张壁画倒是让我皱了皱眉头。

  这张画上画着一群人,他们的手上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而这群人为首的位置则是一只巨鸟!巨鸟的翅膀仿佛能够遮天蔽日!

  站在这群人还有这只大鸟的对立面,是一男一女,女的依偎在男的身边,两人的外貌模糊,只能分清他们的性别。

  我的注意力很快放回了前面的四张。

  一共五张画,最后这张壁画看不懂,所以暂且不论,可前面四张都是关于我的经历!

  “少主,这些画都是关于我们敖氏一族少主的,也就是关于你的,你有印象吗?”老人敖鼎天走到我边上,开口道。

  我收回了我的目光,看向老人道:“这些壁画是谁留下的?”

  我可以确定,这些壁画绝对不是刚刚出现的,但我无法想象,实力要达到多恐怖,才能够如此详细的预知这些事!

  “您的父亲陈道灵,我们敖氏一族的主公!”

  敖鼎天开口道,声音中带着无与伦比的恭敬。

  我心神一震。

  我的父亲!

  陈道灵!

  如果是我的父亲的话,那么一切也就没有那么不可思议了,在我心中,我的父母一直都是世界上最神秘的人。

  父母留给了我三句至关重要的遗嘱了,无一都准确的预知了之后发生的事情,他们的断卦推演能力,不是我可以想象的。

  而让我有些意外的是,我父亲竟然是眼前这些傲氏一族的主公?

  “不过主公只是给我们留下五张画,墙壁上的画则是我们被困于此时,再雕刻上去的,为的就是让我们族人每天都可以看到,能够拥有希望。”敖鼎天出声,随后他顿了顿,又道:“少主,如此你该相信了吧?”

  知道这一切都跟我父亲有关,我的心情也开始慢慢的平复了下来,我对老人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了,可我还不清楚你们敖氏一族的来历。”

  我从没有听说过什么敖氏一族,更不知道原来还有这么一群拥有独特竖瞳的人。

  此刻我心中也有了疑惑。

  这么看来的话,那么敖妍的身份也就明了了,她不是什么千年的蛇仙,也同为敖氏一族的人,但为什么她没有关在这里,而是在花水商会中当起了秘书?

  “少主,我们敖氏一族来自东海龙岛,我们天生拥有龙的一部分血脉,所以拥有一部分龙的特征,这也是我们天生竖瞳的原因。”敖鼎天开口对我道。

  我诧异万分。

  原来是这么回事!

  东海龙岛我倒是听说过,只不过这座岛屿早就消失了,它位于临近沪城的海域,早在几十年前,这座传言出现过龙的岛屿就已经不知所踪。

  “我们的祖先,是神龙跟人类的结合,我们拥有一部分龙的能力,但同时,我们因为血脉的问题,我们当不了真正的人,也成为不了真正的龙!”敖鼎天继续为我道。

  我默默点头,应承敖鼎天。

  “少主应该听说过,东海龙岛消失了,龙岛消失之前,我们就得到了讯息,所以我们的祖先很早就离开了龙岛,来到沪城谋生。”

  “靠着我们敖氏一族天生的聪慧,以及独特的手段,我们在沪城站住了脚跟,并且靠着我们对宝物的强悍嗅觉,我们积累了一些好东西,并且做出产业。”

  “最后,我们敖氏一族创立了商会,取名花水,我们积累了无数的财富,也拥有了数不尽的宝贝,在主公的帮助下,我们在沪城的龙抬头风水上,建立了这座庄园。”

  “而老奴,则是花水商会的会长!”

  敖鼎天一字一句的将敖氏一族的来历全部说了出来。

  “什么!”

  我此刻却是大惊。

  面前的老人敖鼎天才是花水商会的会长!?

  那我先前见过的那位坐在轮椅上姓鹏的中年人又是谁!?

  “至于如今少主所见的那位会长,就是夺我敖氏花水,将我敖氏一族关押在深山中,永远见不了光的罪魁祸首!”

  敖鼎天的声音激愤了起来。

  我有些懵。

  但好像,一切都说的通了。

  为什么我跟敖妍素不相识,可她却要让我救她,并且为什么龙抬头的风水布局诡异无比,这一切都好像都说的通了。

  原来那位姓鹏的人并不是真正的会长!

