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293章节 鹿村剧变
  幸好我的身体素质还在,躲过了朝我飞来的锄头。

  否则,我的脸至少要被撕开一层皮!

  我的嘴唇已经彻底的白了,章大婶的话,如同一记闷棍敲在我的心头。

  她的儿子死了?

  她要让我大伯偿命?

  “大婶,有话好好说!狗哥怎么了?”我抓住激动的章大婶,开口道。

  狗哥就是章大婶的儿子,我跟他不是很熟,但都是一个村的,至少也认识。

  “你有脸问?他死了!他在半个月前就死了!”章大婶厉声道。

  我险些站不稳。

  狗哥真的死了?

  良久,我苦涩的道:“可我大伯已经离开鹿村快半年了,他就算是神仙也害不了狗哥啊,大婶,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误会?你知道你狗哥是怎么死的吗?他是撞死在他爹坟前的!而我家男人的那个坟,就是你大伯定的!”

  章大婶指着我的脸大骂,唾沫把我喷的满脸都是。

  我惊骇的说不出话来。

  大伯是风水师,我小的时候,大伯都是帮人做法事,看风水来赚钱的,所以在鹿村算是有点名气,平时村子里的什么下葬白事,基本也是大伯帮忙。

  章大婶的男人在我十五岁那年就死了,他的墓地确实是大伯选的。

  “陈道言那没良心的,还说什么那块墓地虽不能保我家大富大贵,可平平安安却绰绰有余,纯属放屁!我儿子还不到三十岁就死了!如果这就是他说的平平安安,我今天让你也平平安安!”

  说着,愈发激动的章大婶,想要对我动手,眼中甚至出现了杀意。

  还好她手上没有什么武器,被我轻易的制服。

  可是,我的内心久久无法平静。

  说句毫不夸张的话,以我大伯的水平,就算眼睛瞎了,他也不可能帮人点到凶墓!

  “大婶,会不会是弄错了?我大伯没理由害你的啊……”

  我出声道。

  “不止是我们家,村子里,只要是你大伯做过法事看过风水之类的人家,在那天都或多或少遇到了祸事,你们陈家是我们鹿村的罪人!你大伯肯定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所以才逃离村子,老天爷惩罚不到你大伯,就将这罪落在我们村民的头上!”

  章大婶尽管被我抓着,可她的气势不减,满目凶气的瞪着我道。

  不止是章大婶一家!

  只要跟我大伯有瓜葛的村民都出事了!

  我的冷汗直冒,我根本想不到鹿村竟然发生这么大的事,并且还是跟我消失半年的大伯陈道言有关!

  此时此刻,我看了眼周围的苍凉,心中纵然无法相信,可却也不得不信了。

  鹿村是因为我大伯变了天,鹿村的报应皆是因我大伯而起!

  不多时,瞬间又来了不少的村民。

  他们认出我之后,马上对我指指点点了起来。

  但算是念在同村之情,以及遇到的祸事没有章婶的那么大,所以还没有人冲动的上来对我出手。

  “陈年,要不我们先离开这里。”

  此刻,边上的姜灵小声对我道。

  我摇了摇头,就算村民要对我动手,我也不会离开的,鹿村是我的根,我没有将事情了解清楚,我怎么可能逃避!

  况且,这还关乎到我的大伯!

  “你看有几个村民明显处在气头上,他们现在还能够克制,可等会还能不能克制,谁也不知道,陈年,先回县城!”姜灵再一次的对我道。

  就在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人群中走出了一个老人。

  只见他抓住我的手,沉声道:“你们像什么话!陈小子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就算陈道言有个什么不是,也是他的问题,关陈小子什么事!”

  老人是正是刘大爷,收养梁国豪为义子的刘大爷,也是以前跟我大伯关系最不错的老人。

  “刘大爷,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们家就你一个人,也没遇到什么祸事,可我们不一样,报应来的那天,我娘可是摔折了腿!”

  “就是,刘老头,以前就你跟陈道言那神棍玩的好,我看说不准他害了我们全村,唯独没有害你,所以,你才这么护着那小犊子!”

  “今天,我们肯定要向陈家大娃讨个说法!至少要他说出,陈道言那畜牲在什么地方!”

  周围村民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我也不知道大伯去哪了。”我小声道。

  一旁已经被我松开的章大婶听到我这话,再次激动了起来,她道:“不知道?我看你是不想跟我们说!”

  还好有几个大妈将她抱住,否则章大婶又要冲上来打我了。

  “够了!谁要再为难陈小子,就是跟老头我过意不去,我反正也活到头了,烂命一条!我看谁要动手!”

  刘大爷怒吼一声。

  别看刘大爷的身子瘦弱,可这洪亮的一声,直接将村民给唬住了,周围也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跟大爷走。”

  刘大爷拉着我,朝村子而去。

  随后,刘大爷带我来到了他的家,我跟姜灵坐在小小的前堂,刘大爷端来了两杯水给我们。

  我感激的看着他。

  如果不是刘大爷带我进村,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离开鹿村,我不甘心,毕竟这是我的根,我的家,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我总不可能连家都不能进。

  而如果我独自进村跟村民发生冲突,这也是我绝对不想看见的。

  “陈小子,过年你都没回来,怎么今天回来了呢?不是时候啊!”刘大爷关切的对我道。

  “大爷,你能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神情有些低落的道。

  姜师兄生死不明,鹿村又发生剧变,短短一天时间,就让我接受这两件事,我真没这么大的能力。

  “大爷也不清楚,那天实在太诡异了,大爷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恐怖的一天。”

  刘大爷摇了摇头,为难的道。

  我眼神微微一凝,接过刘大爷的话,道:“一天?”

  “就是那一日,鹿村变天了,所有被你大伯帮助过的村民,全部遭殃,没有例外!”

  刘大爷看着我,慢慢出声。

  我惊了,连忙道:“也就说章婶的儿子撞坟自杀,李叔的娘折了腿,还有村子里所有遭了祸事的村民,都是在同一天发生的!”

  “是这样的。”刘大爷肯定道。

  我看向了姜灵,此刻姜灵也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是哪里一天?具体的时间,大爷你还记得吗?”我连忙询问道。

  “记得。”大爷点了点头,遂即他顿了顿,继续道:“半个月前,三月十五号!”

  闻言,我马上拿出手机,翻找起那天的黄历。

  那天公历是三月十五,农历是二月二十二,按照风水玄术来看这一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可既然是这天鹿村发生了剧变,就算有我大伯的因素,这一天肯定也是有问题!

  “姜灵,农历二月二十二号这天,应该没有特别的地方吧?”

  我看不出来,便询问了下身边的姜灵。

  她出生在玄门级的玄学家族里,显然知道一些我并不了解的东西。

  “抱歉陈年,我们姜家主攻相术,这种有关天文节气的东西我知道的也不多。”

  姜灵面带歉意的道。

  我稍微有些遗憾,只能够努力回想那天有什么特别的。

  也就在这时,姜灵又道:“不过陈年我想起一件事。”

  “什么事?”我问。

  “你知道姜难的扎纸店是什么时候发生火灾的吗?”姜灵反问。

  可就是她这一句话,让我的身体瞬间一僵,手脚渐渐的冰凉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