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280章节 诛仙图
  渐渐的,我的泪水从脸颊滑落,这一刻我不知道等了多久。

  尽管这些天我都能够看见王茗茗这张祸国殃民的脸,可此时再看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我走到王茗茗的面前,划卡手指,在禁锢她的符箓上滴下我的血,这红绳符箓我也看不出什么来历,但却并不碍事,阴宗的东西,都能够靠我的血来解决。

  禁锢解除之后,王茗茗直接扑到了我的怀里,她死死的搂着我。

  这一刻,不再是声音了,我真正的感受到了她娇躯的柔软,以及内心的那份感情。

  我好不想松开,我想这么一直的抱下去,她那令人安心的温度,她那令人痴迷的香味,但我明白,现在并不是我们缠绵的时候。

  我想要分开王茗茗,王茗茗却死死的搂着我,仿佛要融进我的身体中。

  见此,我的心里暖暖的,但过一会我却道:“茗茗你别搂着我呀,你不是说了吗,你还不想谈恋爱呢,我们男女有别的。”

  王茗茗抬头看着,梨花带雨的脸上带着几分羞意:“你……我那时候不是不记得你了嘛……”

  “你还说让我不要在一颗树上吊死,学校漂亮的女孩那么,我可以去追她们。”我又道。

  “你、你敢!”王茗茗娇媚的瞪了我一眼。

  “现在我不敢,但下次你要再把我忘记了,那可就难说了。”我笑了笑,不过遂即,我的眼神一暗。

  如果王茗茗真的又把我忘了,我可能真的没有勇气再去接近她了。

  我真的很怕对我冷漠的王茗茗。

  “我以后在身上纹个纹身,就纹你的名字,下次如果再忘,看见纹身,我就都想起来啦。”王茗茗的微笑道。

  她的笑比春天的风还要让人沉醉。

  我吓了一跳,忙道:“别呀茗茗,女孩子纹身多不好。”

  “笨蛋,我开玩笑的。”王茗茗将脸蛋贴在我的鬓边。

  我深吸了一口她身上独特的香味,最后我眼中的柔光消失不见。

  我开口道:“是张乾程把你囚禁在这里的吗?”

  眼下,我得先解决最重要的这件事,至于她三魂分离时发生的一切,我准备解决完这件事后再说。

  王茗茗依依不舍的将身子从我这分开。

  她点了点头道:“恩,我们从学校分开之后,张乾程就打电话给我了,他让我回家一趟,说有点事找我,那时候我还没有恢复记忆,对他也没有多想,就先回到了这里。”

  我脸色一沉,果然如我想的一般,王茗茗没有去古廊桥,在出校门之后,就被张乾程给骗回了家。

  “回到家之后,就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色衣服,带着面具的人,我本来想用雷法对付他的,可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让我没办法施展雷法,最后,他在我的手上还有脚上绑上了红绳以及符箓。”王茗茗继续对我说出了来龙去脉。

  我的脸色再度沉了几分,这个人想来就是让九阴会全军覆没的吕大海了。

  紧接着,我开口问道:“那张乾程有没有对你做出什么猪狗不如的事?”

  王茗茗沉默,她看着我好一会才道:“他本来想对我做的……”

  我的心一紧。

  “可后来不知道是发生什么事了,他突然又说,给我两个小时的时间考虑,如果我接受他的话,他要了我之后会对我好,如果我拒绝了他,那么他要了我之后,会杀了我,说完这些,似乎他有很急的事,就跟着那位带着面具的黑衣人离开了这里。”王茗茗踟蹰了一会后,对我说道。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的眼神完全冰冷了下来。

  亏当初王茗茗还对他这么信任,真是畜牲!

  不过很快,我慢慢的冷静下来,并且心中疑惑。

  张乾程原本是要打算直接玷污王茗茗的,可后来因为一件事,就暂时没有对王茗茗欲行不轨,那么究竟是什么重要的事?按理来说对于张乾程而言,天大的事也比不过得到王茗茗啊。

  当然,我也得庆幸,幸好张乾程因为一件事多给了我两个小时的时间,要不然我真不一定能够准时的赶到王茗茗的身旁!

