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214章节 问命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你不睡觉吗?”我疑惑的问道。

  她不想睡,我可是困的要死。

  尤其是这大晚上的长白山,恐怕温度都要到零下二十来度了。

  “我们不住旅馆了,这山下有个小村子,我们住这里面。”吴蔓竹道。

  “你神经病吧?没事住别人家干什么?”我不解的出声道。

  再怎么说,那肯定是旅馆住的安逸,这没事跑到人家的村子里去干什么?

  “宝脉的消息在这个村子里。”吴蔓竹平静的看了我一眼,淡淡的道。

  黑夜中,她的脸更加的梦幻,好不真实。

  听到是这个原因,我倒是没再多说。

  “那行,你带路。”

  随后,她领着我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路,我这才隐隐约约的看见这个村庄。

  在我随着吴蔓竹走进村子之前,我先是打量了下此地的风水,姜难说过,这段时间,我都不能帮人驱邪看风水,但如果并不是以帮人为目的,那应该是没事的。

  好在,这个村庄算是正常,并没有什么古怪的地方。

  吴蔓竹带我来到了一个大院。

  跟我们南方的村子不同,这北方的农村,似乎都是这种一层楼房的大院。

  吴蔓竹敲了敲门,很快就有一位中年大妈开了门。

  “小姑娘,你怎么这么晚才到?”这中年大妈满脸憔悴,像是很久都没睡好了一般。

  而我听到这大妈的话,心里头却是想着,这吴三姑竟然跟这人认识,看来她早就打着要将上官瑾一个人甩在旅馆的主意了。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路上出了点事,陈年,这位是苗婶。”吴蔓竹介绍道。

  “苗婶好。”我笑着打了一声招呼。

  我琢磨着说不定要在这里住不短的时间,得跟这主人打好关系。

  “小伙子人长的不错,也有福气,找了小姑娘这神仙般模样的女朋友,快进来吧。”苗婶热情的说道。

  闻言,我一愣。

  女朋友?我跟吴三姑哪是什么女朋友啊!

  我一想到她当初那副老女人的模样,我就起一身鸡皮疙瘩。

  但吴蔓竹似乎懒的解释,拿着行李就走了进去。

  “你们的房间我已经准备了,就是这里。”苗婶带我到了一个小房间。

  “好,谢谢苗婶。”吴蔓竹开口道。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马上开口道:“等一下,就一间房?”

  苗婶奇怪的看着我。

  似乎在问我,你们男女朋友不睡一间,还要睡两间?

  “对,就一间。”吴蔓竹撇了我一眼,说道。

  我看了看吴蔓竹,有点搞不明白她要干什么。

  “你们先收拾着,婶去给你们再加床被子,晚上冷。”苗婶不明所以,讪讪一笑后,出了房间。

  “你睡边上,离我远点,这里只有一间,将就着休息。”吴蔓竹出声。

  我脸色极为的不自然。

  虽然吴蔓竹已经没有用老女人的外貌作为伪装,此刻的她,不论是模样还是身段,都是世间少有,甚至光论外表,我见过的所有女生都比不过她。

  但让我跟她睡一张床,我还是没办法忍受。

  我非但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暧昧、旖旎,反而全身上下都是膈应。

  苗婶给我们加了床被子后,便没有再来打扰我们。

  可我此刻的睡意已经完全消失,边上是吴三姑,让我怎么睡?

  她似乎并不怎么在意,脱了外套,盖上被子,就睡了过去。

  这可是苦了我啊,我叹了一口气,最终,只好靠在墙上,眯着眼,强行让自己休息。

  次日清晨,我起了个大早。

  我起来没多久后,吴蔓竹也起来了。

  她一边坐在床上整理头发,一边平静的看着我。

  我看了她两眼后,脸上微红,马上转移了视线。

  好完美的身材……

  “小子,别看了。”吴蔓竹老气横秋的道。

  我本来是要挪开眼神的,可她这么一说,我反而将视线重新落在了她的身上,并且更加的大胆了起来,回道:“都睡一张床了,看下怎么了?这么好的身子,不给男人看多可惜?”

  吴蔓竹泰然自若道:“那你是对我有想法?”

  我不由打了一个寒颤,我对天底下任何一个女人都可能会有想法,但唯独对吴三姑,那是必不可能有的。

  遂即,我转移话题道:“你昨晚的话是什么意思,宝脉的消息在这个村子里?”

