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300章节 别去
  我一动不动的站着,面带疑惑的看着她。

  我心中还有很奇怪的一点。

  如果她真的遇到了危险,并且我真的有能耐去救他,那么,她直接开口对我说就好了,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的布下法阵让我出不了声音,并且用掌心写字这种多此一举的方法呢?

  是怕给谁听到吗?

  但我们的边上没有任何一个人啊!

  就连柳丝蕴也被她给遣走了。

  敖妍没有将手从我的掌心中拿开,她继续用指尖在我手掌中写字。

  我将心思收拢,耐心的再去分辨她想要表达什么。

  “别去!”

  经过我费力的琢磨,总算将她继续写的两个字感受了出来。

  可我有些不解。

  别去?

  让我别去哪里?

  我没有很多的时间思考,因为敖妍没有结束写字,她仍旧在我掌心滑动。

  很快,又是两个字出现在了我的心中。

  “拍卖!”

  这会,我惊讶无比的看着敖妍。

  拍卖的意思想来就是拍卖会了。

  难不成敖妍是让我别去拍卖会?

  但我还是有些不确定,“别去”还有“拍卖”两个词是不是连在一起的。

  我以为敖妍到这里应该就结束了,可没想到的是,敖妍最后在我手中又写下了两个字。

  “龙头!”

  敖妍传递给我的信息越来越模糊,龙头二字让我有些迷糊,我琢磨了一会,心中才不确定的猜测,莫非这里的龙头指的是庄园外面的风水龙抬头?

  终于,敖妍将手从我的掌心中拿开,她用哀求的眼神最后看了我一眼,片刻后她恢复了正常,竖瞳重新回到了一开始的冰冷诡异!

  我的心中则不断的回荡着十二字。

  救我、别去、拍卖、龙头……

  除了第一个词我能搞懂之外,另外三个我都想不怎么明白。

  然而,就在这时,我的脸上猛的砸来了一个拳头。

  这拳头是敖妍打过来的,力道十足!

  我措手不及,眼前瞬间冒起了金星,鼻腔中一道暖流窜过,我的鼻血被敖妍打了出来。

  我又惊又怒的看着眼前这位竖瞳女人。

  这人莫不是神经病?

  让我救她,还这样对我?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在求她呢。

  紧接着,让我变哑巴的法阵散去,敖妍冷冽的开口:“你擅闯我花水商会,这一拳是给你的教训,赶紧离开,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我古怪的看着敖妍。

  她这幅模样,让我险些以为我刚刚经历的都是错觉。

  这女人难道是演员出身的?怎么变来变去?

  不过我并没有开口询问她刚刚的行为是怎么回事,以及四个词又是什么意思。

  我清楚,她既然这么大费周章的屏蔽了我的喉咙,又用掌心写字的方法告诉我四个词,显然是不想用声音来传递信息。

  “还不走?我门花水商会最不缺的就是保安。”

  敖妍冷漠的盯着我,语气中不带一丝感情。

  我看着她,沉默不言,心里头却在不断琢磨着,难道她此刻是在暗示我?

  让我赶紧离开庄园?我继续留在这里会有危险。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的危险来自于谁呢?

  就在此刻,突然传来了一道道咯吱咯吱的滑轮声。

  我马上看向了声音传来的地方,也就是门口!

  只见一位坐在轮椅上的中年人出现在我的视野中。

  他是一个光头,脑门又圆又亮,穿着一身青色的僧衣,有着一副佛门之人的打扮。

  但与这副打扮格格不入的是他的那张脸。

  中年男人的眼睛极为狭长,眼中精光乍放,再加上鹰钩鼻、薄薄的嘴,整张脸看起既尖酸刻薄,又精明异常,妥妥的商人相。

  轮椅载着他朝里头而来,中年男人看着我,半响,他面带微笑。

  “会长,您不是休息了吗?这个年轻人擅闯我们商会,已经被我教训过了。”

  此刻,敖妍走到了中年男人的身后,帮其推着轮椅,来到我面前。

  我有些诧异,这位腿脚不便的人就是花水商会的会长?

  也就是手握绝仙剑,方光大师口中的那位信佛之人?