  也就在此刻,别墅的门动了。

  我心神一凝。

  很快,门口处出现了一道身影。

  是张乾程。

  我牵着王茗茗的手,慢慢的站了起来。

  张乾程进入房中,看见我之后,他先是一惊,随后那张因为整容,而使得有些僵硬的脸登时充满了怒火。

  “陈年!果然是你算计我!”张乾程怒道。

  我有些错愕,他的话我有些听不懂。

  “我说我的父母在沪城好好的,怎么可能会被绑架到云城,原来这一切都是你的计谋!”张乾程继续道。

  听到他的这句话,我若有所思。

  张乾程原来是因为这件事所以才暂时放下了王茗茗,离开的别墅吗?

  我并不傻,张乾程说的这些话,足够让我想明白了。

  是有人欺骗张乾程,说他的父母被绑架了。

  我心中不平静,欺骗张乾程的人可不是我,但这个人的目的也很明显,他在救王茗茗!或者说他在帮我!

  那这个人会是谁?

  我琢磨着与我交好,并且还有手段知道我跟王茗茗之间事情的人,貌似唯有柳丝蕴的父亲黄天元一人。

  但他现在应该不在云城,想来应该不是他。

  那会是谁?是谁在暗中帮我。

  当然,不论怎么样,这个人都帮了我一个天大的忙,如果我知道他是谁,我也必须得好好的报答。

  “可惜了陈年,我还是赶回来了,今天,我会让你死在这里,并且,我还要在你的面前,在你的眼皮底下,得到你最喜欢的女人!”

  张乾程诡异的勾起嘴角,眼中满是邪意。

  我的眼中杀意出现,张乾程这句话已经彻底的触碰到了我的底线。

  此刻,我没有想着跟他过多的废话,准备引动心口处的圣人气,直接解决他。

  可哪知,就在这时,我的脸色变了。

  张乾程突然大笑了起来,他道:“陈年,我不知道你是怎么从鬼佛塔里逃出来的,但没用的,就算你逃出来了,就算你设计让我离开,就算你及时赶到了这里,可你现在没有了圣人气,你凭什么跟我斗啊?”

  我有些意外,张乾程没有乱说,就在刚刚,我发现我竟没办法引动圣人气!我的圣人气似乎被一团蛛网给束缚住,无法使用!

  “你是什么时候对我动的手脚?”我问道张乾程。

  “你以为全天下就你聪明?神通圣人气,唯一的后天神通,我既然要对付你,当然要先对你这杀手锏动手!”张乾程见我不知所措,脸上的笑意更加的灿烂。

  我皱着眉头,很快我就想到了。

  遂即,我道:“那座鲤鱼石像?”

  白海森林公园的鲤鱼石像!

  也就是那困阵的阵眼!

  不出意外的话,张乾程肯定就是在那里动的手脚!

  当初我用圣人气硬破困阵时,鲤鱼石像毫发无损,之后,莫名其妙的困阵就被破了,而我当初也感觉到了圣人气中多出了一点什么东西。

  现在想想,可能白海森林公园中不仅仅有着困阵,那个鲤鱼石像也很有可能不仅是阵眼!

  “它的名字叫十罪鱼。”张乾程不急不慢说完。

  我听到这个名字后,双眼一滞。

  十……十罪鱼!

  怪不得当初我会感觉圣人气中多出了点什么,也怪不得此刻我的圣人气像是被蛛网所束缚!

  何谓十罪鱼?

  鲤鱼石像要由犯下十种恶罪之人的鲜血浇灌九十九天方才能够叫十罪鱼!

  这是一种巫术,十罪鱼内蕴藏着万恶之气,任何善良的人沾染上这种万恶之气都会变的十恶不赦,坏事做尽!

