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212章节 宝脉的消息
  这女人的俏脸好像不食人间烟火,每一个五官,每一处线条,都像是上天精心雕刻过的一般,她像刚刚下凡来的仙子,不属于人间的仙子。

  但很快,我的眉头却是拧了起来。

  “吴三姑?你不是离开云城了吗?”我开口道。

  这美到不像话的女人自然就是吴三姑,我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见她了,我也以为恐怕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会再见到她。

  但哪想到,今天在这巷口餐厅门口,我竟然又碰到了她。

  并且,看吴三姑这模样,她似乎是来找我的。

  “我找你有事。”吴三姑开口说道。

  我沉默。

  这吴三姑果然是来找我的。

  不过,这吴三姑来找我准没有什么好事。

  也就在此刻,我边上的上官瑾轻笑道:“好美的妹妹呀,陈年,你有这么漂亮的朋友,怎么不介绍给我认识认识。”

  说着,上官瑾瞪了我一眼。

  我却是因为上官瑾这一声妹妹叫的,脸色变的无比诡异。

  吴三姑的年龄如果是按照那张1994年身份证来算的话,那她今年才26岁,三十岁左右的上官瑾喊她一声妹妹确实可以。

  可如果吴三姑的年纪,是按照那张1910年身份来算的话……

  “你就是九阴会的会长?”吴三姑微笑说道,她似乎并不在意上官瑾的称呼。

  她这一笑,真如百花盛开。

  不仅我看呆了,就连同样是女人的上官瑾都呆了。

  “对,我就是九阴会的会长上官瑾,你是?”上官瑾伸出了手。

  吴三姑并没有抗拒,她也伸出了手握住了上官瑾,并且道:“走阴人,吴蔓竹。”

  她这一声后,我瞳孔一缩。

  我的心中突然奇了怪。

  吴三姑除非在睡着的时候,或者是晚上没人的时候,她才会卸去老女人面孔恢复原貌,在我印象中,她是很抗拒露出这副天仙般的娇颜,可今日这大白天的,她怎么这么大大方方的露出原貌?

  还有我跟她相处也快要半年了,我也从来没有在她的嘴中听到过吴蔓竹三个字,她的原名,也是我当初偷偷看她身份证时才知道的。

  但怎么今天,这女人这么反常?

  紧接着,我不由想到了当初她说过的一句话。

  ——“反正你以后见不到我就是了”。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见不到她,是指见不到她那老女人的面孔了吗?

  是不是说,从今以后,只有美若天仙的吴蔓竹了,没有那丑陋的吴三姑了?

  “原来妹妹也是我们圈子中的人,这么漂亮的走阴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呢。”上官瑾笑了笑说道。

  “上官会长也很漂亮。”吴蔓竹出声回道。

  我看着这两个女人,脸色古怪的很。

  我最怕的两个女人,也是我认为满肚子都是坏水的两个女人,此刻竟然碰面了,还相互交谈了起来。

  “你找陈年有事是吗?那我不打扰你喽,你们慢慢聊。”上官瑾巧笑道。

  说完这一声后,她率先离开。

  随后,此地就只剩下我跟吴蔓竹了。

  尽管,我知道吴蔓竹找我怕是没什么好事,但在她的注视下,我还是道:“你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吴蔓竹看了一眼四周,道:“换个地方说。”

  也不知道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还要换个地方说。

  半响,我只好找了一个安静没人的地方。

  “这里没人,你直说吧。”我道。

  吴蔓竹那倾世绝艳的俏脸注视着我良久,开口道:“一个星期后,陪我去一个地方。”

  “不去。”我当即拒绝。

  我还第一次发现我这么抢手。

  上官瑾让我陪她,这吴蔓竹也让我陪她?

  别说我得去找王茗茗,就算不去找她,我也断不可能陪这两个诡计多端、满肚坏水的女人啊。

  “那个地方有宝脉的消息。”

  吴蔓竹却是继续淡淡出声。

  听到宝脉两个字,我微微愣了下。

  裘伟峰、徐达做梦都想要找的宝脉,终于有消息了?

  “抱歉,一个星期之后,我有事,陪不了你。”

  如果不是因为要去找王茗茗,我说不定会答应她。

  宝脉中不但有着长生的消息,还有着无数宝贝。

  我现在急于提升实力,所以对这些宝贝,我也有点眼馋,但跟茗茗的肉身地魂还有我活命的消息相比,再厉害的宝贝,也不可能让我分心。

  “那可惜了,去长白山的机票我都买好了。”吴蔓竹轻叹一声,拿出了两张机票。

  我听后,顿时一惊道:“长白山!宝脉的消息在长白山!?”

  “对。”

  我愣住。

  ……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在考试中度过。

  虽然这一个学期,我都没怎么学习,但大学考试本来也就可以靠着临阵磨枪去应付,完美的考完了这学期所有的课程之后,我也迎来了大学生涯的第一次寒假。

  只不过,我的寒假没办法像普通人那般,回到家中享受着最幸福的天伦之乐。

  我必须要为了活下去而努力,也必须要寻到我的女孩,我的全世界。

  云城机场。

  我的边上跟着吴蔓竹。

  她带着帽子、墨镜还有口罩,捂的比明星还要严实。

  这也正常,明星也没有几个比吴蔓竹漂亮的,要是不做一些防护,怕是一路上要引来不少人。

  得知宝脉的消息在长白山之后,我便答应跟她结队同行了。

  反正都在长白山,她手上还多一张机票,不用白不用,我还省去机票钱。

  再者,我的心里头,对这宝脉依旧有着挥之不去的念想。

  另外,还有一件事,也是促使我跟她结伴的关键。

  父母遗嘱中的那个走阴人,很有可能就是吴蔓竹。

  从这段时间的相处下来,我也发现,吴蔓竹似乎跟我陈家,跟我父母有着某些关系。

  徐达手中的那张黄纸上画着的是,王青还有我的父母站在长白山天池旁。

  跟她一同前往长白山,说不定能够从中获得一些我想要知道的消息。

  “呦,真是巧呀,这不是漂亮妹妹,还有我的宝贝学生吗?”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动听、又熟悉的声音,在候机大厅响起。

  我顺着声音望去,可当我看见面前的女人后,我整个人傻了。

  怎、怎么是上官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