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219章节 李铁柱
  还真的给我猜到了,这苗婶的丈夫在外面连私生子都有了。

  鬼皮青纸信,必须要有血缘关系才能够借命,这同父异母的兄弟俩也算是有着一半的血缘关系。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不远处的这个小男孩,他面色蜡黄,身下的影子微微的摇晃,像是被风吹着的烛火,一看就是阳气极虚的阴子娃。

  阴子娃,从小体弱多病,遇到邪事的可能比寻常人大上数十倍,这种体质的孩童,正常来说活不过十岁。

  但也不是绝对,几千年的玄学秘术发展沉淀,老祖宗也留下了许多解决阴子娃的办法,其中鬼皮青纸信就是其中的一个办法。

  然而,我是万万没有想到过的,都是自己的儿子,苗婶的丈夫竟会为了私生子,而借走自己长子的命,还害死了他!

  “铁柱,你没变,你一点都没变。”苗婶依然激动的泪水直流,她抱着中年男人,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

  “秀兰,怎么回事?大娃他……”中年男人推开了靠在他怀里的苗婶,出声道。

  “大娃他、他死了!铁柱我对不起你!我没有照顾好大娃!”苗婶这会彻底的崩溃,她泣不成声的哭着。

  “死、死了?”中年男人一愣,后退了一步,表情惊骇。

  “大娃生了场怪病,没能保住他……”苗婶出声道。

  中年男人呆住。

  不远处的我,将苗婶跟中年男人之间的对话都尽收耳内。

  我心中冷笑,这个中年男人还真能装。

  苗婶的儿子就是被你借走了命,你还一幅这种表情。

  我也能够想到今日这中年男人为什么还要来这里。

  恐怕他的目的还在苗婶的儿子身上。

  阴子娃的命灯不稳,就算已经借来了寿命,这些寿命也极有可能会自行消散,阴子娃也会遭遇大大小小的飞来横祸。

  这个时候如果阴子娃能够在借命之人的身边,慢慢的沾然上他的气息,阴子娃的命灯才会渐渐的凝练,借来的寿命也将彻底的属于阴子娃。

  越是知道其中关键,此刻,我看中年男人的眼神也愈发的冰冷。

  生时借你命,死后还要折腾你残留在阳间的气息。

  都是自己的儿子,何必呢?

  阴子娃本来就是先天缺陷的不良体质,为了他,活生生的害死了原本健健康康,甚至已经长大成人的另外一个儿子,这到底是为什么?

  中年男人仍旧是表现的一幅失魂落魄,他被苗婶带进了灵堂,目光一直放在遗照上。

  我跟吴蔓竹都没有说话,站在一边。

  可此刻,我却是发现了,那位阴子娃正一眨不眨的看着我,小眼珠子中满是畏惧。

  我一愣,这阴子娃害怕我?

  是我身为风水师的缘故,接触了太多邪崇,让他感受到了?

  还是因为我身上拥有圣人气的缘故?

  “铁柱,这孩子是谁的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苗婶终于问起了阴子娃。

  其实,苗婶早就注意中年男人牵着的这个阴子娃了,但她却是迟迟没有开口。

  “在外面收养的。”中年男人似是早有准备,他不慌不乱的解释。

  然而,阴子娃突然生气的道:“我不是收养的!我有爸爸,有妈妈!爸爸,你为什么说我是收养的!”

  这阴子娃忽然的开口,让中年男子措不及防。

  我能够看见,此刻的苗婶身躯一震,她的眼神瞬间凝固。

  “别瞎说!”中年男人马上拉过阴子娃的手,瞪了他一眼,随后,又对苗婶道:“小孩子不懂事,满口胡言。”

  苗婶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我没有瞎说,爸爸,这个老阿姨是谁?你刚刚抱她了!回家我要跟妈妈说,让妈妈揍你!”阴子娃气呼呼的再次出声,根本不害怕中年男人。

  他的这句话说出,苗婶的身子直接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她的眼神如同死灰一般的看着中年男人。

  丈夫十年未归,我相信苗婶心里头不可能不会多想。

  此刻,阴子娃的所言所语,足够表明很多东西。

  中年男人气的伸出手就想要扇在阴子娃的脸上,可他似乎忍不下心,最后只是在他的身上打了一下,道:“你再乱说话,就将你丢在山里头!”

