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217章节 诡皮青纸
  我马上来到了吴蔓竹的身边。

  她那完美到找不出一丝瑕疵的面孔上,没有任何血色。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反而,她的嘴角处流出了缕缕红艳的鲜血!

  我伸出手摸向了吴蔓竹的脸,但像是冰块般的温度让我马上又抽了回来。

  我开始慌了!

  我虽跟吴蔓竹更像是敌人,而不是朋友,可至少现在我们是合作的关系!我真不希望她现在死!

  我很想救吴蔓竹,可她是因为走阴而变成这般模样的,我却对此没有任何的经验!一时之间,我杵在边上,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然而,就在我着急到一筹莫展时,床上吴蔓竹的手突然动了!

  我一惊。

  紧接着,吴蔓竹的眼睛缓缓打开,她撑起身体坐了起来!

  “你、你、你没死!”

  我惊呼道。

  床尾那两双鞋底朝上的红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又翻了回来。

  “你很想我死?”吴蔓竹伸出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看了我一眼,随后她又小声的嘀咕道:“我没那么容易死。”

  原来是我虚惊一场,我松了一口气道:“你这次走阴怎么用了这么长的时间?我看你的红鞋都是底面朝上,还以为你被困在下面永远都上不来了呢。”

  “在下面遇到了点麻烦。”吴蔓竹淡淡的道。

  我心头一跳,在下面遇到了点麻烦……

  看她说的倒是风轻云淡,可下面是什么地方?那是阴间啊,在阴间遇到了点麻烦,这能是小麻烦?

  不过我也没有多问,我知道,就算我问了,她也不一定会说,对于走阴人而言,阴间的任何事情她们都是讳莫如深,不会跟第二个人多言下面的事情。

  每一个行业都有每个行业的禁忌,尤其是我们这个圈子。

  “那你找到这个青年寿命将尽的原因了吗?他还能不能救?”我开口道。

  吴蔓竹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而是走下床,道:“我救不了他了。”

  我惊住,救不了?

  “阎王让你三更死,绝不留人到五更,我没这能耐跟阎王手上抢人,他最迟今晚,就会死。”吴蔓竹叹了口道。

  我并不怀疑吴蔓竹话中的真实性,她肯定是去阴间验证过了。

  但同时,我却担忧道:“如果救不活他的话,那苗婶手上的祖传之物怎么办?”

  “如果这件东西拿不到,也全是怪你!”吴蔓竹突然瞪了我一眼。

  “怎么又怪我了?”

  “你小子有办法救他,但你却不出手,不是怪你那怪谁?”吴蔓竹冷声道。

  我也不知道吴蔓竹为什么会这么信任我,然而事实是,就算没有姜师兄的话,我出手帮忙了,恐怕我也没这能耐救活这位青年,我连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都弄不明白,怎么救?

  吴蔓竹说完后,就准备下床,可她身子骨似乎虚弱的很,摇摇晃晃连床都下不了。

  “过来!”吴蔓竹对我喊道。

  “干什么?”

  “扶我下来。”吴蔓竹盛气凌人的命令我。

  我给吴蔓竹这理所应当的话给气坏了,但看她这半死不活的样,如果我不扶她,她肯定是站不稳,最后,我只好压下心中的气。

  将吴蔓竹扶下了床后,我开口问道:“那现在怎么办?看着他死?”

  “要不然呢?我没办法救他,你又不出手,不看着他死,难不成你要跟着他一块去死?”吴蔓竹道。

  “那你怎么跟苗婶解释?”我没在乎吴蔓竹这不饶人的嘴,而是问道。

  吴蔓竹没理会我,而是走出了这个房间。

  苗婶性格淳朴,她老老实实的站在门外,着急的等着我们。

  见到吴蔓竹平安的出来后,苗婶松了一口气道:“小姑娘,我还怕你出啥事了呢,还好,仙家保佑,你们都没事。”

  “苗婶,这次可能要让你失望了,你的儿子我救不回来,抱歉。”

  吴蔓竹丝毫没有在乎苗婶感受,直接开口将真实的情况说了出来。

  苗婶一听,两眼一黑,整个人都站不稳了。

  我眼疾手快,赶紧抓住了苗婶。

  我还真没想到这吴蔓竹直接将事实说了出来。

  “你说话不能够委婉点吗?”我没好气的看着吴蔓竹。

  吴蔓竹又道:“早点将亲戚朋友都喊来,今晚就可以准备丧事了。”

  苗婶满脸的失魂落魄,但她开口道:“我明白了小姑娘。”

