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124章节 徐半仙
  我没想到徐达竟然让白艳丽到魁山的道观将黄纸给他,我还以为徐达会主动来找白艳丽。

  要说我没有一点紧张那是不可能的,魁山的道观相当于徐达的大本营,去他那里的话,面对上清派道士徐达,我还真没有把握全身而退。

  但此刻,我答应过白艳丽不会袖手旁观,再危险我也得去了,另外,我跟徐达迟早有一天会对上的。

  白艳丽没有在孙婵的家中,而是在她的幸福之家花园。

  我一到她家,就看见白艳丽惶恐的坐在沙发上。

  “陈年!怎么办,我要怎么办!”白艳丽看见我来了,慌张的朝我跑了过来,抓住我的手臂。

  “你先别着急,徐达又不是什么妖魔鬼怪,没必要这么怕他,他只是个老头。”

  虽然徐达肯定没有我话中说的这么简单,但我还是要这么说来安慰白艳丽。

  “我相信你陈年,你肯定比徐达厉害!”白艳丽将期冀的目光放在了我的身上,像是溺水的人抓到救命稻草一般。

  “孙婵女儿好些吗?请来的心理医生应该有点用吧?”

  我点了点头让白艳丽安心,便询问起小女孩的事来,我好些天没有了解小女孩的情况了,我记得她的第二人格问题还没得到解决。

  徐达在她房间摆放的纸钱遗照真正目的是什么,我也依然不清楚。

  “没用……请了好几个心理医生都没用,婵婵说她最后再请一个国外的心理医生,如果还没用的话,她就只能够再来找你了。”白艳丽语气低落的道。

  “完全没用?”

  “对。”

  我皱起了眉头,一点用都没有我是根本没想到的,第二人格按理来说让正经的心理医生治疗,效果肯定有点的啊。

  “我到时候再去看看。”我想了想后道,遂即,我拿出一张黄纸递给了白艳丽。

  “这是……”白艳丽诧异的接了过来。

  “你将这张黄纸交给徐达。”我道。

  “啊?”白艳丽疑惑。

  “这张是假的,先看看徐达有没有能力识破。”我当然不可能将真的写有遗嘱的黄纸交给徐达。

  “好,如果他识破了怎么办?”白艳丽害怕的看着我。

  我已经想好了一套方案,回道:“我会在魁山下等你,如果徐达识出了这张黄纸是假的,并且对你不利,那么你马上发条信息给我,我上来救你。如果徐达并没有发现异样,那么你就下山。”

  我分析了一下利弊,还是觉得不能在魁山的道观上跟徐达对峙。

  上回裘伟峰在我宿舍布下鬼使索命阵之后,我小心谨慎了不少,我认为我的小心是没有错的,跟他们这些活了好几十年的老妖相比,我还太嫩,容不得我半点马虎。

  毕竟生命掌握在别人手中的感觉并不好,我也并不想再体验一次了。

  跟白艳丽交待好了之后,我们就前往魁山。

  魁山上有村庄,住着不少人,我跟白艳丽打扮不像是本地人,一进魁山就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路过吴荣王墓时,我看见了吴荣王墓前有考古所的工作人员正在看守着墓。

  “我在这里等你。”我看了一眼吴荣王墓地。

  “那……我先上去了。”白艳丽道。

  我点了点头,便在吴荣王墓前跟白艳丽分道。

  等白艳丽的身影消失在路的尽头后,我走向了考古所的工作人员。

  “啊!陈大师!”

