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173章节 心中的魔
  云城十二月底的温度冷的让人直打哆嗦。

  漓江的水更是冰入骨髓,好在以前跟在大伯边上的时候,我就有冬泳的习惯,否则根本扛不住这温度。

  与此同时,我也愈发的担心起金九儿了。

  这么冻的水,连我都扛不住,她怎么办?

  我越想越着急,我赶紧潜入漓江中寻找金九儿。

  还好有不少营救人员打开强光灯照射水面,我潜入水下,也不至于是漆黑一片。

  但,茫茫漓江,寻找一个落水的人是何其之难。

  我的手臂都开始发酸,全身的体力也渐渐的快要用完了。

  可金九儿的身影,我却没有见到!

  我的一颗心开始渐渐的沉入了谷底,我咬紧牙关,再次憋气沉入水中,开始寻找金九儿。

  十分钟过去、二十分钟过去、半个小时过去!

  我依然没有寻找到金九儿!

  我开始绝望,我身体也没有任何的力气了……

  “小伙子!你发疯了?救援交给我们专业人员就好,你赶紧上船!”

  营救人员见到我力竭,将我救了起来。

  我满眼的心灰意冷。

  这一刻,我真想也沉入漓江,如果金九儿发生了什么意外,那我也跟她一起死好了!

  营救人员却把我救到了船上,将我带回了地面。

  我重新回到了漓江大桥,营救人员给了我一条毛巾,他们不断的在边上教训我,责怪我为什么不要命的跳江。

  我充耳不闻,失神的看着下方的漓江。

  夜晚的冷空气不断的侵袭着我的身躯,可我麻木了,如果金九儿发生了什么意外,我恐怕这一生都会在自责中度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给我披了一件外套。

  蓝洁走到了我的面前,她眼睛哭的已经红肿了,她道:“陈年,怪我没看好九儿,都怪我……”

  我的心口微微刺痛,怪蓝洁吗?不,我才是真正害死九儿的凶手!

  她的两只传道神蛊都是因为我才被张乾程夺走的,她那么在乎我的眼光,那么喜欢我,恐怕她的跳河自杀,也跟我脱不了关系!

  我沉默的看着漓江。

  我准备一直守在这里,就算金九儿真的发生了意外,我也要看见她的尸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而蓝洁也跟我有着同样的想法,她抽泣着,站在我的边上,伤心的看着下方的漓江。

  我们一直等,等到第二天的天亮,等到第二天的中午。

  搜救一直在进行,但金九儿却依旧是没有被找到。

  我已经心如死灰,这么久了,别说本就一心寻死的金九儿,就算是水性极好的人,不给淹死,也会给温度极低的漓江水活生生的冻死啊!

  “陈年……我……”

  就在这时,边上的蓝洁虚弱的发声。

  只见蓝洁的身体微微晃晃,显然过度劳累,身子吃不消了。

  我赶紧扶助蓝洁,并且喊来了营救人员。

  蓝洁被一辆救护车送走,我又打了一个电话给魏宽,让他去照顾蓝洁。

  我继续在漓江大桥上守着,一直等到下午。

  最后的结果,依然是没有寻找到金九儿的尸体。

  可是此刻,我却燃起了一点不切实际的想法,找不到金九儿的尸体,那么说不定她没有死呢?

  这个想法的出现,让我短暂的清醒了点。

  然而,清醒之后,我的双眼渐渐的发狠了起来。

  张乾程、吴三姑、唐慧英!

  金九儿的死,一切因我而起,但你们任何一个人都逃脱不了干系!

  如果不是因为唐慧英的欺骗,我可以第一时间找到张乾程,而张乾程也没机会威胁九儿!

  如果我没有被殡仪馆中的万鬼拖延时间,我能够阻止九儿自杀,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吴三姑!鬼门关、彼岸花,都跟吴三姑有关!

  张乾程就不用说,用卑鄙无耻的手段威胁九儿,骗走了她的传道神蛊,算是害死九儿的罪魁祸首!

  你们都觉得我性格软弱,你们都觉得我好欺负!但你们殊不知,每一个老实人心中都有一尊魔!

  我的这尊魔、已经出现了!

  想到这里,我紧紧咬着牙,随后套上了衣服。

  我最后看了一眼漓江,转身离去。

  九儿,等我,等我将这些害死你的人一个个报复完了,我再来漓江陪你……

  花蕊银行。

  如今的花蕊银行一天不如一天,业绩掉的惨不忍睹,大客户差不多已经跑光,基本上今年的存款指标是完全不可能达标的,甚至可能连三分之一都没有。

  再这么下去,年底一过,花蕊银行就可以关门了。

  我来到花蕊银行后,脸色冷峻的直接来到了经理办公室。

  “你是谁?”

  花蕊银行经理起身问道我。

  “救你们的人。”

  我淡淡开口,走了进去。

  “你什么意思?”花蕊银行经理又问。

  “你们跟豪庭酒店的风水大战落败后,目前应该快要支撑不下去了吧?我可以帮你们,帮你们东山再起!甚至一举弄死豪庭酒店!”

  我的声音中充满了果决的杀意。

  唐慧英是茗茗的母亲,再怎么样我也杀不了她,但我可以让唐慧英这一辈子的积蓄都付诸东流!一切,先从豪庭酒店开始。

  “你、你、你到底是谁!”

  花蕊银行的经理震撼的看着我,显然特别意外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秘辛。

  “机会只有一次,让你们行长来见我,抓不抓的住这机会,完全取决与你。”我平静的看着花蕊银行的经理,坐在了他办公室的沙发上。

  这个经理眼神不停的变幻,半响后,他道:“你先稍等,我现在就联系我们行长!”

  我耐心的等待着,手指轻轻的敲着膝盖。

  差不多半个小时,办公室外走进来了一个发福的中年人,他穿着西装西裤,带着眼镜。

  我并没有起身相迎,按理来说,我身为客人,这样是很没有礼貌的,但我现在并不关心这些。

  另外,我态度傲慢些是应该的,花蕊银行需要我,可我却并不一定非要借助花蕊银行的手才能够弄死豪庭。

  “就是你说能够帮我花蕊银行的?”

  花蕊银行的行长看着我,皱了皱眉头说道。

  “对,就是我。”我道。

  “小伙子,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来这些事情的,但这里不是你开玩笑的地方!”这位行长可能是见我长相年轻,也有可能是见我态度傲慢,他的口气逐渐不善。

  “你确定不需要?”

  我起身说道。

  看来花蕊银行没有这命啊。

  “不需要。”

  行长眼神中闪过了一丝的犹豫,但最后似乎还是抹不开面子,拒绝了我。

  我也没多再多啰嗦,直接朝门口走去。

  花蕊银行抓不住机会,自然有的是企业集团抓的住。

  就在我的脚一只都已经跨出门外时,身后的声音又响起了。

  “等等,你怎么证明你有能力帮助我们东山再起?”

  花蕊银行行长内心极为犹豫,又问了我一句。

  我回身,笑了笑,开口道:

  “把你们花蕊银行害成这副模样的人就是我,这个证明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