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284章节 真的回来了
  王茗茗认真的点了一下头,她的表情也凝重了起来。

  尽管我早有准备,可还是心脏猛的一跳。

  失踪多年的王青,真的回来了!

  “你在哪里找到他的?”我问。

  “藏区圣地,我的父亲一直都在那里,只不过他都处在沉睡的状态,我用从七门诡窟中找来的那样东西唤醒了他。”王茗茗道。

  藏区圣地!

  藏区只有一个圣地,便是布达拉宫。

  王青竟然在那里沉睡?

  我又再一次的好奇起了王茗茗从七门诡窟中找到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那他现在在哪里?”我问。

  如今,我跟王茗茗看起来修成了正果,但其实拦在我们中间的,还有一座大山,他的父亲王青!

  “我也不清楚他在哪里,他说他还有很重要的一件事需要办……”王茗茗的脸色此刻突然一暗。

  “茗茗,你父亲还是不同意你跟我在一起吗?”

  我明白王茗茗为什么会突然失落。

  王茗茗彻底的沉默了,她没有说话。

  但我清楚的,如果王青真的同意,那么他就不会将王茗茗的记忆抹除了。

  过了一会,王茗茗走到我边上,她缩进我的怀里,小声的道:“不管他同不同意,我就要跟你在一起,我死也要跟你在一起,谁也拦不住。”

  说着,王茗茗抱的更紧了些。

  有王茗茗这句话就够了,今后遇到再多的困难,有她在我的身边,我都有勇气去面对。

  这时,我想起了一件事情,道:“茗茗,你到长白山时,知不知道有座隐墓下埋着我们的铭字竹符?”

  王茗茗抬头,疑惑的道:“隐墓是什么?铭字竹符是什么?”

  听到王茗茗的回道,我有些意外。

  她不知道隐墓跟铭字竹符,那想必也肯定是不知道为什么铭字竹符上写着我们两人的名字。

  可如果这样的话,当初吴蔓竹为什么又要让我问她呢?

  我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我也没有过于纠结这一点,隐墓就算埋着我跟王茗茗的铭字竹符,目前看来对我们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影响。

  想到这里,我就没有再琢磨这件事了。

  最后,我轻轻的分开王茗茗,用最郑重的语气问道她:“茗茗,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我如何才能继续活下去!”

  这件事可以算是一直卡在我心中的一根刺。

  如今眼看只剩下小半年的时间了,我不得不重视起来,姜灵用巨大的代价换来的消息,我可并不认为是假的。

  哪知,王茗茗黛眉微皱的道:“陈年你再说什么?什么继续活下去呀?你不是好好的吗?”

  我傻眼了。

  王茗茗不知道?

  “茗茗,你不知道吗?”我问。

  “你到底再说什么啊,是你生了什么病吗?”王茗茗拧眉道。

  她真的不知道!

  王茗茗连我只有不足一年可活的消息都不知道!

  她也不清楚我要如何活下去!

  此刻,我也猛地醒悟过来,如果王茗茗知道我没多少时间可以活,那么她早就在恢复记忆时就告诉我活命的方法,不可能拖到我来问她!

  我早该想到了呀!

  我突然有点慌,我从来没有想过通天教主会欺骗我,可如今的事实,确实是王茗茗并不知道我该如何活下去!

  “陈年,你说话呀!你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如何才能继续活下去!”王茗茗似乎猜到了一点我话中的意思,她抓着我的手臂,俏脸上满是焦急的喊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我的脑子此刻也是一片空白。

  我的心剧烈的跳动着,我的后背都要发凉了。

  在这些天之前,我其实并没有特别在意我还可以活多久,可这些天过了之后,就不一样了,我想要跟王茗茗白头偕老,我想我们幸福的过一辈子,我不想我年纪轻轻的就死了!

  而如果王茗茗不知道的话,那么我又该去哪里找活命的消息?

  我没地方找了啊!

  不行,我得冷静下来,通天教主不至于骗我!他没有必要骗我!肯定是有些地方我弄错了!

  通天教主如果不知道我该怎么活下去,他直说就行了,完全不用乱给我指路,再者,他还交待给我寻找诛仙四剑的任务,如果我死了,谁帮他找。

  所以我活命的消息肯定在王茗茗的身上,只不过她不清楚那是我活命的消息!

  我越想越觉得有这可能,我也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我牵过王茗茗的手,将她拉到了客厅,问道:“茗茗,你好好想想,在碧游宫里那个人还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

  王茗茗急的小脸都白了。

  她认真的想了好一会,摇头道:“没、没有。”

  我干咽了下,又道:“你去找你父亲的这段时间还没有发生过什么事?”

  王茗茗低着头,又想了许久,她泪眼婆娑,还是道:“没有了……陈年,你跟我说,你怎么了?”

  “没事的茗茗,你再好好想想,我们分开的这段时间你还有没有其它事情没有跟我说。”

  我安慰道。

  总会找到消息,我不能够着急。

  王茗茗看着我,过了一会后,她道:“陈年,有一件事没跟你说,但我怕说出来,你会不开心。”

  我来了精神,现在我任何线索我都不能够放过,便马上道:“你说,我不会不开心的。”

  王茗茗还是再三犹豫,最后才道:“唤醒我爸后,我跟他说了你。”

  “然后呢?”

  “然后,他就在骂你。”王茗茗说一句停一句。

  “骂我什么?”我疑惑。

  “我还是不说了,陈年,说实话,我爸虽然醒了,但他好像变了一个人,变的我都不认识了,他骂的那些话很难听,他以前从来不骂人的,对谁也都很随和的。”王茗茗依旧不愿说。

  我开口道:“茗茗,这件事真的很关键,关系到我们能不能一直在一起。”

  我不敢对王茗茗说我没多少时间好活,只能够换一种方式表达。

  王茗茗听后,她低下头,小声的道:

  “我爸说你是杂种,是小畜牲,说你早该死了,你父母的那些债,都要你来还,他说就算把我嫁给一头猪,也不会嫁给你,他说就算给你那本书,你也没办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