  也亏是这苗婶的性格的好,要不然换一个脾气暴的,早就打吴蔓竹了。

  “小伙子,我没事。”苗婶说了一声后,让我拿开了抓住她的手,而她什么话也没说,慢慢的走进了房间,她儿子的房间。

  我看着苗婶的背影,心中有种说不清的滋味。

  短短一天的接触下来,我对这位友善热情的大婶还是很有好感的,一个人最痛苦的事情,莫不是少年丧父,中年丧偶,老年丧子。

  我不知道苗婶的父母还健不健在,但看她家中的情况,恐怕父母很有可能已经过世了。

  如果这样的话,人到中年的苗婶,已经将人生三大悲剧占完了。

  她的丈夫,已经十来年没回来了,就算还活着,对于苗婶而言,我认为跟死了没多少差别。

  这会,我怒目瞪着吴蔓竹道:“你这女人会不会说话,不能说的委婉点?苗婶就这么一个儿子,你突然让她今晚就准备丧事,她承受的了?”

  吴蔓竹平静的看了我一眼道:“要不然呢?你是让我骗她吗?他儿子今晚就会断气,这件事我就算想要瞒着,也根本瞒不住,还不如早点说。”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吴蔓竹争论,便道:“算了,反正帮忙的人也是你,我不该瞎操心。”

  吴蔓竹没说话,而是管自己回到了房间。

  我却是去找苗婶。

  我怕她心理承受不住,干出一些自寻短见的事情来。

  进了屋后,我就见到苗婶趴在她儿子的身上哭。

  我默默的叹了一口气,站在了她的身后。

  此刻,我动摇了。

  如果我有救苗婶儿子的办法,说不定我很有可能会出手。

  我实在是见不得这种场景。

  但遗憾的是,我也救不活她的儿子。

  过了好一会,苗婶不哭了,她小心翼翼的给她的儿子盖上被子。

  “小伙子,我其实早有心里准备,我家大娃命薄,这是命……”苗婶看向我,悲戚的道。

  我嘴中苦涩,找不到话来安慰苗婶。

  苗婶擦了擦了脸上的泪,她又道:“虽然我家大娃救不活了,可我还要谢谢你们,那里的血是小姑娘留下的吧?我知道她也尽力了……我没什么亲戚朋友,也就跟村里的邻里邻居有来往,等会办丧事,可能需要你的帮忙。”

  “有什么用的着我的地方,苗婶你尽管说。”我点了点头,这种仅仅只是出力的事,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可半响后,我忽地问道:“苗婶,出了这么大的事,不跟叔说一声么?再怎么样,也是他的儿子。”

  我认为如果苗婶的丈夫没有死,他有义务为苗婶一同分担这些痛苦。

  “算了,等大娃的丧事办完后,我再慢慢的找机会跟他说。”苗婶低声的回道。

  我皱起了眉头。

  但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我也没有权力去要求苗婶怎么做。

  很快,这一天过去了。

  但夜幕降临,一如吴蔓竹说的那样,苗婶的儿子没了呼吸,也没了心跳,彻底的失去了生命迹象……

  吴蔓竹因为白天的那次走阴,她似乎伤的不轻,整整一天都躺在床上休息,我也没有去打扰她。

  我帮着苗婶忙里忙外,到了早上天蒙蒙亮的时候,我看见苗婶还没有睡,而是坐在他儿子的棺材边,正翻阅看着什么。

  我有些好奇,便走过去看了下。

  随后,我发现苗婶竟然在看一张张信封。

  “小伙子,你怎么还不去睡啊?忙了一个晚上,你也很累,快去睡吧。”苗婶看见我后,出声道。

  我则是走到苗婶的边上,道:“这些信封都是叔寄给你的吗?”

  苗婶点了点头道:“对,都是他寄给我的。”

  看来苗婶的丈夫并没有死,要不然也不会真的有信封寄回来。

  至于为什么他十年都没有回来,恐怕就像我当初猜测的那般,他在外面已经有了别的女人。

  只是可怜了苗婶,她已经相思成疾,夜晚拿着电话在自言自语,被她潜意识的当成了她的丈夫每天都跟她通话。

  然而,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苗婶手上的信封似乎有点奇怪。

  “苗婶,这些信封能不能给我看看!?”我急忙问道。

  苗婶并没有拒绝,她道:“小伙子,你拿去看吧。”

  说着,苗婶就将手上的信封递给了我。

  但就在这些信封交到我手上,我将这些信封打开后看见里面一块黑乎乎的皮时。

  我彻底的傻眼了。

  我连忙将打开所有的信封,每一封信里头都有一块黑乎乎的皮!

  我一开始还没看清楚,可这些信真正的交到我手上,我看了个明明白白。

  我可能知道苗婶的儿子是怎么死的了。

  他是被苗婶的丈夫害死的!

  也就是被他的亲生父亲所害死的。

  鬼皮青纸信。

  这厚厚一叠竟然都是鬼皮青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