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259章节 眼镜
  “啊!!??”

  我惊呼了出来。

  重创九阴会这么多好手的,竟然只是一个人,而且还是最高精神领袖?

  可九阴会如今除了那二十五条摄灵战犬之外,只有我一位最高精神领袖了啊。

  上官瑾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可能不知道,九阴会的一切都是来自于一个叫阴宗的玄学势力,比如最高精神领袖,比如我手中鬼佛人,可以说,我们九阴会算是阴宗的一个分支。”上官瑾开口道。

  我微微颔首,我并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玄学门派,可我清楚的记得,在长白山上,宋学理说过一句话,他说九阴会的众人是阴宗余孽。

  按照此刻上官瑾说的,那么九阴会跟阴宗的关系,就类似禅宗跟佛教的关系是一样的。

  “跟阴宗相比,九阴会只能说是不入流的玄学势力,最多只能在云城称王称霸,别说跟上京、沪城的势力比了了,就算是跟杭城的相比,我们也不能算有多强大,而阴宗当年可是称霸整个玄学界的势力……”上官瑾继续开口。

  “那现在的阴宗呢?”我问道。

  “现在已经没有阴宗了,具体阴宗为什么会消失我也不清楚,可我知道当初那九位最高精神领袖,就是阴宗的人,他们来到了云城,创立了九阴会。”上官瑾回道我。

  我皱着眉头,接过了上官瑾的话,道:“现在又出现了一位阴宗的人,并且他也是灵体,也就是最高精神领袖?”

  “对,但他并非是灵体,准确点说,那位神秘出现的人,他跟你一样!”上官瑾回道。

  我一惊。

  紧接着我疑惑的道:“那位阴宗之人手上肯定没有你的命线,他是如何打伤你,而且还几乎全灭了九阴会?”

  “你知不知道为什么阴宗能够当初能够称霸整个玄学界吗?”上官瑾反问我。

  我摇了摇头。

  “阴宗有一座鬼佛塔,此塔共九层,一层一磨练,而只要通过其中一层,便能够得到极强的手段,当年阴宗就是靠着这座鬼佛塔崛起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如今那座鬼佛塔就在那个阴宗之人的手上,他也是凭借从鬼佛塔中获得的手段,才如此轻而易举的对付了我们的。”上官瑾又道。

  我沉默了一会,问道:“他为什么无缘无故的来攻击我们九阴会?他难道是想要将九阴会收到他的麾下?”

  “很有这个可能,那人来云城,什么招呼都没打,就对我们动手,也只可能是想要用武力征服我们九阴会,想让我们为他效力。”上官瑾回道我。

  “那你的意思呢?”

  上官瑾眼中泛起了杀意,道:“我为九阴会付出了那么多,绝不可能将九阴会拱手相让。”

  这很符合上官瑾的性格,她的这句话也在我的意料之中。

  不过眼下,我看着满身是伤的上官瑾,道:“当初我答应过你,九阴会永远都是你的,就算来了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阴宗之人,也不会改变,这次那人伤了我们九阴会这么多的兄弟,还把你打成这样,此仇必须报!”

  上官瑾听了我的话,美眸一亮。

  我知道上官瑾肯定是咽不下这口气的,我身为九阴会的人,自然也咽不下这口气。

  “等我身体好了,我们一块去报仇,另外,那人的手上有鬼佛塔,如果我们能够得到,那么……”

  上官瑾说着,语气逐渐炙热了起来。

  我心脏猛地一跳,我只想报仇,还真没有想到从中获得那件阴宗的镇宗之宝。

  但要是真被我们得来,那么对于九阴会而言,将会是何等的提升。

  上官瑾可是说过,阴宗就是靠着它称霸玄学界的呀!

  不过很快,我就冷静下来,帮助九阴会得到鬼佛塔还是一件没有谱的事,毕竟那个人实力究竟强到什么地步,谁也不知道。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也就在这时,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马上问道:“六耳猕猴一直都在九阴会这里,那人来攻击九阴会时,你怎么没有让他帮你?”

  我现在才记起六耳猕猴,六耳猕猴手中有随心铁杆兵,阴宗的人再厉害,六耳猕猴就算敌不过,也应该能够抵挡住他的。

  这下,上官瑾的脸色稍显尴尬。

  过了一会后,她眼神闪烁的道:“六耳猕猴是你的妖魂,那天你凶我,我就懒的用你的任何东西了。”

  说着,上官瑾不好意思的扭过头,不敢看我。

  我此刻才知道,那天我对她说的一个滚字,是如此的有杀伤力,同时,我也对上官瑾的脾气有了一个更深刻的认可。

  “你再怎么发脾气,再怎么不要命,也得替九阴会的成员考虑呀,你可是九阴会的会长。”我语重心长的道。

  上官瑾小声的道:“知道了,我是老师还是你是老师,用你啰嗦?”

  “你现在受伤,九阴会的成员也基本没有战斗力,只有六耳猕猴能够保护你们,如果我不在,一定要让六耳猕猴帮忙!”我很是严肃的道。

  上官瑾见我认真的很,柔柔的点了下头。紧接着,我又问道上官瑾:“重创我们九阴会的那个阴宗之人是谁?他的长相,他的姓名,还有他现在在哪?”

  上官瑾却摇头回道:“都不清楚,别说具体的信息了,就算是长相,我也没有看清楚。”

  闻言,我有些遗憾,只好道:“没关系,我们可以慢慢找,他既然无缘无故的对付我们九阴会,肯定是带有目的,总会再次出现的,现在你的任务是养好身体。”

  上官瑾突然又道:“也不是完全没有线索,那天他对付我们的时候,整张脸都是裹在黑巾里面的,但他带了一个眼镜,正好那天我凑巧将他的眼镜留了下来。”

  眼镜!

  尽管是个不算特别重要的消息,但勉强算是个线索吧。

  我便道:“我看看那个眼镜。”

  随后,上官瑾将那个阴宗之人留下的眼镜拿了出来。

  我看向眼镜的第一眼,就有种熟悉的感觉。

  就在我再看这副眼镜的第二眼时,我的瞳孔猛的一缩,整个人都差点跳了起来。

  因为此刻,我的脑海中浮现了一道熟悉的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