  “准确的说,在苗婶的身上。”吴蔓竹从被窝里出来,套上了衣服。

  “啊?”我一惊。

  这苗婶一看就是普通的农村妇人,怎么也跟宝脉挂不上勾啊。

  吴蔓竹没有回应我,而是走了出去。

  我后一步也跟了出去。

  而此刻,我发现苗婶也已经起来了,但她站在一处堂口的后方,燃香祭拜。

  我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保家仙的堂口,堂口上摆着白须的仙家。

  跟出马仙不同的是,供奉保家仙仅仅只是保护弟子家人平平安安,并不具备其它的用途。

  东三省很大一部分的人是信仰这种萨满教的,所以我倒是见怪不怪。

  这在我们南方,就跟信仰佛道两教一般,稀疏平常。

  吴蔓竹耐心的站在苗婶的身后,观摩她上香祭祀,而我也没有打扰。

  就在苗婶做完一切后,吴蔓竹开口道:“带我去看看你的儿子吧。”

  “好。”苗婶点了点头。

  而我却是一愣。

  怎么回事?她们在说什么。

  吴蔓竹可能看出了我的疑惑,她含糊其辞的道:“苗婶答应帮我们,我们也得帮她。”

  听到她的话,我明白了。

  原来是这吴蔓竹跟苗婶是有交易的,吴蔓竹从苗婶的手里得到宝脉的消息,而苗婶则有事情需要吴蔓竹帮忙。

  既然需要吴蔓竹这个走阴人帮忙,恐怕是这个苗婶的儿子遇到了什么邪事。

  遂即,我跟在她们的身后,来到了另外一个屋子。

  只见里头睡了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

  看起来他似乎跟我一般大。

  “姑娘,只要你救了我儿子,你要的东西,我全部都给你!”苗婶抓住了吴蔓竹的手,神情有点激动的道。

  “放心,你的儿子我们肯定会救的。”吴蔓竹出声安抚苗婶。

  我站在一边无所事事得看着她们。

  姜师兄的话犹在耳旁,有了上回父母遗嘱的教训,这次我肯定是不会再大意了,所以,我打定主意,不论这青年怎么样,都不关我的事,一切交给吴蔓竹去处理。

  “苗婶,你先出去一下吧,这里交给我们。”吴蔓竹说道。

  苗婶应了一声后,就走出了房间。

  而我见了也准备离开房间。

  但我前脚才刚走,后脚吴蔓竹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她道:“陈家小子,过来干活了,这人应该是中了邪,你来帮他。”

  我忙的摇头道:“我可干不了。”

  吴蔓竹的脸色略有不满,她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让你一块过来找宝脉,就是让你做这些事的,你是想什么事都不干,就得到宝脉?”

  “我现在不会出手帮人驱邪、看风水,如果你硬要我做的话,那只能跟你说再见。”我态度坚决。

  上回,就是因为她,我才会破了父母给我留下的第一条遗嘱,从而渐渐的将三条遗嘱全部破了。

  如今,说什么,我也不可能再违背姜师兄给我叮嘱。

  就算因此无缘宝脉,我也不会出手。

  跟性命相比,宝脉又算什么。

  吴蔓竹看了许久,道:“算了,这次我自己来,你在边上看着吧。”

  我松了一口气,看来吴蔓竹寻找宝脉,要用的到我的地方不少。

  随后,吴蔓竹将目光放在了床上的年轻人身上。

  我也同时看向了他。

  仅仅看了两眼,我就大致的看出了这年轻人的寿命快要用完了,现在他还有一口气,但最多两三天的时间他就会撑不住。

  这人的印堂之上的天中部位发紫,唇部发黑,耳部发焦,气色冷寒,这种面相的人,可以在大多数将死之人身上看见。

  我相信吴蔓竹也是能够看出来的,但看出来简单,如何解决才是难题。

  是被邪崇缠身,还是被人下了毒咒,我用眼睛倒是分辨不出来,我也没有花心思去分辨,毕竟就算我分辨出来了,我也不能说,我已经打定主意袖手旁观。

  吴蔓竹拿出了几枚铜钱放在了年轻人的眉心处。

  看她这模样,似乎想要用铜钱问命的方式,测出此人的问题。

  可很快,那几枚放在年轻人眉心处的铜钱瞬间炸开!

  对,是炸开!

  铜钱的碎片直接飞到了我的身上。

  我目瞪口呆,吴蔓竹也是目瞪口呆。

  紧接着,我们两个人相视看了一眼。

  吴蔓竹拿出的铜钱,可不是市面上的那种假货,而是真正几百年前开过光的铜钱,这种铜钱是辟邪的绝佳利器,用这种铜钱来问命看病,就算染上戾气极重的邪崇,或者是被人下了惊世邪咒,都不可能让它直接炸裂。

  唯一的解释只有一种。

  这人并不是染上邪崇,也没有被人下咒,也跟什么东北仙家都没有关系。

  而是此人的命该绝!

  阎王爷让他死!

  生死簿上就是写着他这几天就会死!

  如此的话,铜钱问命,自然什么都问不出来,反而会震碎问命铜钱。

  阎王爷不想要让你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