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174章节 对付豪庭
  “你、你说什么!”行长大惊失色。

  “我就是当初那位帮助豪庭酒店的风水师。”我不紧不慢的说道。

  花蕊银行的行长干咽了一下,先前在他脸上的不满情绪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跟花蕊银行缘分也到此为止了,我也不管这位行长相不相信我说的话,此刻,我直接离开。

  “等等!先生等等!”

  后面的行长却在大喊。

  我没有理会,我已经说过了,机会只有一次,花蕊银行抓不住,那么只能够让给下一个。

  但很快,我的手却被后面跑过来的行长抓牢。

  “先生!请留步!”行长喊道。

  “放开我。”我皱起眉头道。

  “方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望先生恕罪啊!先生只要出手帮助我们花蕊,要多少钱,先生只管提!”行长脸上着急道。

  “错过了,那就错过了,多少钱我也不会出手了。”我道。

  “先生!花蕊银行已经濒临倒闭,资产负债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数字,年底之后,再没起色,很有可能我这辈子就完了,先生,你救救花蕊!也救救我!”

  行长神情悲壮,语气撕心裂肺的喊道。

  “你先放开我。”

  他的手死抓着我的不放,我有点无语。

  “先生,我给你跪下行吗?”

  行长说着,直接朝我跪了下来。

  我叹了一口气道:“赶紧起来吧,我帮就是了。”

  我本性就不是一个果断狠决的人,心软一直都是我的毛病,此刻,这行长又哭又跪的卖惨,还是把我给打动了。

  “多谢先生!多谢先生!先生这边请,我们到贵宾室详谈!”

  行长闻言,瞬间破涕为笑,脸色变化之快,让我措手不及。

  能够做到一行行长的人,多少是有点本事的,至少在花蕊银行行长身上,我看出了他极快的变脸速度。

  随后,我跟着这位行长,走到了贵宾室。

  这会,他满脸谄媚,又是给我倒咖啡,又是给我端点心的。

  “先生,你还不知道我名字吧,我叫宋贾义。”行长先开口。

  “陈年。”我也说出了我的名字。

  “好名字!陈先生,你的报价是……”宋贾义小心的问道。

  我没功夫跟他啰嗦,直接道:“我不收你任何一分钱,另外今晚我就开始布局,最迟明天中午就能看见效果,一个星期之内,花蕊银行重新回到巅峰,一个月之内,豪庭破产。”

  宋贾义听到我的话,傻了。

  边上的那位经理,也傻了。

  “陈先生,我耳朵不好,没听清。”宋贾义目瞪口呆的道。

  “我不想讲第二遍,没听清的话就算了。”我不耐烦的道。

  “听清了!听清了!先生不用再多讲!”

  宋贾义错愕之后,便是大喜,他的那双眼珠子都开始放起了光来。

  “有点东西需要你们准备,能在两个小时内给我弄来吗?”我问道宋贾义。

  尽管豪庭的风水布局都是我弄出来的,我想要破,简直就像是爸爸打儿子一般,但我现在想的可不仅仅局限于破了豪庭的风水……

  我要让豪庭酒店,死!

  “只要云城有,最迟一个小时我们就能弄来!”宋贾义自信的说道。

  我相信宋贾义的话,虽然花蕊银行已经快不行了,但人脉跟钱还是有一点的。

  “我需要九十九柄桃木制的八卦剑,记住了一定要桃木制的!”

  我的眼中泛起了冷光。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明白,我马上联系工厂!还有其它的吗?”宋贾义道。

  “其它的不需要你弄了,就这些吧。”我道。

  “好的……”

  宋贾义点了点头,可他欲言又止的又看着我。

  “你想说什么就说。”我道。

  宋贾义还是犹豫了一会,才道:“陈先生,恕我冒昧多嘴问一句,是豪庭酒店哪里冒犯到您了吗,为什么您现在会转手帮助我们?”

  “我跟豪庭董事长唐慧英的仇,不共戴天。”说着,我紧紧的握着拳头。

  如果不是因为茗茗的关系,九儿的命我一定要唐慧英血债血偿!

  宋贾义身子不由往后退了一步,他又道:“陈先生,我并不算特别了解你们风水师圈子,但像您这样,对付自己布的风水局会不会犯什么忌讳?”

  我的眼皮微微一动,道:“这些就不关你的事了。”

  风水师最忌讳反复无常,像我这样,先是帮豪庭对付花蕊,此刻,又倒戈在花蕊这边,甚至出手对付自己布的风水局,这已经不是犯忌讳那么简单了。

  我这么做是会遭天谴的!

