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229章节 挖不挖
  “奇怪,这是怎么回事?”

  上官瑾看着突然变色的天,还有凭空出现的黑鸦,她不解的道。

  “陈家小子,动手挖吧,找到剩下的通天令,我们就动身前往天池,去通天密林。”吴蔓竹没有理会这异像,而是催促着我挖坟。

  可此刻的我,已然双目呆滞,停止了思考。

  她们的声音我听不见,我的面前只剩下了那两座隐墓。

  吴蔓竹皱了皱眉的看了我一眼,紧接着等不急的走到了那两座小土包前,准备亲自动手将隐墓打开。

  我猛地回神,遂即怒喊道:“住手!吴蔓竹,你给我停下!”

  这两座隐墓肯定是我父母的!

  虽然我并不知道为什么这里会有我父母的隐墓,可面前出现的异像,让我能够确定,这就是他们的墓!

  我不能够让吴蔓竹挖父母的墓!

  “怎么了?”吴蔓竹疑惑的停了下来,出声问到我。

  “这墓不能挖!”我拦在了吴蔓竹的面前。

  “你发什么神经?通天令就在这两座隐墓下面,不挖了它,我们怎么得到通天令?”吴蔓竹语气不好的道。

  山顶上,那黑压压的天空让我喘不过气来。

  我逐渐加重了呼吸。

  不挖坟,得不到通天令!没有通天令,那就不能上通天密林!

  但这是我父母的坟,让我怎么下的了手去挖?

  王青没有死,仅仅只是失踪,所以他的隐墓下什么东西也没有。

  可我父母不同,他们是真正去世了。

  我清楚的记得,上一回我跟金九儿一同回村子时,在父母坟前刘大爷对我说的话。

  他说村子里的那两座我父母之坟,是一座空坟,下面什么也没有。

  既然村子里的父母之坟是空坟,那么眼前的这两座隐墓呢?很有可能放着他们的骨灰或者棺椁!

  父母是因为我而死的,我难道还要让他们死也不安生吗?

  这一刻,我后悔了。

  昨晚上官瑾的话,一语成谶。

  要是早知道剩下的通天令是在我父母的隐墓中,我不介意当一回小人。

  偷偷带走通天宝卷,也拿走那枚通天令,连夜去天池!

  不过世上没有后悔药。

  “说话呀,你发什么呆?你要不动手挖坟,就我来,现在玄学圈子的人大部分在南坡,再等一会,要是他们都来北坡了,我们也别想要轻易的得到通天令!”吴蔓竹出声道。

  “不能挖!谁也不能挖!”

  我大喊,我还是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我父母之墓被人掘开!

  “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吴蔓竹质问道我。

  我沉默住了,我想不出理由!

  我想不出其它的理由来阻止吴蔓竹继续挖坟。

  最后,我看了眼身后的隐墓,低声道:“这两座隐墓是我父母的……”

  “什么!”吴蔓竹惊呼道。

  而上官瑾也瞪大了双眼。

  “陈年,你、你是怎么知道这是你父母的隐墓?”上官瑾出声道。

  我苦笑一声,眼前这异像,是我十年来挥之不去的梦魇,就算忘记我是谁,我也不会忘记每年上坟时出现的景象,所以我敢打十二分的包票,这两座隐墓就是我父母的。

  “是与不是,总要看看才知道,说不定并不是呢?”吴蔓竹震惊的俏脸重新恢复平静,出声说道。

  我心里一直清楚,吴蔓竹这女人很有可能认识我父母,所以当我刚刚说出那番话时,就一直注意着她的脸,想从中找出些什么。

  但她隐藏的太好了,除了一开始的震惊之外,我并没有再发现任何的神色。

  “对呀陈年,还没有看过呢,你怎么确定就是你父母的坟。”上官瑾显然是跟吴蔓竹一样,并不打算轻易的放弃。

  我很理解她们,这是人之常情,如果这不是我父母的隐墓,要是换成另外的任何人,我都会动手挖掘,毕竟宝脉近在眼前。

  “要不先看看圆石下面刻的字吧,是不是你父母的隐墓,看了就知道。”吴蔓竹提议道。

  我想了想后,颔首道:“好,那就先看看。”

  随后,我准备先查看左边的这座隐墓。

  按照夫妻合葬墓的习惯,一般都是遵循男左女右规矩下葬,所以这左边的隐墓不出意外就是我父亲的。

  我用上所有的力气将这块圆石搬了起来,然后翻了一个面。

  吴蔓竹还有上官瑾都凑了过来。

  但很快,我们三个人全都是皱起了眉头。

  圆石底下,只有一个字是清楚的,便是一个“陈”字,至于后面的名,却被磨的根本看不清了。

  当然,就算没有名,只剩下一个单独的“陈”字,我也能够确定了,这就是我父亲的隐墓。

  “世上姓陈的人这么多,单一个陈字,也并不能够说明这就是你父亲的隐墓。”

  然而,吴蔓竹却是质疑道。

  我并不知道她是真这么想的,还是因为要挖坟才故意这么说的,但也没什么关系,因为边上还有一座我母亲的隐墓。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看看另外一座隐墓。”上官瑾提议道。

  紧接着,我来到了边上的这座隐墓,搬起了上面的圆石。

  可就在我将圆石翻一面后,我整个人怔住了。

  没有一个字!

  这块圆石的底面不仅连名没有,甚至连姓都没有。

  全都是刮痕,字迹全被划走了!

  “上面没有名字,就不能确定是你母亲的隐墓,至于那一座,也只有一个姓,所以也不能确定是你父亲的。”吴蔓竹出声道。

  “有一个‘陈’字,就已经能够确定了……”我无力的道。

  她说的是有道理,可仅仅是有道理而已。

  就算都没有名字,我也能够确定这就是我父母的隐墓!

  吴蔓竹的眼中没有丝毫的感情,她一句一句的冷冷出声:

  “如果你要阻止我挖坟,那么也可以,昨天找到的那块通天令归我,这两座隐墓我不动一块石头一块土!”

  “可你别忘记,就算我们三个人都不挖这两座隐墓,想要挖的人却多了去,知道宝脉在通天密林的人绝对不止我们三个!”

  “至少当初那位散布出宝脉消息的上京神秘人是肯定知道的,你总不可能永远的守在这隐墓前,就算真是你父母的隐墓,与其被他人挖了,还不如我们先挖,带走里头的所有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