  我心头有些古怪。

  看打扮,确实像信佛之人。

  可看外貌,完全不像是心中有佛的信徒,反而跟他商会会长的身份极为吻合。

  花水商会的会长没有回应敖妍,反而看着我微笑道:“我本想明日再接待你,可你既然来了,那么就今天吧,你就是方光大师的朋友陈年?”

  我点了点头。

  同时心中想着,原来不是敖妍刻意针对我,而是这位鹏会长真的要休息了。

  “鄙人姓鹏,另外……你说你手中有方光大师的泪舍利,你想要跟我换绝仙剑?”花水商会的会长继续道,他的声音温润,极为平和,让人听的很舒服。

  我脸色平静的再次点头。

  不过我的内心却不平静。

  说实话,他知道我是方光大师的朋友,以及我的名字,我都不会觉得奇怪,毕竟,先前在庄园门口时,我让保安知会过敖妍了,说不准就是那个时候,他得知的。

  可我意外的是为什么花水商会的会长知道我手中有泪舍利?并且还知道我要换绝仙剑?

  我刚刚是对敖妍说过,但也只有敖妍知道啊!

  莫非是方光大师透露的?

  短短片刻,我就否定了这个想法,方光大师此刻定是在柳树下静思,哪里有空将这消息告诉花水商会的会长。

  等等!

  就在这时,我心猛的一跳。

  我用余光看向了敖妍,想起了方才的事情。

  难不成这个房间中说的话,都可以被花水商会会长听到?

  而敖妍之所以用掌心写字的方法传递信息,就是为了防备这位长相阴鸷的会长?

  那么,我的猜测再大胆一点,难不成敖妍遇到的危险,也是来自于他?

  “小友手中的泪舍利,蕴藏着方光大师所有的智慧,对我这等佛徒来说,确实有着天大的诱惑,不过我手里的绝仙剑也不是凡品,他更是先天灵宝中诛仙剑阵的一部分,所以,我需要一段时间考虑考虑,不知道小友能不能给我这点时间。”

  鹏会长不急不慢的道。

  听他说话真的很让人舒服,他对我的客气,让我之前的不满瞬间消失了,我也生不出什么敌意来。

  我想都没有想的就答应了下来,道:“当然可以,这毕竟是大事,鹏会长再三思忖也是应该的。”

  “好,如此的话,两日后,也就是拍卖会的前一天,那日酉时,你来苍山,我给你答复。”

  鹏会长笑了笑,继续道。

  他前面说的话都没什么问题,两天的时间考虑其实不算长,毕竟交换的是绝仙剑这种东西,在拍卖会的前一天给我答复也算是合理。

  酉时就是晚上五点,大多数玄学之人,口头上依然沿用着古老的时辰说法,所以我更是没有多想。

  不过,我却是疑惑一点,便道:“苍山在哪里?”

  “就是庄园里最高的那座山峰,山峰顶上有一个私人山庄,会长想在那里给你答复。”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此刻,敖妍替鹏会长解释。

  我默默颔首。

  原来就是龙抬头风水中最核心的那座青峰。

  但很快,我心神猛的一震。

  遂即多看了敖妍一眼。

  她为什么这个时候开口?

  我忽地生出了一个想法。

  此刻她说的这句话,难道才是真正的暗示我?

  别去!

  别去的地方,不是三天后的拍卖会,而是两日后的苍山!

  我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此刻,敖妍的竖瞳出现了一丝别样的神色,更加确定了我的想法。

  但很快,我也没有犹豫,直接答复了鹏会长,不管是不是,先答应下来再说。

  我道:“好的,期待那天再跟会长见面。”

  鹏会长伸出手,道:“我同样期待。”

  紧接着,鹏会长在敖妍的推动下,离开了这里。

  而我也被一位庄园的人送了出去。

  站在庄园外,沪城的西郊上,我内心纠结无比。

  敖妍让我救她,她遇到的危险到底是不是来自于那位鹏会长?

  敖妍还让我别去苍山,她是在提醒我,我也会遇到危险?

  我现在该怎么办?

  不行,我得找个机会见敖妍一面,至少也得将事情弄明白了。

  到底她遇到了什么危险,我如果赴约去了苍山到底会怎么样。

  以及“拍卖”跟“龙头”,这两词语的含义是什么。

  我想着,就准备先回旅馆休息一晚,等明天再来这里。

  可就在此刻,突然有一位保安从庄园内冲了出来,跑到了外面的马路上。

  “先生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