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228章节 十年梦魇
  王族的王,青天的青。

  清晰无比的两个字,王青!

  我傻眼了,这是王青的隐墓?

  我不认为世界上会有这么巧的事,所以这里的王青,我相信就是王茗茗的父亲,王青!

  可我分明记得,王青只是失踪的啊,他怎么在长白山有一座隐墓了呢?

  “陈家小子,你愣着干什么?赶紧挖了。”吴蔓竹在边上催促道我。

  我看了一眼吴蔓竹,马上把石头放在,将写有王青的那一面压在地上。

  吴蔓竹这人来历神秘,她说不定跟王青也有什么关系,我还是不要让她知道这是王青的隐墓为好。

  可此刻我却犹豫了,到底要不要挖?

  挖人墓是对他人的大不敬,而王青是王茗茗的父亲……

  最后,我咬了咬牙,还是动手了。

  说不定这是一块疑冢。

  当然,这话是安慰我自己的,相比于对王青的尊敬,我更在乎通天令。

  通天令关乎着我能不能上通天密林,而通天密林上说不定则有着我活命的消息还有王茗茗的肉身地魂。

  与这两件事相比,尊不尊敬王青并不重要。

  我没有带挖坟的工具,所以只能找来锋利的石头。

  好在隐墓本来就很简陋,入地也并不深,很快,我就挖到底了。

  隐墓的下面并没有王青的棺材,也没有王青的骨灰盒,只有一枚被白布包裹着的令牌。

  我忐忑的内心稍微的安定了些,还好不是真的王青墓。

  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人,在这石头下写了个王青。

  “这枚通天令就先放在上官会长那里吧。”吴蔓竹出声道。

  我点了点头道:“好,就先放在上官瑾这里保管。”

  吴蔓竹可能是不放心将这枚通天令放在我这里,我同样不放心将通天令放在吴蔓竹那里,所以放在上官瑾这边,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再者,我还是有自信的,相比于吴蔓竹,上官瑾跟我的关系更好一些,先找到的通天令放在她那里,对我貌似更有利。

  上官瑾没有推辞,她道:“我就先代替你们二位保管了。”

  找到这一枚通天令之后,已经不早了,再过一会,天就要彻底的暗下来。

  所以我们决定,回去休整一晚,明日再来寻第二枚的通天令。

  今天的过程很顺利,所以我们三人心情都不错,在二道白河镇找了个好店,吃了夜宵后才回到苗婶家。

  我依然跟吴蔓竹睡一张床。

  然而就在我夜中起床去上厕所时,我却见到上官瑾坐在院子中!

  “大晚上你不睡觉,在院里头吹冷风看星星?”我奇了怪的道。

  上官瑾看向了我,她道:“你终于出来了?”

  我一愣,终于?

  她在等我?

  “你怎么知道我要出来上厕所?”我道。

  “猜的,你要不出来,我就在这院子里待到明天早上。”上官瑾笑了笑道。

  “你又要跟我说什么悄悄话?”我问。

  上官瑾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了我的边上,然后将手钻进了我的衣服中。

  “你干什么!”我吓一跳。

  “老师手冷,你给我取取暖。”上官瑾吐了下舌头,俏皮的道。

  “赶紧拿出去,你这……像什么话?”我脸红道。

  上官瑾没有理会我,而是美眸深深的看着我道:“通天令在我手上,你如果要的话,我现在给你,你可以现在动身前往天池,靠着这通天令到云顶的通天密林。”

  “你就是因为这件事所以在门口等我的?”我道。

  “对,我只想你去通天密林,至于她,我不关心,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枚,我想让你去,毕竟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陈年,听我的,今晚拿着通天令,去天池!”

  上官瑾将手从我的衣服中抽了出来,随后拿出了那枚通天令,想要给我。

  我看着上官瑾的目光渐渐柔和。

  我明白,从今以后,可能她的阴险狡诈,她的诡计多端,都不会在对着我了。

  但此刻我却是摇了摇头,道:“你收回去吧,我做不到,我相信明天我们依旧顺利,剩下的一枚,也会落入我们的手中。”

  “你确定吗?”上官瑾低声道。

  我坚定的将通天令塞回上官瑾的怀里。

  “那好,希望你不要后悔,我去睡觉了,明天见。”上官瑾没再多说什么,走回了她的房间。

  我看着她妙曼的背影,出了神。

  就像上官瑾说的一般,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我也不确定我会不会后悔,但至少今晚,我做不出这种事。

  次日清晨,我们依旧是在苗婶的家中吃完早饭,准备前往长白山,寻找第二枚的通天令。

  但就在我们要出发的时候,苗婶突然拉住了我们。

  我们疑惑的看着苗婶。

  只听她道:“我听村子里的其他人说,今早有几批人陆续的从北坡进入长白山,他们一看就不是来旅游的,恩人,你们来长白山是来寻东西的吧?我想,这几批人说不定跟你们打着一样的目的。”

  闻言,我跟吴蔓竹相视一眼。

  玄学圈子中有人来北坡了。

  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裘伟峰、徐达他们。

  长白山极为广阔,不仅有北坡,还有西坡、南坡,以及位于北朝国的东坡。

  南坡的环境最为原始,所以我相信大部分的人都会选择去那个坡找宝脉。

  可连北坡都有一大批人来寻找宝脉了,那就意味着,来的人不少了!

  看来我们得要加快速度。

  跟苗婶告别后,我们三人赶紧上长白山,寻找通天令。

  还好的是,通天宝卷上画的标志都在北坡,这也算是运气好。

  毕竟来北坡找宝脉的人很少,昨天我们甚至都没有遇到一个人。

  但今天就没昨天那么顺利了,我们找了一个上午也没寻到地图上标着的那个位置。

  我不由有点着急,不会真像上官瑾昨晚说的那般,会出什么意外吧。

  “昨天有那个瀑布作为参照物,所以找的快,今天这枚通天令却没有任何的参照物,所以找的慢,很正常。”上官瑾看出了我的焦虑,她开口道。

  我点了点头,再度研究起来通天宝卷上的地图。

  “边上有座山顶我们没去,会不会在山顶?”我琢磨了地图良久,说道。

  “我有预感,应该在那山顶,去看看。”吴蔓竹赞同的点了点头。

  随后,我们马上再度出发。

  这座山的山顶看起来很矮,但我们足足爬了数个小时才到。

  然而,就在我们上了山顶之后,我们三个人都愣住了。

  通天令确实是在这座山顶。

  但不是一枚,是两枚!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通天宝卷上只标着两个位置,因为有两枚通天令是放在一起的!

  山顶上也有两个放着圆石的小土包,也就是隐墓!

  我有点兴奋的看着上官瑾,开口道:“这下好了,三枚通天令,一人一枚,我们都能够去通天密林!”

  上官瑾对我笑了笑。

  可就在我这句话说完后,却出现了令我终身难忘的一幕。

  长白山上方的天突然低沉了下来,我的脚落在山顶,我的头仿佛顶着苍穹!

  阴暗无比的天空,山雨欲来。

  片刻后,我的耳边,出现了一声声嘶吼!

  像龙吟,像虎啸,又如厉鬼哀鸣!

  真正令我面无血色的是,数之不尽的乌鸦凭空出现,竟落在了前方的两座隐墓上!

  我十年的梦魇,再度出现了!

  这是我当初跟着大伯祭拜父母坟头时的景象啊!

  我腿软了,我的手止不住的在抖。

  此刻,我的脑海中猛地冒出了一个念头。

  昨天,那是王青的墓。

  那今天,这两座隐墓是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