  十罪鱼中百罪生,百罪从心万恶发!

  我拥有圣人气,十罪鱼的万恶之气对我并没有任何的效果,也就是说,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受到万恶之气的影响,从而坏事做尽。

  不过,我虽不会受到影响,十罪鱼的万恶之气却可以影响我的圣人气!

  圣人气要是沾上这种东西,就像是清水中染上黑墨一般可怕。

  神通圣人气,最根本的性质是浩荡正气,也可以说,它就是世间最浩荡的气,但如果被万恶气所玷污,浩荡正气轰然崩塌,圣人气也将不复存在。

  从此以后,很有可能,我的圣人气再也无法使用!

  好阴险的张乾程。

  就在这时,我突然又冒出了一个念头。

  等等……

  不!应该不是他!

  我紧紧的盯着张乾程,用十罪鱼来对付我的圣人气绝对不是张乾程的主意,他应该还没有厉害到这种程度。

  那会是谁?

  “陈年,没有圣人气,那么你就是废物一个!”张乾程得意的说道。

  这会,张乾程的边上再次出现了两位鬼佛人,玄级的鬼佛人。

  而我的注意力却不在这些鬼佛人的身上,只见张乾程的肩膀上出现了一只猫!通体都是黑色的猫!

  这只黑猫蹲在张乾程的肩膀上,那对猫眼,是骇人的红色,并且闪着妖异的神色。

  我慢慢的拧起了眉头,这只猫是……

  就在我思忖的时候,红眼黑猫的从张乾程的肩膀上站了起来,并且它露出了它的两只脚!两只没有肉,没有皮,没有毛的骷髅脚!

  我瞬间惊呆了。

  这是九请阴命猫!

  张乾程怎么把它给请来了!

  “陈年,你可认得这只猫?哈哈,我知道你有手段对付鬼佛人,但你绝对没办法对付的了这只猫!”张乾程不紧不慢的道。

  传说中,九请阴命猫是白无常谢必安的宠物,白鬼黑猫说的就是白无常跟九请阴命猫,这只猫能勾天下万物的魂!

  但要唤来这种邪物可不简单,就像它名字所说的一般,需要九请!每一请给的祭品都必须要让阴命猫满意,如此才能请来此猫的一缕魂魄,为你效命!

  当然,纵然只是一缕魂魄,九请阴命猫也不是凡人能够应付了的东西!

  我的鲜血能够破阴宗的一切事物,但却不可能对付的了九请阴命猫!

  十罪鱼、九请阴命猫……

  这两样东西我完全不相信是张乾程能够施为的,他的身后还有人!肯定还有人!

  是那位疑似吕大海的阴宗之人吗?

  “陈年,放心,在你死之前,我一定会让你亲眼看一次我跟王茗茗共赴极乐的美好画面!”

  张乾程慢慢的朝我们这里的走来,他肩膀上的九请阴命猫,让整间别墅都阴沉下来。

  听到张乾程这句话,我脸色不好。

  “张乾程,你不是这样的,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而王茗茗气恼的质问张乾程。

  “你以前也不是这样的,你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茗茗,你还记得你以前说过你最喜欢的人是我吗?”张乾程冷声道。

  “我是说过,我也记得,但你明白的,我只是将你当成哥哥看待,我说的喜欢,不是那个意思啊!我们从小一块长大,我从来没有想过跟你会发生男女之间的感情!”王茗茗道。

  “我不明白!”张乾程突然厉声,与此同时,张乾程肩膀上的九请阴命猫也随着发出了一道尖叫。

  这道猫叫,叫的令人头皮发麻,仿佛有着无数道蚂蚁啃食着你的耳膜。

  只听张乾程继续道:“你还记得吗?小时候,我问你要找什么样的丈夫,你亲口跟我说过,你要找一个像我这样的,就因为你的这句话,我高兴了整整一个越月,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忘记!”

