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260章节 王茗茗
  这黑色眼镜看起来很烂大街,可在我的印象中,有一个男人却一直带着他!

  那个男人就是我们班的辅导员,吕大海!

  也就是那位四十多岁,顶着地中海的中年男人!

  我的脑海中,冒出了一个荒唐的想法。

  不会这位以一己之力重创了云城最强玄学势力九阴会的阴宗之人,就是班上那位其貌不扬的辅导员吕大海吧?

  我吞了下口水,尽管我的想法很离谱,可我手上的这副黑色眼镜,跟我印象中吕大海带的眼镜确实是一模一样!

  “怎么了陈年?”上官瑾疑惑的看着我道。

  “你认识一位叫吕大海的辅导员吗?”我按捺心中的激动,询问上官瑾。

  上官瑾是学校的老师,说不准她对吕大海也有一些了解。

  “吕大海?你说的是你们班的那位辅导员吗?”上官瑾想了一会后,出声道。

  我点了点头。

  “都是一个学校的,倒是认识,可关系也仅仅就是认识而已。”上官瑾回道。

  “他就是带着一幅黑框眼镜。”我又将手上的眼镜拿了起来,细细的打量,可我越看这副眼镜,就越觉得他是辅导员带的那副。

  上官瑾的美目先是微微放大,半响后,她拧着眉头道:“我想起来了,那个中年大叔确实是带着一幅黑框眼镜,可……可他应该不是阴宗的人吧……”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仅仅凭借着一幅烂大街的黑框眼镜,是不能够确定吕大海就是阴宗的人。

  但此时此刻,我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也就是那次,我找吕大海请假去杭城的那天。

  原本吕大海是不愿意给我请假的,可他接了一个电话后,态度马上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我原本对于这件事并没有多想,今日,因为手上的这副黑框眼镜,却令我的心头出现了或多或少的猜测。

  “如果那个攻击九阴会的人真的吕大海,那么现在他肯定是没有带这副眼镜的,究竟是不是他,我现在去找他看看就知道了。”

  我想了一会后,出声道。

  上官瑾道:“那你小心点,就算真的是他,先尽量不要跟他发生冲突,回来我们从长计议。”

  我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巷口餐厅。

  回到学校之后,我没有耽误任何的时间,直接前往了吕大海的办公室。

  吕大海坐在椅子上悠闲的喝茶。

  “陈年?”吕大海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意外的看向了我。

  当我见到吕大海鼻梁上空无一物时,我瞬间绷紧了身体。

  那副黑色眼镜还真的是吕大海的!吕大海从来没有摘下过,今天他竟然没有带眼镜!?

  肯定是因为他的眼镜留在了上官瑾的手上!

  我的呼吸渐渐的急促了起来,看着眼前就这位人畜无害的中年辅导员,我的背脊上生出了一股凉气。

  怎么会是他呢?他怎么就是那位阴宗的人呢?

  “陈年同学,怎么了?”吕大海起身走到了我的面前。

  此刻,我也明白了为什么当初吕大海接了一通电话之后就允许了我的请假要求。

  恐怕是因为那通电话,让吕大海也知道了我的身份,那天的请假单上,我写了要去杭城,这也让吕大海有了趁我不在,对付九阴会的机会!

  不过看面前吕大海和蔼的面孔,似乎并不想要在我面前摊牌。

  我的心脏已经剧烈的跳动了起来,我也只好让自己镇定,眼下,我也不能跟吕大海摊牌,他的实力究竟达到什么级别我也不清楚,就像上官瑾说的一般,需要从长计议。

  随后,我勉强的微笑,先试探的问道:“辅导员,你今天怎么不带眼镜了?我记得你的度数不低,不带眼镜难道不会看不见吗?”

  哪知,吕大海咧嘴也对我微笑,他道:“老师前几天刚做了矫正视力的手术,以后都不用带眼镜了。”

  我一愣。

  做了矫正视力的手术?

  “老师,你原本的那幅眼镜呢?我当初就喜欢那副眼镜的款式,你能送给我吗?”我询问道。

  我不知道是吕大海的借口,还是确有其事,只能够更进一步的试探。

  “当然可以,不过可惜老师的那副眼镜落在了家里。”吕大海想都没有想,直接回答了我。

  “没事,在家里的话,老师明天带给我就好,最近我的视力也出了点问题,可能也需要去配眼镜,到时候我就直接用老师那副眼镜的框架就好了。”

  我又继续道。

  “也行,你明天中午来老师办公室吧。”

  令我意外的是,吕大海仍然含笑点头答应了下来。

  此刻,先前我那笃定的想法,出现了动摇。

  难道黑色眼镜不是吕大海的?

  从外貌跟平时的接触来看,吕大海确实不像是玄学界的人,他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中年人。

  但如果这样的话,我上回请假那次又该怎么解释?

  我陷入了迷茫之中,现在唯一能够确定吕大海身份的,只能看看明天,他能不能拿来他的黑色眼镜了。

  回到宿舍后,我仍然是皱着眉头的。

  不论如何,那位攻击九阴会的人是谁,我是一定要找出来的,否则,我们将很被动,只能一味的挨打,而不能够主动出击。

  我其实心中还是希望那个人就是我的辅导员吕大海,毕竟如果不是他的话,那么茫茫人海中,我也找不到同样带着黑色眼镜的人了。

  一夜过后,上午的时间我照常去教室上课,中午我则前往巷口餐厅看望上官瑾,顺带着吃了顿饭。

  差不多到午休的时候,我直接前往了吕大海的办公室。

  “老师。”我敲了敲门,打了一声招呼。

  “陈年来了?早上我来上班的时候差点忘了拿那副眼镜了,幸好出门的时候想起来,拿去吧,你要的眼镜就在盒子里面。”

  吕大海起身,将手中的一个眼镜盒递给了我。

  看见吕大海这架势,我内心咯噔一下。

  不会吧……

  我接了过来,打开盒子后,赫然发现里面也躺着一幅黑色眼镜!

  见此,我脑袋一片空白。

  许久,我马上仔细的看着这副眼镜。

  它跟以往吕大海带的那副也是一模一样的!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想错了,吕大海其实只是一个普通教师,他并不是那位让九阴会全军覆没的阴宗之人?

  我这下陷入了深深的迷茫之中。

  如果不是吕大海的话,那么是谁攻击九阴会呢?

  我又该怎么去找?

  “陈年,我看你这两天精神都不对劲啊,怎么老是在发呆呢?”吕大海询问道我。

  “没事老师,那我先走了。”

  我将眼镜收下,就想要跟吕大海告辞了。

  但就在这时,吕大海将我拉住,他道:“先别急着走,陈年,你去帮老师一个忙行吗?”

  “当然可以。”

  我有些意外,可我没有拒绝,毕竟吕大海怎么说也是送了我一幅眼镜。

  “有两个同学还没有这学期的书呢,要不你去帮老师送下书?”吕大海对我道。

  “好,那两个同学在哪?”我没有多想,应承了下来。

  “就在你们下节上课的教室。”吕大海从办公桌上拿来了一叠厚厚的课本。

  我接过后,便跟吕大海告别,看了眼手机上面保存下来的课表,我就前往下午上课的地方。

  一路上,我都是在琢磨着,攻击九阴会的人到底是不是吕大海。

  不知不觉中,我来到了下午上课的地方。

  现在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教室中也并没有什么人。

  或者说,只有两个人。

  然而,当我看见其中一个人时,我瞬间呆滞在了原地。

  “茗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