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199章节 姜先生
  面对我气势逼人的质问,寿衣店的店主只是略微张大了点他那眯着的双眼。

  紧接着,他竟继续躺回了椅子上,说道:“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不想得到这件寿衣,想得到的话,就按照我的话去做。”

  我的眉头紧缩,这个古怪的店主身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气息,就像是再正常不过的普通人。

  一如墙上挂着的这件金色寿衣,除了外观比较大胆之外,我也没有感受到其它古怪的地方。

  可他真的只是普通的店主?这件姜难口中的金龙衣,也真的只是普通的寿衣?

  显然是不可能的。

  “你还不去?不去的话,我可要改变主意了。”

  店主语气随意的道。

  我再次看了这位店主一眼,紧接着便不再多问,离开了寿衣店。

  帮人驱邪,跟看风水一样,算是我的本职工作了,正常来说,驱个邪而已,我并不会有太大的心理波动,可这次,我却有点紧张。

  因为,我知道,这肯定不是简单的帮人驱邪。

  这位古怪神秘的寿衣店店主,会这么轻易的就将那件寿衣给我?

  但就算再不简单,我还是得去看看,金九儿对我太重要了,姜难屋中另外一件金色的凤袍寿衣就已经能够表明,店内的那件龙袍寿衣肯定跟金九儿有关。

  我必须拿到。

  我对上官瑾的小区还是有印象的,很快就来到了这名为“永春郡”的小区。

  小区门口,一位中年美似乎在等着我。

  妇人大概四、五十岁,穿着打扮既大方又时尚,身材匀称,保养的也很好,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富太太。

  “您是陈先生吗?”

  我才一走近,这妇人就开口询问起我。

  “对,我就是,我是来给你女儿驱邪的。”我点了点头。

  可这时,我才发现了一个异样,这个妇人的长相好熟悉,我好像再哪里见过。

  不对啊,我从来没有跟这种年纪的妇人有过接触,怎么会觉得她熟悉呢?

  不会是我魔怔了吧。

  我靠着王茗茗的模样,认出了黄纸上的王青,这下,我怎么看谁都有了熟悉的感觉。

  “你好,我的名字叫程媛,陈先生既然是姜先生介绍的,虽看起来年轻,但肯定是有几分本事,这张银行卡是定金,先生先拿去吧。”妇人对我和善的说道,并且拿出了一张银行卡。

  我们这一行从来没有先收人钱的规矩,我便准备拒绝。

  然而,也就在这时,我突然睁大了眼睛,惊骇的道:“你再说一遍!我是谁介绍的!?”

  程媛被我吓了一跳,她有点不知所措的回道:“姜、姜先生。”

  “哪个姜先生!他的名字叫什么!”我依旧是大声的说道。

  姜先生?是姜难!?

  明明介绍人是寿衣店的店主啊!怎么会变成姜难?

  “陈先生,你先冷静,我也不知道姜先生的全名叫什么。”程媛细声说道。

  听到她这句话后,我才知道自己失态,把她吓到了。

  我赶紧平复了内心,放轻声音道:“你知道这位姜先生长什么样吗?他是不是一个看起来像是高中生一样的少年?”

  程媛的脸上露出了疑惑,她摇了摇头道:“并不是,姜先生的年纪应该有三十几岁,他有点瘦,在老街开着一家寿衣店。”

  我一愣。

  不是姜难,这个姜先生竟然是寿衣店的店主!

  此时此刻,我的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古怪。

  他也是姓姜?

  这会是巧合吗?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陈先生,怎么了?”程媛见到我久久没有说话,细声开口。

  “没事,走吧,进去看看你的女儿。”

  我脸色不是很好,希望这只是巧合吧。

  目前为止,我已经见过三个姓姜的人了,并且这三个姓姜的人一个比一个神秘。

  法眼姜灵,我的师兄姜难,还有这位寿衣店的店主。

  姜灵倒还好,她是上京姜家的人,我也算对她知根知底。

  可我的师兄姜难,还有这位寿衣店的店主,却处处透露着古怪。

  在我没有得知救金九儿的人是姜难之前,这位我父亲的唯一弟子,我对他只有亲近,可这些天,他的种种诡异举动,让我没办法不多想。

  程媛走在前面,很快,上了电梯之后,我就来到了她的家。

  她的家蛮大的,虽然跟上官瑾同处在一个小区,但她的房子却比上官瑾大了不少,我寻思着,可能都要有两百平了。

  “我的女儿就在那个房间里,陈先生,你可以先进去看看。”程媛说道。

  我没有着急,而是先询问她道:“在我之前,你找过其他人看过你女儿吗?”

  “有,大概在十来天之前,我找过姜先生,可姜先生看了两眼后,他就说,让我不要着急,时候到了,自会有人来救。”程媛点头道。

  我再次一惊,这个寿衣店的店主这么神?

  他十几天前就知道我会去他的寿衣店?就知道我要买他的寿衣?还知道我肯定会答应他这件事?

  要知道十几天前,那个时候,金九儿还没有跳江,甚至她也没有完全毁容!

  这种能耐,我相信就算是裘伟峰、黄天元,甚至是我的大伯都不具备!

  我克制住心中的奇怪,问道:“你的女儿是中了什么邪?十多天了,有没有危及到性命?”

  “这倒没有,姜先生说过了,我女儿中的邪,是被人下了毒咒所致,但那人没有下死手,只是想要惩罚我的女儿,所以我女儿的邪症会慢慢好转的,只不过想要根除,还得你出手。”程媛道。

  听到程媛的话,我皱起了眉头,因为我的心中又生出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为什么我又有熟悉的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

  “我先进去看看你的女儿吧。”我的心开始加速跳动,我又不自觉的紧张了起来。

  “陈先生,就是这件屋子了,我女儿自从中邪以来,就很嗜睡,现在应该还在睡觉。”

  程媛说着,就推开了一扇门。

  而也就是因为程媛的这句话,让我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我猛的朝那件屋子冲了进去。

  床上躺着一个女孩。

  可我见到这个女孩的模样后,我顿时五雷轰顶。

  她叫宋雨燕。

  那天早上,她骂了金九儿是丑八怪。

  她身上的毒咒,是我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