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139章节 跟我来
  神眼指的是玄学界中最神秘的五种眼睛。

  有指能洞悉鬼怪的阴阳眼。

  有指能不分时间空间看见任何东西的天眼。

  有指法随眼行,洞悉事物的法眼。

  以及佛道两教中最至高无上的佛眼、道眼!

  五种眼睛中,最后两种佛眼跟道眼,是无法被常人所能掌控的,唯有佛祖、道祖级别的传说之人才能够掌握,所以暂且不论。

  而前三种神眼,那真的是玄学界中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啊。

  像裘伟峰的寿财双痣,这也是很了不得的天赋了,可跟神眼相比,却还是差了一点。

  开阴阳眼,世间妖魔鬼怪无处藏匿。

  开天眼,一目千里、万里,只要想看,便能看见。

  开法眼,法随眼行,法咒法阵,一眼便成,世间再强悍复杂的阵法,在法眼面前不过是纸糊而已。

  可此刻,我心中却是多出了疑惑。

  我又想到了凤良颜给我的报酬。

  他六,我四,几乎接近五五分了。

  我不确定凤良颜除了五千多万的瓷碗之外,还有没有许诺姜灵其它的报酬,但我相信给姜灵的报酬绝对是没有给我的多。

  我在不知道姜灵有神眼之前,我倒是不会多想。

  但看见了姜灵的神眼,我却是纳闷了,凤良颜为什么给我的报酬要比姜灵多?我的优势在哪?

  “哈哈,小兄弟,意不意外,姜美女可是世上难得拥有神眼的人。”凤良颜看见我错愕的模样,笑了几声。

  “神眼而已,不过是老天垂怜,没什么值得骄傲的。”

  姜灵笑了笑,她看向了我。

  我们四目相对……

  然而,我的眼睛突然刺痛了起来。

  姜灵也猛的将眼睛闭上!

  片刻后,姜灵睁开了双眼,可她的眼角却流出了丝丝的血迹。

  “姜美女咋了!你没事吧!”

  凤良颜大惊,忙的走到姜灵边上拿出纸巾。

  姜灵擦了擦眼角流出的血迹道:“没事,看了不该看的东西。”

  我揉了揉方才被刺痛的双眼,有点奇怪的看向了姜灵。

  姜灵刚刚用神眼对我做了什么?她为什么眼角流血了?

  我没有询问姜灵的神眼是五种中的哪一种,问人这种问题是很忌讳的,也不需要问,等会只要姜灵用了神眼,我也能够看的出来。

  可这时,姜灵走到了面前,看了我良久,道:“好好珍惜每一天吧。”

  “什么意思?”我错愕的道。

  姜灵却是摇了摇头,道:“神眼我未开的彻底,所以只能够窥见一二,多的我也看不到。”

  我有点不明所以,边上的凤良颜笑呵呵的走了过来道:“姜美女没事就好,我们现在进洞吗?”

  “都到这里了,不进洞,去哪?争取早点找到那些东西,也好早点回去。”姜灵没好气的说道。

  “就现在进洞窟吧。”

  我也如姜灵一般,我并不想真在这神农架待上半个月,我对那些宝贝并不在意,我只想早点寻到跟王家有关的事情,之后快些回学校。

  因为,在学校里,有等我的人……

  “好,二位这雷厉风行的样子我喜欢。”凤良颜笑道,紧接着又说:“我先简单的介绍下这洞窟,窟开七门,一真六假,真门九死一生,假门死十无生!”

  姜灵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七门诡窟,我瞥了一眼她,发现她脸上并没有多少的波动。

  可我不同,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七门诡窟,便开口道:“是说神农架中一共有七个这种洞窟?但唯有一个洞窟是真的?”

  而凤良颜却是摇了摇头,说道:“不,神农架唯有一个,还有剩下的六个,分布在国内各地。”

  “神农架这个是真的?”我又问。

  “对,这个是真的。”

  “可以确定吗?”我道,来之前我是不知道有这么凶险的,九死一生的地方我不怕,可十死无生的地方谁不怕?

  这时,姜灵开口道:“七门诡窟,窟藏传说之物,谁都不能够确定哪个洞窟是真的。”

  “姜美女说的是,不过神农架这个洞窟不出意外应该是真的了。”凤良颜笑道。

  “传说之物是什么?”

  我疑惑的说道,早在之前,凤良颜就已经提及过了。

  “不清楚,在古籍中记载,七门诡窟内藏有传说之物,还有堪比城池的财富。”

  姜灵却是道。

  凤良颜跟着点了点头附和。

  我现在算是明白,对于眼前的这个七门诡窟,凤良颜这位发起人的了解程度也不高!

