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241章节 不能带走她
  我来到了碧游宫的外面,并没有走远,再次的扫视了一圈周围。

  而后,我取了几个树枝,还有石头,在碧游宫的外头开始布阵。

  我自然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出来,叶秋琴接下来要做的事,我无法原谅,为了避免等会她逃走,我得提前在碧游宫外布下困阵。

  简单的困阵就算没有符箓,凭借着我对卦象的理解,仅仅有树枝、石头便足矣了。

  差不多几分钟后,一座简单的艮字土河阵就布好了。

  此阵对于实力强悍的风水师而言,挥手可破,算是最简单的困阵,但应付叶秋琴足够了,她有几斤几两,我也算是摸的差不多。

  做完这一切后,我再次进入了碧游宫内。

  好巧不巧的是,叶秋琴正在对王茗茗的身躯下手。

  她盘腿坐在王茗茗身躯前,两只脚掌抵在一起,一手拿着人偶,一手放在王茗茗的天灵盖上。

  她的嘴中不断地念叨着什么,可丑陋的脸上已经出现了惊慌,手也开始颤抖。

  “可能是人偶出现问题了。”我站在叶秋琴的后面,淡淡出声。

  听到我的声音,她浑身一震,紧接着马上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还有嘴中的法咒。

  她慌不迭乱的翻看着手中的女人偶,而当她打开人偶,看见里面的纸符竟然不见后,叶秋琴的双眼瞪大,如铜铃一般。

  “纸符呢!”叶秋琴喘着气道。

  “是这张纸符吗?”

  我将昨晚搜出来的纸符拿了出来。

  怒到极致,就是平静,我这会很平静。

  叶秋琴见了,眼神瞬间呆滞,她喊道:“你、你、你……你全都知道了!?”

  “夺身人偶,换皮移魂,你这么想要茗茗的身躯?”

  我看着叶秋琴,缓缓出声。

  她手上的人偶,名夺身人偶,是古时一种极为邪恶的巫术,能够抢占她人的肉身,效果跟夺舍差不了多少。

  当然,其中的条件也是很苛刻的,恰好的是,如今只剩下地魂的王茗茗,符合夺舍的条件。

  “你什么时候把纸符拿走的!”叶秋琴逼看着我道。

  “昨天晚上,你被豕魂引睡阵招来的室火猪抽走精气神的时候。”我不急不慢的回道,既然已经摊牌,就没必要掩掩藏藏。

  叶秋琴的瞳孔一缩,道:“怪不得我会昏睡不醒,怪不得我会昏睡不醒!原来都是你捣的鬼!”

  “我捣鬼?昨晚的豕魂引睡阵是你布置的吧,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是想要先迷晕我,再杀了我?你看出了我的威胁,为了不影响今日的夺舍,你就想靠这种方式杀我?”我继续道。

  叶秋琴那丑陋的脸凝固了。

  在我看见夺身人偶时,我就大致清楚了叶秋琴布置豕魂引睡阵的目的,此刻,再见她的神色,心中已经完全可以确定。

  她并不是想要我从宝脉中得到的东西,而是那天因为我看见了她手中的夺身人偶,使得她有了危险的感觉,也让其对我下了杀念。

  至于为什么要先将我弄昏睡过去,再杀了我,完全是因为叶秋琴只是一个帮人算命的命师,并没有什么杀人手段,我是一个男人,如果她不将我弄晕,就算我赤膊上阵,叶秋琴也动不了我。

  此时,叶秋琴知道今日已经再也无法抢占王茗茗的身躯,她有些癫狂,喊道:“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我帮你寻宝脉,我让你不费吹灰之力的找到宝脉,你为什么还要对阻止我,难道宝脉中的东西比不过你的一个朋友吗?我只不过想要她的这张脸罢了!”

  我冷笑看着叶秋琴。

  她不明白我对王茗茗的感情。

  同样,我也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为了躺在这里的女孩,我命都可以不要,更别说区区宝脉?

  “我有个疑问,茗茗是真的救了你的命?”我盯着叶秋琴道。

  叶秋琴没回答我,而是用仇恨的眼光看着我。

  “你不说没关系,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自杀,或者我动手杀了你。”我毫无感情的道。

  “你杀我?杀的了我吗?”叶秋琴说着,直接朝外面跑去。

  我不着急,而是慢慢的朝外面走去。

  叶秋琴跑不了的,先前我布的阵,就是为了以防这一刻。

  碧游宫外,叶秋琴愣在了原地。

  我道:“艮字土河阵,你逃不走的。”

  叶秋琴转过身后死死的盯着我,她那可怖的丑脸上,狰狞无比。

  我不知道叶秋琴是不是因为长的丑陋,所以对茗茗的身子产生了贪念,我也不清楚,她想要夺舍茗茗,是不是仅仅为了茗茗的那张漂亮的面孔。

  可此刻,我的心不会产生丝毫的心软,茗茗就是我的逆鳞,谁也触碰不得。

  “我记住你了陈年,我叶禾记住你了!我是逃不走,但通天密林可以助我逃走!”

  然而这时,叶秋琴突然抓狂的大喊。

  我突然心中一紧,想到了什么。

  她的玄学水平完全不可能无视艮字土河阵。

  可有一种方法说不定能够让其逃离此地。

  随后,叶秋琴继续道:““通天彻地,乘云而下,我为仙客,尽兴而归!””

  只见,面前的女人与月光融为了一体,消失不见。

  我的面前空无一物。

  果然!

  叶秋琴虽破不了艮字土河阵,但她可以靠着离开通天密林,强行脱离艮字土河阵。

  我有些懊恼,我既然忘记了这一茬。

  离开了通天密林的叶秋琴,那基本上是就是石沉大海,不好再寻了。

  不过,叶秋琴最后的一句话,让我也明白了,她真正的名字应该叫做叶禾,叶秋琴只不过是她的假名。

  这样一来,尽管不好找,也还是有线索的。

  上京、命师、丑脸、叶禾……

  我的脸上再度冷厉,跑的了初一,难道还跑的了十五吗?

  片刻,我重新回到了碧游宫中。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王茗茗依旧安静的躺在殿中。

  没有命魂以及天魂,此刻她跟植物人没什么区别。

  这时,我也才分出了注意力看向了这座大殿中。

  殿内的没什么过多的布置,可除了中央的位置以外,几乎都有长短不均的利剑横插在这座碧游宫中,整个大殿的杀伐之气甚是浓烈。

  并且在殿中央的位置,还放着一把高大的石椅。

  这座石椅没有过多的雕刻,但足足有五米之高!

  我不由乍舌,怕是巨人才能够坐上这石椅。

  不过很快,我将目光收了回来,一步步的走向了王茗茗的身躯边。

  我慢慢的跪坐了下来,细细的看着女孩的模样。

  她瘦了,少了一些圆润,多了些印在面孔上的憔悴。

  但她的容颜却依旧动人,在我心中,她是世界上最美的女孩。

  我心疼的看着她,伸出手触碰到她的脸颊。

  她的脸颊没有温度。

  可我感受到她的真实后,心中都是满足。

  最后,我将她抱了起来。

  我要带走她,我不放心她的身躯在这里,叶禾的事给我敲响了一个警钟,玄学界有能耐者不知凡己,虽然没有了通天令,但谁也不知道还没有其他的方法能够上此地。

  如果再上来几个图谋不轨的人,我该怎么办?我不可能永远的待在这里。

  所以,我要带走他,我要无时无刻的守着她,直到她的天魂回来!

  从此以后,我们永不分开。

  没有生离,只有死别!

  然而,就在我转身时,一道苍老的声音出现:

  “放下,你不能带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