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266章节 我求你了
  我没有闪躲,任由书本砸在我的脸上。

  按照我现在的身体素质,想要闪开轻而易举,可当王茗茗将书朝我扔过来时,我便已经完全呆滞住了。

  当初,也是一本书,也是面前的女孩,也是脸上的刺痛,还有,也是这声变态……

  我的眼眶有了些模糊,眼角上,有鲜血流下来。

  鲜血划落到我的眼中,使我分不清是泪模糊了我的眼,还是血浸了我的瞳。

  王茗茗眉头紧缩,她走到我的面前将书捡了起来,可能是她看到我的脸上流血了,也可能是她看到我的眼眶湿了,王茗茗白皙的俏脸上愠怒消失,反而有些愧疚的道:“对不起,我有些冲动了,你为什么不躲……”

  我没有说话。

  “算了,这次是我不对,我不该对你动手的,但你为什么要提那么奇怪的要求?你拿我的血干什么?”

  王茗茗咬了咬红唇,又是对我道歉。

  我缓了过来,可王茗茗这么问,我却找不到理由。

  对啊,我无缘无故要人家的血做什么?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尤其还是向一个女孩要血,这不摆明着让她把你当成变态吗。

  见我没有说话,王茗茗走到我面前,拿出了一张纸,她给我道:“你先把血擦擦,都流这么多了。”

  我接过后,一边擦血,一边道:“茗茗,这是我最后一个要求,我也只有这一个要求,希望你答应我。”

  王茗茗看着我,沉默了一会后,道:“好吧,你脸上出的血,是我造成的,我就当还你了,今天晚上,我会将我的血送到你那里。”

  闻言,我的心松下了一口气,看来我的脸没有白给砸。

  跟王茗茗分别之后,我回到宿舍,耐心的等待着她将血送来。

  我相信王茗茗不会食言的。

  到了晚上九点多钟,我的宿舍门响了。

  我心中一喜,便去开了门,就见到王茗茗亭亭玉立的站在门外。

  “不好意思,我去打听你的宿舍浪费了一点时间,这是我刚去医院抽出来的血,你拿去吧。”王茗茗拿出了一根试管。

  我从王茗茗的手中接过了冰冷的试管。

  “我其实还是想知道你拿我的血要干什么?”王茗茗却没有走,仍旧站在门外。

  听到这句话,看着王茗茗的俏颜,我内心一动,我很想跟王茗茗多待一会,不如我就让她留下来。

  另外,如果我确定了王茗茗的阳婚还在,那么此刻她也在现场,说不定,我还能够找机会引动阳婚!

  “你如果想知道的话,就进来吧。”我道。

  让我意外的是,王茗茗没有犹豫,直接进入了我的宿舍。

  顺带着,还将门给关上了……

  我看着王茗茗道:“这是男生宿舍,你也知道我喜欢你,你就不怕我对你做点什么吗?”

  王茗茗嘴角微微上扬,勾出了一道动人的弧线,她回答我:“我不怕,因为你要是敢碰我,先躺在地上的人肯定是你。”

  闻言,我一愣。

  遂即我很快就想到如今的王茗茗可不是普通的女孩,上回那令我全身麻痹的手段,可是只有玄学界的人才能够拥有的。

  紧接着,王茗茗一句话也没说,坐在了客厅上的沙发上。

  而我则拿出了一个碗,还有一把小刀。

  我看着墙壁上的时钟,耐心等待着子时的到来。

  当初,我们就是在子时缔结的阳婚,如今,要想确定阳婚还在不在,那么必须要跟缔结时的时间点一致。

  王茗茗看我拿出了一把刀,一个碗,稍显意外,不过她却并没有多问。

  我耐心的等着十一点的到来。

  这期间,我不着急,我巴不得跟王茗茗共处一室的时间久点,但王茗茗好像有些坐不住了。

  “你究竟要干什么呀?还要等多久?”王茗茗询问。

  我再次看了眼时钟,道:“快了……茗茗,我问你一个问题,你真的不想恢复记忆?”

  王茗茗先是点头,可过了会后又摇头,她道:“我无所谓,恢不恢复对我没有什么影响。”

  我的眼底一暗,我真的很想将上个学期发生过的事全部讲给王茗茗听。

  但我还是忍住了,我就算说了,就算王茗茗相信了,那又能怎么样?她只会当成故事听,唯有让她自己想起来,想起来我们之间发生的一切,我们的感情才会回来。

  时间飞速流逝,子时也终于到了。

  我拿出刀,将我的血放了出来,盛了半碗的量。

  并且将试管中,王茗茗的鲜血倒了出来。

  在我的了解中,缔结阳婚的人,将二者的鲜血倒在一起,相融后则会变成黑色,如墨一般的黑色!

  我耐心等待着碗中的鲜血变成黑色,在我的猜测中,王茗茗跟我的阳婚应该还在的,张乾程有能耐让王茗茗的记忆消失,但他绝对没有能耐让我们之间的阳婚消失!

  然而,十分钟过去了,碗中的血仍然是红色的……

  我的心一沉,不应该啊。

  再等一会,肯定是时间没到!

  我安慰自己,又继续等了十分钟。

  但碗中的鲜血依旧是红色的!根本没有变黑!

  我的脸色开始苍白了起来,这是为什么?阳婚怎么可能会消失!

  我实在有点接受不了此刻的结果,如果阳婚也没了,那么王茗茗的记忆我到底该怎么找!

  “你把我的血跟你血倒在一起,是想要干什么呀?我没看明白。”

  王茗茗疑惑的看着我,询问道。

  此刻,我突然想起了一种可能,会不会是因为试管中的血不新鲜,所以检测的结果有些偏差呢?

  肯定是这样的!

  我急忙看向王茗茗道:“茗茗,你能再放一点血吗?只要一点就好了,我再测一次!”

  王茗茗皱了皱眉头道:“不行,我已经给你我的血了,你为什么还要?”

  “我求你了,就再给我点好吗?”我带着哀求的看着王茗茗。

  “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王茗茗的声音逐渐不好了起来。

  “茗茗——”我抓住了王茗茗的手。

  “放开我。”

  王茗茗的眼神突然沉了下来,而她的俏脸完全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