  恐怕凤良颜花大价钱请我跟姜灵而来,也是有这个原因的。

  我现在只期盼真像凤良颜说的那样,这七门诡窟是真的那一个。

  遂即,我们一行三个人朝洞窟走去。

  此刻,外面虽然还没有天黑,但我们在洞窟内走了一段路之后,就已经看的非常不清楚了。

  我们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强光手电筒。

  凤良颜是专业的下地之人,准备的手电筒也很给力,打开后,便照亮了大片的地方,让洞窟内恍如白昼。

  然而没过多久,原本干燥的洞窟内开始潮湿了起来,只见不远处多了一条小溪流。

  这倒是次要的,更重要的是,我们的面前出现了两条路!

  一条路正对我们进来的方向,而另外一条路,则是小溪流进入的方向。

  我们三个人都停下了脚步。

  到目前为止,我们并没有碰到一点的危险,我也没有感受到什么邪崇,可此刻,我明白,怕是安稳到头了,两条路,走哪条!

  “二位,看你们的了。”

  风良颜对我还有姜灵说道。

  姜灵一言不发,只是慢慢的退后了几步,一对异瞳盯着前面的两个方向。

  见状,我明白了,姜灵的神眼应该不是阴阳眼,没有鬼煞的情况下,阴阳眼都是无用的,显然,姜灵的神眼是天眼或者法眼中的一种。

  我没有持续的关注姜灵,而是走到了那条小溪流边蹲了下来,凤良颜花这么大价钱请我来,怎么说,我也得要干点事情,配得上这个价钱!

  我拿出了一张黄纸,叠了一只小纸船,然后放在了溪流上。

  溪流载着小纸船平稳的驶了出去。

  见状,我脸色轻松了一些。

  纸船安稳,代表邪气不聚,沿着河而去的方向,没有太多的危险。

  紧接着,我又来到了另外一条路。

  我拿出一盏铃铛挂在了上方,又在铃铛下将一张符箓烧毁。

  可这时,铃铛剧烈的响了起来,仿佛被人使命的摇晃!

  我眉头一跳,赶紧将铃铛收了回来。

  铃下烧符,有煞则动!

  这条路前方不说凶险无比,但肯定有鬼煞阻路!不可去。

  “二位,这两条路走哪?”

  凤良颜问道。

  “走这条!”

  “走这条!”

  我跟姜灵异口同声的说道。

  但,我们两人指着的位置却截然不同!

  我指的是小河流那条路,而姜灵指着的,则是另外一条正路!

  这下尴尬了,才刚进洞窟,我跟姜灵意见就不同。

  与此同时,我忽然发现,姜灵的那双异瞳竟然在发光!她的眼前仿佛带着一层淡红色的光!

  “啊这……”

  凤良颜脸色有点古怪的看着我们俩。

  如果我们两个人指着同一个位置还好,可如果指的是不同的位置,显然是有一个指错了。

  不论是我,还是姜灵始终都坚持自己的判断。

  我当然知道神眼的厉害,可我的陈家所学也并不差,都是好几代人的积累智慧,所以我此刻依旧坚持的看向了河流的那条方向。

  姜灵一言不发,但脸上坚定的神色却摆明着表示,她也不会轻易改变判断。

  这会,犯难的人轮到了凤良颜,该他选择相信谁了。

  “要不这样吧,我看了下手表,也不早了,我们先在这里休息几个小时吧,大家也都累了。”凤良颜却是道。

  我跟姜灵相视一眼,都答应了下来。

  我有我自己的算计,我准备在休息的过程中,再多用几种方法探查这两条路。

  姜灵跟凤良颜此刻靠在不远处的地方休息,而我则是在这两个方向处,用尽浑身解数的判断吉凶。

  但最终的结果依然是像我先前确定的那般。

  河流那条路安全。

  正对着我们进来的那条路,危险!

  我有点疲倦的收拾了下东西,靠在了岩石堆上,这下难办了,我跟姜灵虽然什么话都没说,但却是谁也不让谁,等明天起来后,我是选择妥协,相信姜灵,相信神眼一次,还是坚定自己的想法?

  我们到底走哪条路?

  此刻,凤良颜的呼噜声已经响起,在这七门诡窟中,他美美的睡起了觉。

  我却不敢大意,半眯着眼睛小憩,不敢完全睡死。

  就在我处于半睡半清醒状态的时候,突然有人动了下我的肩膀。

  我顿时惊醒,猛的看了过去,差点就准备一张祖传纸符甩过去。

  当我看见此人的容貌后,我停下了动作。

  “姜小姐,怎么了?”

  我看着姜灵问道。

  “你跟我来一个地方,我有几句话想要对你说。”姜灵脸色平静,毫无任何的情绪。

  我点头道:“好,我去把凤队长喊醒。”

  但姜灵却忙的拉住我,说道:“别喊他!”

  我皱了皱眉头,有点意外。

  “嘘,小点声,也别把他吵醒。”姜灵谨慎的道。

  闻言,我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不过我还是按照姜灵说的去做,并且跟着她朝另外一个地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