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223章节 烧信
  我急忙地推开了她。

  吴蔓竹直接被我推到了床下。

  “啊——”

  吴蔓竹摔在地上,吃痛的娇声道。

  片刻,吴蔓竹扶着床站了起来,只见其满眼寒光的瞪着我。

  “是你先占我便宜的。”我毫不示弱的回看着吴蔓竹。

  “臭小子,你给我等着。”吴蔓竹也没跟我理论,她一边揉着后臀,一边冷冷的对我道。

  见到吴蔓竹这副气愤的模样,我心里头没来由的生出了快意。

  让你每次都算计我。

  这时,我忽的感受有人盯着我看。

  我想到了什么,赶紧拿出了一张开眼符,并且引动。

  在房间内,不仅有我跟吴蔓竹,还有苗婶儿子李维的亡魂。

  他仍是一脸呆滞的看着我跟吴蔓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的尸身还在灵堂躺着,我先送你回去。”

  眼下先得解决李维的事情,至于吴蔓竹摆我一道的事情,到时候我再好好的跟她算帐。

  遂即,我牵引着李维的亡魂来到了屋外。

  在阴间的时间过的很快,现在已经是早上了。

  然而,就在我打开门时,院子里的一幕,让我瞬间皱起了眉头。

  只见苗婶跪在地上,而那位阴子娃则骑在苗婶的身上!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并且,李铁柱就坐在边上,乐呵呵的看着!

  “驾、驾、驾!母马快走,嘻嘻。”阴子娃将苗婶当成马在骑,他的手抓着苗婶的头发,玩的开心极了。

  “轻点,姨的头发疼。”

  苗婶小声的说道,她脸上不情不愿,可还是在跪在地上爬。

  “你是马,就是被人骑的,这不是你的头发,这是我的马鞭!”阴子娃嬉笑说道,并且手上更加用力的拽着苗婶的头发。

  苗婶脸上出现了一抹痛苦,她停了下来,看向李铁柱,说道:“铁柱,你让他下来吧,玩了这么久,我的头还有我的膝盖都疼的很。”

  李铁柱却是笑着摇了摇头,道:“秀兰,小孩子喜欢玩,你就让他多玩下,你怎么说也是他的养母呢。”

  “可是……”苗婶祈求的看着李铁柱。

  “你这坏马,快点跑!我没让你停下来!”阴子娃见到苗婶不爬了,一下子就不开心了起来,他伸出拳头打在了苗婶的后背上。

  “别打了,我爬,我爬!”

  苗婶向来逆来顺受,此刻,她又继续背着阴子娃在地上爬。

  大早上的,让我见到这一幕,我简直气的七窍生烟。

  但这时,一抹森然的阴气出现。

  我看向了边上的李维亡魂。

  他死死的攥着拳头,呆滞的面孔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狰狞!

  我一惊,暗叫不好。

  李维此刻只是亡魂,可他见到自己母亲被羞辱的一幕,心中的暴戾开始出现,继续下去,他很有可能会从亡魂变成厉鬼!

  如果他变成了厉鬼,先不说会不会害人,关键是他将再无法回到自己的尸身中去,永远也活不过来了。

  见此,我赶紧趁着李维还没有完全黑化之前,冲到了阴子娃的边上,一只手将其提了起来,摔在了地上。

  阴子娃倒地,他哇哇大哭了起来。

  李铁柱吓的立刻抱起了阴子娃,并怒目圆睁的瞪着我,道:“你干什么?小王八蛋,你敢动我儿子?我杀了你!”

  说着,李铁柱就朝我冲过来,想到对我动手。

  我还处在气头上正愁没地方发泄呢,这李铁柱来的好,跟我动手,我今天非要把这畜生揍成猪头。

  可地上的苗婶爬了起来,拦住了李铁柱,她道:“铁柱,别冲动!小伙子是客人,对客人动手,像什么话?”

  “秀兰,让开!这小王八蛋敢动我儿子,我非扒了他的皮!”李铁柱的眼睛瞪着老大。

  “他们是客人,铁柱,你不能动手,要不然传出去,我们家的脸都会丢光的。”苗婶拦在前面道。

  “我可不管。”李铁柱愤怒的瞪着我。

  “你要对他动手,那就先打我!”苗婶坚定的道。

  这下,李铁柱才恨恨的道:“算了,今天我饶你一次,现在,你马上给我滚,滚出这里。”

  说着,李铁柱指着大门。

  我冷笑,道:“你饶我一次?那我真得谢谢你,不过今天,我可没那么容易走……”

  说罢,我来到了李维的灵堂,他的棺材还未出殡,我直接用蛮力掀开了这口棺材。

  “小伙子,你要干什么!”苗婶见我掀开棺材板,慌乱的道。

  “苗婶,你的儿子回来了!”

  我的手中拿着一盏古钟,以及一张燃着的符箓。

  “引灯归魂,符烟为号!”