  “那时候才多小,说的话哪里能够当真?”王茗茗无奈的看着张乾程。

  “我当真了!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当真了!”张乾程又是一声大喊。

  九请阴命猫爬到了张乾程的手上,再度发出了一声尖锐的猫叫。

  这一声,仿佛直接让人的灵魂颤抖。

  张乾程一双眼直直的看着王茗茗,他道:“不过事到如今,我也明白了,在你心里,我怎么样都比不过他,就算你失去了记忆,就算你已经完全记不得他了,你还会牵他的手,你还会因为他拒绝我,你还会跟他走!茗茗,这是你逼我的!”

  我冷眼看着张乾程,我能够清楚的看见,张乾程眼珠子外似乎笼罩着一团黑气。

  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以前的张乾程再怎么样,也不会对王茗茗这样,尽管因为运动会的告白失败,现在想想,也不至于让他如此癫狂,以及性情大变到这种程度。

  我想很有可能此时张乾程的变化,跟十罪鱼,以及他肩膀上的九请阴命猫有关。

  “九请冥猫,猫主助我!”

  张乾程大喊一声,九请阴命猫的红色双眼就朝我看了过来。

  “陈年,我得不到的你绝对也得不到!”张乾程继续出声。

  那只红眼的九请阴命猫已经彻底将滔滔阴煞之气释放,若有若无的凉意直接透过了我的肉身。

  我的脸色开始苍白。

  没有了圣人气,这种级别的邪崇还真的不是我这肉体凡胎可以抵抗的。

  就在这时,王茗茗抓住了我的手。

  我有些意外的看向了她。

  只见她那张精致的俏脸上满是坚决,她似乎想要挡在我的面前。

  “陈年,我的雷法虽然不能用,但你放心,今天我不会让人伤害你的。”王茗茗小声的对我道。

  王茗茗的声音很小,却还是被张乾程给听到,他笑道:“张乾程,没有了圣人气,你现在难道都要女人保护了?没有了那从他人身上偷来的圣人气,你陈年什么都不是!你只是个废物!”

  张乾程的话让我的眼皮一跳。

  但我并不是特别意外,毕竟徐达、裘伟峰都知道我的圣人气是怎么得到的。

  “九请冥猫,助我勾魂!”

  张乾程冷冷一笑,他大喝一声。

  前方的九请阴命猫发出了一道接一道渗人的猫叫,这些猫叫似乎不是从它的嘴中发出,而是从地狱被召唤上来的一般。

  我的灵魂出现了剧烈的眩晕,很快,我的脑壳也开始疼了起来。

  王茗茗向前一步,她似乎要动手了。

  我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她,我明白,王茗茗可能真的有方法应付眼前的九请阴命猫,但同样想必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这一次,我怎么可能会让她受到伤害?

  也就在这一刻,我引动了诛仙图。

  “张乾程,我可不只有圣人气……”

  我淡淡道,片刻后我的手上出现了一张白如玉纸的卷轴。

  卷轴古朴,却又透露着极致的锋芒气。

  它就是先天灵宝的一部分,诛仙图。

  诛仙图出现在别墅中时,还未曾打开,那满屋子由九请阴命猫释放的阴煞之气,直接被诛仙图流露出的剑意切割的像是豆腐块一般,不成大势。

  张乾程愣了下。

  而那只来自于阴间的九请阴命猫在看见诛仙图时,也出现短暂的恍神。

  我没有再做任何的废话,直接打开手中的诛仙图。

  这一刹那,世界都好像变了。

  诛仙图上出现了一道杀伐无匹的法阵,法阵上有着四个阵眼,阵眼是四把剑,可惜,如今都缺失!

  但纵然剑阵残缺,可诛仙图的剑意永存!

  片刻,铺天盖地的剑意如大雨倾盆!

  这些剑意直奔前方的九请阴命猫而去。

  转眼即逝之间,九请阴命猫被诛仙图所释放的剑意,轰成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