  “你认识敖妍吗?她是谁?她怎么会在外边,还成为了那人的秘书?”我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敖妍是为了我族,才牺牲的。”敖鼎天道。

  “什么意思?”我问。

  “她是我族血脉最纯粹的几人之一,也是老奴的孙女,鹏金为了营造花水商会并不是他夺来的,而是由我们敖氏一族主动交到他手上的假象,这才威逼敖妍跟在他的身边。”

  “如若不然,他会杀了我们上百号的族人!敖妍为了我们,忍气吞声,在外头也只能迎合鹏金更是只能够对外宣称,我们敖氏一族主动臣服了他!”

  敖鼎天又道。

  听到这里,我想到了我与敖妍见面时发生的一切,看来害她的人真的是那位鹏会长。

  “每天早上辰时,外面都会有龙吟,那是你们发出来的吗?”我问。

  “是的少主,靠着我们残存的血脉,龙抬头风水中的龙势,以及辰时浓郁的龙气,天时地利人和,才促使我们引动来自血脉最深处的吟叫,我们不知道少主什么时候能来,所以只能靠这种方式,多加一丝机会,让少主能够听到我们的声音。”敖鼎天回道。

  我心中不由嘀咕,这多加的机会还真就只是一丝啊。

  如果不是因为种种原因,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来这里,更不可能发现被关押在苍山中的敖氏一族。

  此刻,敖鼎天突然在我面前又跪了下去!

  连带着他身后的族人,再一次的在我们面前跪了下去。

  只听他道:“主公当年对我们说过,我们敖氏一族必有一劫,这一劫能否化解,全靠您,如果您侥幸带领我们化解了,从此我们敖氏一族将彻底的腾飞!”

  “眼下,我敖氏一族族长,带领一百一十一号敖氏族人在此宣誓,从此效忠新的主公,永生永世,绝不违背!”

  “还请主公救我敖氏一族!”

  敖鼎天的声音结束后,那百来号的敖氏族人,一同发声,响彻无比:

  “还请主公救我敖氏一族!”

  悲壮的声音回荡在了苍山之中,而我的血液有点沸腾。

  我扶起了敖鼎天,道:“老人家你放心,腾不腾飞我没办法给你许诺,但我会竭尽全力的将你们救出去,重新夺回花水商会的。”

  我还不清楚为什么我的父亲是敖氏一族的主公,可既然他们是我父亲让我救的人,我就必须要全力以赴。

  更何况,此刻的场景,我相信只要是一个男人,心中都会澎湃,也都会生出一种巨大的责任感。

  “我们都相信主公!”

  敖鼎天握住我的手道。

  其实,将这些敖氏一族的人救出去倒不是很困难,地牢连山阵因为天牢星宫位的加持,虽变的极为强悍,可也并不是不能破的。

  但眼下的问题是,那位姓鹏的中年人。

  他既然能够将敖氏一族关在这里,实力肯定不凡,我该如何对付他才是关键。

  “老人家,将你们关在这里,强占花水商会的鹏金到底是什么来历?”我询问敖鼎天。

  “他是一只千年鹏鸟!”敖鼎天道。

  “啊?”

  我惊呼了出来。

  千、千年鹏鸟!

  鹏本来就是神话中的生物,那位瘸腿的中年人,不仅是鹏鸟,还是千年的鹏鸟!?

  这花水商会还真的有千年的精怪啊!

  它不是什么蛇仙,而是比蛇仙还要高好几个档次的千年鹏鸟!

  鹏鸟那是能跟龙相比肩的生物!

  并且,在我为数不多对鹏鸟的认知中,似乎这种生物还是龙的克星,它是以吃龙为生的!

  鹏鸟天克真龙,更别说只有龙为数不多血脉的敖氏一族了,也怪不得整个敖氏一族的基业都被他所抢占。

  此刻,我心中瞬间没了底。

  父亲给我任务也太重了些吧?我小小的肉体凡胎,怎么跟一只千年鹏鸟相斗?

  “不过这只鹏鸟的实力只剩下最多十分之一的程度,他的两只最重要的利爪被废了,身体还受到过重创。”

  敖鼎天又开口道。

  闻言,我心中恍然,怪不得这人坐在轮椅上,原来是一对利爪给废了。

  可受重伤的千年鹏鸟,也是一头真正的千年鹏鸟啊,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只有十分之一的实力,我想实力也不容小觑。

  不过当然,只有十分之一的千年鹏鸟,倒不至于让我生出毫无希望的感觉,我还是有机会的。

  可就在此刻,我突然想起了什么,遂即猛的看向了五张壁画中,最后的那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