  阴子娃这才闭上了嘴,可他那脸上依旧是写满了不服气。

  “李铁柱,你老实跟我说,你在外面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了?”苗婶开口了,这句话说完,她的魂都仿佛要没了。

  我这会也才知道中年男人的全名,原来他叫李铁柱。

  “秀兰,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这么爱你,怎么会有其她的女人?我每个月都往家里寄钱,这次更是丢下繁忙的工作回家看望你,如果我有了其她的女人,我就不会往家里寄钱了,今天也不会大老远的回来看你了啊。”李铁柱好声好气的道。

  “你没骗我?”苗婶道。

  “我当然没有骗你。”李铁柱认真的道。

  “好,我相信你铁柱。”

  最终,苗婶的眼神再度柔和了下来。

  苗婶显然已经被爱冲昏了头脑,这李铁柱三言两语就将苗婶哄骗住,见此,我实在忍不住,就想要站出来说两句。

  但这会,一只细腻的手抓住了我。

  我诧异的看向吴蔓竹。

  只见吴蔓竹对我摇了摇头,好像在阻止我说话。

  我虽然弄不明白吴蔓竹的意图,但想了会后,还是压下心中的愤怒,站在边上,继续当起旁观者。

  “铁柱,以后你别出去打工了行吗?我们在这村子过一辈子!”苗婶看着李铁柱,声音中竟带着一丝哀求。

  李铁柱脸色变了变,过了一会后,他道:“我也想待在村子跟你过一辈子,但钱还是要赚的,要不然等我们老了,吃什么穿什么。”

  “我可以干活,我可以打工。”苗婶毫不犹豫的开口。

  “不,你是女人,赚钱是我们男人该干的事。”李铁柱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柔情。

  边上的我,却恶心的快要吐了。

  要不是吴蔓竹拦着我,这会,我必要好好的教训下这个男人。

  “你一定要走吗?”苗婶道。

  “秀兰,你放心,我虽然会走,但这些天我都留下来陪你,好吗?”李铁柱说着,就将苗婶那满是老茧的手放在了手心里。

  “好,我都听我家男人的……”

  这一刻,我能够从苗婶的眼神中看出来,她已经沦陷了。

  灵堂中本就没人,方才那些吊唁的人也走的差不多了,只剩下我跟吴蔓竹两人站在边上,所以很快,李铁柱将目光放在了我们身上。

  他先是随意的看了我一眼,紧接着不可思议的盯着吴蔓竹看,一双眼睛挪不开了。

  吴蔓竹这长相,要是吸引不了男人那才叫奇怪,别说男人,就算女人怕是见了也挪不开眼,所以我对李铁柱的表现没有丝毫的意外。

  “铁柱啊,这两位是南方来的客人,这些天帮了我不少的忙。”苗婶开口对李铁柱介绍道。

  “你们好。”李铁柱对我跟吴蔓竹打了声招呼。

  吴蔓竹点了下头以作应承,我却是看这个中年男人极为的不爽,并不打算理会他。

  然而,吴蔓竹却又是伸出手拉了下我。

  我只好虚伪的点了下头。

  就在我们打完招呼的时候,那位阴子娃突然小声的对李铁柱说了些什么,一边说着,阴子娃还看着我。

  等阴子娃说完后,李铁柱再次看向了我们。

  可这次,他的眼神完全变了,变的有些阴沉,有些令人捉摸不透。

  “铁柱,你吃过饭了吗?你大老远的回来,肯定还没吃饭吧?先跟我去吃点。”苗婶这会却牵着李铁柱的手,说道。

  因为李铁柱的到来,苗婶似乎情绪好了不少,并没有一开始的那般伤痛。

  李铁柱又是看了我跟吴蔓竹一眼,随后才牵着阴子娃跟苗婶去吃饭。

  苗婶现在一门心思都在李铁柱的身上,自然是没功夫再理会我跟吴蔓竹,这下,我跟吴蔓竹相视一眼,默契的走回了房间。

  到了房间,只剩下我们两个,我迫不及待地开口道:“这男人真不是个东西,你刚刚为什么阻止我?这李铁柱回来,根本不是因为苗婶,而是为了他边上的那个阴子娃,苗婶已经完全入魔了,那李铁柱说什么她就信什么,我们要提醒她啊!”

  吴蔓竹却是笑了笑,笑容中带着几分嘲讽,她道:“你现在知道当好人了?先前让你帮苗婶的儿子,你为什么不帮?”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舒服的看着吴蔓竹。

  “不过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苗婶已死的儿子还有的救!只要你出手!”吴蔓竹的声音突然升高。

  “还能救?不可能!这是再跟阎王爷抢命,根本不可能实现,他的寿元已尽,除非是真仙下凡,要不然谁也救不了他!”我当即摇头肯定道。

  苗婶的儿子已经死了,绝对救不了。

  “你自己都说了呀,真仙下凡就能够救。”吴蔓竹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笑意。

  “你再做梦?你去哪里找真仙?就算找到了,他会帮我们?”我无语道。

  然而,吴蔓竹的笑意更显深邃,她道:

  “还用找什么真仙,你不就是一位真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