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209章节 公平
  我相信,只要将她的容貌恢复,当初的那个金九儿就会回来的。

  金九儿的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

  她没有再躲避我的目光,也没有再自卑的将脸捂住。

  就这么看着我。

  “陈年,为什么要阻止你师兄……”

  金九儿终于说话了。

  她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好听。

  “剥夺我的记忆,对你太不公平了。”我轻声再次回应。

  “不……这样对我才公平!”

  金九儿的哭声柔弱。

  我内心却猛的像是被一把匕首刺了进去。

  这样才公平吗?

  我们之间的感情、记忆化作龙凤在另外一个世界成双成对,对金九儿才公平?

  “学姐,我欠你的都会还,我可以当你永远的光。”我出声了,想要靠口中的话,来安抚我内心的不安。

  “你说的光,并不是我想要的光。”金九儿的眼睛像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宝石,但却闪着最令人心碎的色泽。

  我嘴中苦涩。

  我都明白的,她要的光,跟我能给她的光,并不是一回事。

  可我却是一直在自欺欺人。

  或许,师兄是对的。

  欠她的,我永远还不了。

  此刻,姜难走到我的边上,他开口道:“陈年,你的时间不多了,要说什么,就赶紧说。”

  我一愣,不解的看着姜难。

  姜难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再过一会,她就该到了……”姜难皱起了眉头,脸色有点沉重。

  我不明白姜难在说什么,我也没理会,我赶紧拉着金九儿的手,道:“学姐,你跟我回去,我找到你的传道神蛊了。”

  可金九儿却一动不动。

  最后,她将我的手轻轻的拿开。

  “学校我就不回去了。”金九儿道。

  “学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解的看着她。

  金九儿的眼睛微微弯着,虽然她的脸已经模糊到看不清了,可我能够知道,她在对我笑。

  只听她道:“陈年,下个学期再见吧。”

  “你要去哪?”我大声喊道,心脏像是突然又被人硬生生的挖去了一块。

  也就在我的这声说完之后,扎纸店内的气温突然冷了下来。

  我马上看向门外。

  可当我看见门外的场景时,我瞪大了双眼。

  无数的虫蛊如同黑潮一般出现在了外头。

  而在这些虫蛊的中间,站着一位老妇人。

  她白发垂头,佝偻携杖,闭着双眼。

  随着她的出现,四周的冷空气甚至仿佛凝固成冰碴子!

  一种从未有过的危险感出现在了我的心头。

  面对上官瑾、面对徐达,甚至面对裘伟峰、黄天元,我都没有感受过这般如饕餮临世的危险气息!

  我看向了这些虫蛊,这种气息我从一个人身上感受过,那就是使用拘蛊奇门时的张乾程!

  可两者相比,就像是天与地一般的差距!

  眼前的虫蛊,起码是修炼至巅峰的拘蛊奇门!

  “姜小子,算你识相,知道救我孙女,要不然,呵呵……”

  老妇人先是开口,随着她那年迈的声音响起,无数的虫蛊也一同释放出令人心惊胆战的虫鸣!

  而这声说完,老妇人睁开了眼睛,露出了一双黑白异瞳!

  并且这双黑白异瞳还隐隐有紫光流转。

  我呆住了。

  这、这、这是五大神眼之一的阴阳眼!

  巅峰的拘蛊奇门,神通阴阳眼……

  这老妇人是谁!

  “金老太婆,你孙女因我师弟跳河,人情礼数使然,我自是会救,可这并不代表,我惧怕你金家,如今,你要带走你孙女,便带走就是,可如若你要动手,那大可试试。”

  姜难站在我的面前,声音平静。

  然而,我却在姜难平静的声音中听出一抹淡淡的慌乱!

  姜难的内心并没有表现的这般平静!

  “九儿,来婆婆这里。”老妇人冷笑一声,对金九儿招了招手。

  金九儿没有二话,慢慢的走到了老妇人的身边。

  老妇人伸出她那瘦骨如柴的手,摸向了金九儿的脸,她道:“可怜的孩子,这些人,婆婆一个都不会放过,不论是谁,婆婆都要让他付出代价!”

  说完这些后,老妇人看向了我。

  她的眼珠子比毒蛇还要渗人,仅仅就是这么一眼,我连呼吸仿佛都要停止。

  “婆婆,你不能对陈年动手!”也就在这时,金九儿焦急的对老妇人开口。

  “因为他,你的蛊给人骗走了,你的脸也毁了,甚至,你的命也都快要丢了,我怎么可能不为你讨个公道?”老妇人开口。

  “你要是陈年动手,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婆婆,都是我自愿的,他没有错,错的是我!”金九儿声嘶力竭的对老妇人喊道,她的泪水已经完全止不住。

  “可怜的孩子,你病了,你得了心病,婆婆会治好你的,你的脸你的心,我都会治好的,我的宝贝孙女会回来的,现在你先睡一觉吧。”

  老妇人叹了一口气,她抬起手上的拐杖,在金九儿的头上轻点一下。

  随后一只蛊虫进入了金九儿的体内,金九儿直接倒在了老妇人的怀里。

  金九儿昏睡了过去。

  老妇人抱着金九儿,慈爱的看着她,并伸出手,为金九儿捋了捋发丝。

  过了一会后,老妇人再次看向我,出声道:

  “你就是陈年?”