  我大喝一声,猛地将古钟振响,手里烧着的符箓火势大涨。

  而李维受到他自己身躯的吸引,逐渐来到了棺材中,与身躯合二为一。

  李维已经短暂的还魂到了自己的身上,要想彻底让李维活过来,必须将属于他的寿命拿回来!

  “吴蔓竹,鬼皮青纸信!”

  我朝不远处的吴蔓竹又道。

  吴蔓竹马统领手头的信封交到了我这里。

  这些鬼皮青纸信是我跟吴蔓竹昨晚偷偷的从苗婶那里找来的,要想让阴子娃的寿命重新回到李维的身上,鬼皮青纸信必不可少。

  “爸爸!爸爸!他要杀我!”

  这时,那阴子娃看见了我手上的鬼皮青纸信,突然又哭又闹的大喊。

  “你的寿命本就到了尽头,我只不过是将不属于你的东西拿走而已。”我冷声的对这位阴子娃道。

  “小王八蛋,住手!你对着我儿子的尸体做什么!”李铁柱忙的大喊,就想要朝我冲过来。

  “吴蔓竹,拦着他。”我冰冷的道。

  吴蔓竹的实力还是很靠谱的,她像是耍杂技一般的素手一挥,灵堂的面前就插上了十根燃香。

  这些燃香冒出的青烟,竟然缓缓地形成了一朵莲花模样。

  朝灵堂冲过来地李铁柱,一声惨叫,然后拼了命地捂着眼睛。

  燃香莲花阵,这是走阴老祖宗何仙姑创的法阵。

  李铁柱根本进不来,他只要靠近灵堂,眼睛就会被法阵灼痛。

  灵堂内的我,拿出一张鬼皮青纸信,用烛火点燃。

  烧完一张后,阴子娃的脸遍苍白了几分。

  一封鬼信,一年寿命……

  烧完五张鬼信后,阴子娃身下的影子,开始渐渐虚幻。

  当我烧完十张纸的时候。

  阴子娃吐出一口血,身子摇晃欲坠。

  李铁柱慌乱的将阴子娃抱住。

  “爸爸,别让他烧了,烧完我就要死了。”阴子娃恐惧的看着我。

  李铁柱着急的道:“停下!小王八蛋快停下!”

  “你本就该死……”我道。

  阴子娃本身就活不了几年,要怪只能够怪李铁柱跟其她女人苟合将其生下。

  天地悠悠,因果报应。

  谁也不知道阴子娃的出现是不是老天给李铁柱的报应。

  而我今日不过是替天行道!

  “你杀了我,我的妈妈不会放过你的!!”阴子娃边哭边喊。

  “那就让她来找我好了。”我依旧烧着鬼皮信。

  其实,我早就有猜测,李铁柱的背后,很有可能有着一位玄学中人,否则就凭借李铁柱的能耐,是不可能会弄出鬼皮青纸信借命的。

  可我要是怕了,昨晚我就不会违背师兄的嘱托去阴间救李维了。

  我现在一屁股的危险,还真不怕多一个敌人。

  “秀兰!快!你去阻止他!让他别烧了!要不然小浩会死的!”李铁柱见此,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苗婶的身上。

  在一旁不知所措的苗婶,听到李铁柱的话,开口道:“小伙子,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可你能别烧这些信了吗?算婶求你了。”

  我同情的看了眼苗婶,此刻我准备将一切都说出来:

  “苗婶,就是这些信害了你的亲生儿子李维!害死你儿子的凶手就是你的丈夫李铁柱!他,还有他怀里那位在外头跟其她女人生出的阴子娃,借走了你亲生儿子的命!”

  苗婶的瞳孔放大,她不敢相信的道:“这、这怎么可能?小伙子你别骗我,铁柱怎么可能会借走大娃的命,他也亲口跟我说过了,他在外面没有别的女人!”

  面对苗婶的执迷不悟,我万般无奈。

  随后,我又点燃一封信道:“李铁柱,我说的到底对不对?”

  可这李铁柱却是喊道:“我没有害死大娃!不是这些信害死大娃的!”

  “这些信是不是你寄给苗婶的?”我问。

  “这些信是用来救小浩的,不是害死大娃的!”李铁柱否认道。

  “你在外面,是不是背着苗婶找其她的女人了!”我声音洪亮。

  李铁柱慌了,他摇摆不定的道:“我找了……不,我没找!”

  苗婶听到这里,险些昏过去。

  还好,吴蔓竹及时的将她扶住。

  我能够看出李铁柱似乎并不知道鬼皮信借命。

  他好像也被另外一个人瞒在鼓里。

  但此刻也无所谓了,李铁柱的对错,我会留着让苗婶处理。

  我现在只需要将属于李维的命拿回来!

  此刻,我也不再跟他们啰嗦,我直接将手上数十张的鬼皮青纸信全部点燃!

  阴子娃两眼一翻,全身气息萎靡,显然是寿命快要走到了尽头。

  我身后的李维,则是慢慢的有了生命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