  让我诧异的是,这考古所的工作人员竟然认识我。

  “你好。”我打了一声招呼。

  “大师这次是来考察吴荣王墓的吗?”工作人员跟我寒暄。

  我摇了摇头道:“不是,我就过来随便转转,这魁山的风景好啊。”

  “原来是这样,哎,也不知道那三羊尊瓷器什么时候才能寻到,再找不到,我怕是要在这里看古墓看到年底喽。”

  这位工作人员叹了一口气。

  我笑了笑,默不作声,我虽然知道三羊尊在地师凤良颜的手上,但我是不会跟考古所的人说的。

  尽管我不知道凤良颜拿这三羊尊是要干什么,他的底细我也不是很清楚,至少在他手上我比较安心。

  而如果放在考古所那里,怕是不出一晚,就会到裘伟峰的手上了。

  裘伟峰拿到三羊尊,他会不会做出对王茗茗不利的事情来,谁都猜不准。

  凤良颜跟裘伟峰相比,我自然是更倾向于前者。

  “这魁山风景是不错,也悠闲的很,但要是天天在这里守墓,再好的风景也会看腻啊。”他抱怨道。

  “你就当放松。”

  我开口疏导了他一句。

  很快,我们就聊了起来。

  “对了,你知道吗,魁山上的瑞后村,出了个徐半仙。”只听考古所的工作人员惊奇的跟我道。

  “徐半仙?”我若有所思。

  “对,一个老头,但我觉得应该是个骗人的神棍,毕竟这世上哪有这么多的半仙。”工作人员道。

  我陷入沉思,考古所工作人员口中的徐半仙,八成就是徐达了。

  “但也说不准,我听山上村子里的村民说,那个徐半仙测运算命样样精通,而且还不用钱!这样想想,连钱都不收,他图什么呢?”工作人员继续道。

  我的脸色却是慢慢的凝重了起来。

  徐达会这么好心?

  连钱都不收?

  我可不信,他肯定有其它的目的。

  “对了,这徐半仙也不是谁都看,他只看六十五岁以上的老人,还有十五岁以下的小孩,要不是这样,我也到山上让他给我算算。”工作人员又道。

  听到这里,我渐渐有种不好的预感。

  只看六十五岁以上的老人?还有十五岁以下的小孩?

  在算命这一行中,唯有两种人是最算不得的,一是老人,二是小孩。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老人时日无多,命途临近尾声,老人的命是基本已经固定死了,唯一能测的就是生死,算生死在玄学圈子那是大忌,只要不嫌命长,都不会轻易去帮老人算命。

  小孩则命途开端,有太多的未知,道行不深的算命先生一般都是算不准的,而道行足够的算命先生,一般也不算小孩的命,孩童的命途是无限的,轻易算之,容易泄露天机,这会对算命先生带来不可预知的危险。

  而这徐达倒是厉害了,只算老人跟小孩的命!?

  此刻,我有点担心去道观的白艳丽,徐达待在这魁山恐怕没安什么好心。

  我想起了裘伟峰在吴荣王墓中说的一句话。

  ——只能看徐达了。

  会不会,徐达的诡异举动跟宝脉有关?

  老人、孩童,我又想到了孙婵的婆婆跟那个小女孩。

  又或者说跟她们有关系?

  很快,一个小时过去了。

  我拿着手机,一直盯着手机屏幕。

  然而,不管是电话还是短信微信,白艳丽都没有发出一条来。

  我不免焦虑了起来。

  思考了下后,我决定上山前往道观。

  跟守墓的工作人员告别后,我心中担忧着白艳丽的安危,用最快的速度朝山上而去。

  可我抵达道观后,却发现这里头安静的很。

  像是没有人。

  我打起十二分的警觉后,便朝道观内走去。

  果然!道观内没有一个人!

  小小的道观中,摆放着一座座诡异的天尊神像。

  我一进到道观之后,便感觉这些神像朝我盯了过来!

  它们的五官神态浮夸到几近扭曲,血红色的唇彩,以及那一对对阴森的眼珠子,把人盯的直发毛。

  如果不是凭借着这些神像的外观,我还能分辨的出哪个是元始天尊,哪个是灵宝天尊,我还真差点以为我进了阎罗殿!

  不过这些神像的诡异倒也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白艳丽呢?还有徐达呢?

  他们两个去哪里了!