  可,为了九儿,又有什么关系呢?

  别说遭天谴了,就算要我半条命,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动手。

  害九儿的人,我会不惜一切代价的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报应!

  “抱歉抱歉,是我多嘴。”宋贾义讪笑道。

  我揉了揉太阳穴,紧绷的脸上忍不住的显出了疲态,我道:“我在这里睡一会,你们什么时候弄来了我要的东西,再来叫我。”

  我实在有点累了,我需要短暂的休息一会。

  “好,陈先生你尽管休息,没有人会来打扰的。”宋贾义道。

  紧接着,宋贾义跟那个经理离开了贵宾室。

  我也彻底的忍不住了,倒在沙发上就睡了起来。

  梦中,我又梦到金九儿了。

  梦到昨天早上我们一起吃早饭。

  梦到那天我们玩遍了整个云城。

  我还梦到,那日在未名湖,她说我是她的光……

  可最后,我却梦见了金九儿悲痛欲绝的跳江!我的梦碎了!

  我仿佛看见了昨晚金九儿那双充满了死志的双眼,我好像也感受到了她那颗彻底奔溃的内心……

  “陈先生,陈先生。”

  我的耳边传来了宋贾义的声音。

  我睁开了眼睛。

  宋贾义笑呵呵的道:“陈先生,您需要的东西已经全部准备妥当。”

  我点了点头,将方才梦境带给我沉重的心情压下去后,我起身站了起来。

  “先带我上天台吧。”我道。

  很快,宋贾义带我来到了花蕊银行的最高层。

  我指着对面豪庭酒店道:“看见那个凹面镜还有那几棵银杏树了吗?”

  宋贾义点了点头。

  “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弄脏那个凹面镜,至于豪庭酒店门前那几棵银杏树,今晚找一些人把它砍了。”我道。

  宋贾义再次点头问道:“这样就行了吗?”

  “不、只是刚刚开始,走,去你们银行的九楼,顺便将那些八卦剑都搬到九楼。”我冷笑道。

  凹面镜跟银杏树,都是我当初指导豪庭弄的,此刻,只不过让这些东西失去效果而已,我真正的杀招可不仅是这些。

  片刻,我们来到了第九层。

  “每一个朝豪庭酒店方向的窗户上都挂九柄剑,记住,剑尖对准豪庭。”我出声指挥道。

  相比于豪庭,其实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花蕊银行在风水上更加占据优势。

  毕竟,花蕊银行的三棱镜形建筑就是专门为了克制豪庭而建造的。

  宋贾义马上就按照我的吩咐去办事。

  十一个窗户外,正好每个窗户都挂上了九柄桃木制作的八卦剑。

  我又拿出了一张符箓,道:“今晚,找人去将这两张符埋在豪庭酒店面前那两块黑色的石碑下面。”

  宋贾义恭恭敬敬的接过了这两张符箓。

  “就这些了,我交待的事情都听清楚了吗?”我道。

  “都明白了!”

  宋贾义正色道。

  “很好,最迟明天中午,你就能够看到效果了。”我脸上露出了冷意更甚。

  我立的弥生碑,是花蕊银行衰弱的根源,它让四方邪运尽汇于花蕊,但弥生碑作为我陈家的手段,我想要它对付谁,它就能够对付谁。

  碑下埋符,这次,四方邪运尽汇的地方,则是豪庭!

  桃木八卦剑是世上锐气最足的剑。

  而九为数之极,代表至阳。

  因为花蕊银行的建筑还有位置的缘故,云城的龙脉落脚点一直都位于花蕊银行的脚下,只不过因为我之前的手段,龙脉沉寂了下去罢了。

  此刻按照我的法子,龙脉受至阳锐气再度唤醒,九十九柄桃木八卦剑,剑尖正对豪庭,豪庭的风水局就像被无数利刃搅乱的肉块一般,四分五裂。

  按照阴阳相对之说,一家势弱,则一家必定势强,本就拥有龙脉的花蕊,最晚一个星期,便能够重新回到巅峰。

  有九十九柄桃木八卦剑相助的龙脉大势,再加上我的弥生碑,如今就算是神仙来了,也救不了豪庭!

  做完一切后,已经不早了,我干脆在花蕊银行住下,等待着明天的到来。

  次日中午,在宋贾义热情的款待下,我在花蕊银行吃了中午饭。

  而我的饭才吃完,电话就响了。

  打我电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豪庭酒店的总裁唐阳明。

  我脸色瞬间冰冷无比。

  接通电话后,唐阳明焦急的声音传出。

  “大师不好了!豪庭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