  可老妇人根本没有给我机会回答,那漫天的虫蛊直接朝我而来。

  我慌忙的引动圣人气想要对敌。

  但我所向披靡的圣人气,此时在面对这些虫蛊,就像是棉花一般,毫无抵抗之力。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圣人气……不过,区区七等的圣人气,在我的虫蛊面前根本不够看。”老妇人不屑的笑道,随之,她那闪着紫光的黑白异瞳,光芒更甚。

  “金老太婆,住手!”姜难厉喝一声,遂即我的面前出现了两个统领模样的纸人。

  这两个纸人,一位手持长刀、一位手持长剑。

  纸人出现后,那虫蛊便被其短暂的抵御住。

  而我也不至于被虫蛊吞噬。

  “纸化门神?你姜小子的扎纸天赋果然世间罕见,也怪不得他会收你为徒,怕是再过一些时日,你的扎纸术,就要到纸开天门了吧?可惜,要是到纸开天门,你还能跟我老婆子的拘蛊奇门斗上一斗,仅是纸化门神,那还是不够看!”

  老妇人的声音依旧轻蔑。

  “老太婆,那就试试。”姜难的脸难看异常。

  遂即,他双手结印,我面前的这两个门神纸人瞬间白光大放,竟显化出形态!

  门神尉迟恭、秦琼!

  我震撼的看着姜难,原来他的扎纸水平竟然到这种地步。

  纸化门神,这已经是传说中的扎纸术了!

  同时,我也明白了。

  先前我用引爆圣人气来威胁姜难,他眼中出现的恐惧可能并不是害怕我伤了他,而是他害怕我伤了我自己!

  就凭借这手纸化门神,我相信我的圣人气就算引爆,也绝对伤不了他分毫!

  原来,姜难一直都在拿我当一家人。

  “我说了,不够看的,蛊开八门,死门开!”老妇人冷笑一声,可当她最后一句落下时,虫蛊列阵,那玄妙的蛊阵,恍若一道通往阴间的大门。

  开、休、生、伤、杜、景、死、惊。

  眼前的老妇人,竟将拘蛊奇门,修炼到了倒数第二门!

  我面前那如守护神一般的两位门神,在死门的蛊阵面前,也没坚持多久,重新化为纸人。

  姜难见此,他再度的拿出了一张纸门。

  这张纸门出现后,老妇人色变。

  “金老婆子,你很想尝尝纸开天门?好,我今天让你如愿!”姜难脸色决绝。

  老妇人的脸色变化多次,最后她开口道:“半成品的纸开天门,没想到你已一只脚迈出去,可惜,半成品,依然是半成品。”

  此刻,我赶紧拉住我面前的姜难。

  我要再躲在姜难的后面,那我就真不算是个男人了。

  “师兄,收了纸门吧,我相信他不敢杀我的。”我目光紧紧的看着眼前的老妇人。

  姜难错愕的看着我,老妇人也愣住了。

  半响之后,老妇人阴森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敢杀你。”

  “那你动手就是了。”

  我没有任何的慌乱。

  裘伟峰、徐达他们嘴上喊得响亮,可却只敢害我不敢杀我,还有那姜天,也不敢亲自动手杀我。

  我渐渐的清楚了,一年之后,我会死,但在这一年内,谁要杀我,定会招来祸事。

  实力越强,越不敢对我动手!

  金九儿的婆婆,眼前的这位老妇人,她的实力算是我见过玄学圈子中的人里最厉害的一个,我相信,他也不敢真正的杀我。

  老妇人果然没有对我动手,她笑道:“好小子,我确实不敢杀你,但杀不了你,我还废不了你吗?害我孙女虫蛊被夺,面容尽毁,还险些跳江自杀,今日,你的四肢我要了。”

  老妇人的话说完,漫天的虫蛊爬上了我的四肢。

  “陈年!用圣人气!”姜难对我喊道,他准备再次用出手中的纸门。

  我笑了笑,没有用圣人气,而是道:“师兄,收了纸门吧,我欠她九儿的太多了,如果断了四肢就能够还的话,是我赚了。”

  “如你所愿。”老妇人开口。

  遂即越来越多的虫蛊爬上了我的四肢,我明白只要老妇人的一个念头,我的四肢就会瞬间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